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00 血紋螞蟻

看似纖細的筆直光束有著驚人的破壞力,血紋螞蟻周身的血光就像脆弱的紙板,瞬間被洞穿。
  光束沒入血紋螞蟻的后背,從腹部貫穿而出,在地面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小洞。
  血紋螞蟻凄厲的慘叫聲撕裂云霄,血光就像劇烈攪動的水波,冰冷的復眼迅速浮現猩紅。
  樓蘭沙管噴出的一團紅霧,忽倏而至。絕大部分被血光蒸騰消融,但是急劇波動的血光還是讓少量的辣椒水沾上血紋螞蟻的后背。
  新配出來的辣椒水,辣椒味反而沒有那么濃烈,但是效果更為出色。
  血紋螞蟻就像瘋了一樣在地上翻滾,轟轟轟,砂石亂飛,堅硬的地面在它面前脆弱不堪。它的雙目赤紅,腹部的傷口鮮血流淌而下,空氣中彌漫著血毒濃烈的香甜。
  艾輝就像一道閃電,闖入飛舞的砂石之中,手中的龍脊火微微擺動。
  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眼前的世界仿佛變得緩慢下來,擦著他臉頰飛過的砂石,他甚至能看清楚上面的每一道紋路。
  他能看到血紋螞蟻眼中的狂暴混亂在一點點的消退,辣椒水的干擾在逐漸失效。
  辣椒水的數量太少,沾上血紋螞蟻身上的更少。其實能夠有效,他已經覺得慶幸,血紋螞蟻要比一般的血螞蟻要強大得太多。
  周圍的一切是從此清晰倒映在艾輝心中,他知道自己只有一劍的機會。
  北斗全力運轉,體內的元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流轉,手足宮之間的元力弦瞬間成形。
  【弦月】!
  艾輝最強的殺招,在這個時刻,他毫不猶豫用出來。
  一道月形的劍光,從他的龍脊火飛出。
  劍光沒入血紋螞蟻的身體,血紋螞蟻的半個背部。幾乎都艾輝這一劍削掉。
  但是血紋螞蟻依然沒死,它拖著血淋淋的身子,不顧一切撲向艾輝,掀掉半個背的劇痛,讓血紋螞蟻陷入更瘋狂。
  眼看悍不畏死直沖而來的血螞蟻,艾輝腳↗↗,尖點地,身形暴退。
  即使艾輝的反應夠快,還是能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甜香味,還有快若閃電的一咬。
  一縷青花纏枝,忽然從地面鉆出來。出現在血紋螞蟻的前方。
  猝不及防的血紋螞蟻身體失去平衡,原本沖向艾輝,變成翻滾著飛向艾輝。
  好機會!
  艾輝眼前一亮,白眼狼水平提升得很快啊,這一絆恰到好處,頗有幾分四兩撥千斤的味道。他抓住機會,原本倒退的身形陡然剎住,手中的龍脊火,迎著翻滾而來的血螞蟻。一記斜切。
  一桿雪白長槍,就像鉆出云層的雪白巨鯨,帶著滾滾碾壓而至的氣勢沖向血紋螞蟻。
  師雪漫的云染天后發先至,帶著驚人的力量。狠狠扎入血紋螞蟻體內。
  噗!
  長槍再次貫穿血紋螞蟻的身體。
  但是艾輝的臉色一變,暗叫不好。
  掛在槍桿上的血紋螞蟻渾然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瘋狂撲向師雪漫,雪白的槍桿上瞬間被涂得鮮紅。形如剪刀的顎齒。帶著風聲,朝師雪漫的手臂咬去。
  師雪漫他雖然開始適應戰斗,但是沒有想到如此致命的傷口。血螞蟻還能做出這么瘋狂的攻擊,臉色一下子煞白。
  砰!
  靈機一動的艾輝手中龍脊火化斜切為拍,就像拿著一個木棍,狠狠抽中血紋螞蟻的顎齒。
  火花四濺!
  艾輝手掌一顫,死死抓住幾乎要彈飛的劍柄,巨大的力量讓他悶哼一聲,身形倒飛出去。他本來只是想用斜切占些便宜,沒想到變成硬碰硬,頓時失去對身體的控制,在空中連翻好幾個跟頭。
  眼看就要砸在地面,樓蘭噴水車骨碌骨碌沖過啦。
  “艾輝,樓蘭來了!”
  樓蘭歡快的聲音,落在艾輝耳中,艾輝身體立即放松。
  沖到艾輝身下的樓蘭噴水車,忽然車頂上方伸出一面沙網,準確接住艾輝。
  緊接著沙網變成一只手掌,把艾輝放在車上,原本的噴水管變成了座位。
  血紋螞蟻就像被艾輝拍飛的皮球,嗖地從云染天槍桿滑出去。
  還在發懵的師雪漫滿臉茫然地看著在空中變小的血紋螞蟻。
  骨碌骨碌,艾輝坐在樓蘭車上,緩緩駛到精神恍惚的師雪漫身邊,淡淡道:“快死的野獸,不要讓它離你太近,除非你想和它一起死。”
  他剛剛看到師雪漫的長槍洞穿血紋螞蟻的身體就知道不妙。
  不管是人還是野獸,臨死前的反撲是最兇狠最凌厲的攻擊,因為它匯集所有的力量、仇恨和不顧一切。
  忽然轉過臉,對端木黃昏大加贊賞:“白眼狼剛才那一下夠陰險!”
  端木黃昏滿臉的云淡風輕僵住。
  白眼狼……
  聲音還這么大,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頓時端木黃昏就感覺無數目光齊刷刷地落在他身上。
  該死!可惡!混蛋!
  端木黃昏心中怒火中燒,額頭青筋跳動,他幾次想沖上去給那家伙后腦勺一板磚,但是每每想到自己是真的欠這個混蛋的錢,硬生生按捺住。
  他是崇尚完美的人,絕對無法容忍自己有這樣的污點。打人不需要理由,他干得多了,但是欠錢打債主自己做不出來。
  他心中下定決心,一出去就算到處借錢也要把這筆錢先還掉。
  還錢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這個該死的混蛋狠狠揍一頓。
  絕對!一定!
  端木黃昏死死攥住拳頭,腦海中浮現艾輝倒在他的腳下痛哭流涕哀嚎的場面,他渾身覺得說不出的舒爽。
  督戰元修從天空降落,他落地的瞬間,腳步有些踉蹌。
  用出束光箭,他體內的元力幾乎消耗一空。
  “你們這次又立功勞了。”督戰元修看了艾輝一眼,艾輝剛才表現出來的勇氣和對時機的把握,比他這個多年的老兵都要厲害得多。
  想起艾輝是苦力出身。他心中不由感慨真是妖孽啊。
  他覺得艾輝就像是為了戰斗而生的人。
  亂世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場災難,但是對有些人來說,卻是最好的舞臺。
  他們是為這個時代而生。
  艾輝就給他這種感覺。
  “多謝大人提攜。”艾輝恭敬道。
  剛才那記光矢,穿透力之強悍,艾輝從未見過。只要能夠擊中要害,對方必死無疑。他想起師雪漫說的天鋒部傳承,十三部的力量也比自己想的更加強大。他忽然有點信心,倘若十三部的退役老兵都有這樣的實力,那十三部的精銳,戰斗力該多么驚人。
  如此強大的十三部。對上神之血,也不是沒有勝算吧。
  五行天的未來,也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渺茫。
  他目光落在遠處地面的血紋螞蟻。哪怕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勢,血紋螞蟻還在不斷掙扎扭曲,頑強的生命力讓每個人都心中暗自驚異。空氣中的香甜格外誘人,學員們雖然知道血毒的可怕,但是聞到香味,還是有不少人暗自吞口水。
  魔鬼從來和誘惑同行。
  艾輝他們沒有上前,而是等血紋螞蟻死透。尸體一動不動,才小心翼翼走過去。
  血紋螞蟻身上的鮮血已經凝固,空氣中的香甜逐漸消散。
  “艾輝,血塊在變硬。”樓蘭忽然道。他的雙眼黃光閃動。
  變硬?
  所有人一愣,艾輝從旁邊找了根小木棍,在凝結的血塊上面戳了戳。
  果然,血塊變得硬邦邦。
  “它在晶化。”雙目黃光閃動了一會的樓蘭又道。
  “晶化?那是什么?”桑芷君忍不住問。
  “血塊的性質在發生變化。它正在變成晶體。”樓蘭解釋道。
  血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暗紅色的晶體,像寶石一樣剔透。艾輝的小木棍敲在上面。聲音就像敲在玻璃上。
  “有毒嗎?”艾輝問樓蘭。
  “沒有。”樓蘭搖頭。
  艾輝頓時眼前一亮,看向血紋螞蟻的尸體,就像在看轟然倒下的荒獸,那可是一座座金山。他在蠻荒的時候,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荒獸。每一頭荒獸渾身都是寶,無論是毛發,還是皮、肉、骨、筋、臟器等等,就沒有沒用的地方。
  換句話說,就沒有不能換錢的部位。
  莫非,這血獸的尸體,也別有奇妙?
  看著血塊晶瑩剔透,論賣相就像是值錢貨!
  “大人,這具血紋螞蟻的尸體,能不能給我們研究一下?”艾輝主動出擊。
  元修啞然失笑:“這是血晶,我們殺死前幾只血紋螞蟻都有發現,只有血紋螞蟻的鮮血才能晶化,普通血螞蟻的鮮血無法晶化。血晶城主府一直在研究,但是沒有什么發現,對我們元修來說沒什么用處。血螞蟻的殼很堅硬,但是死后會變軟,肌肉骨骼也是如此,死后會變得很脆弱。”
  “我們試試呢,大人,能給我們嗎?”艾輝依然不死心地問。
  “都給你們。”督戰元修很大方笑道:“反正沒什么用,你們也不用擔心,血紋螞蟻的血,凝固晶化之后,毒性也隨之消失。也許你們能找到它的用處。”
  艾輝頓時眉開眼笑把地上的血晶全都收拾起來:“謝謝大人。”
  把地上的血晶收拾一空,然后指揮隊伍上前,剛才那場戰斗消耗最大的是督戰元修和艾輝,其他人的消耗不大。而且督戰元修說,一個地方只要之前發現了血紋螞蟻,附近就不會有另外一只血紋螞蟻。
  血紋螞蟻就像是蟻群的國王,國王就是孤獨。
  師雪漫開始指揮院甲一號隊,又開始拆房戰斗。
  院甲一號隊的表現立即震住旁觀的學員們。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