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203 嚴海

兵鋒道常p胖子正在繪聲繪色描述剛才發生的一切。p“……當時我就立馬反應過來,外面有人,偷窺我們,肯定是賊!我大喝一聲,一個箭步沖出去,就看到那賊往巷子口跑。我二話不說,扔了重盾,拔腿就追過去!誰想到那個賊跑得特別快,我當時來不及脫掉身上的重甲,我就用我的噴火奪命追,那速度簡直絕了……哪知道那賊非常滑溜,反而借著我的力量彈飛。我被地上的石頭絆了一下,摔了一跤。哼,不過他肯定也不好受,斷幾根骨頭起碼……”
  “就是說沒追到嗎?”樓蘭眨著眼睛。
  “追到了啊。”胖子一本正經,攤了攤手:“是沒抓到!”
  ……
  艾輝沒有聽兩人的討論,他的目光牢牢落在斗笠上的那株牛毛草。他算得上半個植物專家,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牛毛草。把牛毛草放到鼻子前嗅了嗅,他聞到了淡淡的甜香。
  他的面色凝重。
  在聽到胖子說有賊的時候,他心里就咯噔一下。他第一個想到的是消息樹是不是被人盯上。這棵消息樹大有來歷,另一頭的囚徒老人背景也深不可測,雙方是死敵,神之血十有**在暗中尋找他們。
  難道城里有神之血的人潛伏?
  “看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師雪漫湊過來。
  她臉上帶著幾分笑容,顯然心情不錯。今天的戰斗比她預期更順利,重要的是沒有傷亡,這讓她很開心。
  “沒有。”艾輝搖頭:“有血毒的氣息,但不是很強烈。”
  他把牛毛草遞給師雪漫。
  血毒在城內的蔓延已經很難阻擋,數量巨大的血螞蟻是其根源。戰斗時飛濺的毒血,對植物的感染非常嚴重。城主府不得不專門派人除掉那些感染血毒的植物,到后來發展到但凡是植物。全都被清除。
  由于城主府的反應很迅速,血毒蔓延的速度比起野外要緩慢許多,沒有釀成災難。
  師雪漫看了一下,也沒看出什么特別。
  因為擔心這株牛毛草蘊含血毒,艾輝讓胖子把它給燒了。
  “實力進步很快啊,這都六宮了?”艾輝上下打量胖子,有些詫異。
  “天賦好,沒辦法!”胖子想保持矜持淡定的表情,但是彎起的嘴角和瞇成縫的眼睛都暴露他心中的得意。
  “好樣的!”艾輝眼中滿是贊賞,接著轉過臉問師雪漫:“他好像不適應現在的境界。有沒有什么辦法?”
  艾輝知道師雪漫見多識廣家學淵源,對修煉的認識,要比他們強得多。
  “沒有人可以適應得了。”師雪漫道,接著給出中肯的建議:“像他這樣的情況,我也遇到過。只要熟悉一段時間,就能夠適應過來。現在的話,建議做一些比較針對性的元力修煉,比如在重盾表面形成一層火焰,努力讓它保持平穩。堅持時間越長越好,最少需要維持兩分鐘以上。”
  艾輝覺得這個主意不錯,胖子優點是力量,如果能夠在盾面形成一層火焰。那作用確實明顯。
  “樓蘭,監督胖子,火盾訓練,兩百組。”艾輝道。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道。
  胖子心肝一顫,尖聲抗議:“阿輝,你殺了我吧。兩百組!我哪有那么多的元力?”
  樓蘭歡快道:“有辦法的!可以吃辣椒。胖子對辣椒的火元力非常敏感親和,可以通過吃辣椒補充元力,還可以改善胖子的體質。我們的辣椒存量足夠。”
  胖子用幾乎要殺人的目光看著樓蘭,悲聲道:“樓蘭!你為什么老是要害我?什么助火湯,什么龍湯,辣椒火油,我我我我……”
  艾輝打斷胖子殺豬般的哀嚎,斷然道:“好,就用這個辦法。樓蘭,兩百組!”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接下任務。
  把胖子的哀嚎拋到身后,艾輝走到消息樹下,他把掛在脖子上的樹葉重新連接,想了想在上面寫道。
  “很慶幸我還能和你聯系。今天干掉了一只血紋螞蟻,血紋螞蟻身上的血紋非常模糊。奇特的是,它的鮮血能夠結晶成紅色的晶體,像寶石一樣,被成為血晶,暫時還沒有發現有什么用處。還有一件糟糕的事情,我們好像被人盯上了。”
  他坐在消息樹下等候對方的回信。
  正在修煉的學員們之間,不斷有突破的光芒亮起。沒有什么比戰斗更加鍛煉人,沒有什么比戰斗更加激發人的潛能。
  消息樹下的艾輝沒有惹來大家好奇的目光,同一件事多做了幾次,大家就會習以為常。
  “很高興你們還活著。血獸身上的血紋和它們的實力有著直接的關系,血紋越清楚,實力就越強。關于血晶,我想我大概能夠明白一些東西。對于血修來說,血晶就像我們的元食,或者修真時代的靈石。它蘊含豐富的血靈力,能夠大大加快血修的修煉。我懷疑,神之血之所以制造血獸,很有可能就是為了血晶。而血植的目的,是能夠幫助血獸實現血煉,使血獸能夠生成血紋,從而能夠生產血晶。至于元修能不能使用血晶,我沒有樣品,無法給出答案。如果有人在暗中觀察你們,你需要盡量減少和我聯系。請務必保護好自己,血災不可能在短期結束,只有活著才有機會,無論做任何事。”
  艾輝認真看完之后,便摘下樹葉,直接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的動作從容,神色平靜,看不出什么端倪。然而在他心中,卻如同掀起驚濤駭浪。
  囚徒老人的猜測讓他感到震撼,可偏偏理智又告訴自己,或許這才是神之血的真正目的?
  生產血植是為了能夠給血獸血煉,使其能夠生產出血晶。無論是血獸,還是血植,都是生產血晶的材料。
  不對,還包括元修……
  血螞蟻吞食元修,完成新一輪的蛻變,才生長出血紋,成為血紋螞蟻,才制造出血晶。
  艾輝渾身發冷,感覺自己揭開災難表層的面紗,看到里面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真相。
  多么瘋狂、冷血的家伙,才能想到這么可怕的想法,才能制造出如此可怕的血毒?
  他呆呆坐在地上,精神恍惚。
  “你沒事吧?”師雪漫關切地問。
  艾輝坐在消息樹下發了十多分鐘的呆,引起她的注意,她第一次在艾輝臉上看到現在的表情,混雜著恐懼、茫然和不安。
  艾輝如夢初醒:“沒事。”
  他忽然問師雪漫:“你不害怕嗎?”
  “害怕?”師雪漫愣了一下:“一開始的時候挺害怕,現在好多了。害怕也沒用,反正是你死我活的戰斗,沒什么可想。”
  艾輝如同醍醐灌頂一般,從恐懼中脫離出來。
  沒錯,反正是你死我活的戰斗啊,從一開始就是!被視作材料又如何?敵人再強大、再瘋狂,那又怎么樣?
  束手就擒?引頸待戮?
  沒什么不同!
  艾輝下意識拍了拍師雪漫的肩膀,贊道:“藍白鐵妞有一顆鐵心臟。”
  艾輝的手掌拍在她肩膀上,師雪漫身體一僵,但是后面那句話,讓她的臉刷地黑下來。
  藍白鐵妞……
  艾輝也反應過來,打著哈哈閃電遠離。
  玉繡坊。
  韓玉芩一張張地翻閱稿紙,非常仔細。
  工坊內一片安靜,城主和院長恭敬坐在她的面前,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她的手掌輕輕撫平稿紙,就像撫過夫君的面容。稿紙上每個字,在她眼中,都浸透著心血,散發著耀眼奪目的光芒。
  她有些出神。
  為什么被他吸引?是什么讓她總是無法挪開自己的目光?是什么讓她把自己交到那雙并不寬大的手掌?是什么讓他平凡一生,她卻無怨無悔?
  全都在這字眼行間里。
  她認認真真看完每個字,才把稿紙遞到城主:“就按照這個來吧。”
  平靜的語氣卻透著不容置疑。
  “是!”
  城主王貞和院長不約而同應道,現在韓師是他們能夠想到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貞接著道:“有什么需要我們做,請盡快開口。”
  “打造所需要的物件,只怕需要不少時間。”韓玉芩神色平靜:“老身也需要閉關入定,蓄神養勢。所有的陣點全都完成,再來通知老身吧。”
  “是。”兩人連忙從房間退出來。
  “明秀,為師要閉關,你來值守。”韓玉芩道。
  “是,師傅。”明秀乖巧道,不知道為何,她心中有些不安。
  從繡坊出來的王貞和院長以最快的速度飛回城主府,兩人細細閱讀完所有的稿紙,不約而同露出喜色。
  “巧奪天工!真是巧奪天工!沒想到啊,太讓人沒想到了,守川胸中有大才啊!”院長激動得語無倫次,稿紙中有很多他看不懂的地方,但是他明白,方案有非常大的成功希望。
  之前韓玉芩雖然放出豪言,但是大家也只是抱著多一份機會更好的心態,實際也不敢抱有太多的希望。
  直到看到稿紙,他們才真正意識到,有希望!
  沒有什么比在如此絕望的狀態,忽然看到希望,更令人激動。
  從激動中平復下來的院長目光落在稿紙上復雜的設計,有些擔憂:“就是不知道我們能不能造出來?實在太復雜了。得問問工匠?”
  “必須造出來!”王貞斷然道:“召集所有工匠,我們沒有那么多的時間,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
  整個松間城轟然運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