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05 龍脊火之變

嚴海在黑暗中前行,半邊身子都隱隱作痛。?.?`
  白天的那一撞,險些讓他全身散架,骨頭都斷了好幾根。如果不是他的恢復能力很強,現在只能躺在床上動憚不得。
  他的血靈力還很粗淺,但是身體的恢復能力,已經遠常人。想到組織的那些神奇功法,他心中就一片火熱。只要他能立下足夠的功勞,就能得到那些神奇功法。
  那顆血晶,他志在必得。
  今天晚上是他最后的機會,明天還有任務,全城******,每一個人都必須加入戰斗,他也不例外。更何況偽裝的身份,對他還有用。
  來到兵鋒道場的巷子口,他沒有進去。白天的變故,讓他明白自己不能有半點的失誤,院甲一號隊的實力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艾輝、師雪漫等人,沒有一個是他能夠戰勝的。
  他需要的是血晶,不是戰斗。
  獲得血晶的辦法很多種,未必非要戰斗。
  他拿出一面小旗,白骨為桿,只剩下半截,旗面早就破損不堪,上面是朱砂繪制的一只小鬼。這是他無意中得來之物,在修煉的時候,心生感應。開始的時候,他一直不知道這是什么。到后來,他研究了很多的資料,也請教了很多在法寶殘件很有經驗的朋友,才得知這面小旗原來是一面招魂幡。
  招魂幡是以前修真時代的血煉門派最常見的法寶,它一般用來修煉陰魂、血煞之類。
  它能夠和他體內的血靈力產生某種聯系。
  經過歲月的洗禮,招魂幡已經殘破不堪,但是對嚴海來說,依然是一件非常出色的寶物。也是這件事,讓他知道以前修真時代留下法寶殘件對他有用。后來他非常熱衷去各個收購法寶殘件地方,但是再也沒有他能用的東西。
  他取出一把小刀,在自己的胳膊上劃出觸目驚心的傷口。
  鮮血源源不斷滴在招魂幡上,血滴一觸及到招魂幡,就會消失不見。而幡面上的朱砂小鬼,卻變得愈嬌艷欲滴。
  隨著鮮血不斷流淌,嚴海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招魂幡忽然升起一團紅色的血霧,隱約可見一個樣貌模糊的小鬼。
  嚴海蒼白的臉上露出幾分喜悅。他盤坐下來,閉上眼睛。
  小鬼的身形逐漸變淡,直至消失。
  這才是他最大的底牌,也是他今晚的信心所在。能夠隱身的小鬼,用來偷東西再合適不過。如果能夠得到血晶。這點鮮血的付出,完全不值得一提。
  小鬼的視野是灰色,冰冷死寂,嚴海不是第一次控制小鬼,動作嫻熟。小鬼悄然朝巷子深處飄去,飄過兵鋒道場的圍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飄過圍墻,嚴海現所有人都圍成一個圈子,艾輝站在圈子中間。因為是居高臨下,他看得很清楚。
  他心中有些奇怪。這些家伙在干嘛?
  目光掃過周圍,沒有看到血晶。血晶對小鬼來說,可謂大補之物,就像黑暗中的火炬般顯眼。
  就在此時,一股強烈的波動從艾輝身上驟然爆。
  不好!難道被現了?
  嚴海心跳加快,他強自鎮定,不應該啊。招魂幡招出來的小鬼,根本沒有任何元力的波動,哪怕松間院的院長也不可能察覺才對。
  估計是要試招之類吧。
  嚴海也來了幾分精神,今天艾輝從頭到尾都沒有出手。他很好奇艾輝的真實實力如何。
  艾輝很興奮。
  他沒想到血晶竟然能夠激活龍脊火上面的海寶,以后再也不會有海渣的這個說法。一旦血晶能夠激某些法寶,那些以前像垃圾一樣傾倒在銀霧海的法寶殘件,價格會直接上漲。海寶的價格。也會大漲。
  可惜,自己沒本錢做生意。要不?和師娘他們打個招呼,說不定繡坊還能多賺一筆。.?`c?om但是他很快啞然失笑,能不能活著出去都不知道,想什么賺錢的事。
  還是提升龍脊火更實在,威力多提高一分。自己生存的希望就多一分。而且看得出來,龍脊火遠沒有到提升的極限。這也意味著只需要更多的血晶,龍脊火的威力還能夠繼續提升。
  艾輝定了定心神。
  【弦月】他已經相當熟練,比較困難的是用北斗來運轉。
  體內七宮同時震動,七道元力從七宮中流淌而出,艾輝正準備讓它們合流。
  就在此時,毫無征兆地,眉心劍胎猛然一震。
  難以言喻的感覺遍及艾輝全身,冷,從頭到腳趾,都充斥著一股冷意。喜悅和興奮消失不見,艾輝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冷靜狀態。就連手中的龍脊火,都冰冷得像冰,偏偏又宛如身體的一部分。
  艾輝心有所覺,扭過脖子,朝圍墻上空望去。
  明明那里什么都沒有,他卻“看”到了一團像霧氣的存在。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能夠感受到它的敵意。
  體內的元力流轉更加圓潤自如,原本艾輝還需要分心控制,但是現在一切都無比自然流暢。
  龍脊火在空中劃出優美的軌跡,此時的艾輝,在師雪漫他們眼中,恍如換了一個人。
  他只是揮舞著手中的劍,但是每個動作都是如此協調和充滿美感,帶著信手揮灑的從容。
  師雪漫眼前一亮,想起她第一次見到艾輝的劍術。那時她只是覺得不錯而已,但是現在的艾輝,越來越有高手的風范。
  親眼目睹他一點一滴的變化,才能深刻理解艾輝有多么可怕。
  更受震撼的是端木黃昏,每當他為自己的進步而得意的時候,艾輝就會給他悶頭一棍。他以為自己進步夠快了,艾輝的進步更快。
  看著渾身流露出強大氣勢的艾輝,端木黃昏情不自禁握緊拳頭。
  你已經成長到這地步了么?
  真是太好了啊!太刺激了!
  有你這樣強勁的對手,是我端木黃昏最大的幸運,我不會讓你在前面等太久!
  端木黃昏感覺全身的鮮血都要沸騰,前所未有的戰意,就像熊熊燃燒的火焰,刺激得他身體微微戰栗。
  仿佛閑庭信步的艾輝,忽然動了。
  手中的龍脊火,劃出一輪如弦彎月。
  彎月劍芒在空中一閃而逝,奇快無比。
  當艾輝看向自己的時候,嚴海就心神劇震,他知道自己被現了!他已經來不及去想艾輝為什么能夠現自己,轉身就要逃離。
  還沒等他有所動作,耀眼的光芒升騰而且,強烈的恐懼充斥他的身心。小鬼不受控制轉身要逃。他知道這是小鬼最本能的恐懼,仿佛光芒中有什么它非常害怕的東西。
  一輪彎月,破空而至。
  度之快,他的視野中只有一閃而逝的光芒,然后他感覺有什么東西從他的身體貫穿而過。
  緊接著,麻痹的感覺在他的身體蔓延。
  他低頭,看到自己的胸口,有一個空洞。空洞的邊緣,泛著明亮的光芒,就像紙張燃燒的暗火,不斷向前燃燒。
  那是……閃電?
  嚴海呆呆地看著銀色的光芒,不斷擴張蔓延。
  他現在明白為什么小鬼會如此害怕。在修真時代,尸煉鬼魂之類的存在,最畏懼的就是雷霆,雷電被視作天地間最陽剛的力量之一,是鬼魂之類的天敵。
  可是,為什么會有閃電?
  五行天沒有閃電,金木水火土,唯一和閃電扯得上關系的,只有水修。水修的云霧,可以產生閃電。天地間的閃電,便是云的作用。閃電的狂暴、毀滅性力量,從很早就進入人們的視野。不知有多少水修,嘗試著制造閃電。但是到目前為止,水修的閃電還無法用于戰斗之中。
  修真世界的雷電截然不同,它們有個專門的名詞,叫做雷罡。雷罡的種類非常多,血煉也同樣有雷罡,比如赤血神雷之類。
  然而修真世界早已遠去,當今的人們已經無法想象所謂的雷罡,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
  不對,不是閃電,是雷罡!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想法在嚴海的腦海中浮現,就再也無法消除。
  他死死盯著艾輝手中的龍脊火,當他看到劍身上的菱晶,這才明白過來,那是海寶!
  可是,艾輝怎么激活海寶?該不會……用的是血晶吧?
  揪心的痛讓嚴海從小鬼體內退出,細小的雷電,不斷侵蝕著小鬼的身體,小鬼就像是一張紙,被暗焰一點點燃燒殆盡。
  嚴海睜開眼睛,哇地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更白了幾分。
  面前的招魂幡無火自燃,他來不及撲滅,招魂幡就燒成灰燼,就連骨頭制作而成的桿,都燒成灰。
  嚴海怨毒地看了巷子深處,轉身離開。
  今天晚上損失慘重,自己唯一的一劍寶物折損,自己還受了傷。不比白天的撞傷,心神的損傷沒有那么容易治好。
  他就像一匹受傷的狼,消失在夜色中。
  兵鋒道場,大家很興奮討論剛才艾輝的那一劍,是何等驚艷。
  艾輝眉心的劍胎,再次陷入沉睡中,艾輝從那種絕對冰冷的狀態中脫離出來。他在想剛才自己“看”到的是什么?為什么劍胎的反應會這么大?劍胎也感覺到危險嗎?
  艾輝心中不安,他第一時間想到了神之血,想到囚徒老頭,難道神之血現了自己?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