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185 霍元龍

當艾輝從忘我狀態脫離,已經是兩個小時后。
  他癱坐在地上呵呵傻笑,他看上去狼狽不堪,渾身濕透,臉上、頭發都是汗,胳膊累得動彈不得。
  兩個小時的成果是兩招,沒有什么復雜的招式,全都很簡單。微弧刺和劍柄煙的組合,已經算比較復雜。另一招斜切,唯一變化的是斜切的角度,他試遍了幾乎所有的角度,終于找到最佳的角度。微弧刺加劍柄煙被他取名【煙閃】,而斜切那招被他命名為……【斜切】。
  面目全非的兩招劍招,然而即使沒有劍胎的跳動,艾輝也能感受到它們脫胎換骨的變化。
  曾經的劍招,更像是舞蹈,動作優美,而威力全無。失去靈力的劍訣,就像失去水的魚,無論愿意還是不愿意,都早化作灰泥。而把海魚放在河里,也是死路一條。
  換了一個環境,很多東西都需要重來。
  無論曾經的劍修多么輝煌,無論那些遺留的劍典多么的浩瀚,不改變它們,終究是難以適應這個時代。
  艾輝還沒有弄清楚原因,些許的變化,竟然讓劍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也許是劍與元力的共鳴?
  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自己找到劍術缺失的關鍵。
  還有很多的劍招,等著被他發掘改變,他有足夠的時間去摸索和探尋,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以前他也曾經化用【風蝠劍】的技巧,但是這次更進一步。他看過無數劍典,雖然不知道該如何修煉它們,但是卻知道在修真世界,劍修們是如何修煉它們。
  今天的【煙流星】和【斜切】,讓他忽然意識到,所有的劍招,需要從最基礎的劍招開始改變,才能適應元力時代。
  這才是他今晚最大的收獲。
  如果不是突然的靈機一動,他也絕對想不到,還有劍招能夠在不動用元力的情況下,有這樣的威力。
  他尋思著等以后把這套劍術完善,得起個響亮的名字。
  至于現在……完全不想動啊!
  他躺在地上,看著漆黑的天空。
  胖子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這個夢有點長。他夢到自己在望不到盡頭的巖漿海里面游泳,游啊游啊,游了不知道多久,還沒有脫離火海。
  他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樓蘭那張幾乎被面具完全遮住的臉擋在他面前。
  “胖子,你真的很厲害啊!”樓蘭語氣中帶著贊嘆,眼睛黃光閃動:“效果非常出色。胖子,恭喜你,四宮了哦!看來龍湯的效果,和一次性服用多少有關,嗯,這一點樓蘭要記下來。胖子請放心,樓蘭一定會研究出更厲害的龍湯!”
  滿臉茫然的胖子聽到“龍湯”兩個字,身體不受控制地一個哆嗦,他終于想起來自己失去意識之前干了什么。
  等他反應過來,看向樓蘭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個魔鬼。他很干脆地搖頭,無比氣憤道:“樓蘭,我再也不會喝你的湯了,我還想多活一陣子。”
  “為什么?龍湯沒有毒性,雖然效果會有衰減,但是還是會非常有效。可以短時間提升胖子的境界哦,再喝一次,肯定可以到五宮。”樓蘭語氣篤定。
  再喝一次……
  想到剛才可怕的經歷,胖子就一陣哆嗦,打死他也不會再喝第二次。
  就在此時,一位渾身是血的人跌跌撞撞跑進來,艾輝看清來人,渾身一震坐了起來!
  “李掌柜!”
  李掌柜渾身都是血,搖搖欲墜,懷里抱著一個袋子。看到艾輝,李掌柜空洞的眼睛陡然煥發出光芒:“老弟……”
  他撐到這個時候已經是山窮水盡,腳下一軟,就要往前一栽。
  艾輝彈地而起,一個箭步上前,扶住李掌柜。然后看到李掌柜幾乎快被啃光、露出白森森骨頭的后背,艾輝心中默然。
  “這是兔毫箭……”李掌柜看著艾輝,露出慘然和歉意的笑容:“對不住,沒法給你結賬了……”
  李掌柜睜大著眼睛,最后一縷神采消散,氣息全無。
  艾輝扶著李掌柜,一動不動,就像座雕塑。
  過了一會,他回過神來,臉上看不出悲傷。他騰出一只手,小心取下李掌柜懷中的袋子,里面是二十支兔毫箭。把箭放在地上,他背起李掌柜,轉身走院子深處。
  恍惚間,艾輝仿若回到蠻荒,看著周圍的同伴一個個倒下。深深的無力和絕望,籠罩著艾輝。
  他一言不發都開始挖坑,胖子以前埋葬其他隊友的時候,他從來不幫手。
  其實他和李掌柜不是什么深交,大家只能算得上生意上的伙伴,手中的龍脊火每一下都能帶起一大塊泥土。
  可是為什么自己會難過?
  沒什么值得難過的,誰都會死,說不定下一個就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死的時候是誰埋。好吧,死了都一樣,被埋和被血獸吃點沒什么區別。
  把李掌柜埋好,艾輝的情緒也恢復如常,他見慣了生離死別。
  “沒事吧?”師雪漫走到他身邊,語氣中透著一絲關切。
  “沒事。”艾輝神情看不出異樣。
  師雪漫話題一轉:“你把學員丟給我,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
  艾輝反問:“我為什么要負責任?”
  師雪漫被艾輝這種無賴的態度氣樂了:“所以你和院長說的都是鬼話?”
  “我只是答應他們跟著。”艾輝理所當然:“要我負責,院長需要付出更多的代價。”
  師雪漫簡直哭笑不得,她盯著艾輝的眼睛,真是無法想象眼前這個市儈無賴的家伙,和那個帶著他們戰斗的艾輝,竟然是同一個人!
  好吧,其實是這兩天這個家伙的高光表現,混淆了這家伙在自己心中的形象。
  幫女同學買單一百五十塊還死活要別人還的家伙……
  欠了別人八千萬還罵別人是賠錢貨的家伙……
  賠!錢!貨!
  三個字從師雪漫的眼前飄過,握著云染天的手青筋跳動,恨不得在眼前這家伙身上扎三個窟窿!
  沖動是魔鬼……這才是這家伙的本來面貌。
  冷靜下來的師雪漫冷冷道:“不要說,你對他們沒有任何建議?”
  “建議就是努力活下來。”艾輝一臉認真地說了句廢話。
  師雪漫已經不想理艾輝了,索性直接道:“芷君也給我。”
  “她同意就沒問題。”艾輝無所謂道,接著把染血的箭袋丟給桑芷君,喊了句:“省著點用!”
  桑芷君一把接住,鄭重回道:“我會的!”
  說實話,剛才李掌柜那一幕,對她的震撼挺大的。
  師雪漫看也不看艾輝一眼,朝桑芷君走去。她有點看不透艾輝,說他市儈無賴吧,二十支兔毫箭,他卻大方地給了桑芷君。師雪漫目睹桑芷君買兔毫箭的過程,知道兔毫箭的昂貴,桑芷君不到最后關頭不舍得用。
  二十支說給就給了。
  一百五十塊的面錢卻死活都要……真是個奇怪的家伙。
  好吧,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居然敢說她是“賠錢貨”!
  師雪漫每一步都帶著殺氣。
  本來對艾輝頗為驚訝的學員們,此時個個瞪大眼睛,對艾輝怒目而視,顯然剛才艾輝滿不在乎的回答激怒了他們。
  面對師雪漫的邀請,桑芷君很爽快答應。她是個聰明的女孩,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她現在更多的是輔助作用,在團隊里才能夠發揮更大的價值。
  “好厲害的妞!”清醒過來的胖子,湊到艾輝身邊,低聲道。
  艾輝上下打量兩下胖子:“不錯,四宮了,給你弄了件貴東西!”
  胖子一聽“貴”,兩眼就放光:“我就知道阿輝你不會忘了自己人!什么東西?”
  艾輝指了指院子里放的半人高大缸:“喏,火修專用的火缸。”
  胖子聽到火缸臉上頓時露出喜色,火缸是火修最常用的武器之一。火缸里一般是地火巖漿,不僅能夠幫助火修的日常修煉,而且在戰斗中能發揮出巨大的威力。
  “火缸……是不是有點太早?”胖子兩眼放光地搓著手,嘴上不好意思,當他看到院子里半人高的大缸,表情凝固:“阿輝你說的是這個缸?”
  胖子被這個缸的體積嚇到了,他身上的【不動山】重甲,加上鐵木重盾,五六百斤,眼前這個大缸怎么看也有兩百斤……再來了三百斤巖漿……
  胖子頓時覺得人生灰暗。
  “不要?”艾輝看了一眼胖子,接著道:“那正好。這火缸的底子本來是用來煉制天兵的,結果不小心失敗了,太大了,給你我還擔心拖累你的速度。”
  胖子一聽到底子是煉制天兵失敗的材料,小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要!誰說不要了!太適合我啊!除了我,沒人用得了啊。難怪我看這缸的材料就不一樣……”
  胖子整張臉差點貼在火缸的外壁上,一臉陶醉,尤其是他看到火缸上的銘文,更是興奮。
  天空一名元修降落:“誰是艾輝?”
  “我是。”艾輝站出來。
  “六點請準時帶領你的隊員,到聽濤街與明華街交叉路口集合。屆時會安排你們的攻擊目標和序號。遲到者軍法處置。”
  元修面無表情,不帶一絲情感地宣布命令,說罷便急匆匆轉身離去。
  氣氛陡然變得凝重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