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186 微弧刺加劍柄煙

聽濤街和明華路的交叉口。
  “樓蘭,我這身行頭怎么樣?”胖子得意地擺出各種造型問樓蘭。
  全身披掛的【不動山】重甲,讓他看上去就像一座移動的堡壘。手上提著門墻般龐大的鐵木重盾,背上背負的大火缸更是吸睛利器,他立即成為視線的焦點。
  “非常厲害!”樓蘭毫不吝嗇自己的贊揚:“胖子在力量方面很有天賦哦,樓蘭可以給胖子做龜龍神湯,可以開發胖子力量方面的潛力,效果非常出色。”
  一聽湯,胖子臉色難看連連搖頭:“樓蘭,我才不上你的當!”
  他們提前半個小時抵達。
  開闊的路口,已經有四只隊伍在等候命令,他們和艾輝小隊是同一個進攻波次。
  師雪漫提著云染天,走到艾輝幾人身邊,低聲道:“情況不是很好,我剛才打聽了一下,損失非常慘重,很多小隊退回來的時候,只剩下幾個人。我們推進的速度不理想,現在只收回了半個街區。”
  “這是拿人命去填啊。”姜維無奈道。
  “我們除了人命還有什么?”端木黃昏反問。
  端木黃昏的話一針見血,大家不由默然。
  忽然,前方傳來一陣騷動。
  “救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救救我……”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嗚嗚……媽媽……”
  ……
  上一波攻擊隊伍從聽濤街退了下來,只剩下二十多人,他們每個人都是神情恍惚,目光空洞,身上血跡斑斑。更慘的是那些傷員,他們躺在沙偶拖著的藤架上,身體殘缺不齊,隨處可見血肉模糊。有的痛得蜷縮顫抖,發出凄厲的慘叫和哀嚎。有的一動不動,神情呆滯麻木,身體空洞得仿佛沒有靈魂,連無聲的呢喃都沒有。
  等待的隊伍騷動起來,人們的神情變得緊張,身體不自主的顫抖。害怕和恐懼就像漣漪般,在人群中擴散。
  “這是讓我們送死!他們像害死我們!”
  人群中忽然有人激動尖叫,一道身影猛地從隊伍中沖出來,便朝遠方逃逸。
  他的速度極快,眼看就要消失在街角,他的胸前突然冒出一截帶血的箭尖。他的腳步一滯,他低頭呆呆看著自己胸前,嘴里發不出任何聲音,全身的力氣抽空,像癱爛泥軟倒在地上。
  所有人被這一幕驚得呆住,偌大的路口,一片死寂。
  “后退者殺無赦!”
  威嚴低沉的聲音,在天空響起,又仿佛在眾人心中響起。這一箭震懾全場,所有的騷動,立即被壓制了下來。
  “此人臨陣逃脫,將會直接上報的長老會,其直系家屬將被剝奪所有權利和福利,其所在家族將會受到嚴厲懲罰。我奉勸大家,不要有僥幸之心。前進者雖身死卻榮耀加身,后退者雖茍活卻永無天日。你們好好想清楚!”
  天空的元修云翼展開,持弓傲立,面無表情。
  艾輝抬頭看了對方一眼,忍不住心中暗中驚訝,剛才那一箭真是厲害,等他察覺到的時候,箭已經出現在逃跑者的身上。
  他完全沒有捕捉到那一箭的軌跡!
  這就意味著,自己也無法躲開這一箭。
  他心中暗自凜然,剛剛領悟【煙閃】和【斜切】的得意立即煙消云散,深深看了對方一眼,他收回目光。
  和艾輝同時看向天空的,還有端木黃昏。端木黃昏心中的驚訝更加強烈,他的目光毫不掩飾灼熱和渴望。
  “【天弓】里面的招式,應該是【天弓無痕】。”師雪漫看了一眼天空的元修:“天鋒部的弓術傳承,他以前肯定在天鋒部服役過。”
  她對十三部的了解比其他人更熟悉。
  “不管他。”艾輝道:“我們進攻的是聽濤街還是明華街?”
  “聽濤。”師雪漫精神一振,連忙回答,她早忘了找艾輝麻煩什么的。
  她做不到像艾輝那樣沒心沒肺,一百名學員交給她,她背負著巨大的壓力。尤其看到上一波進攻隊伍的凄慘模樣,她心中更加緊張。
  紙上談兵的東西在這個時候無法給她任何安全感,看到隊員們眼中的恐懼,她更加不安。她很懷疑學員們會不會自己先崩潰。
  眼下的處境,幾乎和書上反復提到的大忌都吻合。首領是菜鳥,隊員是菜鳥,訓練不足,士氣低落,兵不知將將不知兵……
  唯一能給她一絲安全感的,就是面無表情的艾輝。所以聽到艾輝有討論戰斗的意思,她連忙打起精神。之前這家伙一臉和他無關的模樣,她恨不得直接把這貨扎成篩子。
  “有誰對聽濤街很熟?”艾輝問。
  “我去問問。”姜維轉身進入隊伍之間,只一會就帶了一位隊員過來,赫然是之前受過五十鞭的霍元龍:“他對這很一帶很熟。”
  “說說聽濤街的情況吧。”艾輝直接道。
  “我為什么告訴你?”霍元龍盯著艾輝,嘴角浮現冷笑,雙目卻是泛著憤怒的火光。
  師雪漫心中暗叫糟糕。
  “因為你不想死。”艾輝直視對方的眼睛,直結了當:“我不關心之前發生了什么。如果你不配合,我會讓你走在隊伍最前面。”
  “你威脅我?”霍元龍怒吼,他快要被氣炸。
  霍元龍的怒吼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連旁邊的隊伍也看過來,許多人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沒錯。”出人意料的是,艾輝沒有半點否認,很干脆的承認。
  霍元龍就像迎頭澆了一盆冰水,滿腔的怒火消失得無影無蹤。艾輝的目光淡漠不帶一絲感情,語氣平靜得沒有一絲起伏,就像在說一件最平常不過的事情。
  霍元龍忽然有點害怕,這種異乎尋常的平淡,讓他感到害怕。
  沒有提高音量,沒有怒火,沒有咬牙切齒,沒有多余的恐嚇,他有一種預感,艾輝一定會這么做。
  艾輝的回答,同樣讓騷動的隊伍安靜下來。
  “憑……什么?”霍元龍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因為我是這支隊伍的老大,你不服從我的命令,那就軍法。剛才那一箭,就是軍法。”艾輝依然平靜如故,不帶一絲感情地敘述。
  學員們心中發冷,看向艾輝的目光徹底發生變化。
  艾輝的話平靜而****,沒有講道理,沒有試圖去說服他們,他只是在敘述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實。
  一個冰冷、不帶一絲情感的事實。
  霍元龍徹底害怕了,當他說出自己知道的內容,他心中莫名松一口氣。他心中發誓,等這次災難結束,他一定要離開這個可怕的家伙。
  艾輝問得很仔細,哪座房子有幾個房間,院子有多大等等,許多問題霍元龍都回答不出來。
  師雪漫聽著兩人一問一答,思緒卻有些發散。她越發覺得艾輝這個人有點看不透,面館和胖子一起吃面胡言亂語的艾輝,面對欠債時滿臉訕訕的艾輝,戰斗時果決狠辣不惜以傷換取勝利的賭徒艾輝,還有剛才這個冷漠平靜像機械一樣冰冷的艾輝。
  她定了定神,把這些亂七八糟想法拋之腦后。
  回答完的霍元龍回到隊伍中,沒有人嘲笑他,他們同樣噤若寒蟬,學員們不自主地回避艾輝的目光,不敢與之對視。
  與艾輝想的不同,沒有元修老告訴他們具體的攻擊位置,只是要求他們能夠盡可能前進,消滅路上所見到的所有血螞蟻。
  如此粗糙簡陋的命令,讓師雪漫很不滿:“這樣一窩蜂進去,和送死有什么區別?為什么沒有一點計劃?”
  說完她也覺得自己的抱怨沒有任何價值,想想自己,還有隊員,就算有什么計劃,他們也絕對沒有能力執行。
  說穿了,他們就是炮灰,消耗血螞蟻的炮灰。
  端木黃昏說得沒錯,松間城除了炮灰,什么都沒有,師雪漫自認她在城主的位置,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可想。
  “到你們了!開始進攻!”天空的元修下令。
  各個隊伍猶豫了一下,還是朝聽濤街走去。
  “先到臨街的那間店鋪門口,胖子走前面。”艾輝道。
  胖子舉著重盾,走在隊伍最前方,他全身重量驚人,走起路來地動山搖,就連天空的元修也露出訝然之色。
  沒有歡呼鼓舞,沒有吶喊,也沒有慷慨激昂,各個小隊謹慎無比地沿著寬闊的街道前進。
  天空的元修并不催促,但是當他注意到艾輝的小隊,不由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艾輝的隊伍,并沒有沿著街道前進,而是出現在街道右側的店鋪圍墻外。
  元修露出幾分興趣,他認出來師雪漫他們,雖然經驗上不足,但是這支小隊實力在學員之中,算非常不錯。
  不過他也知道,學員們都是炮灰。真正的骨干,是從各家道場征調的元修組成的小隊,他們正在養精蓄銳。
  等血螞蟻被消耗得差不多,才是主力出場的時候。
  不過這個小隊,倒是有點意思。
  師雪漫他們對艾輝的這個命令有些莫名其妙,其他的隊伍都把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他們看著艾輝,等待他揭開謎底。
  “王小山,有辦法把它夷為平地嗎?”艾輝問王小山。
  王小山不明白艾輝想干什么,但是對他而言,這不是什么難事,他對各種建筑的結構了如指掌。這間店鋪是普通建筑,只要找到幾個關鍵的節點,就能輕易讓它發生垮塌。
  “我試試。”
  王小山不敢把話說得太滿,他有點怕艾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