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196 守川你幫不幫我

“來點實際的,兩百點天勛,能買什么?”p“應該不少吧,第一次得天勛。你那是什么眼神?”p“你看,前提是我們能活著出去,所以這種空口許諾最沒意義,就不能來點干貨?”
  “你得城主有。”
  ……
  師雪漫對絕學的闡述讓艾輝頗為觸動。
  天才的閃耀就像鮮花的怒放,一代代先輩的默默積累,則是深埋土壤的根系無聲汲取。然而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本質,是對先輩的尊重,是我輩挺起脊柱的自信和勇敢。
  一代接一代的鉆研沉淀的感覺,真好。
  艾輝有點羨慕,然后繼續自己在一堆過時的垃圾中尋找營養。好吧,雖然沒有什么可以依循之處,過程也孤獨無援,但是沒有什么局限自己,自己可以肆意揮灑。
  開拓者的感覺,大概就是這樣吧,孤獨無援而又心懷萬千豪氣。
  艾輝無言失笑,這種把自己描繪成大人物的感覺,蠻激勵人心。
  師雪漫瞥了他一眼,不知道艾輝為何突然發笑,但是看艾輝開始練劍,她收回目光,注意力放在和大家的討論上。
  討論卓有成效,她的本子上密密麻麻記著很多的討論內容。有很多內容她對應自己看過的兵書,不時地給出自己的建議。大家贊嘆連連,都覺得她是天生的指揮者,她很不好意思,上次的戰斗讓她深刻明白紙上談兵沒有什么用處。
  隨著大家的討論深入,一分粗陋的訓練計劃出爐。
  明天還要參加戰斗,大家也沒有廢話,直接開始訓練。
  在學員們的心目中,師雪漫和艾輝完全是不同的類型。對艾輝,大家是對權威的畏懼和信服。對師雪漫,大家是信任,像朋友一樣的信任。
  “胖子,你怎么不修煉?”樓蘭大聲問。
  正在角落里睡得正香的胖子魂飛魄散。一個骨碌爬起來。
  “樓蘭,監督胖子,兩百組全負重沖刺!”
  艾輝冷冰冰的聲音如期而至。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道。
  胖子垮著臉。帶著哭音:“樓蘭,你為什么要害我?”
  “胖子,樓蘭是為了你好。”樓蘭歡快道,嘭,變出了一根沙鞭。揮舞著:“胖子,兩百組!”
  城主府。
  “……到目前為止,戰果斐然。我們推進的進度,大大超過戰前的預期。明天我們甚至有可能不需要動用所有的精銳。不過要注意的是,今天我們遭遇三只完成新一輪蛻變的血螞蟻,給我們帶來的巨大的傷亡。預計明天完成蛻變的血螞蟻數目游戲可能增加,建議明天的攻勢,我們事先各個街區預先布置精銳元修,以應付可能出現的危險。”
  “……今天死亡人數五千七百二十一人,受傷人數一千六百五十五人。已經被全部隔離。傷亡巨大,存活下來的學員和民眾,戰斗力大大增強。需要注意的是,我們隔離的人數已經達到三千一百人。我們的醫師還沒有找到解毒的辦法,已經出現二十六例……”
  聲音帶著顫抖,冰冷的數字,是一條條生命。
  “二十六例什么?”城主王貞第一次抬起頭,厲聲問道。
  “他們的身體,發生巨大的變化,肌肉開始變得粗壯。毛發濃密,力量增強到非常驚人的地步,體內的元力被血毒吞噬,轉化成一種不知名的力量。這種神秘的力量。是改變他們身體的罪魁禍首,但同時也賦予他們獨特能力,我們有幾位木修差點被殺死。”
  “長老會也一直在研究這種力量,它和修真時代血煉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血祭、黃泉、煉魂、僵尸等等,血煉被視作生者所擁有的死亡力量。血毒對身體的變化被命名為獸化,到現在為止。長老會還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
  “獸化……”城主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驚恐。
  一旁的院長已是滿臉駭然。
  大廳一片靜寂。
  “現在的問題是,獸化得不到遏制的話,我們有三千一百人,怎么辦?”
  所有人的心臟停止跳動,呼吸不自主屏住,大廳里是令人窒息的死寂。
  兵鋒道場。
  這次的運氣不是太好,一夜的摸索和嘗試,沒有收獲到一招半式,就像出海的漁船帶著空網而回。
  艾輝也不氣餒,這才是正常的狀態。
  抬起頭,月朗星稀,院子里卻是一片熱火朝天。
  胖子全身披甲,手舉重盾,背上扛著火缸,全力沖刺時發出野豬般的怒吼。放在以前,艾輝肯定嫌棄難聽,這個時候聽起來還是蠻提神。
  另一邊,師雪漫帶著大家不斷嘗試訓練,姜維沉穩的呼喊,桑芷君清冷的呵斥不絕于耳。稚嫩的臉龐布滿專注和汗水,為自己的生存,沒有誰抱怨什么。
  艾輝莫名有些感動。
  這里和蠻荒不一樣,在蠻荒,看不到這樣的專注和拼搏,他看到的更多的是麻木、空洞還有深深的恐懼,他們在等待死亡的降臨。
  而這里,每個人都不愿意束手待斃。對命運的抗爭也需要實力吧,或許更多的是習慣對自我尊嚴的堅持?
  好吧,自己越來越有多愁善感的趨勢,看來身體還不夠累。
  艾輝活動一下手腳,感覺自己的體力恢復不少,表情重新變得嚴肅。
  他想嘗試一下用【北斗】來馭使煙閃和斜切,會是什么效果?
  體內的七宮驀地齊震,同時釋放一縷元力,七道元力合而為一,進入他的手臂,而此時他的斜切已經結束。
  元力運轉慢了一拍。
  艾輝停下來,回想剛才每個細節,失敗的原因很容易找到。他對【北斗】的元力方式還是不太熟悉,以前元力運轉的都是最簡單的方式,唯一復雜的,便只有【弦月】。
  找到原因的艾輝,繼續運轉元力我,繼續揮劍。
  失敗,失敗,失敗……
  艾輝如同巖石雕刻而成的臉龐紋絲不動。他就像沒有情感的沙偶,不斷重復著斜切。
  目睹這一幕的學員,總是會情不自禁看一眼樓蘭。
  “胖子,加快哦。加油!”
  “胖子,你能行的!”
  “胖子,跑慢喝龍湯!”
  ……
  樓蘭的打氣聲,簡直稱得上激情澎湃,花樣百出。
  這大概是最奇怪的一對主人和沙偶。主人比沙偶都更像沙偶,沙偶比人更像人類。
  胖子一定同意大家的這個說法,完成兩百組全披甲沖刺,他就像一灘爛泥躺在地上,渾身流淌下來的汗水,很快在他身下形成一個小水洼。粗重的喘息,就像帶著火星,摩擦著他的喉嚨,大腦一片空白,這是體力被壓榨到極致產生的現象。
  樓蘭好心打來一桶水。變戲法一樣手上多了根空心藤條,一頭插在水里,一頭放在胖子的嘴里。
  “胖子好樣的!休息一下,樓蘭也要去干活了。”
  血螞蟻最討厭的配方他已經找到,對于擅長元食,懂得醫術的沙偶,只要找到方向,他能夠異常精準地找到最合適的配方。
  天亮之后有戰斗,他要先配好足夠的樓蘭牌辣椒水。
  他要努力幫助艾輝!
  樓蘭握起小拳頭。
  咕嘟咕嘟,水桶里面的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直至見底。
  胖子終于喘口氣,掙扎著坐起來,剛想哀嚎兩句,但是看到艾輝面無表情一劍接一劍。他立即閉上嘴巴。
  沒有人比胖子更了解艾輝有多狠。艾輝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狠,對自己的狠,他可以反復蹂躪自己,折磨自己。艾輝的修煉,從來都是非人類級別。
  一個對自己都這么狠的人。對別人那能多狠?
  千萬別惹艾輝!
  這是艾輝跟在艾輝屁股后面多年后得出的結論,所以艾輝提的修煉要求,胖子咬牙也要堅持。因為他知道,完成修煉的痛苦,絕對比不上沒完成艾輝給他帶來的痛苦,那個家伙是不會有半點惻隱之心。
  他的鼻子忽然抽動。
  好誘人的香味……有點熟悉,但是又有點說不上來……
  胖子手腳并用地起身,循著香味,朝里面走去。砰,一聲輕響,把他嚇一跳。過了一會,又是砰地一聲。
  樓蘭在搞什么鬼?
  他心中充滿好奇,等他走近,才看到樓蘭在正在點燃一個前頭大小的綠色刺球。砰,刺球突然爆烈,一蓬閃閃發亮的紅色粉末帶著通紅的火焰,紛灑而下。
  誘人的香味,就是從這些閃亮的粉末散發而來。
  胖子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樓蘭,你這是干嘛?”
  樓蘭注意到胖子,頭也不抬道:“提取辣椒粉和辣椒火油。”
  他手上動作不停,往打開的綠色刺球里放一個辣椒,然后合攏,把它點著。砰地一聲,刺球爆裂,優勢一蓬閃閃發光的紅色粉末帶著暗紅的火焰,傾泄而下,落在挖空的紫色竹筒內。
  “把辣椒放在空心蒼耳內,然后點燃。空心蒼耳的木元力,就能夠滲透進入辣椒,木生火,辣椒的火元力會被進一步的激發,爆裂的力量可以讓辣椒粉碎,尤其是辣椒籽表皮破碎,從而收集到獨有的辣椒火油。胖子你看,暗紅的火焰,就是辣椒火油,我們可以通過紫火竹竹筒來收集。紫火竹是木火雙生,不僅可以盛放辣椒火油,還能夠有醇化的功效,可惜我們沒有那么多的時間……”
  一只肉乎乎的胖手就像貓爪一樣悄無聲息伸過來,閃動般抓起紫色竹筒。
  樓蘭一愣,他轉過臉。
  胖子對著竹筒咕嘟咕嘟,當最后一滴辣椒火油,帶著火焰落入他的嘴里,他才意猶未盡地放下竹筒,習慣性地喊了一句。
  “再來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