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182 損失慘重

師雪漫盯著消息樹,有些吃驚。
  她不知道艾輝是和誰通信,也沒有問,她吃驚的是,這棵消息樹竟然能夠和外面聯系。但是轉念一想,也沒什么奇怪,這可是初代消息樹。
  現在松間城和外界的聯系幾乎完全被切斷,還在發揮作用的是城主府那棵消息樹,僅有的一棵。血災爆發封城的時候,她還用那棵消息樹和家里通過信。
  “我能用一下這棵消息樹嗎?”師雪漫忽然開口。
  艾輝頭也不回地揮揮手:“自己用吧。”
  師雪漫看著消息樹上掛著那片自己家消息樹的葉子,心中有些好笑。艾輝一定想不到,賠錢貨和師雪漫是同一個人吧。
  賠錢貨……
  師雪漫眼中的笑意變成冷笑,她沒有用上次自己掛上的那片樹葉,而是重新取出一片樹葉掛上。她想到疼愛自己的爺爺,現在肯定不知道著急成什么樣子,鼻子一陣發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她已經比以前更加堅強,她告訴自己,克制住情緒,開始在樹葉上緩緩書寫。
  當她寫完,院長飛臨巷子。
  他看到面目全非的院子,還有地上隨處可見的血螞蟻尸體,有些吃驚。而當他看到艾輝他們幾個時,更加吃驚。尤其是艾輝,幾天的時間沒見,這家伙竟然已經七宮!
  難道這個家伙是天才,自己以前看走眼了?
  院長心中無比震驚,他當了這么多年的院長,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怪胎。
  “戰果很豐碩啊,我還擔心你們的安全,嗯?其他人呢?”院長忽然注意到人數好像不太對,他記得師雪漫他們一行有不少人。他只看到師雪漫和桑芷君兩人。
  “他們被血螞蟻……”桑芷君帶著哭音。
  師雪漫眼眶泛紅,端木黃昏低著頭不說話。
  艾輝兩眼看得發直,這些家伙的演技……就連白眼狼這樣的呆貨。竟然演技都天衣無縫!
  對于世家子弟來說,可以無能。可以庸庸碌碌,但是偽裝就像他們本能,不用學就會。在暗流涌動的上層社會,如果不能把自己偽裝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絕頂之輩笑傲天下只手破天,所謂權威、規則對他們而言沒有任何束縛。但是在那之前,桎梏加身,無人可幸免。
  院長嘆息一聲。看看滿地的血螞蟻尸體,他幾乎就可以想到這里經歷的戰斗是何其慘烈。還好端木黃昏和師雪漫安然無恙……連續目睹的死亡太多,他覺得自己都有些麻木。他見到很多很有實力的夫子,就那么死了,幾個學員的死亡有什么奇怪?
  自己能不能活過這場血災?他心中很悲觀。
  就像他們能不能支撐到救援的到來,他也很悲觀一樣。
  不過他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無論內心如何悲觀,也不應該把這份悲觀傳遞給學員。他安慰并且鼓勵他們道:“都打起精神,不要胡思亂想,接下來還有戰斗。”
  “城內的情況怎么樣?”師雪漫主動開口。
  院長猶豫了一下。還是覺得實話實說:“很糟糕。將近三分之一的地方失去控制,死傷很慘重,可能比大家想象得更慘重。更糟糕的是。已經有血螞蟻開始蛻變。”
  “蛻變?”艾輝和端木黃昏異口同聲。
  “嗯,我們現在懷疑,元力很有可能可以促進血獸蛻變。”
  艾輝的身體一震,比起其他人,他對血獸的了解要更多一些。在萬生園的時候,他就有這樣的猜測,因為血獸對元力非常的敏感,或者說元力對血獸有著異乎尋常的吸引力。
  神之血、血煉,再加上以元力為食。吞噬元修完成蛻變……
  艾輝感覺到一股寒意從腳底板直竄上來,難道神之血真的想把五行天滅絕嗎?難道他們把所有的元修都當成獵物嗎?
  他看著大家臉上的擔憂和震驚。心想若是自己把知道的內容告訴他們,他們只怕更加恐懼吧。
  他沒有說。一個字都不會說。
  說了能幫助他們離開松間城,躲過血災嗎?不能。
  相反,倘若說了,那真是捅了一個馬蜂窩,哪怕自己活著出去,也是后患無窮,不得安寧。自己面臨的會是什么?關押,反復審問,想要從一個小人物口中得到一個驚天大秘密,溫和的手段只會讓大人物們心種擔憂自己有什么隱瞞。只有那些殘酷的手段,才能夠讓他們感到安全和放心。
  就算自己還活著,成為五行天的英雄,那就等著神之血的報復吧。
  老實說,在神之血和五行天兩者之間,艾輝更看好神之血。雖然神之血看上去還很弱小,但是他們布局深遠,到現在為止,五行天只怕都沒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對于一個隱忍、準備了數百年的組織來說,當他們發動那就只能說明一件事情,他們已經完成所有的準備工作,有足夠的把握。
  坐牢老頭說神之血有六位神使,艾輝相信是真的。但是神之血是不是只有六位神使,那就不得而知。
  下次要是被一千塊抓住,還是投降比較好……
  實在不行當個血修也就只有捏著鼻子認了,好死不如賴活,嗯,看來得抽個空和胖子通通氣。
  艾輝臉上神情如常,心里無數念頭轉動。
  這些想法,他只會和胖子樓蘭說,其他人他是絕對不會提。
  “那我們需要最快的時間,收回失守區域,把那些有可能完成蛻變的血螞蟻干掉。”師雪漫沉聲道。
  看著滿臉堅毅的師雪漫,院長心中不由暗贊,果然不愧是師北海的女兒。
  “是的,城主就是這個想法。我們必須不顧一切代價,把失守的街道全都收回,趁著血螞蟻沒有完成蛻變之前。所有人將參加這輪的進攻,不管是學員,還是居民。我是來通知你們的,待會會有人來安排你們的任務,這是全城動員令!”
  “是!”師雪漫心中一凜,啪地行禮:“堅決服從命令!”
  不光是她,端木黃昏、桑芷君、姜維,都很干脆行禮。在五行天,在絕大多數的時候,戰斗都和平民沒有什么關系,但是一旦發布全城動員令,那就意味著到了最危險的關頭。
  艾輝和王小山沒有行禮,兩人都是舊土出身,對這些法令不熟悉。
  “我會告訴他們,盡量不要打散你們。”院長看了看滿地的血螞蟻尸體:“你們在一起這么長的時間,已經比較默契。但是我們會給你們補充一些學員,希望你們能夠幫助他們。”
  院長的目光看著艾輝,他知道這些人中,艾輝才是核心。
  師雪漫忽然開口:“既然是全城動員令,那么現在就是戰時狀態。如果有學員不聽話,能執行軍法嗎?”
  她們幾個對艾輝的命令很信任,但是新加入的學員可不一定。但是前車之鑒,柴房的骨頭渣還沒有掃,她不想因為這類事情影響大家。在平時,不團結只不過是影響評定,但是現在,不團結的結果,是所有人都死無葬身之地。
  其他人都看向院長。
  院長有些驚訝,如果問這個問題的是艾輝,他一點都不奇怪。他和艾輝打過交道,那家伙可不是好說話的人,不討價還價是不可能的。但是問出這句話的是師雪漫,讓他非常意外,那說明艾輝已經贏得了師雪漫他們的信任。
  這家伙……果然非同尋常啊。
  院長不知道艾輝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對艾輝的評價不由又高了一分。要知道無論是師雪漫,還是端木黃昏,都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是的!后退者斬,對任何人都是一樣。”院長緩緩道。
  眾人心中一緊,“后退者斬”四個字,透露出上面無比堅決的意志和濃濃的殺意。
  “我需要補充一些物資。”始終沉默的艾輝終于開口。
  院長松一口氣:“我會努力幫你們爭取。”
  當全城動員令一旦開始,哪怕家世如師雪漫端木黃昏,也必須往前沖。任何人在此時的退縮,將來都會受到極為嚴厲的懲罰,甚至會拖累家族。
  院長無法阻止,發布全城動員令是獨屬于城主的權力,而且情況確實惡化到這地步。
  師雪漫他們倘若死于全城動員的戰斗,沒有人會找他們的麻煩,對家族來說,這是一種榮耀。不需要保護的師雪漫他們,在院長眼中是一支精銳。
  看到滿地的血螞蟻尸體,他更加確信這一點。
  學員在這場戰爭中和送死沒什么區別。但是明知道送死,也不能后退。
  會死多少學員?院長不敢想。
  他挑選了一些他覺得有天賦的學員,塞到艾輝這里。他不知道這樣做有什么作用,但是他想給松間院留一些種子。
  畢竟艾輝也是學員,多少會照顧一點他們。
  “我師父師娘他們還好嗎?”艾輝問。
  “放心,繡坊是重點保護之地。”
  院長的話讓艾輝放心不少。
  沒多時,院長就帶來了一百名學員,這是他精挑細選的一百人。
  很多人艾輝都很眼熟,他們是松間院最優秀的學員。
  艾輝看了院長一眼,他沒有想到,院長對他的信心竟然如此之足。
  “他們都交給你了。”院長聲音透著疲倦:“補充物資需要你自己去一趟倉庫,他們答應了,但是肯定沒多少,現在物資很緊缺。”
  大概誰也想不到,院子里這些滿臉驚惶和悲傷的少年們,未來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