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0 驀然回首

英華風社的活動并沒有硬性規定,但是社員很少會缺席,能夠得到前輩指點的機會,大家都不想錯過。和感應場的夫子們不一樣,英華風社的前輩,大多都是最前線駐地的老兵,他們或許不擅長理論,但是戰斗經驗十分豐富,傳授的都是一些很實用的技巧。
  從前線派遣到感應場負責英華風社,從來都是炙手可熱的肥差。工作休閑,可以領雙份津貼,伙食又好,不用冒著寒風防備荒獸的夜晚突襲,在溫暖的房間喝著熱茶,多么享受!
  因為過于搶手,所以每個城市的駐派人員,都是每年換一批。
  李維和周小希兩人剛剛被調派到松間城,負責此地的英華風社。李維來自兵人部,而周小希來自北海部,兩部的關系還算不錯,沒有什么宿怨。兩人很快就混熟了,不管怎么,接下來的一年,兩人都要一起廝混。
  “真是寧靜之地啊。”周小希環顧四周,不由感慨:“時間過得真快,一晃眼,十五年過去了。真是恨不得能回到十五年前,還是年輕好。”
  李維聞言,笑道:“然后把當年沒有追到的妹子追到手?”
  周小希翻了個白眼:“我是那么膚淺的人嗎?”
  沒等李維說話,他癟了癟嘴,一本正經回答:“是。”
  李維啞然失笑。
  周小希忽然問:“要是你回到過去,在感應場的生活,你最想做什么?”
  “睡覺!”李維毫不猶豫道。
  “睡覺?”周小希有些意外。
  “沒錯!”李維語氣肯定,他模仿剛才李維的語氣:“我會對自己說,李維啊,后面十五年都在缺覺啊,趕快趁機多睡一點,過了這村就沒這店!”
  周小希哈哈大笑,他有些好奇地問:“你們晚上活動比較多?”
  “是啊。”李維一臉無奈:“說起來也倒霉,我剛從感應場畢業到前線,荒獸的活動就一天比一天頻繁。頭兩年還好一點,最近幾年猖獗到幾乎每天晚上都會來騷擾。”
  周小希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最近幾年,前線各地的局勢都比以前緊張許多,荒獸變得異常的躁動,令人不安。他們在前線的時間長,對這方面的感受很深。
  但是到后方,他們根本感受不到半點緊張的情緒,前線的緊張絲毫沒有影響到后方醉生夢死的生活。
  李維察覺到氣氛變得凝重,笑道:“我們瞎操什么心,上面還有那么多大人物,咱們好好享受這一年的美好時光,把缺的覺全都補回來!”
  “也是,關我們屁事!”周小希滿臉獰笑:“我要好好操練這幫菜鳥!一想到我在感應場的時候,就被英華風社的老家伙折磨得欲仙欲死,我現在渾身就充滿了動力。”
  想到自己當年那么慘,李維深以為然點頭:“這方面,我們也不能輸給我們當年的前輩啊!看,進來的這家伙,臉色好像不是太好生病了?這怎么行?五行天的未來可都在他們身上,這么柔弱的肩膀,怎么來擔負五行天的未來?”
  “你說出了我的心聲!”周小希大為贊同,他臉上的笑容更加猙獰,看向那位柔弱學員的目光,就像大灰狼看雪白水嫩香氣噴噴的小白兔。
  端木黃昏臉色很差,他的身體極度不適,頭昏眼花,手腳發虛,渾身發冷。倘若不是今天是英華風社第一次集合,他就不來了。
  在城門高處守了三天三夜,沒有注意到夜晚的寒冷,他染上風寒。
  該死的混蛋!
  一想到這個該死的家伙,端木黃昏怒火中燒,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等著吧,總有一天你會落在我手上,我端木黃昏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端木同學,生病了?不要緊吧?”
  關切的問候打斷端木黃昏的臆想,他抬起蒼白的臉,眼前的男子他不認識,但是胸口掛著的徽章,告訴他對方的身份。他連忙回答:“多謝前輩關心,只是一點風寒,沒有什么大礙。”
  “我想也是。”周小希咧嘴一笑,露出他的獠牙:“端木同學被譽為本屆最出色的天才之一,怎么會被區區風寒擊倒?來來來,看看我給你準備的修煉計劃!身為天才,修煉計劃當然也要是天才的修煉計劃。既然沒有大礙,那我們就開始吧,耽誤的話,我們趕不上夜練了。”
  端木黃昏目光呆滯看著前輩,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夜練?帶著一位受了風寒的學員夜練?
  蒼白英俊邪魅的臉龐滿是愕然,帥氣高挺的鼻梁下,兩道水龍無聲淌下。
  就在端木黃昏拖著鼻涕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時候,兵鋒道場內,熱氣騰騰的浴池里,艾輝神情無比滿足,所有的疲倦一掃而空。
  真是舒服啊!
  道場都是給修煉準備的,一般都有專門的浴場,用來給修煉之后恢復疲勞。以前在劍修道場的時候,他用鐵皮桶自制過一個。在蠻荒三年,不要說泡澡,就連洗個冷水澡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等天亮了,他就要重新出發。
  一天的休息,讓他緊繃的神經放松了許多。樓蘭建議他最好服用點益骨元湯之類,可以修復肌肉和骨頭的暗傷,然后毛遂自薦他來熬制。艾輝問了一下成本,最少也要四萬。
  大為肉疼的艾輝,問過樓蘭之后,決定下周回來的時候再服用。
  真是夠貴!
  昨天他去城內鐵匠鋪訂制了一些東西,花費不菲。之前買的鐵索也花了不少,倘若不是在業余浮腫男身上搜刮了兩萬塊,他連四萬都湊不上。
  天色漸漸變亮,艾輝也從浴池里出來,精氣完足,感覺自己的身體里充滿無窮的力量。
  他收拾完道場,帶上干糧和水,關好門,朝城內的鐵匠鋪出發,去取自己訂制的東西。
  端木黃昏裹緊衣服瑟瑟發抖,打著哆嗦,兩腳發軟,顫顫巍巍地挪進城。噩夢般一晚,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過來的。昨晚在野外吹了一晚的冷風,風寒變得更加嚴重,此時他又冷又餓又累。
  他目光渙散,奄奄一息,如同行尸走肉。
  最后一絲理智告訴自己,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找到郎中。
  他的目光無意識掃過街道的一家鐵匠鋪,恰好看到某人挑起草簾,走進店鋪。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鐵匠鋪!
  目光陡然凝住,所有的怒火轟然點爆,什么風寒什么郎中全都被他拋之腦后!終于逮住你這個混蛋!他不知從哪生出一股力氣,大步朝鐵匠鋪沖去。
  沖到店鋪門口,隔著草簾看到艾輝的背影,端木黃昏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看你還往哪里跑!
  挾著無窮無盡的怒火,伸手猛地朝對方肩膀抓去!
  *********************************************************
  ps:晚上還有一節!大家還有推薦票嗎?方方的成績來自大家的支持,請給方方支持!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