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199 助火湯


  紅色殘影的速度奇快無比,艾輝的反應同樣敏銳,閃電般斜踏半步,順著沖勢手中的龍脊火一記斜切,龍脊火帶著蒙蒙光芒和紅色殘影狠狠撞在一切。
  鐺!
  艾輝身體一顫,如遭雷擊,巨大的力量從劍身傳來,握劍的手掌如握燒紅烙鐵。
  悶哼一聲,艾輝死死抓住劍柄,身體不受控制向后拋飛。
  但是艾輝的這一劍,讓紅色殘影速度陡然下降,拋飛的艾輝這才看清楚它的模樣。
  它的個頭比一般的血螞蟻要大許多,小狗般大小,紅色的甲殼上布滿黑色的斑紋,這些黑色的斑紋看上去十分凌亂,卻又給人蘊含某種不明的神秘意味。
  看到這些斑紋,艾輝第一個感覺就是危險,他不敢多看,心神會被吸引!
  督戰元修此時也反應過來,口中怒吼,手中的長弓以弦為刃,割向血紋螞蟻。弓弦微顫,耀眼的光芒亮起,化作一抹光刃,如同絕世寶刀出鞘,鋒銳刺骨的氣息籠罩全場。
  一只手從后面接住艾輝,赫然是師雪漫。
  兩人剛一落地,艾輝便急聲大喊:“所有人后退!”
  這樣的戰斗,學員們根本插不上手,反而容易被血紋螞蟻所乘。學員們早就嚇得臉色發白,連艾輝都在一招之下被撞飛,那頭怪物的實力該是何等可怕。
  眼看光刃就要擊中血紋螞蟻,忽然螞蟻身上的斑紋陡然變亮,轟,耀眼的血光從它身上爆發。
  督戰元修大駭,手中的弓弦光刃,就如同沒入一片泥濘的血海之中,力量在急劇衰減。
  血光直逼眉間,猶如暴起的血海巨浪,仿佛要把他吞噬。
  元修臉色微微一變,他豐富的實戰經驗在此刻救了他。抓住弓身的手掌倏地松開五指,猛地一拍弓身。弓身傳來的彈力,讓他的身體猛地往后倒飛。
  他心中懊惱,血紋螞蟻的強悍超出他的預期。他不該讓自己陷入近戰這種不利的局面。
  自己過于托大了!
  他忽然注意到,血光中一雙兇狠暴戾的眼睛,正在死死瞪著他。
  呼!
  血光中的螞蟻,身影陡然變得模糊,他臉色不由大變。
  一桿雪白的長槍。悄無聲息從督戰元修的身后探出。
  鐺!
  云染天槍尖精準無比擊中血紋螞蟻,師雪漫悶哼一聲,但是她的準備充分,旋轉的槍身卸去大半力量。不僅半步不退,反而強自擰身上前,高速旋轉的槍頭,發出震懾人心的嘯音,刺向血紋螞蟻。
  她剛剛接住艾輝的時候就知道血螞蟻的個頭雖然不大,但是力量極其驚人。艾輝竟然在力量的對抗中落于下風,讓她大吃一驚。
  血紋螞蟻身形輕輕一閃。三個同時殘影出現在空中,突然的變故,讓師雪漫來不及反應,手中的云染天下意識沒入其中一個殘影。
  槍身前方傳來的空蕩蕩感,讓師雪漫暗叫不好。
  紅色殘影,就像利箭,渾身包裹這紅色的血光,瞬間出現在師雪漫的面前。紅色泛黑的顎齒,看上去就像沾滿無數鮮血的剪刀。
  師雪漫頭皮發麻,她毫不懷疑。血紋螞蟻的剪刀狀顎齒會輕而易舉地把她雪白纖細的脖子剪斷。
  一抹耀眼的光芒,就像流星,擦著她的脖子,準確擊中前方血紋螞蟻的剪刀顎齒。
  煙閃!
  尖銳的撞擊聲。就像刀兵相交,血紋螞蟻身體一顫,倒飛回去。
  艾輝順勢把半空中的長弓挑向督戰元修。
  師雪漫心有余悸地落地,剛才那一刻,她感覺死亡距離自己是如此之近,握住槍桿的手掌微微顫抖。
  “發什么呆?”艾輝的喝斥讓師雪漫回過神來。
  師雪漫的臉刷地紅了。
  弓弦聲紛紛響起!
  姜維的重弓。桑芷君的合箭術,但是威力最大,聲勢最駭人的還是督戰元修。剛才險些被干掉,這一箭是含憤出手,他松開弓弦要比兩人晚一點,正是血紋螞蟻身體失控之時。
  弦如驚雷,強烈的元力波動,從督戰元修身上驟然爆發。
  銀光驟亮,整個聽濤街一片雪亮。
  沒有嘯音,籠罩銀光的天鋒箭,后發先至,倏地出現在血螞蟻面前。
  血光再次從血螞蟻身體爆發。
  天鋒箭去勢微微一滯,但是這次血光沒有再能徹底阻擋這一箭,鋒銳無比的銀光硬生生破開血光。眼看血紋螞蟻就要被這一箭洞穿,令人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半空中翻滾的血紋螞蟻,碩大的腹部,突然噴出幾道紅色高速氣流。
  它的身體陡然朝另一個方向一滾,險而又險地避開天鋒箭。
  緊接著又是幾個氣孔噴出紅色氣流,它的身體以極為詭異的姿態不斷閃避,就像提線木偶,身體連著很多根線。
  桑芷君和姜維的箭矢全都落空。
  所有人都被這樣詭異的事情給驚得呆住,他們這才發現,血紋螞蟻碩大的腹部,有好幾個氣孔,紅色氣流就是從這些氣孔中噴出。
  噗噗噗!
  氣流從不同的氣孔中噴出,血紋螞蟻的身體重新平衡,它平穩地從空中降落。
  紅色的復眼不帶一絲情感地盯著面前這些家伙,它意識到眼前的這些家伙,比它以前遇到的獵物更加危險而難纏。
  聽濤街陷入安靜。
  大家被這只血紋螞蟻的戰斗力給震住,剛才連續的殺招,都發生在電光火石的瞬間,一些反應慢的學員,甚至都沒有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太快了!
  血紋螞蟻面朝艾輝他們,緩緩后退。
  天空的督戰元修,沒有直接下令追擊,他也被震住。自己勢在必得的一箭,竟然被它如此輕巧地躲過,他幾乎不敢相信,又深深忌憚,一時之間,竟然不知該如何是好。
  艾輝的眼睛緊緊盯著血紋螞蟻。
  當血紋螞蟻開始緩緩往后退,他的眼中就閃過一道異光。他在蠻荒,和各種野獸、荒獸戰斗,他對野獸的秉性非常了解,當它開始后退,他猜測它開始感覺到疲倦。
  尤其是當艾輝看到血紋螞蟻渾身的斑紋光澤黯淡許多,更加印證了他心中的猜測,也讓他下定決心。
  “準備上。”艾輝沉聲道。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不自主地看向艾輝。
  艾輝不為所動:“師雪漫和我走前面,端木黃昏、樓蘭,在我們身后十米,桑芷君、姜維,和我們保持五十米的距離。桑芷君準備兔毫。樓蘭準備辣椒水。”
  師雪漫毫不猶豫,走到艾輝身邊,兩人對視一眼。
  “以守為主,纏住它。”艾輝低聲道。
  “好。”師雪漫點頭。
  兩人開始朝前方的血紋螞蟻走去,他們的速度不快,但是很堅決。
  血紋螞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主動朝它逼近,頓時兇性大發,憤怒閃動膜翅,發出刺耳難聽的尖叫。
  艾輝咧嘴一笑,森然道:“它累了。”
  師雪漫不知道艾輝是如何判斷而出,但是她對艾輝的判斷充滿信心,緊了緊手中的云染天,步履堅定。
  樓蘭嘭地變成一架噴水沙車,長長的噴水管,架在車上,直指前方。
  樓蘭的變身,引起一片的驚呼。
  變身是沙偶的常用技能,也是非常實用的技能,但是一般都是變獅子老虎之類,厲害點的變成陷阱之類,變成噴水車……
  制造他的土修的口味到底有多怪啊?
  跟著噴水車一起,端木黃昏略感有點壓力,艾輝怎么會有這么古怪的沙偶?
  他瞇起眼睛,剛才血紋螞蟻的交鋒他沒有插上手,但是他一直在想這破解的辦法。他看上去就像閑庭信步,說不出的從容瀟灑,只有指尖一縷纖細的青色纏枝,猶如靈巧的小青蛇在游走不定。
  樓蘭和端木黃昏跟進,讓血紋螞蟻壓力倍增,它更加躁動。
  當姜維和桑芷君開始跟進的時候,血紋螞蟻終于平息下來,它開始繼續往后退。
  天空督戰元修看到這一幕,心中生出幾分羞愧之情,自己竟然連一個沒從感應場畢業的學員都不如!
  多年的閑散,讓自己的勇氣也被侵蝕。
  他深吸一口氣,驀地渾身元力鼓蕩,強烈的元力波動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擴散。他手中的弓,忽然光芒暴漲,強烈的銀光讓這把再平凡不過的制式長弓有如寶弓,散發著驚人的氣勢。
  緩緩后退的血紋螞蟻停了下來,它感覺到自己被鎖定,而且感覺到強烈的危險,本能告訴它,這個時候再后退,只會讓自己陷入更深的危險之中。
  督戰元修發須皆張,緩緩拉開空無一物的弓弦,銀光如同針雨般朝弓弦匯集,一根銀色的光矢在緩緩拉開的弓弦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形,他的氣勢也在不斷攀升。
  地上的血紋螞蟻知道危險,身上的黑色斑紋,再度爆發出紅色的血光。強烈的紅光,包裹著血紋螞蟻,甚至難以看清它的身體,唯獨那雙沒有半點情感的眼睛,是如此清晰,仿佛能看穿人內心最深處的恐懼和怯懦。
  它腳下的地面,在紅光下不斷腐蝕,轉眼間就被腐蝕出一個大坑,血紋螞蟻懸浮在大坑的上方。
  師雪漫情不自禁抬頭,但是艾輝卻是渾若未覺,雙目緊緊盯著血紅螞蟻。
  崩!
  天空弓弦聲動。
  銀色的光矢在天空劃出一道筆直的光痕,從天而降。
  天弓·束光箭!
  而就在同時,艾輝陡然厲喝:“樓蘭!”
  話音未落,腳掌猛地一踏地面,他悍然提劍蹂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