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新的一月

有六人突破。p最先從入定中脫離的師雪漫,仔細觀察著隊員,連續六人的突破讓她頗為高興。戰場才是最好的課堂,沒有什么比死亡重壓下,更容易激發人的潛能。
  淡淡的欣喜一閃而逝,她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
  自己在戰斗中糟糕的表現,并沒有令師雪漫失去信心而放棄。哪怕失敗對她而言,是一種相當陌生的感受,她依然沒有想過放棄。冷靜下來,再回顧戰場發生的一些細節,許多曾經學習過的內容,她有了新的感悟。
  事實證明,她絕非什么戰術天才。
  她找到姜維、桑芷君,還有一些學員中的骨干,總結上一場戰斗的得失。既然自己不是能夠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的英雄,那就多和大家討論,自己幫助大家,也讓大家幫助自己。
  當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神,跑來和大家討論,大家就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異常踴躍。
  從入定中結束的艾輝,看著眼前熱火朝天的場面,心中冷笑,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危險,你們會明白的!
  他坐下來,也開始回想戰斗的得失。
  招式太少,斜切和煙閃兩招遠遠不夠,受到局限很多。逃命的招式,還是等小圓滿之后,弄一套云翼。地上跑得再快,也比不上天上飛的。
  想起逃跑,艾輝就想到金風披風,不由一陣肉疼。道場被血螞蟻攻擊的時候,他用【魚拱背】對付血螞,把金風披風徹底給毀了,披風的強度可沒有血繃帶那么牢靠。
  要不是血繃帶,艾輝那次也要受傷。
  就在此時,艾輝若有所覺,不禁抬起頭,幾名元修飛臨道場上空。有幾位艾輝眼熟得很,是城主府的護衛,最熟的是倉庫的那位官員。
  眾人降落下來。艾輝連忙迎上去,其他人也湊過來。
  倉庫官員看到艾輝就笑道:“我早就覺得你們不一般,果然沒看錯人。”
  “多謝大人照顧。”艾輝嘿然道,語氣頗為真誠。倉庫官員對他們這行人還是非常照顧,好東西沒少給他們。飽嘗人世冷暖的艾輝不會把這視作理所當然,無論因為什么原因,對方表現出來的善意,都值得自己的這聲感謝。
  倉庫官員也很高興。大家的關系立即拉近了不少,他朝艾輝眨了眨眼睛,但是沒有繼續說話。
  一位滿臉嚴肅的元修沉聲開口:“鑒于院甲一號隊的出色表現,城主決定給各位特殊的表彰和獎勵。每一位學員將得到一百點天勛,艾輝、師雪漫、端木黃昏、桑芷君、錢代、姜維、王小山六人將獎勵兩百點天勛。該獎勵已經通過消息樹提交長老會,業已生效。”
  除了艾輝和胖子,其他人無不喜形于色。
  天勛?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不以為然。都這個時候,還拿什么功勛值這種虛無縹緲的事情來打發大家?來點實際的啊!
  “除此之外,每人還將配給行軍散兩份。和松間甲一套。”
  行軍散艾輝知道,是比較實用的物資,它能夠讓元力枯竭的元修,在很短的時間內恢復一部分元力。但是不能過多服用,一次服用過多會對身體造成損傷。
  松間甲是什么鬼?
  倉庫官員似乎早就料到大家的疑惑,解釋道:“松間甲是我們全新研制出來的護甲,它最大的特點是能夠防止毒血飛濺所產生的傷害。總共還沒有生產多少,城主還是決定專門給你們配備,你們現在是第一批使用者。”
  聽到能夠阻擋毒血,大家精神一振。這無疑是現在他們最需要的東西。
  戰場上混亂得很,一不小心就會沾染毒血,而且毒血對他們身上的防具有很強烈的腐蝕性。血毒是大家面對血獸時最大的恐懼,松間甲雖然無法完全解決這個問題。卻已經能夠給大家提供最基本的安全感。
  青灰色像樹皮的松間甲透著一股淡淡的松香,談不上漂亮,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趕工的粗糙。但是此時哪怕最挑剔的端木黃昏,也當場把松間甲穿在身上。
  樣式最奇怪的是頭盔,或者說樹皮斗笠,斗笠的邊緣不斷散發著淡淡的輕煙。把佩戴者的腦袋遮得嚴嚴實實。當艾輝戴上斗笠,卻驚訝地發現,他的視野內沒有任何煙幕的痕跡,就和平時沒有任何區別。
  “這層煙幕可以阻擋力量不是很大的物體,比如說飛濺的血液,它最大的好處,是完全不影響視野。”倉庫官員接著道:“除了這些裝備,城主還讓我送了一批元食材料,雖然不是荒獸級,但也是現在倉庫最好的了。”
  他面帶苦笑,松間城的倉庫本來就不富庶,現在這些東西都已經差不多吧倉庫掏空。雖然他也很看好艾輝等人,但是依然驚訝城主會在這些少年身上投入這么多的資源。
  “替我們像城主轉達由衷的感謝。”艾輝身旁的師雪漫接過話頭,禮貌地微微躬身。
  “比起口頭上的感謝,我想城主更希望你們能夠做出表率,幫助大家重新尋回已經失去的勇氣。”官員肅容道。
  “我等必竭盡所能。”師雪漫鄭重道。
  艾輝點頭:“我們會盡力的。”
  元修們露出滿意之色,其中一位主動道:“得益于各位的拆房戰術和對辣椒的發現,我們推進的速度大為增加。按照現在的速度,我們很有希望,在明天日落之前,把所有的血螞蟻都清剿殆盡。這也是為何城主給予如此豐厚的獎賞。”
  突如起來的好消息令大家歡聲雷動,籠罩在大家心頭的陰霾仿佛驅散不少,大家仿佛看到勝利的曙光。
  元修們臉上也露出笑意,接著提醒道:“請好好休息,明天各位還要參加一輪攻勢。”
  完成任務的元修們騰空而起,返回城主府。
  “這次的獎賞真是豐厚。”桑芷君臉上忍不住的笑意:“兩百點天勛,沒想到我能這么快就賺到兩百點天勛!”
  “天勛是什么?”艾輝忍不住問:“能換錢嗎?”
  艾輝的這句話立即招致所有人的白眼。
  “天啊,我第一次聽說有人要用天勛換錢!如果天勛能夠購買,我一定把阿輝你的天勛買下來,無論多少錢。”桑芷君滿臉不可思議。
  “土鱉!”端木黃昏滿臉鄙視地瞥了一眼艾輝,從牙縫中吐出兩個字。
  連師雪漫都有些受不了“換錢”這個問題。
  艾輝完全不在意端木黃昏的目光,一看大家的表現,他頓時明白天勛是比錢還有用的東西。
  比錢還有用!
  艾輝的眼睛頓時放光:“來,說說天勛,有什么用處?怎么用?”
  桑芷君語速飛快道:“天勛是最高等級的功勛,五行天功勛。小到城鎮,大到五行天,都講究功勛制,功勛代表你的貢獻。你功勛的多少,將決定你得到的待遇。比如松間城會有松間城的功勛,火燎原有火燎原的功勛,叫做火勛。彩云鄉是水勛、黃沙角是土勛,翡翠森是木勛,銀霧海是金勛。當然最值錢的是天勛。天勛意味著你對整個五行天都做出貢獻。”
  “聽上去像是不同口味的熏肉,怎么用?”
  “熏肉……不管你找工作啊,晉升啊,對功勛值都是有要求的。沒有足夠的功勛值,是無法相應的職位。當然最重要的是資源,功勛值可以購買各種寶物、材料、傳承,甚至絕學。”
  “絕學也可以買?”艾輝嚇一跳。
  “當然!只要你有足夠的功勛值,可以買到很多絕學。”
  “絕學不是各家族的不傳之秘嗎?”艾輝有些不解。
  “沒錯啊,但是各家也有求長老會的時候。比如需要特殊的珍寶,需要用于治病的藥物,如果有足夠的天勛,當然可以直接買。但是如果沒有呢?天勛是無法交易得到。那就只能換,用什么換?比如寶物啊絕學啊,折算成多少天勛,買下自己需要的。”桑芷君解釋道。
  “好黑!這是獨門生意啊!”胖子驚呼:“賣多少也是他說了算,天勛還只能在他那買。這里面的門道就多啊,這是包賺不賠的生意!”
  艾輝關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各家就不擔心絕學泄露?”
  “一般這個時候,都是緊要關頭,不是緊要關頭,誰會換?”師雪漫開口道,她對里面的情況更清楚:“而且絕學是頂級傳承,什么叫傳承?得前所傳,只是開始。每一個清醒的家族,都會不斷深化家中的絕學,使之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家族往往很快就會沒落。而如果做到這一點,有何必擔心別人學會?功勛能換到的絕學,很多都是老版本,有的甚至可以追溯到五行天初建,它們的威力要比現在的絕學差很遠。”
  艾輝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樣的話,豈不是只能買到一些老舊的絕學?”
  “老舊的絕學也是絕學,而且是新絕學的基礎,最重要的是啟發,絕學是最好的傳承。”師雪漫冷冷道:“當然如果你有足夠的天賦,說不定睡一覺就可以直接領悟自己的絕學。”
  這絕對是嘲笑!
  艾輝想到自己才只有兩百點天勛,就想到絕學,還嫌別人老舊,不由啞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