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04 殘酷的真相

?“樓蘭,有什么發現嗎?”艾輝有些期待地問樓蘭。零點看書
  他之所以堅持把血晶帶回來,就是因為他有一個萬能的樓蘭,說不定樓蘭會有所發現呢。
  “很抱歉沒有,艾輝。”樓蘭搖頭:“這種晶體和樓蘭見過的所有晶體都不相同。晶體內的毒性已經消失,轉化成一種非常奇怪的力量,可能就是艾輝你說的血靈力。但是樓蘭的沙核中沒有此種力量的記載。艾輝,全新的材料是需要長時間的研究,才能發現它的用途。”
  艾輝心中有些失望,但是想想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那么容易,城主府早就發現。
  “不需要抱歉,樓蘭,你已經很厲害了,大家都很佩服和喜歡你。”艾輝真誠道。
  “真的嗎?艾輝。”樓蘭睜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當然!”艾輝忽然扯著喉嚨喊:“大家說,樓蘭好不好?有誰喜歡樓蘭?”
  “當然好!”
  “樓蘭是最棒的沙偶!”
  “樓蘭我愛你!”
  “樓蘭我要帶你回家!”
  ……
  樓蘭呆了一下,但是隨之眼睛就笑成兩道彎彎的月牙,他很歡快道:“樓蘭也愛大家!”
  興奮的樓蘭嘭地變成一個個沙滾輪:“樓蘭大保健來了!”
  沙滾輪呼啦一下散開,滾上大家的背上,在大家身上滾來滾去。
  “哈哈哈,好癢!”
  “哈哈哈!”
  ……
  看著眼前玩鬧的一幕,艾輝清冷的目光柔和許多。樓蘭說過的那句話始終讓他難以忘記
  ——誰會記得一個沙偶呢?
  很多人會記得你的,樓蘭。
  艾輝在心中輕聲道。
  師雪漫有些無奈的搖頭,她給大家制定的訓練計劃全都被艾輝打亂,眼前歡騰無比的場面,卻讓她舍不得打擾。
  ****夜夜殘酷的戰斗,親眼看到自己的同伴橫死當場,時刻存在的死亡威脅,就像籠罩黑煙的冰冷天空。無處可逃。每個人都繃緊著神經,為自己的生存而戰。
  眼前嬉戲打鬧的學員,才讓人猛然間想起,他們還是一群孩子。
  她不自主看向艾輝。少年冰冷蒼涼的眼眸,此時就像陽光染過的天空,和煦溫暖。
  她怔了一下,她第一次在艾輝身上看到到這樣的溫暖。
  察覺到注視自己目光,艾輝扭過脖子。一看是藍白鐵妞,他猶豫了一下,自言自語嘀咕:“要不要說呢?”
  “說什么?”師雪漫脫口而出,話一說完,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我就說了。”艾輝徑直朝師雪漫走去,神情嚴肅,就像剛剛做出一個重要的決定。
  師雪漫莫名地有些緊張,她強自保持平靜和鎮定,心跳不知道為什么開始加速。
  艾輝走到師雪漫身邊,輕咳一聲:“那個鐵……呃。女神啊……”
  “女神”兩個字對師雪漫來說,是最平常的兩個字。從小到大,她不知道被多少人這么叫過,就連現在的隊伍里,大家也都這么稱呼她。她知道這兩字更多的是對容貌的夸贊,她談不上厭惡,但也談不上喜歡。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聽到艾輝說“女神”兩個字,她心跳得更快了,砰砰砰。仿佛帶著回音。
  “我也救了你不少次了。”艾輝一臉深沉:“俗話說得好,救命之恩當用錢相報。我不是訛你啊,都是過命的交情,我要是獅子大開口那也說不過去。你呢,意思意思……”
  師雪漫臉黑得像鍋底,手中的云染天刷地直指艾輝,冷冷道:“來打一場吧!”
  “有話好好說!”艾輝打著哈哈:“所謂生意不在人情在,人間自有真情在,哈哈哈。不行就算了,就算了,哈哈哈……”
  和藍白鐵妞打架?艾輝覺得自己腦袋不正常才會做這樣的傻事!
  在師雪漫憤怒的目光中,艾輝灰溜溜跑到房間。
  哎,發財的夢想破滅了。
  想賺點錢容易么!
  艾輝的目光落在桌上的血晶,不由感嘆生活的艱辛,血晶也是他像賺一筆才要來,如今也同樣破滅。
  把玩著血晶,內心哀嘆的艾輝,注意力不自主放在血晶上面。
  晶瑩剔透的血晶呈現出暗紅的色澤,如果放到近處,便能看到里面極細的紅色血絲。血晶的質地堅硬沉重,敲擊的聲音和石頭類似。
  最讓艾輝感到意外的莫過于血毒特有的香甜,血晶上一點都沒有。
  樓蘭說血晶沒有毒性。
  很難想象,這塊紅色的寶石,竟然是由鮮血結晶而成。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變化,讓艾輝對神之血更增幾分畏懼。
  神之血顛覆了太多太多,而創造這一切的那個人,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
  難怪老頭他們被打得那么慘。
  想起老頭說的血晶里面蘊含著血靈力,他心中一動,或者試試自己的血繃帶?他試著用血晶碰一下血繃帶,讓他失望的是,血繃帶沒有半點反應。
  難道是上次吃太飽?
  血煉的那次之后,血繃帶就對毒血半點興趣都沒有。艾輝知道繃帶一定是發生了什么變化,但是他同樣不知道該怎么使用血繃帶。現在血繃帶對他唯一的作用就是防具,利用它刀劍難傷的特性,給艾輝阻擋了不少行的傷害。
  血靈力……靈力?
  自己還有什么東西和靈力扯得上關系?劍胎?艾輝可不敢吸收血晶,萬一出事了,神仙也救不了自己。
  那還有什么?
  艾輝眼前一亮,龍脊火!
  龍脊火的劍身上鑲嵌著七顆海寶,海寶是什么?海寶就是以前的修真法寶,在銀霧海被腐蝕之后留下的無法被腐蝕的部分。既然是法寶,那當然是和靈力有關。
  海寶和海渣這兩個稱呼,體現出大家對它的兩種態度。艾輝還是更喜歡海寶這個稱呼,能夠經歷千年的腐蝕還沒有消亡的,未必有多大的用處,但是質地堅硬是毋庸置疑的。
  艾輝把龍脊火拿起來。
  龍脊火的劍身上,七顆紅色的菱晶,一字排列。
  龍脊火的菱晶和血晶都是紅色,但是兩者的色澤和光澤差異很大。龍脊火菱晶的形狀更加規則,而血晶的形狀一點都不規整。
  由于菱晶是從銀霧海打撈而來,它源自什么法寶,已經無處可知。但是從光澤質地來看,應該是出自同一件法寶。
  艾輝試著把血晶放在靠近劍柄的第一顆菱晶上。
  滋!
  一縷的電流,從血晶傳來,艾輝指尖一麻。
  艾輝卻顧不得發麻的手指,他瞪大眼睛盯著劍身,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暗紅的血晶開始融化,化作一灘鮮血,沿著劍身蔓延流淌,一縷獨特的波動吸引著艾輝的心神。
  這就是靈力嗎?
  紅色血晶液體,包裹整個劍身,緩緩像菱晶內滲透進去。
  滋滋滋!
  細小的電流,在劍身上游走不定。
  菱晶就像貪婪饑渴的野獸,不斷吸納血晶液體。
  當最后一縷暗紅的血晶液體滲入菱晶,滋,從第一顆菱晶到最后一顆菱晶,一道比剛才更長的電流束閃現。
  當這縷電流的消失,龍脊火重歸于安靜。
  艾輝呆呆地看著面前的龍脊火,一抹笑容在他的嘴角越來越大,他忍不住仰天長笑。
  “哈哈哈……”
  長笑過后,艾輝終于平靜下來,仔細打量自己的龍脊火。
  原本紅色的菱晶,顏色變淺了一些。如果不是艾輝對自己的龍脊火熟的不能再熟,這其中的細微變化,只怕很難察覺。湊到近處,艾輝發現一道細小的閃電,這縷閃電非常細小,需要仔細才能看到,就像凝固在菱晶中,每一顆都有,恰好連成一道直線。
  仔細盯了半天,艾輝才注意到,這縷閃電是在七顆菱晶中穿行往返,只不過它的速度太快了,才給人仿佛貫穿所有的菱晶。
  艾輝心中驚嘆,怎么做到的?
  七顆菱晶并非首尾相連,而是每一顆都間隔著不少距離,中間是劍身。然而這縷細若發絲的閃電,卻能夠無視阻隔,穿梭往返。
  這就是修真時代的法寶嗎?
  真是神奇啊!艾輝不禁悠然神往,和修真時代的輝煌想比,現在的五行天,只是個初生的嬰兒。
  他跳起來,抓起龍脊火,揮舞了兩下。
  沒有什么變化。
  他試著一招斜切,劍身上陡然亮起光芒,就在此時,一縷電芒在劍光中一閃而逝。
  果然有用!
  艾輝心中大喜過望,如果劍招帶有閃電的效果,那是如虎添翼。剛剛自己被電的那一下,手指微麻。麻痹的效果雖然不夠強烈,但是同樣有用。在激烈的戰斗中,任何細小的變化,都可能打破平衡。
  戰斗經驗豐富的艾輝腦海中已經浮現好幾種可以利用電流的辦法。而且從剛才變化的過程中,艾輝相信,只要有更多的血晶,閃電可以變得更加強烈。
  他還要試一招。
  他想看看,用元力催動劍招的時候,龍脊火會發生什么變化?
  那有什么比【弦月】更合適?
  他提著龍脊火,走到院子里,大家已經恢復修煉。
  艾輝沉聲道:“我要試招了,大家散開一點。”
  胖子的動作最快,屁顛屁顛抱著重盾坐在角落,借機偷懶。
  大家不由停下手上的動作,散開讓出地方。
  所有的目光,全都匯集在場內提劍而立的艾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