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184 全城******

艾輝回來的時候,看到端木黃昏正在抽學員鞭子。p哦,那個學員好像有點眼熟。p看了一眼艾輝便收回目光,他對這些人沒什么興趣。在對待師雪漫他們,和對待這批學員,艾輝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
  他很現實,理所當然的現實。
  把學員丟給師雪漫和姜維,他就沒有打算插手,他的時間很寶貴,沒時間浪費在學員身上。把蛛網鐵彈丟給桑芷君,放下背上的大缸,他便開始自己的修煉。
  艾輝進入狀態很快,這和他對時間的觀念有關。
  七宮的狀態,他還稱不上嫻熟,他不喜歡當下的這種感覺。以前體內的元力遠比現在要少,但是每一分元力他都能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現在體內的元力要多得多,但是卻無法發揮出百分之百的威力。
  他覺得這是浪費,他討厭浪費,打心眼里討厭。
  從艾輝進來開始,他就成為眾人視線的焦點,有不屑、輕視,也有好奇和若有所思。霍元龍的五十鞭還沒有抽完便已經昏迷過去,端木黃昏沒有半點手下留情的意思,前車之鑒讓大家很識趣地沒有去碰霉頭。
  師雪漫和端木黃昏態度之堅決,讓每個人都感到驚詫和不可思議。
  艾輝旁若無人地修煉著,他的修煉看上去和其他人截然不同。不管是持劍的周天運轉,還是磕磕巴巴的劍招演練,都只是讓人群中不屑、輕蔑的目光增多。
  是劍術啊……
  許多原本充滿好奇的學員,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沒落的劍術早沒前途了。
  艾輝沒有去修煉從師父那得來的劍丸三招,而是不斷地修煉自己琢磨出來的那些不成系統的散招。劍丸三招的元力運轉非常復雜,【弦月】已經是其中最簡單的一招,另外兩招元力的運轉更加復雜精細。在對體內元力控制還不熟悉的情況下,去修煉劍丸三招,無異于竹籃打水。
  而且艾輝發現,面對血螞蟻這樣數目龐大的群體。有持續性的普通攻擊,遠比消耗大量元力的殺招攻擊,安全而且有效得多。
  體內元力比以前雄厚許多,零碎的劍招。似乎也變得不一樣。
  更不一樣的是劍胎。
  以前艾輝演練劍術的時候,劍胎總是會蠢蠢欲動。但是自從上次劍胎變強大之后,似乎安靜許多,就像吃飽喝足的野獸,趴在天宮打盹。
  若非艾輝的六識比以前更加敏銳。艾輝肯定以為劍胎出了什么問題。
  艾輝手上的劍招不斷變換,很零碎,但是因為是他自己整理出來的,修煉的時間不短,每個動作都非常的嫻熟和標準。
  手上的龍脊火一個微弧刺,就像低空掠過水面的海鳥,帶著微小的弧度刺向前方。
  這是他從一本劍典中的一招殺招中截取的半招。艾輝舉得這半招很有用,敵人眼中的這一刺,看上去是筆直的,實際上它有個微小的弧度。
  他體內始終安靜的劍胎。忽然微微一跳。
  嗯?
  艾輝有點意外,但是他摸不太準,劍胎的跳動有的時候非常有規律,但是有的時候,又很亂來。
  他又試了一次微弧刺,然而這次劍胎沒有任何動靜。
  艾輝見狀,也索性不去理會,一招一招練自己的。熟悉的劍招,讓艾輝很快熟悉體內的元力。
  沉重的龍脊火輕若無物,元力提升的一個好處是艾輝原本就不弱的力量。增加了不少。練起興致的艾輝也玩出一些高難度的動作。他極快地擺動手中的劍柄,劍尖卻是定在半空中紋絲不動。高速擺動的劍柄,在空中形成六道清晰的殘影。
  這一招有個名字,叫做【劍柄煙】。是古代劍修用來修煉劍術的一種手法。劍尖在空中無所依托,如此高速擺動劍柄之下,劍尖能定在空中紋絲不動,說明手腕的靈活性和對劍的控制力驚人。出色的劍修,不僅僅左右擺動劍柄,還能夠上下左右搖動劍柄。高速運動的劍柄就像煙霧一般虛幻,所以才稱之為【劍柄煙】。
  劍柄煙是古代許多修真劍派用來考核的招式。
  艾輝以前無法完成【劍柄煙】,今天心念一動,沒想到竟然完成,當下又驚又喜。
  安靜的劍胎,再次跳動。
  嗯?
  艾輝心中的驚喜沖淡,他的注意力被劍胎吸引。兩次的跳動,讓他腦海中閃過一絲靈感。
  他再試了試剛才的微弧刺,劍胎不動。他又試了試【劍柄煙】,劍胎還是不動。
  那是什么原因?
  艾輝提著龍脊火,站在原地,陷入沉思。劍胎捉摸不定,然而這么長的時間,艾輝對劍胎的規律,心中也有一點經驗。劍胎對和劍相關的一切,敏感程度都很高。比如自己第一次握住龍脊火的時候,比如自己施展劍招的時候。
  忽然艾輝心中一動,手中的龍脊火的劍柄化作團虛影,當劍柄回落至他最舒服的位置,靜止不動的劍尖倏地刺出,赫然是微弧刺!
  幾乎同時,艾輝眉心的劍胎猛地跳動。
  他手中的龍脊火陡然亮起蒙蒙光芒,一道劍光在空中一閃而逝。
  突然亮起的光芒,就像流星掠過天空,暗中觀察艾輝的眾人,眼中閃過一絲訝色。
  這是什么劍術?
  劍光凝聚不散,倒也不是特別嚇人,但是好像沒有感受到元力的波動?
  師雪漫同樣被這道劍光吸引,她有些吃驚,剛才這一劍沒有動用元力,為什么會有劍芒?
  所有的招式,沒有元力的灌注,是不可能有光芒的產生,這是最基礎的常識。別人只是懷疑艾輝動用的元力很微弱,但是師雪漫卻能肯定,艾輝剛才那一劍,沒有動用元力。
  端木黃昏神色一怔,看著艾輝。
  艾輝陷入興奮!
  剛才那一劍,完全是他自創,沒有動用元力,卻能產生劍芒!
  他不知道這是什么原理,但是卻知道剛才這一劍是非常出色的一劍。他沒有停,劍柄煙和微弧刺,再次聯合施展,沒有劍芒。他沒有氣餒,剛才那一劍完成度不高,兩招之間的銜接沒有把握好。
  他反復練習。
  破空聲不絕于耳,如亂箭穿空,艾輝的神情專注,渾然忘我。
  一些學員的目光漸漸發生變化,專注是一種令人信服的品質,尤其在眾目睽睽之下,在人心惶惶的當下,還能如此專注忘我。
  黑色的龍脊火帶起黑色的劍影,暗紅的劍刃和鑲嵌在劍身的七枚海寶,把黑色的劍影染上如血紅色,就像松間城帶著血腥味的夜晚。
  艾輝不知疲倦揮劍。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縷劍芒亮起,照亮空中還未消散的黑紅劍影。但是就像黑暗中的流星,一閃即滅。
  惋惜之聲不約而同響起。
  過了一會,又是一道劍芒一閃而逝,劍芒開始增多,就仿佛流星越來越多。
  一閃而逝的劍芒,此生彼滅,卻如那流星雨,照亮黑色的夜幕。
  道場內安靜無比,目睹這一幕的人,心中莫名升起一絲感動。也許是希望一閃而逝的劍芒,照亮黑暗血紅的夜幕,也許是看到一招不知名的劍招,從無到有如何產生。
  也許是劍芒后,那張布滿汗水卻泛著由衷喜悅的臉。
  在放眼所見悲傷、絕望、驚惶、恐懼的一張張臉龐中,這張泛著由衷喜悅的臉龐是多么扎眼,多么另類,多么吸引人,多么令人心生希望。
  端木黃昏怔怔看著艾輝,有些失神。
  他心中受到觸動,他覺得大概在很就以后,自己也會記得這一幕。他看到的是一顆強大的心,哪怕在絕境,也依然強大的心。
  除了強大,他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他仿佛看到,不遠處那個大汗淋漓的身影,身后蜿蜒到遠處虛空的道路盡頭,一個巍峨如山的身影隱約可見。
  那就是宗師嗎?
  那就是宗師!
  恍惚中端木黃昏無比篤定地回答自己,一股豪氣從他的胸間迸發,沖刷著他的身體每個角落,他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戰栗。
  那不就是自己的向往嗎?俯瞰眾生!凌絕云巔!
  光是背影就令人為之戰栗,為之熱血沸騰。
  想要鑄就不受外物撼動的巍峨身影,就必須先鑄造一顆不受外物撼動的強者之心,何謂強者之心?本我唯我!
  從沒有一刻,端木黃昏的思路如此清晰。
  死亡依然可怕,但是卻并不像之前那樣牽動他的神經,像操作提線木偶一樣操作他。
  緊繃的身體自然而然的放松,就仿佛身體的無形桎梏突然消失不見。
  勃勃生機在他身體內源源不斷涌現,體內的元力在悄然發生著某種神秘的變化。
  然而他一動不動,他無比享受這一刻,享受此時的輕松和寧靜。
  師雪漫注意到端木黃昏的變化,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之前的端木黃昏雖然也非常驚艷,但是始終給她一種被束縛和拘謹之感,加上內心柔弱敏感易變,有天才的傲氣,卻缺乏天才的霸氣。
  沒想到他竟然能這么快有所突破……
  艾輝察覺到周圍氣息有一絲奇妙的變化,但是他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才懶得理會。微弧刺和劍柄煙的結合,創造出新的劍招。
  意味著艾輝淘了這么多年的垃圾,終于被他找到辦法變廢為寶!
  他推開窗戶,看到院子里堆積如山的垃圾,就仿佛看到一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