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08 血蚯蚓

“沒想到城主竟然是黎明血戰的幸存者。”
  說話的夫子,是陶一偉,也是王守川最好的朋友之一。
  陶一偉是整個松間院表現最好的夫子,不僅在戰斗中表現得很沉穩,而且帶領學員的戰果都非常出色。連續的戰斗,把他身上的書卷氣幾乎一掃而空。現在的老陶就像換了一個人,大概就是最熟悉他的王守川,看到他都很難一眼認出來。
  如果陶一偉看到王守川,同樣難以認出來。
  這場血災就是座大熔爐,大家都被丟進去,很快就會換了模樣。
  陶一偉之前對王貞非常不感冒,但是這次,他的語氣罕見多了幾分尊敬。
  兩人一邊全力飛行,一邊道。
  “是啊。”院長也有些感慨,他之前也只以為王貞只是個普通前線退役的老兵,沒想到卻有這么大的來歷。
  他忽然想起,他曾經問過王貞的腿什么時候受傷的,王貞但是說的是十年前。
  十年前,最轟動的莫過于黎明血戰。
  十年前,葉白衣,于弱冠之年,率領冷焰部精銳四十二人,輔兵八十人,面對茫茫獸潮,堅守火峽谷十五天。
  此戰始于黎明,結束于黎明,故稱之為黎明血戰。
  戰斗結束,幸存者六。
  火峽谷內,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從此終年血腥不散,寸草不生。
  葉白衣一戰成名,從此青云直上,最終取代不得人心的樂不語,在二十二歲是登上冷焰部部首之位,天下尊稱葉冷焰。
  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十三部部首。
  黎明血戰是近二十年來最著名的戰斗之一,此戰之慘烈,五十年來無出其右者。
  五行天面對蠻荒,早就開始逐漸占據優勢,逐步擴張才是五行天近幾百年來的主調。黎明血戰的特殊之處,便在于獸潮的發動。來得沒有半點預兆,才陷入如此艱難的局面。
  當院長和陶一偉聽到王貞竟然是黎明血戰的幸存者,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難怪王貞始終沒有說,自己是出自哪一部。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陶一偉搖頭感慨:“黎明血戰的英雄,竟然跑到我們松間城,我們松間城看來真是個福地啊。”
  “對我們來說是好事。”院長之前覺得彎王貞的指揮不好,現在明白王貞的身份,立即覺得是情況的危急程度超過他的想象。
  陶一偉道:“他對院甲一號隊的信心很足。”
  他想到了老王的學生艾輝。這是院甲一號隊中他唯一熟悉的隊員。再想到王守川的設計稿,對自己多年的老友,他打心眼里佩服,老師和學生都很厲害。
  “我不是對他們信心不足。”院長想到自己剛才的反對,辯解道:“他們還是孩子,怎么承擔得了?”
  “說不定他是覺得院甲一號隊里面能出個葉冷焰呢。”陶一偉笑道。
  院長哈哈兩聲:“哪有那么好的事。”
  說的人只是開個玩笑,聽的人也是當個玩笑。
  十三部部首,哪一個不是了不得的人物?說他們是五行天最強大的十三個人,那可肯定是不對的,但是說他們十三個都是五行天最強大的元修之一。那一點都不會錯。
  每一位成為部首的人,天下便會在其姓之后,以部首之名來稱呼他,以示尊敬。
  部首不僅僅是一個部的首領,行使著生殺大權,還是這一部的精神象征。想成為一部部首,頂尖的實力只是其中條件之一,其次還需要有獨特的人格魅力,麾下強者愿意追隨,為其賣命。一旦部首所為。不被大家的認同,他同樣無法在部首之位呆多久。
  大家對王貞的所有不信任,此刻全都消失。
  有一位歷經過黎明血戰這般慘烈戰斗的老兵坐鎮指揮,還無法勝利。那就只能說明情況確實超過他們的能力范圍。
  忽然,前方強烈的波動吸引兩人的心神。
  “木元力……是青花!”院長的臉色微變,脫口而出:“端木黃昏!”
  院長對端木黃昏的了解比其他人要深得多,才能第一時間辨認。端木家的天才,為他的松間院賺足了聲望,是松間院的第一天才。
  如此強烈的元力。遠超過端木黃昏的境界。
  院長頓時心急如焚。
  端木黃昏定格的十指,指向血蚯蚓。
  圍繞端木黃昏高速旋轉的青花,驟然消失,下一刻,砰地一聲輕響,就像是有什么東西破碎,無數青花炸開,就像青色的雪花,把血蚯蚓籠罩。
  端木黃昏的眼神卻變得更加犀利狂傲,嘴角的笑意帶著一絲冷,定格的十指遽然收緊。
  噗!
  他噴出一口血霧,臉上神情卻沒有半點改變,就像是噴血的不是自己一般。
  剛剛炸開的青花,突然消失,而血蚯蚓通紅的身體上,布滿青色的花紋。雜亂錯落的青花布滿血蚯蚓全身,讓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條青花瓷蚯蚓。
  天空中的端木黃昏忽然站直身體,嘴角的鮮血也不擦拭,挺拔的身姿在空中說不出的瀟灑不羈。
  就像是干壞事的小朋友,露出的不懷好意的笑容,在俊美無雙的臉龐綻放。
  從容灑脫輕輕一拍手掌。
  【青花·冰裂紋】!
  咔咔咔!
  無數裂紋就血蚯蚓身上的粘Y層蔓延,就像冰川上冰層碎裂的聲音。
  血蚯蚓受到寒冷的刺激,瘋狂扭動。
  咔咔咔!
  碎裂的聲音越發密集,天空的端木黃昏,就像一位彬彬有禮的魔術師,在等待表演的謝幕。
  大快快的冰塊,從血蚯蚓的身體掉落,那是凍成冰塊的粘Y。
  血蚯蚓的身體,終于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鐵妞,血紋!”
  艾輝怒吼著沖上去。
  師雪漫聽到“鐵妞”兩個字,好像沒有什么反應,只有死死攥住云染天的手指暴露她心中的怒火。
  斜切、煙閃,艾輝瘋狂不顧一切地吧龍脊火刺入血蚯蚓的血紋中。
  師雪漫手中的云染天,同樣如同狂風暴雨,每一槍都纏繞著雪白的云霧,而帶出來的,是不知道膨脹多少遍的血霧。
  還有余力的桑芷君此刻也咬牙抽出兔毫箭,S出的兔毫箭,化作一蓬如同牛毛細雨的光芒,沒入血紋之中。
  血蚯蚓驚人的生命力,在此時展現無遺,它瘋狂扭動身體,二十多米如同水桶粗的身體,只要抽中什么,什么就粉碎。
  艾輝此時完全陷入瘋狂,煙閃的穿刺效果在這個時候不是很好用,他便一邊上跳下躥閃躲血蚯蚓的攻擊,一邊不斷對著血紋使用斜切。
  一劍接一劍,斬在同一道血紋。
  啪!
  忽然,龍脊火落空,水桶粗的血蚯蚓,被他硬生生切斷。
  遠處的學員們響起一片歡呼聲。
  身體被砍成兩截,血蚯蚓依然不死,兩截身體都在扭動。但是艾輝立即發現,切斷身體之后,兩半截血蚯蚓的力量銳減。
  啪,師雪漫也斬斷了一截。
  那些沒有什么發揮機會的近戰學員們,此時一哄而上,就連胖子都提著一把不知道從哪弄來的破刀,砍向血蚯蚓。
  人多力量大,學員們嚴格按照艾輝的命令,只砍血紋。九道血紋的血蚯蚓,被硬生生砍成十截。強大的血蚯蚓,終于沒有半點生命的氣息。
  匆匆趕來的院長老陶和精銳組,恰好看到大家最后呼啦蜂擁而上的場面。
  再看到地上完完整整的十截蚯蚓殘尸,大家心里有些發毛。
  都說院甲一號隊實力超群,如今一看,實在有點嚇人……
  所有人都累得半死,癱坐在地上。
  連天空落下元修,大家都沒有力氣搭理。只有艾輝看到這些人湊到血蚯蚓的尸體前的時候,提醒道:“別亂動啊,血晶是我們的。”
  精英組隊長對艾輝的語氣也不生氣:“放心,血晶有誰要?不錯啊,居然能干掉一只,不能小看你們。”
  艾輝有氣無力應道:“好說,老兄怎么稱呼?”
  “我姓張,你喊我老張就行。”老張笑嘻嘻道:“你們不用介紹,院甲一號隊,現在可是大名鼎鼎。以后老張我們遇到麻煩,各位遇到的話,還請幫襯幫襯。這幾顆血晶,我們之前的戰利品,和小兄弟們交個朋友。”
  艾輝有些意外地打量了兩眼老張,覺得這人不錯,點頭道:“那多謝老張你了。只有我們遇到,能幫忙一定幫忙。”
  他可不會把話說死,血晶雖然是好東西,但是不值得搭上自己的小命。
  對方也不介意,笑道:“好說,大家也算認識了。我這邊還有任務,先走了。”
  看著對方遠去,艾輝扯著喉嚨:“樓蘭,打掃血晶。”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道。
  艾輝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端木黃昏:“白眼狼,實力不行就不要逞強,嘖嘖,我還以為你有把握。原來只是賭一把。”
  端木黃昏懶得理會艾輝,他貪婪地呼吸著空氣,心中只覺得說不出的亢奮。
  雖然受傷,而且還是受傷不輕,但是剛才的戰斗,卻是一掃他心中郁結的火氣,說不出酣暢淋漓,他全身都舒爽至極。
  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這才是他端木黃昏!
  可以死,卻一定要光芒萬丈!
  可以死,也一定要在天空之上接受世人的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