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177 (北斗)

半空中師雪漫噗嗤笑出聲來,下方發生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實在沒忍祝
  滿腔的怒火、籠罩她的深深自責、愧疚瞬間煙消云散。掙脫那些糟糕的情緒,師雪漫覺得無比輕松,她覺得剛才自己真是魔怔了。
  做不到父親那樣,其實自己內心早就知道,不是嗎?只是平日的贊美和奉承,讓虛浮的心啊,變得驕傲自大。
  她的眼睛恢復清明,暴躁的心恢復沉靜。
  自己期許的路道啊很漫長,在那遙不可及的遠方盡頭,父親模糊而巍峨的背影,就像一座大山,在注視著她的蹣跚而行。
  父親當初走到那里,也一定是斬斷過無數荊棘和猛獸,一定是跨越過茫茫而不可測的汪洋,穿過肆虐的風暴,在空曠無垠的冰原忍受了刺骨的寒冷和比寒冷更刺骨的孤獨,舔舐著渾身累累傷痕,踽踽獨行,才抵達那座山峰吧。
  自己現在承受的困難,又算得了什么?
  她的心變得坦然。
  看向大家的目光,帶著笑意帶著溫暖柔和,有這樣的伙伴,真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情。
  師雪漫的笑聲,在密密麻麻血螞蟻兇狠的目光所帶來的一片寂靜中,異常清晰。
  端木黃昏的臉刷地通▼紅,他無地自容,恨不得地上有條地縫鉆進去。為什么每次和艾輝扯上關系,最后丟人的一定是自己?
  為什么……
  沒有等他想清楚這個深奧的問題,圍墻上的血螞蟻驟然暴起。
  就像空曠的原野對面一望無際的陣型森然大軍,射出遮天蔽日的紅色箭幕,端木黃昏只覺得眼前一暗,血螞蟻丑陋而猙獰的模樣在他眼中急劇放大。
  “我來幫你!”
  師雪漫的聲音落在端木黃昏耳中猶如天籟,他精神不禁一振。他從小就知道自己的這位雪漫姐,實力強悍到極點,所以每次遇到她的時候。他就非常老實。剛才的戰斗,就說明了一切,師雪漫獨自一人面對血螞蟻,半點不落下風。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師雪漫的強悍。
  師雪漫接下來的動作,把所有人都嚇一跳。她不僅沒有后退,反而主動迎著飛來的血螞蟻沖過去。
  就像一頭雪白的白鯨,蠻橫撞入魚群之中。
  白色的云氣從槍身激蕩開來,就像一條條剛猛無儔的鞭子,帶著尖嘯狠狠砸進迎面飛來的血螞蟻中。
  啪!
  異常密集響亮的爆音匯集在一起,聽力稍差的人只能聽到一聲爆音。紅色的箭幕突然綻放幾十朵血花。
  壯觀的場面頓時震住大家,包括艾輝,也是張大嘴巴,滿臉不能置信看著場內,那個霸氣剛猛的藍白身影。
  這妞真的是水修么……
  如果說師雪漫是火修,他一點都不會奇怪。金修也正常,李維大哥他們【兵人部】最擅長的就是硬碰硬。這么剛猛的土修,雖然少見了點,但也能接受。
  從土修就開始有點陰。不過那是陰險的陰。木修更陰,是陰柔的陰,看看白眼狼人模狗樣簡直就是最好的詮釋。
  但是最柔的是誰?非水修莫屬。
  這是水元力本身的特性所決定,水元力柔軟而容易變化。還能夠和在水云之間轉變,而云則是更柔軟之物。
  可是師雪漫的攻擊之霸道剛烈,艾輝甘拜下風。
  艾輝以前聽說一句話,說女人是水做的。現在他才恍然大悟,肯定是鐵水的水。
  自己遇到的女人就沒有一個柔弱的。
  八千萬那個賠錢貨,猛地一塌糊涂。估計比師雪漫這個藍白鐵妞有得一拼。一千塊那個女人,長得倒是弱不經風,危險性比這兩個強得多。艾輝上次逃出生天就下定決心,下次要是看到一千塊,馬上掉頭就跑,有多遠就跑多遠。
  艾輝尚且如此,其他人更不用說,端木黃昏都忘記了自己的【青花】。
  忽然艾輝注意到師雪漫身上的波動有異常,眼睛再度瞪大。
  藍白鐵妞好像突破了……不會吧……
  端木黃昏他們的注意力很快也被師雪漫身上不斷增強的元力波動吸引,他們臉上混雜著震撼、狂喜之色,各個眼睛瞪得老大,唯恐錯了任何一個細節。
  嘶!
  師雪漫背上如同水草辦裊裊飄動的云霧,她周圍散逸的云霧,還有槍身散發的云霧,突然鯨吸般沒入她的身體。
  師雪漫剛剛那股強大的波動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她懸浮在空中,就像失去意識一樣,身體一動不動。
  艾輝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的六識極為敏銳,能夠感受到藍白鐵妞體內的元力,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瘋狂的運轉。
  漫天飛舞的血螞蟻,忽然不約而同朝師雪漫嘶吼。
  艾輝臉色微變,藍白鐵妞有危險!
  “小心!”
  話音未落,艾輝就像一道凜冽的劍光,飛向師雪漫。
  其他人一下子清醒過來,無不臉色大變,端木黃昏沒有半點遲疑,朝著半空中的師雪漫沖去。他每往上跨出一步,在上升到盡頭時,腳下就會浮現一團青花云紋。他踩著腳下的青花云紋再次向上跨一步,猶如走臺階一般。
  桑芷君手中金絲軟弓上,搭著價值不菲的【兔毫箭】,而且是三支。
  已經精疲力盡的姜維鼓起余力張弓開箭。
  啪啪啪!
  如同雨打芭蕉,砸在地面的血螞蟻以更快的速度,彈地而起。它們眼中閃動著貪婪的光芒,空中那個身影內正在醞釀的波動,就像是無上美食,深深吸引它們。
  這些血螞蟻的靈智不高,之前還有配合,此時完全忘記了配合,只知道一味地瘋狂撲向師雪漫。
  艾輝速度最快,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師雪漫身邊。他眼前一暗,從四面八方撲來的血螞蟻密密麻麻,幾乎遮住了他的視野,仿佛泰山壓頂,讓人心生絕望。
  之前血螞蟻的攻擊方式,彼此之間有不錯的配合,但是現在這些血螞蟻完全放棄配合,而是以最粗暴簡單的攻擊撲向師雪漫和艾輝,這反而讓艾輝沒有半點取巧之處。
  白眼狼慢了半拍……
  被逼到絕境的艾輝,反而無比冷靜。面對這樣不顧一切的攻擊,任何一絲退縮之意,都只會讓自己失去最后一絲求生的機會。
  撲向師雪漫的時候,他已經調整好身體的姿勢,他就像八爪魚一樣,撲在藍白鐵妞的背上。艾輝這一撲非常用力,懸浮在空中的師雪漫,被艾輝一撲之下,兩人以更快的速度朝道場的圍墻墜去,身后帶著密密麻麻的紅影。
  身后的尖嘯,不絕于耳。
  艾輝手腳并用纏著藍白鐵妞,感覺自己的胸口被鐵妞身上的鎧甲硌得生疼,偏偏他待會還要用到腿……當下只能雙臂把鐵妞死死箍在懷里,雙腿像絞絲一樣纏住鐵妞的大腿上。
  這藍白鐵殼子是什么玩意做的……有必要做得這么硬嗎?
  這下自己胸口搞不好要受傷……
  還好大腿上沒有……看不出來啊,藍白鐵妞的大腿挺軟的啊……手感,不對,是腿感不錯……
  艾輝不見一絲波動的眸子,倒映著急速放大的圍墻,冰冷得沒有半點溫度。當他們撞上圍墻的瞬間,宛如冰原般冰冷的眸子陡然升起一抹血色。
  狹路相逢勇者勝!
  他纏在師雪漫大腿上的雙腿,驀地彈起,隔著師雪漫的身體,重重踩在圍墻上。轟,圍墻就像被一發炮彈集中,無數磚石就像暴雨般朝巷子里激射。
  艾輝借著這股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向后倒飛!
  身后響起幾聲驚呼!
  后面眾人剛剛都在心中贊賞艾輝的應變之快,讓師雪漫躲過一劫,本來他們以為艾輝會帶著師雪漫躲開血螞蟻,爭取生機。
  然而讓他們萬萬沒想到,艾輝竟然主動朝身后螞蟻群沖過去,這不是找死嗎?剛剛看到師雪漫這樣魯莽的舉動,還沒等大家消化,速來冷靜的艾輝,竟然也做出同樣魯莽的舉動。
  所有人此時都再也無法保持鎮定,桑芷君手中的三支兔毫箭毫不猶豫飛出,化作一蓬雨絲般的銀光,沒入血螞蟻中。姜維臉上浮現悲憤之色,鼓起余力,連射三根重箭。端木黃昏幾乎快把呀咬碎,此時顧不上其他,周身飛出無數青花,就像一陣青色花雨,飛入蟻群之中。
  密密麻麻的血影,消失了一小半!
  但是……所有人目赤欲裂,眼看著紅色的血影,吞噬艾輝和師雪漫。
  艾輝體內七宮同時一震,洶涌的元力,從七宮滾滾而出,七道元力瞬間合而為一,他的嘴角溢出一縷鮮血,傷才剛好又要受傷,為什么倒霉的總是我……
  他沒有任何保留,所有的元力,全都灌注到后背。
  來吧!
  【魚拱背】!
  無聲的怒轟就風暴在艾輝心中炸開,偏偏他的眼睛,依然是泛著冷的蒼青。
  轟!
  艾輝感覺自己就像撞上咆哮的怒濤,巨大的撞擊力,讓他腦袋腦袋一懵。
  無比悲憤的端木黃昏他們,忽然聽到一聲轟然巨響,然后就看到密密麻麻的血螞蟻,突然爆炸,它們被炸得朝各個方向激射。
  然后他們看到勢不可擋的艾輝,和他血跡斑斑的后背。
  艾輝忍不住哇地噴出一口鮮血,卻恰好噴在師雪漫的脖子上。
  這么雪白修長的脖子,沾上血沒那么漂亮了,有點可惜……
  艾輝迷迷糊糊,意識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他甚至沒有感覺到懷里少女的氣勢在急劇飆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