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181 鎖定目標

艾輝這次的入定時間非常長,當他結束入定,時間已經到了傍晚。渾身的疲倦一掃而空,不得不說,持劍入定的效果絕佳。以前的周天運轉,肺府是動力的源泉,而如今跳動的劍胎,給他的周天運轉增加了新的動力。
  從朝陽到夕陽,一天就這么過去,讓人不禁有些唏噓。
  清晨的殺戮仿佛還在眼前,大家臉上殘留的幾分驚懼,就像天邊的滾滾煙柱,還未消散。
  好在比起早上,他們看上去要沉著許多。
  好消息是,姜維和王小山竟然同時突破。
  從境界上來說,姜維比桑芷君要弱許多,但是他發揮出的戰斗力,卻比桑芷君絲毫不遜色。
  桑芷君修煉的是【合箭術】,這門箭術威力巨大,但是對元力的消耗巨大。她的境界雖然接近八宮圓滿,但是對于【合箭術】來說,才不過堪堪入門。在技巧上她能完成三箭合一,但是在元力上,只能支持她使用幾次。
  金絲軟弓的優點是射速快,缺點是力量太弱,比起姜維的【巖山】重弓,普通的攻擊威力要差許多。隨著境界的提升,以后大多都是各種消耗元力的招數,金絲軟弓威力不足的弱點就會彌補,而射速快的優勢則會體現出來。
  但是現在,姜維發揮的作用更大。
  從四宮突破到五宮,可謂質的飛躍。
  艾輝對姜維非常看好。
  姜維性格樸實沉著,勤勤勉勉。如果他能夠有一門厲害的傳承,未來的前途一片光明。
  比起姜維,王小山幾乎沒有什么存在感,他突破三宮讓艾輝有點意外。
  不過艾輝本來也沒有指望王小山能發揮戰斗力,而是有其他的打算。
  比如修圍墻,剛剛被完全摧毀的那面圍墻,被王小山修復好。在萬生園艾輝就發現,雖然王小山的境界不高,膽子又小。但是對泥土的控制,非常有想法。后來艾輝問過才知道,王小山家祖上幾輩都是泥水匠,算得上家學淵源。
  新修的圍墻面目全非。上面密密麻麻的巖刺,讓這面墻看上就像是長滿了倒刺。而且考慮到血獸的破壞力,王小山把圍墻的厚度和高度都大大增加。
  桑芷君和師雪漫都在嘀咕實在太丑了。
  道場在王小山的折騰下面目全非。
  樓蘭對王小山充滿好奇,眼中盡是驚嘆。王小山對于土元力的控制不如樓蘭,但是他修建的水平意外的高。看上去丑陋的圍墻。內部結構復雜,正是這些看上去眼花繚亂的結構,大大提高圍墻的強度。
  傍晚同學用【青花】全力一擊,圍墻只塌了半米大小的一塊。
  所有人立即對王小山刮目相看。
  原來的圍墻,在這樣強度的攻擊下,會瞬間垮塌。
  除此之外,還給姜維和桑芷君留下了專門的箭垛。比起早上戰斗中簡易的箭垛,現在的箭垛,要完備得多,保護嚴實。
  王小山陷入狂熱。完全無視周圍其他人,他就像換了一個人。
  專注是一種神奇的力量,它能讓一位相貌丑陋之輩獨具魅力,能讓矮小侏儒偉岸高大,能讓一位平庸淹沒在人海中的俗輩綻放光芒。
  胖子噴火也專注得驚人。
  “胖子這樣沒事吧?”艾輝有點擔心地問樓蘭。
  樓蘭眼睛黃光閃動,對著胖子仔細掃描了一遍,才開口:“沒事的,艾輝。胖子的情況非常良好,他已經突破了三宮。噴火是他體內的火元力非常活躍,現在火元力開始逐漸趨于穩定。估計三個小時左右,他的元力便可以徹底穩定。”
  三宮……這速度真夠快的!
  再想到姜維、王小山也都突破了,以前自己修煉開啟一宮是何等的不易,可是一千萬砸下去。大家紛紛突破,真是一分錢一分貨啊。
  難怪那些世家子弟小小年齡,就境界不低。
  內心肉疼的艾輝湊到端木黃昏身邊,好奇地問:“為什么你境界這么低?多吃點元食,不就開了嗎?”
  端木黃昏一臉鄙視地看著艾輝,傲然冷哼:“你懂什么!貪一時捷徑。根基不穩,日后難成宗師。”
  桑芷君解釋道:“用元食開啟境界是不難,但是這樣提升的境界,是有隱患的。端木同學志向遠大,天賦出色,沒有必要走這樣的捷徑。”
  桑芷君詳細解釋,元食的服用有著諸多的講究,像師雪漫、端木黃昏這樣有家世有天賦的天才,他們日常食用的元食,大多是固本培元,而非用于提升境界。
  除此之外,很多的絕學,都需要夯實基礎,太快提升境界并非是一件好事。越是苦修得來的元力,以后的好處越多。
  艾輝這才恍然大悟,但是他對于所謂隱患毫不在意。明天是死是活還不知道,難能管的了那么多?有隱患也是以后的事情,現在提升境界,活下來的希望就多幾分。
  宗師?壓根就不在艾輝考慮的范疇之內。
  “原來你想成宗師啊?”艾輝圍著端木黃昏嘖嘖稱奇。
  端木黃昏冷哼一聲,不屑道:“燕雀焉知鴻鵠志!”
  “那你昨晚為什么吃那么多?”艾輝眉毛一揚,滿臉嘲諷:“虛偽!不要以為我沒看到你舔盤子!”
  端木黃昏表情一呆,紅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浮,轉眼間連耳朵都紅了,臊得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舔盤子對他來說,實在太……
  不遠處的師雪漫表情也有點尷尬,畢竟她也差點舔碗底,實在太美味。
  忽然,消息樹亮起的光芒,吸引艾輝的注意力,打斷了他繼續落井下石的意圖。
  比起早上,艾輝現在的心態平和許多,大概是體力恢復的緣故。他走到消息樹下,開始看那片葉子。
  “很抱歉現在才看到,更抱歉的是,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幫到你。血煉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打造出很強大的戰士。據我所知,他們已經培養出六位血修。他們身上流淌的是最純粹的神之血,被稱為神使。你要小心,遇到他們,趕緊逃命。你能描述一下,血煉的場面嗎?”
  神使……一道火紅的身影在艾輝的腦海中浮現。
  一千塊……
  艾輝心中苦笑,總共才六位,自己就已經遇到了一位。這運氣,真是太好了。
  他想了一下,在上面寫道。
  “我已經遇到過一位,是一位女子,我差點沒命。野外的樹木變得很高大,有很多的樹須,里面有血水一樣的液體流動,像血管。它們把我纏上,刺入皮膚,當時感覺身體快要被燃燒一樣,很快意識模糊。謝天謝地,我還活著,雖然我也沒弄明白怎么回事。”
  很快,對方再次回復,艾輝能感受到老頭的激動。
  “我明白了!他們用的是根引導流術!請原諒我太激動,我們一直沒有查到血毒的具體情報。根引導流術能夠讓植物之間,通過根須溝通引導,是一種非常偏門的木修傳承。樹須內的液體,暫時還不能判斷。”
  艾輝精神也是一振,到現在為止,這是第一個說出關于神之血具體的猜測。像這類的信息,才是有可能對他產生實質性幫助的內容。
  他飛快把他觀察到的信息寫上去。
  “樹干上很多的樹瘤,當樹須刺入元修體內,它們就會像面孔一樣活過來,不停蠕動。血煉的要求很高,我看到有元修無法承受,身體爆裂。”
  “很多樹瘤?有可能是古代血煉中的噬魂,或者千寄魂、圈魂鬼臉,現在還不能確定。血煉對體質的要求很高,血螞蟻這樣成群的血獸,會越來越少。后面的血獸,更加強大,但是它們不會成群行動。”
  看到后面成群結隊會越來越少艾輝心中松一口氣,但是想到更強大,又是頭疼。
  “好像血螞蟻對辣椒比較敏感,但是我們還沒有驗證。我們以為服用龍湯,導致噴火的朋友,血螞蟻沒有靠近他。但是血螞蟻并不害怕火元力,這些能讓你聯想到什么嗎?”艾輝接著寫。
  “是的,能讓我聯想到一些東西。你試試用辣椒混合火棘石或者黑烙火,再或者紅硫磺,看看對付血螞蟻的效果如何。”
  艾輝終于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內容,恨不得馬上去試。
  他忽然心中一動,在上面寫道:“我聽到他們有說血靈力。”
  “血靈力?真的嗎?你確定?這不可能!沒有人能夠穿造出血靈力。古代的血煉也無法實現,現在已經沒有靈力。元力怎么轉換成靈力?不對,是元力加上血液,轉換成靈力?怎么轉換的?我需要想想,天啊,這太驚人了!”
  艾輝更夠感受到老頭的心情是多么激動和混亂,但是他沒有嘲笑。他第一次聽到血靈力三個字的時候,受到的沖擊和震撼,一點都不少。
  靈力啊,那是開啟修真世界寶藏的鑰匙!
  他搖搖頭,沒有再繼續多想,他現在更感興趣的是,剛才老者的建議。
  這次的溝通,他起碼確定了兩件事。老頭確實是神之血的死敵,他們為了對付神之血,對血煉同樣有著很深的研究。老頭他們雖然對血毒具體的情況不了解,但是對神之血這個組織,卻是有一定的了解。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他小心把樹葉摘下來,掛著自己脖子上,貼身保存。
  “樓蘭,家里有火棘石、黑烙火、紅硫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