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211 關于血晶的討論

郁鳴秋呸吐了口唾沫,看著遠處游弋的猛禽,臉色Y沉。
  戰斗的艱難,超出他的想象。
  這些猛禽,比他想象得更加難纏,最難纏的是它們的數量。短短的半天時間內,九紋血禽,他就擊殺超過十只。各種品種,鷹隼、禿鷲等等,還有很多他不知名的血禽。大概是因為中了血毒之后,模樣變化太大,他認不出來。
  模樣千奇百怪,但是有一點卻非常統一,身上的血紋都是九道。
  他嘴上大大咧咧,但是畢竟經歷過血火的精銳,這么明顯的特征他當然不會視若不見。他猜測血紋的數量很有可能和它們的等級有關,荒獸也有類似的特征標記。
  九紋血禽的實力不弱,但是在身為部首的郁鳴秋眼中,還是不夠看。但是它們的數量實在太多,而且非常狡猾,在他不遠處游弋。沒想到,他修煉的是弓術,一連S殺了幾只之后,這些血禽飛到更遠的地方吊著。
  為了擺脫這些血禽,郁鳴秋鉆入下方的血林。然而情況更加糟糕,血獸簡直像潮水一樣向他涌來。
  不得已,他只能又飛上天空。
  為了擺脫血禽,他全速飛行。但是每次他快要甩掉P股后面的血禽,前方就會飛來黑壓壓一片的血禽,鋪天蓋地,他不得不迎戰。
  一迎戰,速度就降下來。
  花了不少力氣把阻擊的血禽干掉,身后的血禽又追上來。結果導致,他身邊環繞的血禽越來越多。
  “這么搶手?難道小爺其實是血禽界的美男子?”
  郁鳴秋自言自語,一臉無奈。
  他始終懷疑有人在暗中指揮,但是他想盡辦法,都沒有找到對方蹤影。大大小小的戰斗他經歷的不知凡幾,但是這么詭異邪門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遭遇。
  把大鳥都殺干凈,看你出不出來!
  “美男子的宿命,從來都是辣手摧花啊!”
  郁鳴秋滿是對命運的感慨和無奈。身形一閃,突然出現在幾十丈外,手中大弓滿月,一箭S爆一頭九紋血禽的腦袋。
  “血禽界又豈能例外?哦。你是公的,不好意思,真正的美男子從來都是男女通殺,雌雄皆伏。”
  一箭雙雕!
  “完美的弓術!完美的男人!連明秀都無法拒絕的男人!還好大師兄不在……”
  郁鳴秋嘴里噼里啪啦,手上沒有一點手軟。身形如電,左突右沖,手中的箭光神出鬼沒,卻又從不落空。
  轉眼間,天空灑血,羽毛亂飛。
  花了整整十分鐘,全場被他肅清,他喘著粗氣,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真難為自己了,這么完美的男人干這種粗活。實在太不合適。”
  這次似乎把暗中的敵人震住,他飛了幾十分鐘,也沒有在遇到一只血禽。
  飛著飛著,他覺得不對勁。
  停下來,四下張望,入目所及,全都是起伏不定的森林血海,一眼望不到盡頭。
  他的臉色一點點發白,該死,自己怎么忘了這么重要的事情。
  美男子從來都不認路……
  師雪漫對城主府的了解非常到位。她和端木黃昏一同前往城主府。王貞雖然很意外院甲一號隊竟然對血晶感興趣,但是給予最大的支持。
  不僅把各隊的血晶全都交給院甲一號隊,還撥了一批人幫他們搜集法寶和海寶。
  唯獨工匠,一個也沒有。
  這個時候。師雪漫他們才知道城主府接下來的計劃,圍繞著韓玉芩大師的“以城為布”。
  戰斗狀態的效率都很快,沒有誰會浪費時間。
  當師雪漫他們返回兵鋒道場的時候,第一批血晶和法寶海寶都送到道場。
  血晶的工作,全都交給樓蘭。
  “以城為布。”師雪漫看了一眼艾輝:“計劃的設計者,是你的師傅王守川。執行者是你師娘韓玉芩大師。”
  當她知道“以城為布”的時候非常吃驚,以城為布,這是什么樣的氣魄!如果不是這個計劃已經得到刺繡大師韓玉芩的親自認可,她一定以為這是胡鬧。
  從來沒有人做過類似的事情。
  設計方案的是王守川,韓玉芩的丈夫,艾輝的老師,除此之外,她對此人一無所知,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她不知道具體的細節,但是看上去城主和院長,對“以城為布”贊不絕口,而且所有的布置全都圍繞這個計劃進行,可見對此信心何等充足。
  “師傅師娘!”艾輝大吃一驚,但是很快冷靜下來,毫不猶豫道:“我相信師傅師娘,說說織以城為布。”
  師傅師娘出手,艾輝頓時心中大定。師傅師娘都是驕傲的人,會伸手那一定是有一些把握。艾輝有些激動,想著能看到師傅師娘大發神威。
  師雪漫道:“大致來說,整個計劃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需要打造九根巨大的金針,據說九根金針的非常精細,現在工匠正在全力趕造,這階段我們幫不上忙。金針打造好了,需要釘在松間城的九個節點,才能引導松間城的元力,使之連接起來。我們的任務估計主要集中在這一階段。”
  艾輝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真希望金針快點打造好。”
  身為弟子,怎么也不能錯過這次大事啊!
  師雪漫第一次在艾輝身上看到這樣的神情,在她的印象中,無論什么時候,艾輝都是從容不迫,鎮定沉穩,很多時候甚至冷酷得不近人情。
  只有這次,她才在他身上看到屬于這個年齡的情緒。
  “我們需要先堅持過這段時間。”師雪漫提醒道:“血紋獸的攻擊會越來越猛烈,我們的處境會越來越艱難,精銳組的傷亡很大,我們起碼需要先堅持到韓師出手的那天。”
  她心中有些傷心,師家道場已經有好幾人犧牲。
  師家道場護衛的水平比較高,都編進了精銳組,這次的死傷很大。
  她有些擔心永正叔,但是她并沒有因此去影響城主。也許城主會看在她的面子上,保全永正叔,但這是越權的行為,只會讓永正叔和家族蒙羞。
  全城******意味著每個人都需要貢獻自己的力量和生命,無人可免。
  剛剛經歷了一場苦戰,每個人都是疲倦到極點,解決完最主要的問題,大家心神松懈下來,就連師雪漫這樣的鐵人,都感覺吃不消。
  端木黃昏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就像個木樁。仔細看,才發現這個家伙已經睡著,嘴角隱約可見一條晶瑩的水線。
  他今天徹底透支。
  大家東倒西歪,全都陷入沉睡。
  艾輝沒有沉睡,而是盤坐在地,扶著手中煥然一新的龍脊火。越是勞累,越是修煉的好時機,只要能承受極度的疲倦,修煉的效果會出奇地好。
  極度疲倦狀態,人的精神和思維是極度發散,想要把它集中起來非常困難。
  擁有劍胎的艾輝卻不一樣,劍胎修煉的就是精氣神。
  精氣神是無形之物,無形之物從來都是孕育自有形之物,艾輝平時的修煉奠定良好的基礎。
  艾輝很快就感受到,這次入定,劍胎和平時不一樣。
  它緩緩的跳動,艾輝仿佛置身在山谷溪水之間,汩汩的水聲,傳入耳中。但是很快,汩汩的水聲消失,艾輝感受到另一個心跳。
  極其微弱的心跳,就像風中隨時可能熄滅的殘燭。
  那是……
  艾輝定下心神,仔細感悟,把元力運轉的波動濾去,在一片茫茫虛空中去尋找這微弱至極的心跳。
  龍脊火!
  當艾輝找心跳的來源時,心神虛空出,浮現七個微弱的光點。
  它們的光芒是如此微弱,微弱到幾乎難以分辨。
  同樣微弱的,還有它們的氣息。
  淡淡的氣息……有點熟悉的氣息……劍的氣息!
  艾輝的心猛地一跳,心神差點失守。
  這七塊海寶來自一把飛劍,或者一件和劍有關的法寶,哪怕經歷銀霧海千年的腐蝕,殘留之物受到微弱的靈力激活,依然散發出淡淡的劍意。仿佛蒙塵千年的寶物,拭去表面的塵埃,露出屬于它的光芒。
  艾輝心中狂喜。
  對他而言,能夠揣摩來自修真時代的劍意,是一件多么奢侈,多么夢寐以求的事!
  強自按捺心中的狂喜,他的心神漸漸歸于平靜。
  感受著那似有似無,若隱若現的微弱劍意。
  道場一片安靜。
  道場的深處,單獨的房間燈火通明。
  被賦予重任的樓蘭正在進行著忙碌的實驗。
  “血晶解構嘗試12,沙核開始記錄,媒介,海寶編號12,嘗試導出未知力量,失敗!”
  ……
  “血晶解構嘗試37,沙核開始記錄,媒介,海寶編號37,嘗試導出未知力量,成功導出,開始力量分析,分析中,力量屬性未知,建立模板,名稱血靈力。進行深度分析……”
  ……
  “血靈力和元力對比分析方案19,沙核開始記錄……”
  ……
  “血靈力與木元力觸碰反應,沙核開始記錄……”
  ……
  “血靈力與土元力碰撞反應,沙核開始記錄……警報!血靈力侵入沙核!沙核防御開啟!沙核防御失敗!沙核封印受到破壞!沙核封印部分解除!警報!沙核元力干涸……替代方案,沙核開始吸收血靈力……血靈力吸收中……吸收中……吸收中……”
  ……
  “吸收完畢。”
  “子夜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