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1 目標心臟

“老板,東西做好了嗎?”“已經做好了,時間比較緊,不是太好看,但是質量您放心,絕對不會有問題,您檢查一下。”
  艾輝隨手拿起一件,仔細檢查之后頗為滿意,老板的手藝不錯,雖然外邊卻是很粗糙,但是做功很扎實。只要牢靠就行,對于好看這種事,他從來不在乎。
  把東西收拾好,正準備離開。
  他察覺到有人靠近,第一時間戒備。當他注意到對方的步履虛浮有氣無力,心頭微松,這里不是蠻荒,他在心里提醒自己。
  艾輝剛剛提醒完自己,有什么東西觸碰到他肩膀。手掌!他渾身的寒毛陡然豎起來,剛剛的提醒他連一個字都不記得,他的身體在一瞬間做出最本能的反應。
  他沒有閃躲,而是弓背塌胸,雙腿猛地發力,整個人就像一顆出膛的炮彈,朝后撞去。
  神經高度緊張的他,在后背傳來觸感的瞬間,整整一周都在修煉的【魚拱背】,完全沒有經過任何思考,悍然發動。
  他弓起的背脊,猛然彈開,就像一條兇猛的大魚躍出水面,弓起的魚背猛地一抖!
  如同洪水沖垮大壩,剛猛而澎湃的力量,驟然爆發。
  噗!
  如擊敗革。
  艾輝第一時間意識到,這一招【魚拱背】實實在在擊中對方,因為他把對方撞飛了,卻沒有什么費力的感覺,就像……就像自己撞飛的是一個輕飄飄的沙包。
  他只是有點奇怪,對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一般的敵人遭遇到這樣的反擊,或者被擊中,總會發出慘叫,比如那天的竹簽。
  砰!
  身后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
  這么不堪一擊?艾輝有些疑惑,但是他陡然意識到剛才自己做了什么。心頭升起不祥的預感,等他轉頭,看到一個家伙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艾輝心猛地一跳,有些懊惱,剛才還在提醒自己這里不是蠻荒,怎么頭腦一熱就直接動手了呢?
  這家伙也太脆弱了點吧,一招【魚拱背】就趴下了?
  心里犯嘀咕的艾輝,連忙跑過去:“喂喂喂,你還好嗎?沒事吧?”
  當他把對方的身體翻過來,看清楚對方的樣子,艾輝就愣住了,哎,這不是那個名字叫端什么傍晚的家伙?他記得當時自己還很奇怪,居然會有人叫那么奇怪的名字。還是自己記錯了?要端的話,傍晚肯定不行的,要還是其實是端碗?
  “傍晚同學,傍晚同學,你還好嗎?”
  被自己撞昏迷了。
  艾輝心中升起一絲歉意,把自己的同學給撞昏迷,這件事是自己的反應太過激了。雖然這家伙一臉傲慢矯情,而且似乎對自己也不是太友好,但是艾輝覺得對方還是不至于襲擊自己。再想想自己很直接地把自己的同學撞成昏迷……
  太過激了……太過激了……
  艾輝一邊反省,一邊直接把昏迷的端碗同學拎起來,扛在肩膀上,再提著訂制好的器具,便往道場跑。
  一沖會道場,他便對著隔壁喊:“樓蘭!樓蘭!”
  沒一會,一灘沙子從地面滲出來,幻化成人形。樓蘭有些好奇:“艾輝,發生了什么?”
  “我誤傷了同學。”艾輝沒有隱瞞,而是非常老實的交代,只是說話的時候臉上火辣辣。倘若在蠻荒,誤傷隊友的家伙是會受到所有人的排斥。艾輝沒有想到,這樣低級的失誤,竟然會出現在自己身上。
  咦,不對啊,他不是自己的隊友啊。
  艾輝立即變得心安理得。
  艾輝連忙道:“樓蘭,你會醫療吧,幫我看看他怎么樣了。”
  “沒問題。”樓蘭很爽快答應,他的眼睛亮起黃色的光芒,注視著昏迷的端木黃昏。
  艾輝這是第二次見到樓蘭的眼睛亮黃光,這次是旁觀的角度,便沒有上次的壓迫感。但是他還是覺得不可思議,他見到最多的醫療人員,基本都是木修。掌握生機和滋養的木修,對于救死扶傷,有著天然的優勢。
  會醫療的沙偶,太少見了。
  沙偶只能使用土元力,土元力竟然還有可以治療的技能,艾輝覺得自己很孤陋寡聞。
  “他是受到外力的撞擊導致的昏迷。他感染了風寒,身體也處在比較虛弱的狀態,很糟糕。”樓蘭很快給出了結果。
  艾輝聽完之后更加內疚,雖然傍晚同學不是自己的隊友,但是自己竟然把生病中的同學直接撞昏迷,實在太不應該了。
  他連忙問:“那現在怎么辦?”
  “比較簡單的辦法就是靜養。”樓蘭道:“他的身體底子不錯,只需要靜養幾天,很快就會恢復。”
  “那就好。”艾輝松一口氣,忽然反應過來:“幾天的時間?有沒有比較快一點的辦法?”
  艾輝對時間的觀念很強,聽到幾天的時間,頓時眉頭就皺起來。幾天的時間,那得耽誤多少修煉啊。
  “有。”樓蘭點頭:“但是會比較費事一點。”
  艾輝連忙道:“費事沒事,樓蘭你說。”
  “他已經開辟手足四宮,一般不會生病。但是想必是內心郁結,心火旺盛,壓制四宮,才給外邪入侵的機會,從而導致感染風寒。不過他本身的抵抗力比較高,只要讓他被壓制的手足四宮重新運轉,疏通心火,就可以自然而愈。”
  艾輝被侃侃而談的樓蘭震住,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要怎么做?”
  “用元力拍打他皮膚,從手足四宮開始,直通到心臟,疏通心火。”
  “好。”艾輝很干脆,沒有半點拖泥帶水,業務熟練地把昏迷的樓蘭身上的衣服剝開,看著這家伙蒼白的皮膚,艾輝嘖嘖點評了一番,簡直可以比得上新屠宰剛剃光毛用開水燙過的豬。
  啪啪啪!
  艾輝雙手左右開弓,連續的拍打,還好最近自己的元力進步比較大,要不然都堅持不下去。
  想想自己省下一筆醫藥費,艾輝頓時覺得沒那么累。
  我拍!我拍!我拍拍拍!
  最后一擊!
  目標,心臟!
  艾輝雙掌帶著最后一絲元力,啪,精準拍在端木黃昏的心臟處。
  哈,大功告成!
  饒是艾輝體力過人,此時累得夠嗆,雙臂支撐身體喘著粗氣。
  端木黃昏身體一震,他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四目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