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202 平凡和光芒

嚴海在遠處注視著艾輝把血晶收入懷中,目光一片火熱。p松間城對血晶的研究沒有什么結果,讓他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獲得了四塊血晶。服用四塊血晶之后,體內的血靈力暴漲,他感覺自己擁有無窮的力量。
  只需要再多幾塊血晶,他就有足夠的把握突破。
  他下意識地摸著左手的傷疤,傷疤很長,從他的手腕延伸到手肘。當時他的整個左臂幾乎全都廢掉,但是幸運的是,組織的功法讓他接回了手筋。
  他加入組織的時間很長,參加過競爭神使。不幸的是,他在很早就被淘汰,幸運的是,由于在早期就被淘汰,他還活著。他聽說后幾輪的競爭,所有的參加者,都被那六個人殺死。
  這也給了他們機會。
  他接受了前往感應場潛伏的任務,之所以沒有選擇那些大型城市,是因為嚴海知道自己的實力低微。在那些大型城市,他這么點實力,什么都做不成。但是在感應場,他也許能夠得到一些機會。
  組織的神通廣大,超乎他的想象,他被輕松安排進感應場。偽裝的身份天衣無縫,沒有任何人懷疑過。
  這一潛伏,就是五年。
  時間漫長得他幾乎都快忘記自己的身份,直到血災的爆發。
  他萬萬沒想到血災的爆發,竟然是從感應場開始。震驚之余,他欣喜若狂,他明白這對他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他早就迫不及待,五年的時間并非那么好過。他明面上的身份是一位木修,為了能夠給自己提供日常修煉的神血,他在自己的密室內栽種了一些血植。這些血植是組織早期的研究結果,它們能夠提供的神血品質很低。
  他修煉的進度非常慢。
  血災的爆發,他的修煉進度一日千里。血晶的出現,更是讓他垂涎無比。連續服用幾顆血晶,他已經開始凝聚血紋,只要能夠成功凝聚血紋。他就是一名正式的成員,而不再是一位外圍人員。
  得想個辦法。
  他認得艾輝,現在松間城不認識艾輝的人很少。城主府不斷宣揚院甲一號隊的輝煌戰績,艾輝、師雪漫等人也變得家喻戶曉。就連他們的駐地兵鋒道場。也不是什么秘密。
  人們羨慕他們得到豐厚獎勵,崇拜他們的戰績和實力。
  艾輝對他的目光若有所覺,朝這邊看過來,嚴海連忙低下頭。當他再次抬頭,艾輝已經收回目光。重新注視著師雪漫他們的戰斗。
  嚴海無心觀看師雪漫他們的戰斗,他低著頭,悄然離開。
  剛剛目睹艾輝驚人的戰斗力,他自知絕對不是對手。但是這并不意味他無計可施,他雖然還沒有凝聚出血紋,但是組織的功法巧妙無雙,他也有著別人不具備的能力。
  他的腳步飛快,過不了多久,結束戰斗的艾輝等人,就會重新回到兵鋒道場。那他的計劃就要泡湯了。
  他在廢墟間穿梭,街道上沒有什么行人,整個城市的街道要么在戰斗,要么就是被肅清后的連綿廢墟,空蕩蕩看不到一個人影。
  幾處廢墟的滾滾煙柱,讓背景荒涼而陌生。
  嚴海抬頭看了兩眼,便收回目光,他在這座偏僻的小城市生活了五年,眼前的一幕他也覺得陌生。眼前滿目蒼夷的罪魁禍首,卻是他追求的所在。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但是這些沒有任何意義的情緒,很快就消散。
  每個人都得為自己而活,不是么?誰管得了那么多?
  他的目光重新變得狂熱,這只是陣痛!
  唯涅槃方能新生。唯烈火方能燒盡世間不凈。
  只有徹底摧毀腐朽的五行天,才能建立真正的神國!
  他在這里呆了五年,對這里的街道異常熟悉,沒費什么力氣就找兵鋒道場。
  看著面目全非像刺猬堡壘一樣的兵鋒道場,他呆了一下,過了一會他反應過來。艾輝隊伍里有一位土系學員,估計是出自此人之手。
  他在門外悄悄聽了一會,院子里沒有人,一抹得意的笑容從嘴角浮現,他從懷中取出一顆黃豆大的種子。
  他之所以偽裝成木修,是因為他在加入組織之前,就是一位木修。這五年雖然在血煉上進展不大,但是還是被他琢磨出一些血靈力的用法。
  他手中的這顆種子就是他的心血。
  翠綠色的種子表皮,能看到一縷極細的紅色,這是他用血靈力改造過后的牛毛草種子。牛毛草是一種最常見的草類,繁殖力很強,幾乎只要有土壤的地方都能看到它們的身影。它的生命力頑強,哪怕是石磚的縫隙,房檐瓦礫上,都能夠扎根生長。
  嚴海選擇牛毛草的原因就是它的不起眼,誰也不會在意自己家里多了一株牛毛草。
  他把手中的牛毛草扔進道場的院子里。
  胖子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樓蘭說在熔巖中洗澡可以鍛煉火元力,然后艾輝就一腳把他踢進熔巖里面。
  他就一直在洗……一直在洗……
  從夢境中醒來,胖子覺得渾身酸痛不堪,就像真的洗了很久一樣。
  胖子喘著粗氣,四下張望,看到是房間里,才松一口氣。太好了,沒有熔巖河!
  他悲哀地覺得,自己之所以會做這個夢,一定是艾輝那個冷血修煉狂魔平日給他的修煉強度太高,才導致自己產生的眼中心理陰影。
  等等……好像不太對……
  胖子的眼角余光看到地上的空心蒼耳,一下子想起來,臉色不由一變。
  自己竟然喝了辣椒火油!
  太可怕了……自己竟然敢喝辣椒火油!
  胖子被自己震驚了,但是很快他就得意洋洋起來,連辣椒火油自己都敢喝,看來自己才是真正的男人啊!他打定主意,以后要是和艾輝打賭,除了賭喝辣椒火油,他絕對不會賭任何事情。
  艾輝絕對不敢喝辣椒火油。
  能夠在某個方面超過艾輝,胖子大為得意,覺得人生充滿陽光。
  他大搖大擺走出房間,當他看到空無一人的院子,頓時愣住了。大家人呢?胖子臉色一變,難道去戰斗了?自己睡了這么久?
  他連忙朝武器架上的重盾沖去,別的他不知道,要是艾輝出了什么意外,那自己就要倒霉了。
  寬大的手掌一把抓起重盾,就要朝門外沖,咦,重盾好像變輕了一些?
  就在此時,忽然一顆什么東西砸在他頭上。
  嗯?
  胖子愣了下,四下張望,地上什么東西都沒有。難道是黏在自己斗笠上?他取下頭上戴著松間甲的斗笠,果然斗笠上長了一棵草,非常常見的牛毛草。
  草怎么會飛到自己頭上?剛才明明是一顆小石子之類的東西啊!
  滿心疑惑的胖子,準備把斗笠上的雜草拔掉,忽然,牛毛草緩緩開出一朵花。胖子又愣了,一棵雜草忽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他面前開花,這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更奇怪的是,牛毛草的花朵中間,看到形狀,像一只眼睛的花紋。
  眼睛?
  胖子眼前一亮,難道是異變牛毛草?他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他跟艾輝混了幾年的蠻荒,見過無數植物,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獨特的牛毛草!
  任何植物,但凡發生異變的植物,都是好東西。木修最喜歡收購發生異變的植物,許多新奇的新物種都是木修這樣培育出來。
  好東西啊!能賣好價錢的,都是好東西!
  但是胖子又有點喪氣,可惜現在是血災,這些東西都賣不出好價錢。
  嗯?為什么這眼睛會動?
  胖子的目光和牛毛草眼睛的目光對上,雙方都愣了一下。
  胖子渾身的寒毛根根直豎,一下子反應過來,丟下手上的斗笠,便朝外面沖去。
  兵鋒道場門外的嚴海信心十足,牛毛草種子只要一落地就會生根發芽。果然沒過一會,他就感覺種子開始生長,過了一會,他心中一動,感受到微弱的波動,他便知道牛毛草開花了。
  他運轉體內的血靈力,匯集右眼,他的右眼視界開始淪為一片紅色,過了一會,紅色逐漸消去,新的景物呈現在他面前。
  信心十足的嚴海眼前是一張胖乎乎的大臉,正在一臉激動地看著他。
  這是怎么回事?
  嚴海愣了一下,后來猛地反應過來,該死,里面有人!恰在此時,他的目光和胖子的目光對上,他清楚看到對方就像一只遇到危險炸毛的貓。
  不好!
  嚴海臉色大變,顧不得其他,他猛地抽身便朝巷子口狂奔。
  “別跑!”
  胖子的怒吼從身后傳來,嚴海跑得更快,他不敢回頭,只是埋頭狂奔。
  胖子手持重盾,全身披甲,奇重無比,速度緩慢,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越來越遠。眼看對方就要逃離巷子,胖子心中大怒,扔掉手上的重盾,雙拳放在身后。
  轟!
  遠超胖子預期的洶涌火焰,從他的雙拳中轟然噴出來。
  胖子感覺自己就像被一輛車猛地一推,巨大的力量讓他的脖子往后一仰,他沉重的身體硬生生推得離開地面,朝巷子口狂沖而去。
  胖子的肉臉唰地一下子煞白。
  這火和速度……好、好像不太對勁啊……
  他眼睜睜看著對方的背影在他的視野中急速放大,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他就像一頭失控的滿載輜重車,結結實實撞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