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187 李掌柜和兔毫箭


  王小山的動作很迅速,他雙手按在地面,土元力延伸進入店鋪。
  噗,幾聲爆音同時在店鋪內響起,完好無損的店鋪就像酥脆的餅干,轟然倒塌。
  師雪漫素手輕揮,剛剛揚起的灰塵被激蕩的氣流橫掃而過,眼前線恢復如常,店鋪果然成為一堆廢墟。
  “好厲害!”胖子的表情有些呆滯,張大嘴巴:“小山你怎么做到的?”
  王小山有些不好意思,結結巴巴道:“很簡單,每個房屋都會有一些很關鍵的……節點,呃,只要找對這些節點,同時爆破節點,就能摧毀房屋……再利用房屋本身的重量……”
  王小山的描述有些語無倫次,但是這個時候,沒有人小看他。
  摧毀這間店鋪不是什么難事,在場每個人都能做到,但是做到像王小山這樣干脆利落,沒有幾個。垮塌的房屋看不到大型的結構,稱得上粉碎性垮塌。
  師雪漫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當時艾輝選人的時候選擇了王小山,她就有點奇怪。王小山的實力實在太差勁,和其他人之間的差別非常大。眼前的景象讓她情不自禁想,難道那家伙之前就看中了王小山這一手?
  她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艾輝其實心里也有點吃驚,王小山這一手實在太漂亮,這家伙玩泥巴的水平比自己想得還高!
  “干得好!”
  艾輝朝王小山豎起大拇指。
  聽到艾輝的贊揚,王小山的臉刷地通紅,激動得手都不知道哪里放。這些天,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實力是眾人之中最弱小,戰斗幫不上忙,膽子又小,一到戰斗的時候,他就忍不住發抖,老是拖后腿。
  自己拙劣的表現令他無比沮喪,他不知道艾輝為什么會選擇自己。隨著危險不斷加深。他開始害怕,害怕自己被隊友拋棄。在如此危險的處境,如果不能體現出自己的價值,如果不能幫助大家。沒有誰會無條件照顧你。
  他第一次得到艾輝的贊揚,這讓他激動無比,就像灌了一口熱酒下肚。
  王小山的表現超出預期,對艾輝的計劃幫助很大,艾輝依然保持冷靜:“胖子走在前面。王小山跟在胖子后面,繼續拆房子,前進速度慢一點,注意血螞蟻。”
  師雪漫呆了一下:“我們拆房子前進?”
  她被艾輝這個古怪的計劃搞得一頭霧水,不光是她,其他人也是一臉不解。
  “房屋結構復雜,有利于血螞蟻藏匿和偷襲,對我們很不利。”艾輝解釋道。
  師雪漫接著問:“那為什么不和其他小隊一樣沿著街道推進?”
  艾輝就像看傻瓜一樣的看著師雪漫:“那會讓我們兩面受敵。”
  “有道理,可是……”師雪漫不知道該說什么,她承認艾輝說得很有道理。但是拆房子前進,這個方法……實在聞所未聞!她從來沒有在哪本兵書上見過類似的案例戰法。
  艾輝懶得理她,而是緊緊跟在王小山身邊。這樣做有太多的好處,比如房屋垮塌的動靜,會驚動血螞蟻,打草驚蛇,讓血螞蟻露出行跡。比如對于一群菜鳥來說,開闊的地形,更適合他們的發揮,雖然艾輝覺得估計也是糟糕的發揮。
  最重要的一點。身為炮灰,首先想到的不應該是立功,而是如何在戰場上保護自己。
  轟隆!
  又是一座房屋垮塌。
  大家踩著廢墟前進,但是就這么會功夫。前方的幾個小隊早就把他們甩出一大截,不見蹤影。
  艾輝一行依然不緊不慢地前進,所過之處,在身后留下成片的廢墟。
  王小山愈發游刃有余,就這么十多分鐘,他拆過的房子已經超過他老爹。他把握更加精準。垮塌的效果更加出色。
  看到眼前的房屋轟然垮塌,他心中充滿成就感。
  嗤嗤嗤!
  幾道紅影突然從灰塵中****而出,直撲像艾輝一行。
  其中有一道撞上胖子手上的重盾,發出咚地一聲悶響,胖子身形一晃。胖子和王小山兩人都怕死得很,胖子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王小山緊緊躲在胖子身后。
  “小心!”
  師雪漫一聲清喝,手中云染天,攔下三只血螞蟻。
  學員們混亂不堪,驚慌失措,尖叫聲不絕于耳。
  艾輝看得直搖頭,但是他沒有理會,眼下這般強度,都無法闖過去,那后面只會死得更慘。
  他手中的龍脊火忽然一個斜切,微微光芒從他的劍身亮起,準確擊中一只血螞蟻。艾輝看得仔細,這一記斜切在血螞蟻身上留了一道清晰可見的傷口。
  艾輝的精神一振,之前的時候,他不動用元力,很難在血螞蟻身上留下傷口。
  他信心大漲,不退反進,手中的龍脊火,又是一記斜切。
  斜切的招式簡單,籠罩的范圍不大,但是艾輝用靈活的步伐,彌補這一點。
  連續在血螞蟻身上留下幾道傷口,血螞蟻動作變得遲緩,但是它體內的兇性讓它繼續撲向艾輝。
  艾輝的劍柄仿佛化作一團煙霧,一道劍光從煙霧中****而出。
  【煙閃】!
  血螞蟻的身體被龍脊火從中一分為二,跌落塵土。
  但是艾輝的目光很快被端木黃昏吸引,他眼中閃過一抹訝色。
  端木黃昏的【青花】變化多端,令人眼花繚亂,但是始終給艾輝柔弱之感。現在端木黃昏手中的【青花】依然變化多端,柔弱感卻是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陰狠詭異。
  當青花纏上血螞蟻,突然長出一根突刺,刺入血螞蟻的雙眼。血螞蟻身體一僵,青色從紅色的身體浮現,轉眼便仿若變成一只渾身繪滿吉祥如意的青花螞蟻。
  艾輝心中暗凜,【青花】真是妖異莫測。
  端木黃昏旁若無人地收回青花,朝艾輝微微一笑,毫不掩飾眼中的戰意,氣勢驚人。自見本心之后,他就像換了一個人,精氣神煥然一新。
  “你打算什么還錢?”艾輝冷不丁問。
  端木黃昏臉上笑容僵住,氣勢凝固。
  “世風日下,欠錢還這么一副要上天的模樣兒,還有沒有廉恥之心?”
  艾輝自言自語,壓根沒有看端木黃昏青筋跳動的臉,直接轉過身子,留下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
  他渾然忘記自己還欠著八千萬這件事。
  可惜債主這個時候很忙,飛出來的血螞蟻只有五只,有三只被師雪漫的云染天卷走。然而師雪漫沒有自己解決,而是把它們丟進隊伍之中。
  “冷靜,不要慌!”
  “注意保持距離!”
  “配合,你們的配合!”
  ……
  師雪漫、桑芷君和姜維每個人帶著一群人,和一只血螞蟻周旋。他們并沒有直接殺死血螞蟻,而是讓學員動手。師雪漫明白,如果不能盡快讓這些學員適應戰斗,他們的死傷一定會很慘重。
  艾輝看到雞飛狗跳的場面,搖了搖頭,也不催促,索性在一旁練劍。
  剛剛擊殺一只血螞蟻,體內的戰意正要起來,卻無處宣泄,只好練劍。
  端木黃昏也同樣不理會,徑直盤坐在地上,青花蓮紋在他身下流轉不休,雙目緊閉。
  “傍晚同學好像變了蠻多哦。”樓蘭小聲說。
  “嗯,變狠了,對自己也狠。”胖子摸著下巴,然后滿是感慨道:“但是再狠的角色,欠了錢那也是虎落平陽,你看看我,當年我胖子也是一條好漢,蠻荒那么可怕的地獄,也被我硬生生闖出來。結果呢,一時不慎,欠了阿輝的錢,現在也只能當苦力當小弟。所以啊,錢是英雄膽!”
  王小山看著混亂的場面,不由道:“師女神是好人。”
  明眼人看得出來,師雪漫完全是為了幫助這些學員適應戰斗。
  不過她的功夫沒有白費。
  原本鬧哄哄的場面,漸漸開始穩定下來。霍元龍他們是松間院篩選出來最優秀的一批學員,實力、天賦都不錯。排名高的學員平日的切磋比試自然也多,雖然不是真刀真槍的戰斗,但是隨著他們逐漸克服心理的障礙,變形的動作也逐漸恢復如常,水平逐漸恢復。
  師雪漫松一口氣,額頭浮現細密的汗水,她感覺帶隊比自己戰斗還要累。
  但是她不得不做,接下來的戰斗只會更激烈殘酷。他們幾個經歷過的適應期,這批學員同樣需要經歷。
  弱者將會被淘汰,沒有任何余地,誰也無法改變。
  艾輝停下來,看了一眼氣喘吁吁的學員,道:“繼續前進。”
  “能不能休息一下?”學員中有人喊。
  “我不想因為消極抵抗的罪名被上面執行軍法。”艾輝看了一眼天空。
  大家轉過臉,看到天空的元修在緩緩朝這邊逼近,他們到嘴的話頓時吞回去。
  師雪漫率先道:“走吧。”
  她知道,上面可以容忍他們適應戰斗,但絕對不會容忍他們消極抵抗。一旦他們有這樣的苗頭,會被當場執行軍法,殺一儆百。
  艾輝一行,緩慢而堅定向前推進。
  師雪漫很快體會到艾輝這個辦法的好處,他們遭遇的血螞蟻數量不多,應該是之前隊伍清剿的殘余。零星的血螞蟻,用來給菜鳥們適應戰斗,再好不過。而且如果他們撤退的時候,遇到這些血螞蟻的偷襲,那絕對是場噩夢。
  前方又出現血螞蟻,但是這次,學員們的反應要比上次好很多。
  他們也在拼命適應戰斗。
  沒有人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