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179 狹路相逢勇者勝

一聲突如其來的尖叫刺破云霄,端木黃昏等人臉色一變,是師雪漫!
  難道房間有血獸?
  幾個人顧不得其他,身形暴起,就像閃電,出現在房間的門前。【全文字閱讀..】
  砰!
  門被重重推開。
  房間內正中心,師雪漫失魂落魄坐在地上。角落里,艾輝一臉戒備做出防御姿態,不停四下張望,目光有些茫然。
  “怎么了?”桑芷君關切而焦急地問。
  其他人的目光刷地全都看向兩人。
  “不知道。”艾輝神情冷靜地搖頭:“我剛醒,聽到藍白鐵妞的尖叫,以為有敵襲。”
  剛才自己是在做夢啊……
  艾輝也清醒了許多,他隱約記得夢境里自己當時在開寶箱,好不容易剝開寶箱外面的鎧甲,結果被鐵妞的尖叫驚醒。他以為遇到襲擊,下意識拉開距離,做出戒備狀態。
  其他人的目光匯集在師雪漫身上。
  “沒……沒什么。”師雪漫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神情有些恍惚:“可能剛才有點太緊張。”
  大家不約而同松一口氣,艾輝聽到這句話,也長舒一口氣。
  “艾輝,你背上的傷?”姜維有些擔憂地問。
  “背上的傷?”取消戒備的艾輝站直身體,活動了一下酸軟的四肢,感覺手腳都不像自己的,搖頭道:“我有繃帶,沒有受傷。”
  他轉過后背,果然,剛才還血跡斑斑的后背,不見一絲血跡。所有人大吃一驚,要不是衣服背部還有密密麻麻的孔d,大家肯定以為剛才是自己的幻覺。
  不過艾輝沒有受傷,讓大家提起的心放下來,徹底松一口氣。艾輝如今是他們的主心骨,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大家都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走下去。
  “大家抓緊時間休息。”艾輝恢復平靜。
  其他人紛紛點頭。各自散開找地方入定。剛才的戰斗,把他們的元力消耗干凈,緊繃的神經松弛下來,再加上剛才的一驚一乍。他們現在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疲倦。
  艾輝也同樣準備入定,他要檢查自己體內的傷勢。
  忽然他注意到師雪漫一動不動,關切地問:“你沒事吧?”
  師雪漫此刻已經平靜下來,臉上看不出喜怒:“沒事。”
  “抓緊時間休息,血獸隨時可能會來。”艾輝提醒她。
  師雪漫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忽然話題一轉:“你剛才叫我藍白鐵妞?”
  滿臉嚴肅的艾輝表情一滯,心中暗叫不妙,要命!怎么就把自己心里的叫法給說出來了?這么兇猛的女人,躲都來不及,自己怎么還主動招惹?這不是找死嗎?
  怎么辦……怎么辦……
  艾輝腦子轉得飛快,臉上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一臉淡定從容:“你聽錯了,我說的是藍白甜妞。”
  “是嗎?”師雪漫似笑非笑地看著艾輝。
  艾輝被藍白鐵妞看得心里發毛,但是他深知此刻打死都不能承認,臉上神情不動反問:“有什么問題?”
  “你覺得我甜?”師雪漫依然用那種極度詭異的目光看著艾輝。
  艾輝已經不是心里發毛。而是全身都發毛,根根汗毛直樹。但是經歷過無數生死關頭的艾輝,展現出他強大的心里素質,越是這樣的時刻,越是要沉得住氣。
  今天要是不把這件事糊弄過去,鐵妞絕對會讓他知道什么叫鐵!
  他的腦袋在高速運轉,說實話,他也不覺得“甜妞”這兩個字和師雪漫扯得上半點關系。可偏偏是他自己說的,現在不管怎么樣,都必須扯上關系!
  怎么扯……
  他腦海中靈光一閃。頓時心中大定,神情自若,看不出任何異常:“你是水修,讓我想到山里的云霧和泉水。我們舊土人都說,云間山泉有點甜。”
  本來一臉戲謔的師雪漫,臉騰地一下紅了。
  艾輝見狀,連忙趁機道:“咳,你要覺得不好當我沒說。我先看看傷勢。”
  要離鐵妞遠一點!
  神情如常走出房間的艾輝,幾乎是火燒p股一般。遠離這個房間。
  姜維告訴他,柴房里的幾個家伙,只剩下骨頭渣。艾輝點點頭,沒有說什么。自己的死活都管不過來,他才懶得管那些家伙的死活。連姜維和桑芷君他們都能夠比較從容對待,在艾輝眼中更是不值一提。
  今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在消息樹下坐了下來,艾輝長舒一口氣,這才發現就剛才那么兩句話的功夫,自己渾身出了一層細汗。
  不過總算把這件事糊弄過去,過去就好過去就好。
  房間內,陽光從窗戶投進來,浮塵在筆直的光束中緩緩飄動,說不出的幽靜。
  師雪漫微微闔起的眼睛,光芒閃動,就像是獵人發現自己尋覓已久的獵物,微不可察的呢喃帶著凜冽的殺機:“終于找到你了。”
  胸部的隱隱作痛,提醒她剛剛發生的一切,不是幻覺。剛才進來的眾人,誰也沒有注意到,她身上的鎧甲幾處活扣都已經被解開。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她知道為什么自己被艾輝纏上的時候,反應會如此激烈,不僅僅是上次的記憶深刻。而是在自己還沒有發現真相的時候,自己的潛意識已經發現兩次驚人的相似。真正讓她百分百肯定艾輝就是上次道場盲戰的那人,是艾輝解鎧甲的手法,真是如出一轍。
  同樣如出一轍的,還有那可惡的一抓……
  她的臉刷地再次通紅,咬牙切齒,不用檢查,她就知道絕對是十個指印!
  十個……比上次還多五個!
  可惡!該死!
  她胸中的氣息急劇翻騰,恨不得出去把那個該死的家伙,用槍扎成篩子。
  不,那太便宜他了!
  師雪漫眼中浮動著憤怒的流焰,兩次同樣的屈辱,加諸她身上,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她要艾輝千百倍還回來!
  沒錯,就是這樣!
  師雪漫感受到自己無比堅決的意志,她在心中發下誓言,銘記此刻。
  心中的怒火漸漸平息,一抹得意的笑意,浮現在她嘴角。這次吃了大虧,但是終于把目標鎖定。目標弄清楚了,她有的是辦法,有的是手段。
  眼下先要做的,是度過這次血災。
  怎么能讓艾輝死在這次血災?不管怎么說,艾輝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救命之恩,當然要涌泉相報,慢慢來報……呵呵,云間山泉,會讓你知道有多甜……
  師雪漫斗志昂揚,精神振奮。
  消息樹下,艾輝仔細檢查了自己體內的傷勢,讓他心中稍安的是,體內的七宮并沒有崩潰。這是他最擔心的地方,畢竟是修復后的七宮,能不能承受較大的壓力,他也不清楚。
  在他運轉【魚拱背】突防的時候,他運轉的是【北斗】,所以遭受的攻擊也被平均地分攤給七宮。
  現在來看,七宮比他想象得要可靠。
  確定自己沒有受傷,他并沒有馬上入定。他呆呆看著消息樹出神了一會,找來一支筆,在消息樹的那片樹葉上開始寫字。
  “血浪開始,血災變得更加嚴重。城外的森林,成為血獸的巢。森林能吞噬弱小的血獸,把它們的力量灌注進某只血獸,從而打造更強大的血獸。他們稱之為血煉。整個城市被攻擊,我們剛剛遭遇兩群血螞蟻,幸運的是,我們還活著。”
  不知道為什么,艾輝就是想告訴那個自稱囚徒的家伙。差點死亡的戰斗,烽煙四起的城市,他并不害怕,只是心中莫名蒼涼和難過。
  他想寫點什么,想說點什么。
  什么保密,什么不要去招惹神之血,被他拋之腦后。也許今天他們就會死在這里,誰管得了那么多呢?
  看著樹葉上的字跡,逐漸隱沒,艾輝又出神了一會。
  他打起精神,還沒死不是嗎?
  他想起剛才的那個夢境,自己還在鼓勵胖子不要放棄求生的信念……嗯?胖子?
  呼呼的噴火聲傳入他的耳中,不用費力他就能找到胖子。胖子就像一根不知疲倦的噴火柱,依然在頑強地噴著火焰。
  忽然艾輝想起剛才戰斗中一閃而逝的某個場景。
  胖子完好無損……自己掩護姜維桑芷君王小山躲在胖子的周圍……
  他眼中陡然閃過一道光芒,沒錯,血獸攻擊了柴房的幾個家伙,攻擊他們所有人,但是沒有攻擊胖子!
  難道胖子身上有什么它們討厭的東西?
  如果能找到這些東西,豈不是就可以克制血螞蟻,讓血螞蟻主動避讓他們?
  艾輝精神一振!
  他第一個想到的是火焰,害怕火焰是許多野獸的本能,難道血螞蟻也討厭火焰?
  不對!柴房里的幾個人里面就有火修,但是同樣被吃得只剩下骨頭渣子。就連蘊含火元的裝備,都被血螞蟻啃食得干干凈凈。
  不是火焰的話,那是什么?
  難道是……辣椒?
  艾輝忽然大聲問樓蘭:“樓蘭,你給胖子喝的龍湯里面除了火翼蛇蛋和辣椒還有什么?”
  “星劍草、三角茴香和嫩木粉。”樓蘭給出精準的答案。
  都是一些很常見的材料,艾輝愈發肯定心中的猜測,急聲問:“家里還有辣椒嗎?”
  “還有一些,艾輝。”樓蘭有些不明白地看著艾輝。
  艾輝大喜過望,連忙道:“全都拿出來!”
  “沒問題,艾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