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01 血晶

“開始準備1師雪漫一聲令下。p昨天晚上大家一起討論的辦法到底有沒有用,是騾子是馬,總要拿出來遛遛。p桑芷君臉上也露出一絲緊張,姜維臉上不動聲色,但是緊握大弓的手掌,還是暴露他內心的緊張。
  出人意料的,他們沒有上前。
  木系學員開始往地上灑下各色種子,丟下的種子迅速破土而出,藤蔓瘋狂生長。水系學員布下一團團水霧,土系學員則在空隙地帶制造一團團流沙。有把整個隊伍連成一張阻力重重的大網,這些招式的威力并不大,但是卻籠罩隊伍的所有空間。
  做完這一切,他們退出陷阱區,陷阱區只留下二十人。
  師雪漫走在距離店鋪不遠處,對身后的王小山做了個手勢,王小山連忙摧毀店鋪的節點。
  轟,一聲巨響,店鋪瞬間垮塌,灰塵彌漫,沖天而起。
  嗤嗤嗤。
  數十道紅影從煙霧中****而出,它們第一時間注意到師雪漫,頓時全都朝師雪漫沖過來。
  早有準備的師雪漫毫不猶豫轉身沖進陷阱區,身后猛追不舍的血螞蟻一窩蜂沖進陷阱區。
  誰也沒想到,血螞蟻一片混亂。
  陷阱區給血螞蟻帶來許多的麻煩,不同屬性的陷阱混搭在一起,造成每塊區域的阻力都完全不同。對于血螞蟻這種速度奇快的沖刺,很小的力量,都很容易把它們的方向帶偏。
  陷阱去留下的二十人,是實力最強的二十人,他們并不求主動擊殺,而是把這些血螞蟻牢牢吸引在陷阱區。
  桑芷君和姜維率領的弓手有九位。桑芷君的蛛網鐵彈,化作一道流光,纏住一只血螞蟻。姜維的重箭,就會帶著另外九支箭矢呼嘯而至,把蛛網中的血螞蟻射成刺猬。
  他們的攻擊節奏不快。桑芷君射速快的特點在此時發揮得淋漓盡致,她還負責掌控全局,一旦發現哪里有危險,她就會射出一根絲竹箭。
  絲竹箭沒有什么殺傷性。但是用來打亂敵人的進攻節奏,卻是效果奇佳。
  昨天的戰斗中暴露的問題,師雪漫拉著大家一起討論,該如何應對,也是他們一起討論的結果。師雪漫深知自己是個新手。所以讓所有人都加入討論,這也使得現在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該做什么。
  一開始大家還有些不熟悉,配合有些生疏。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配合越來越好。
  加上第二次上戰場,大家開始逐漸適應戰斗,逐漸克服心理障礙。
  效率大大提高,學員們的信心也大大增加。
  師雪漫心中由衷浮現一絲喜悅,沒有什么比看到自己親手推動的討論,效果如此治好,更讓她無比開心。
  剛剛在鬼門關打了個轉的師雪漫。此刻完全打瘋了,成為整個戰場最奪目的存在。
  哪怕是造型丑陋的松間甲,都無法掩蓋她飄逸強橫的身姿。她手中的云染天,如入無人之境,陷阱區的布置,她爛熟于心,絲毫不受影響。
  每一槍都是勢大力沉,而且她對力量的控制又有進步,元力能做到含而不發,但凡云染天刺中的血螞蟻。全都爆裂成一團血霧。
  端木黃昏從容不迫地站在陷阱區外,練習著自己的【青花】。
  他擅長控制,但是他怎么甘心做一個輔助角色?
  黃昏哥是做別人副手的人嗎?
  做進攻輔助能打敗艾輝嗎?
  他的眼睛泛著冷光,青色的纏枝紋。在陷阱去神出鬼沒。連續的戰斗,對他的影響非常大,原本他的青花固然讓人眼花繚亂,但是殺傷力并不夠出色。在他的刻意磨煉下,青花依然華麗,但是殺傷力卻大大提高。
  完美的天才。必須要有完美的絕學!
  孤傲的氣質,華麗而危險的攻擊,從容不迫的徐徐而行,還有那俊美無雙的容顏,形成一張充滿吸引力的畫面。許多女生都忘記自己身處危險之中,她們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看著端木黃昏。
  師雪漫的所向披靡,端木黃昏的華麗孤傲,桑芷君的游刃有余,姜維的有條不紊,所有人的齊心配合,看得大家目眩迷離。就連督戰元修也看得心中驚嘆,都是一群什么樣的妖孽小屁孩啊,怎么各個都這么強?
  大家的表現,讓艾輝有點吃驚。
  雖然在他看來還有很多生疏的地方,但是比起昨天實在強得多。起碼面對不斷出擊的血螞蟻,學員們看上去鎮定許多。
  而且看得出來許多精心設計的痕跡。
  看不出來啊,藍白鐵妞這方面的天賦不錯啊。
  不過,真鐵啊,看看爆裂成血霧的血螞蟻,艾輝心中都是一陣發寒。要不是看過鐵妞的臉,光看這戰斗場面,一定會覺得松間甲下是一個肌肉爆裂的女鐵塔。
  現在的女人怎么一個比一個厲害?賠錢貨那么厲害,一千塊也輕輕松松碾壓自己,藍白鐵妞越是猛地一塌糊涂。本來他還想著是不是問藍白鐵妞要一筆錢,救了這妞好幾次,不能白救啊。
  救命之恩,就當用錢相報!
  況且聽說鐵妞家又很有錢……
  但是此刻看到鐵妞如此兇猛,艾輝還是理智地打消了這個念頭、自己的小身板顯然沒有她的槍頭硬。
  “師小姐好厲害!”
  “傍晚同學好厲害!”
  “桑小姐好厲害!”
  “姜維同學好厲害!”
  ……
  身邊樓蘭的驚嘆就沒有停過,艾輝本來就因為一筆外快不翼而飛心中不爽,此時更是煩躁,刷地轉過臉朝樓蘭怒目而視。
  樓蘭的驚呼戛然而止,腦袋往回縮了縮,停了一會,結結巴巴道:“艾輝最厲害!”
  怒目而視的艾輝頓時眉開眼笑,摸了摸樓蘭的腦袋夸道:“就喜歡樓蘭你這么誠實。”
  配合逐漸默契的隊伍,很快就把最后幾間商鋪內盤踞的血螞蟻摧毀。當最后一只血螞蟻被殺死,整個聽濤街歡聲雷動。
  王守川的房間。
  到處散落著各種書籍,王守川花白的頭發散亂不堪。雙目赤紅,像夢魘般自言自語:“怎么才能?怎么才能?陣法……陣法……”
  “這根本不可能實現!”
  “這個地方……元力過不去……”
  “她的境界完不成……”
  “啊啊啊啊,到底怎么樣才能成功?”
  ……
  他砰地倒在木板上,目光空洞的看著天花板。他覺得自己失敗至極。自己的一生一無所成,連玉芩最后一個愿望都幫不上。
  強烈的無力和絕望,籠罩他全身。
  不眠不休和腦力透支的疲倦,就像潮水一般把他淹沒。
  他夢到和玉芩的第一次相遇,夢到和玉芩說的第一句話。夢到和玉芩滔滔不絕述說著自己的發現,夢到和玉芩成婚,夢到……
  無數畫面不斷流轉,他忘了自己身處何處。
  “守川,你要幫我。”
  玉芩殷切的聲音忽然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他遽然驚醒,猛地坐起來。一陣風從窗戶吹進來,他感受到一陣涼意,原來渾身都已經被汗水濕透。
  他忽然看到鏡子里的自己,不禁呆了一下。鏡中的那人。原本花白的頭發如今如同白雪,布滿皺紋的臉呈現出病態的紅色。
  也許自己能和玉芩一起死去。
  王守川忽然如釋重負,他終于明白自己的心結所在,自己恐懼的,是她不在身旁的余生,而不是死亡啊!
  當他明白自己命不久,反而再也沒有半點恐懼。
  “玉芩,我幫你!”
  王守川渾濁的眼睛,綻放耀眼的光芒。他仿佛回到那個一無所畏的歲月,年輕和活力仿佛重新注入他油盡燈枯的身體。源源不斷的靈感噴涌而出。
  他如同著了魔似地伏案疾書。
  一張張草稿迅速被填滿,一個個精巧的設計,在他的筆下成形,燃燒的生命是最神奇的墨水。賦予這支筆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如同喚醒沉睡黑夜第一縷的陽光,它升騰而起,照亮他前半生默默無聞的野心,照亮他日夜苦讀鉆研積淀下來的浩瀚知識海洋,帶著光和熱,墜入歷史的天空。寫下他的名字。
  他像被光包裹,充滿無窮無盡的力量。
  這是他一生最巔峰的時刻,應他心愛女人的請求,在他的暮年,姍姍來遲。
  真是個膽小的男人啊,缺乏茍活的勇氣,只有和心愛的女人一起死,他才不怕。
  他不眠不休,手中的筆不知疲倦,越來越多的稿紙,帶著他生命的體溫、愛慕和被平凡一生埋葬的野心,堆積在他的桌前。
  從白天到黑夜,他不吃不喝,沒有一刻停頓。
  當他完成最后一張稿紙,他笑了。他小心地把稿紙一張張整理起來,撫平,疊整齊,放入堅硬牢固的金屬盒中,他的動作無比輕柔,就像手中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
  對他而言,是的。
  和尚金屬盒,他拉動桌上的繩索,外面聽到鈴聲的護衛連忙進來。王守川所有的資料都在自己的書房,城主府專門派人保護他,送他到自己的住處。
  護衛看到面色枯槁滿頭雪白的王守川,不由大吃一驚。
  “送到繡坊。”
  王守川的聲音沙啞干澀,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多說一個字。
  護衛忽然齊齊恭敬向王守川行禮致敬。
  他們知道這個盒子的重要性,立即張開云翼,朝玉繡坊飛去。
  王守川注視著天空遠去的身影,眼中的光芒一點點消散。
  爬滿皺紋的手掌死死扶住門框,灰敗渾濁的眼眸剩下最后的倔強,他穩住身形,沒有倒下。
  他笑著對自己說。
  放心,我會等你最后的時刻……怎舍得讓你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