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183 交流

“……他的目光冷漠,看我們就像看一群即將上屠宰場的羊羔。據說他是我們學院的學員,但是我敢肯定,我從來沒有在前兩百名內見過他。或許他有獨到之處?天知道!我覺得他是個冷酷的家伙,說不定他會讓我們去送命。我更希望尊貴的師雪漫小姐來帶領我們,而不是這個無名之輩。”
  ——摘自《霍元龍的日記》
  看著面前稚嫩的少年們,艾輝像是看到三年前的自己,就像看到了另外一支苦力。
  沒有元力的苦力,在蠻荒脆弱得就像紙人,是炮灰。實力微薄經驗蒼白的學員,在血災中的松間城也不比紙人強韌多少,同樣是炮灰。
  堆砌人數的時代早就過去,如今是高手的時代。
  一位宗師的作用,比整個松間城所有人加起來都有用。倘若松間城,有一位宗師,早就帶著他們安全離開感應場了吧。
  可惜松間城沒有。
  除了堆砌人數,他們沒有別的辦法,人海戰術是他們現在唯一的選擇。血螞蟻成群結隊,人類也用樣的方式回敬,在如今的松間城,人類和野獸并無區別。
  走在街道上,到處可以看到剛剛組織起來的隊伍,百人一隊。為首者聲嘶力竭高喊,揮舞著手臂,試圖激發起大家的士氣。
  他們慷慨激昂的表情下,艾輝看到的是深深的恐懼。
  無數慌亂、絕望的目光,像海水漫過街道,天空的黑煙和逐漸降臨的黑夜融為一體。
  街道上隨處散落著磚頭,倒塌的墻、房屋經常把路堵住,干涸的血跡混跡其中,空氣彌漫著血腥味和煙味。街道兩旁整齊排列的南瓜燈,如今就像是缺齒的梳子,稀稀落落殘缺不齊,散發出微弱黯淡的光芒,如今的松間城是另一個世界。
  這樣的場面。他在蠻荒也從來沒有見過。
  倉庫的官員非常忙碌,艾輝排隊排了大概半個小時才見到他。他一眼就認出艾輝,艾輝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耳的印象。
  “現在沒有啥什么好東西了,你可以挑兩件。速度最好快一點。”
  官員朝門口長長的隊伍示意。
  艾輝知道像上次那樣挑選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他很直接道:“好的。我需要一件火修的武器,火壇子之類。”
  “上次那個胖子用的?”官員的記憶力很好,能夠披上【不動山】重甲的胖子,同樣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就是他。”艾輝點頭。
  “哈。你們的運氣真不錯。”官員笑道:“火壇子早就沒了,火缸倒是有一個,因為太大太重,一直沒人用。其實上次我就覺得適合那個胖子用。”
  官員把艾輝帶到角落,指著一個差不多一人高的大缸。艾輝頓時明白為什么沒人用,這東西實在太大。火修用的火缸越小越貴,比如火葫蘆。普通的火修,用的都是一個火壇子。
  而眼前的半人高的火缸,簡直就是一個大酒缸。
  “這東西有用嗎?”艾輝有些懷疑。
  “當然。”官員嘿然:“別看它個頭大,但是個好東西。除了重一點大一點。沒有其他的缺點。”
  艾輝聽得都像翻白眼,重一點大一點,就是很大的缺點。想到胖子穿著【不動山】重甲,舉著厚實如墻的重盾,背上背著半人高的大酒缸,那造型實在有點太……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這真的是好東西!”官員看艾輝一臉不信的模樣,有些不滿:“制作它的工匠本來準備打造一件天兵,結果失敗了。就用原來的胎子,重新打造了這個火缸。你看上面還有銘文,非是我胡說。”
  他指著火缸旁的小字。示意艾輝看。
  倘若換一個人,如此質疑自己,他早就把對方轟出去。但是他記得艾輝,而且如今看來。艾輝他們能活下來,還是有本事的。
  艾輝一聽是打造天兵失敗的產物,二話不說當場便要了:“就這個!”
  所謂天兵,是專門給元修使用的高端兵器裝備。因為產自五行天,也為了和歷史上的法寶區分開來,故取名為天兵。
  師雪漫手上的那把長槍。就是天兵。
  天兵有著諸多神妙,能夠大大提高元修的戰斗力。天兵對使用者的要求很高,最普通的天兵也需要完成八宮小圓滿,也就是符合登記注冊的元修。
  師雪漫手中的長槍,她現在能發揮出的威力不足百分之一。
  打造天兵對材料的要求非常之高,所以艾輝一聽打造天兵失敗的產物,就知道大缸的用料絕佳。
  天兵對材料的要求高,加上需要復雜的打造技藝,所以價格一直是居高不下。艾輝在蠻荒見過很多元修大人,但是擁有天兵的,屈指可數。
  官員看艾輝回答的很干脆,才露出幾分滿意之色:“你還需要什么?”
  “蛛網鐵彈、狼牙重箭,還有辣椒。”
  “蛛網鐵彈?給桑小姐用的?以她的弓術,應該可以用。”官員點頭:“倉庫里還有兩百多粒,都給你了。這么偏門的東西,你們能想起來,也夠厲害。”
  蛛網鐵彈每一顆大約拇指大小,看上去和普通的鐵彈沒有什么區別。但是它實際上是用蛛網壓縮而成,用元力觸發射出,它在擊中敵人的時候,會變成一張蛛網。
  官員的眼光很老辣,艾輝確實是給桑芷君準備的。桑芷君的弓術其實是比姜維高超的,發揮的戰斗力還不如姜維,艾輝想到蛛網鐵彈,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詢問,沒想到還真的有。
  蛛網鐵彈非常偏門,因為蛛網的強度不是很高。如果很高,那價格也會變得很昂貴。
  但是艾輝不在意,用來擾敵完全足夠了。
  “狼牙重箭只能給你們兩壺。”官員看艾輝張口欲言,態度很堅決打斷他:“很多人需要補充它。能給你們兩壺,已經是照顧你們了,別人都是只能領一壺。”
  好吧,兩壺就兩壺,艾輝也知道是實情,后面還有那么多人排隊。
  “辣椒倉庫沒有。”官員滿臉納悶:“你們要辣椒?真是古怪!自己到香料店去買吧。誰沒事在倉庫放辣椒,城主吃甜不吃辣。”
  辣椒沒有拿到,艾輝有些失望。
  但是對方已經轉身去應付其他人,艾輝知道再討不了好處。也拖著大酒缸離開。
  排隊的人群看著艾輝扛著的大酒缸,無不側目。
  兵鋒道場,所有的學員剛剛經歷一場苦練,正在享受片刻的休息。
  負責排練的是師雪漫,艾輝對于帶學員沒有任何興趣。直接丟給了師雪漫。
  師雪漫在很短的時間,就贏得大家的信任,實力高超,聲名卓著,家學淵源,沒人不服。
  因為父親的緣故,她從小就曾自己偷偷學習過父親的一些書籍,對于紙上談兵,她比其他幾個人要強得多。
  艾輝把這些人都交給她時,師雪漫內心是有一點點興奮的。從小看了那么多兵書。能有個實踐的機會,能不興奮么?
  唯一讓她覺得不滿的是自己的副手,她本來覺得副手應該是端木黃昏,然而艾輝卻指派姜維。
  她看了一眼坐在那休息的姜維,不得不承認,艾輝的眼光似乎比自己要好。
  姜維看上去遠沒有端木黃昏那么突出亮眼,但是作風穩健細心,沉著而且有耐心。倘若沒有姜維的幫忙,菜鳥的師雪漫肯定是手忙腳亂。
  端木黃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修煉中。
  其實是不太愿意干的,他的理想是成為宗師。
  以前他還有點渾渾噩噩。但是經歷了殘酷的戰斗和死亡的威脅,他心中的理想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他要成為宗師,成為最強大的宗師!
  休息的時候,氣氛很沉悶。大家的情緒低落,有對未來的迷茫,也有對即將到來戰斗的恐懼。
  迷茫和恐懼令他們躁動不安。
  “為什么我們要聽艾輝的命令?”霍元龍的聲音不大也不小,恰好大家都能聽到。
  霍元龍是故意的,在松間院,他大大小下也是一號人物。學院的排名從來沒有掉出過十名。現在讓他無條件聽從一位一年級生的命令,如果是端木黃昏也就算了,還是什么他從來沒有停過名字的艾輝。
  當時院長說話的時候,他就在暗中觀察艾輝,沒有看出來半點不同尋常之處。
  唯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艾輝冷漠的目光,但也就是這冷漠且渾不在意的目光,讓他更加不爽。被一個從來沒有聽說名字的無名之輩,用這樣的目光打量,他心中的火氣很大。
  師雪漫皺起眉頭,正在休息的姜維睜開眼睛,桑芷君瞥了一眼過來,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手指在金絲軟弓的弓弦上輕捻,就像撥動琴弦。
  氣氛陡然變得凝重。
  有學員向霍元龍道:“元龍,少說兩句!”
  霍元龍梗著脖子,提高音量:“我說錯了嗎?”
  沉浸在修煉中的端木黃昏被打斷,臉色沉了下來。
  “我愿意聽師小姐和黃昏的命令,艾輝他有什么資格?”霍元龍大聲道。
  許多人心中的想法被說中,頓時騷動起來。
  “就是,師小姐和黃昏才有資格!”
  “什么艾輝?從哪冒出來的?”
  ……
  “閉嘴!”師雪漫臉色冷下來,站了起來,提著云染天,朝霍元龍走去:“你,出列,帶頭鬧事,罰五十鞭!”
  霍元龍臉色大變,他怎么也想不通,師小姐為什么會服艾輝?
  他五十鞭……他一個哆嗦,連忙向端木黃昏求助:“黃昏,難道你就沒意見?”
  “有意見。”端木黃昏走過來。
  端木黃昏的話讓霍元龍喜出望外:“就是啊!黃昏你有啥意見就說啊,大家都聽你的。”
  “我的意見很簡單。”端木黃昏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這五十鞭我來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