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188 開始進攻

“開戰以來,我被派往聽濤街和明華街督戰,學員們的表現糟糕無比,我們付出了慘重的傷亡,給血螞蟻造成的損失卻微乎其微。如果說在這些糟糕至極的表現中,還能有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表現,那就只有編號為【院甲一號】的小隊。院甲一號隊匯集學員中的精英,艾輝、師雪漫、桑芷君、端木黃昏等人,其他學員都是松間院最優秀的學員。據說城主和院長對院甲一號隊的使用產生嚴重分歧,院長不希望他最優秀的學員投送進這場注定死傷慘重的消耗戰。城主則認為,全城******神圣不可褻瀆,任何人都必須盡其微薄之力。最終城主說服了院長,幸運的是,院甲一號隊被分配到我督戰的街區。”
  ……
  “我終于見到城主府傳得沸沸揚揚的院甲一號隊。該隊負責人是艾輝,他曾經發現血蝙蝠的潛入,并且協助師雪漫桑和芷君擊殺血蝙蝠,從而立下功勞進入城主府的視野。令人驚異的是,他并不負責指揮全隊,這份工作由師雪漫負責。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很難相信師雪漫、端木黃等人會對他言聽計從,他的表現吸引我的關注。”
  ……
  “他們并沒有像其他隊伍那樣沿著街道深入。而是沿著聽濤街的西側前進,那里是成片的建筑群,有著密集的臨街店鋪和民居。他們就像推土機一般,不斷摧毀房屋,把它們夷為平地,踩著廢墟前進,然后繼續摧毀前方的建筑。老實說,這是我見過的最沒有技術含量最笨的突進,但是我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絕妙的主意。院甲一號隊的表現依然糟糕,幸運的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師雪漫作為指揮者實在糟糕無比,但是她非常勇敢,擁有強烈的責任心,樂于幫助隊友。某些時候她比艾輝更像首領。”
  ……
  “院甲一號隊的推進緩慢而堅定,隊員的表現出逐漸適應戰斗的特征。師雪漫在大聲鼓舞士氣,看得出來,她缺乏經驗,并且不善言辭。但是她強烈的責任心讓她竭盡全力幫助自己的隊員。如果她能在這場災難中活下來,她一定會成為一位出色首領。相比之下,袖手旁觀神情冷漠的艾輝,他給人的感覺,就像這場戰斗和他毫無關系。作為隊伍的首領,我給他打零分,雖然他的劍術看上去很出色。”
  ……
  “前方的幾只隊伍已經損失殆盡,他們的戰果少得可憐。院甲一號隊還在繼續,他們也開始遭遇麻煩,血螞蟻的數量開始增多。我以為他們會像前幾支隊伍一樣損失慘重。然而我低估了艾輝,他有備而來。”
  《松間城血戰》
  轟然倒塌的房屋,煙塵彌漫,端木黃昏還沒來得及驅散會灰塵,破空聲不絕于耳。
  艾輝心中一凜,幾乎瞬間,他就判斷出血螞蟻的數量超過五十只,這是他們這場戰斗遭遇最大一波的血螞蟻。
  “樓蘭!”艾輝厲聲高呼。
  “樓蘭來了!”樓蘭歡呼。
  胖子背上的大火缸罩著的樹葉被閃電般揭開,樓蘭嘭地變成一個沙之噴水壺,有一半身體沒入大火缸里面。長長的壺嘴伸到胖子的頭頂,直指前方。
  噗!
  紅色的水霧激流,驀地噴灑,籠罩大片范圍。
  濃濃的辣椒味瞬間彌漫全場。剛剛從灰塵中****出來的血螞蟻,一頭扎入紅色的辣椒水中。
  艾輝陡然緊張起來,辣椒能不能發揮作用,只是他的猜測,并沒有得到印證。
  他沒有去想什么如果失敗之類,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前方。全身的肌肉微微緊繃,手中的龍脊火處在最佳位置,整個人就像一只蓄勢待發準備撲擊的野獸。
  一頭扎入辣椒水霧中的血螞蟻,原本凌厲的撲擊陡然亂成一團,難聽刺耳的尖叫陡然此起彼伏,把所有人都嚇一跳。
  唯有艾輝例外。
  胖子火缸里面的辣椒水,就是他和樓蘭精心配制。
  眼中閃過一道厲色,一下子躥了出去,手中的龍脊火帶起一抹霧氣,緊接著化作一道流光。
  【煙閃】!
  光芒大漲的龍脊火劍身帶著微不可察的嗡鳴,刺中一只血螞蟻。
  啪!
  艾輝蓄勢待發的一劍,效果驚人,血螞蟻凌空爆成一團血霧。
  腳下輕轉,斜跨半步,讓過血霧,順勢轉過劍身,利用劍身回轉的力量,一個斜切。
  這一劍精準無比地切在血螞蟻的頭頸處,毫不費力把血螞蟻的腦袋切下來。
  端木黃昏等人這才如夢初醒。
  師雪漫組織隊員開始對一片混亂的血螞蟻進攻。隊員的配合,現在有些模樣,雖然還不是很嫻熟,但是比起最開始,已經有巨大的進步。隊員被分成三隊,師雪漫、姜維、桑芷君三人各領一隊。
  誰都明白這是再好不過的機會,所有隊員都沖上去,剛剛沖出辣椒水霧的血螞蟻陷入混亂。
  轉眼間,就有二十多只血螞蟻被干掉,但是此時,剩下的血螞蟻也從慌亂狀態恢復過來,一**撲向艾輝等人。
  局面陷入混戰。
  樓蘭看著混亂的戰場,只好停下來。配制的辣椒水,對學員也會造成傷害,雖然不是致命的傷害,但是會打亂他們的節奏。本來配合就十分勉強,如果還被辣椒水打亂,樓蘭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能活下來。
  絞殺開始。
  學員們感覺和之前完全不同。他們只覺得前后左右都是血螞蟻飛掠的紅影,這令他們陷入恐慌。尖叫和怒吼,就像突然炸開的聲浪。原本像模像樣的配合,就像脆弱的餅干,瞬間崩潰。
  開始出現傷亡。
  有人捂著喉嚨倒下,在地上掙扎,嘴里發出漏風的嗬嗬聲。
  有人拼命在地上打滾,身上血肉模糊。
  師雪漫眼睛紅了,她緊緊抿著嘴唇,來回奔走,如流云,支援落于下風的學員。但是依然無法阻止學員一個個倒下。
  戰場上最耀眼的是艾輝和端木黃昏,艾輝的劍光簡練而犀利,沒有太多的變化,但是卻異常致命,很少有血螞蟻能夠從他劍下逃離。在他身邊游走的紅塵短劍,劃出一道道鋒利的劍痕。
  另一個大出風頭的是端木黃昏。
  【青花】在端木黃昏手上,變化比以前更加繁復,更加詭異難測。纏枝紋、云紋、蓮花紋、就像鮮花般在他腳下、手上綻放。他踏空如履平地,時而懸空拾階而上,時而青花紛灑飄揚,身形如鬼魅。
  胖子老老實實呆在一旁,他的速度慢,面對快速靈活的血螞蟻,非常被動。盾如墻,甲如山,王小山被護在中間,樓蘭化作一團旋轉的沙暴,把他們包裹其中。血螞蟻紛紛被旋轉的樓蘭沙暴彈開,而那些突破沙暴的血螞蟻會面臨胖子的重盾。
  戰況激烈,不時還有血螞蟻從煙塵中****而出。
  端木黃昏連續擊殺十多只血螞蟻,隨著體內元力不斷地消耗,他的效率開始變得低下。他不得不放緩攻擊節奏,讓自己不再處于顯眼的位置。
  十三只!
  他對自己的戰果十分滿意,比起上幾次,這次絕對稱得上戰果斐然。克服恐懼,正視本心之后,他能夠感受到自己脫胎換骨的變化,就連他的【青花】,風格也有著明顯的變化。雖然還和以前一樣變化繁復,但是更加重視殺傷,這使得他的【青花】詭異狠辣。
  壓力減小,他的目光不自主瞥向艾輝,今天這一站,他對自己非常滿意,他有夠的自信,哪怕和艾輝相比也毫不遜色吧。
  嗯?
  艾輝出手一板一眼,來來回回就是兩招。但是……他的攻擊節奏沒有任何變化……
  怎么可能?難道他不知道累嗎?難道他不消耗元力嗎?
  端木黃昏覺得難以置信。
  艾輝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基本上他始終需要面對四只血螞蟻的同時攻擊,不能有一絲的分神。在這樣高強度的戰斗中,光憑煙閃和斜切是不夠的。艾輝很多時候需要用元力來救急,有的時候是閃避,有的時候無法使用斜切和煙閃,他需要格擋。
  斜切和煙閃各有特點。斜切發動迅速,但是對角度的要求很高,攻擊范圍狹小,雖然可以用步伐彌補,但是在如此高強度的戰斗中,步伐本身就受到極大的限制。
  煙閃的攻擊更強,但是發動需要的時間更長,艾輝只有在機會不錯的時候發動煙閃,往往一劍一個。
  像【弦月】這樣消耗巨大的招式,艾輝壓根不敢用。
  元力消耗完,那自己就是死路一條。
  十六只。
  艾輝不知道還有多少只血螞蟻,他強迫自己精神更加集中,絞盡腦汁想運用斜切或者煙閃來攻擊。
  他能感覺自己對這兩招的運用更加嫻熟,但是他的體力和元力,依然在不斷被消耗。
  第二十二只。
  艾輝開始喘氣,他開始覺得手中的龍脊火有些沉重,好在血螞蟻明顯稀疏了許多。
  經歷殘酷的洗禮,剩下的學員已經變得逐漸適應了戰斗,他們的發揮明顯有進步。
  “院甲一號隊,可以撤退。”
  身后的天空,督戰元修的聲音在眾人耳中有如天籟。
  艾輝精神一振,語速飛快:“我、師雪漫,端木黃昏、桑芷君斷后,姜維帶其他人脫離戰斗,往后撤,動作迅速。樓蘭,準備好辣椒水,后退一百米,待會接應我們。”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卷起辣椒水,便朝后方后撤。
  其他人紛紛脫離戰場,身后的廢墟一路坦途。
  “我們還要做一件事。”艾輝忽然對剩下幾個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