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12 微弱的氣息

艾輝緩緩睜開眼睛,一道清亮的光芒,從他蒼涼的眼眸閃過。
  那記引動萬道閃電雷霆的凌厲劍光,在艾輝的腦海中久久無法消散,那場面實在太震撼人心。
  那是七顆海寶的劍意,被劍胎吞噬時,艾輝目睹的一幕。
  就這一幕,差點讓他心神失守。
  當時他心中就浮現四個字,毀天滅地。
  想起以前翻閱劍典時,看到那些極盡夸張的描述,他會想是不是太夸張了。直到親眼見識這一劍,他才明白過來,不是描述太夸張,是他們太弱小。
  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龍脊火,閃電銀芒依舊耀眼,但是七顆海寶若有若無的微弱氣息,卻再也感受不到半點。
  劍胎能夠吸食劍意,讓艾輝有些意外。但是琢磨了一會,他卻有自己的理解,如果說劍胎和劍意有什么相同之處,它們都屬于精氣神?
  艾輝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反正他是這樣理解的。
  抄起手中的龍脊火,站定身形,便徑直開始舞劍。
  一開始幾劍,他的速度很慢,磕磕碰碰。有的時候,他會停下來思考一下,再重新調整,劍招總會有細微的變化。
  他看過的劍典很多,但是那些劍典都是死物,對劍招的描述只限于文字。然而劍訣中有太多玄而又玄的意味,是文字難以描述。
  長久以來,他只能苦苦摸索,就像在黑暗中摸索、思考。
  七顆海寶上的劍意被劍胎吞食的瞬間,再現的那一劍,是他第一次真正親眼目睹、親身感受到,修真時代的劍意。雖然它對于現在的艾輝來說,過于高端。簡直就和神跡差不多。但是依然對他有著極為不同尋常的意義,能夠給他極大的借鑒。
  他揮動長劍,身形或進或退。不斷嘗試,他用這樣的方式整理自己剛剛的領悟和收獲。
  漸漸。他的劍光發生變化,劍光變得流暢,不在一閃而逝,而在聚而不散。
  他心中充斥著豁然開朗的欣喜。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無數靈感在他的腦海中涌動,他興奮至極,手中的劍招不斷變化,劍光也隨著變化。
  銀色的劍光越發凝聚,猶如畫筆勾勒。凝聚在空中并不散去。一道道,連綿不絕,艾輝如癡如醉,手中的劍越來越快。
  銀芒吞吐,宛如電走蛇游,照亮他如同巖石般冷峻的臉龐,和專注無他物的眼睛。
  院子里的其他人紛紛被驚動,不由站在一旁觀摩。
  師雪漫早就被驚動,她感到一縷很奇特的氣息。她從來沒有感受過如此獨特的氣息,仿佛在云層之上。在遙遠而高不可攀的蒼穹深處,有個孤獨的身影,披著清冷的陽光。奔走如飛,呼氣如電。
  然后她看到正在舞劍的艾輝。
  艾輝的身影都快被連綿不絕的濃郁劍光淹沒。
  師雪漫瞪大眼睛,老天,這是什么劍術?為什么劍光不會消散?
  艾輝渾然未覺,轉眼間,他身邊的劍光就如堆起的銀色白雪,越堆越高,他的身形在銀色劍光中徹底消失。
  但是下一刻,清脆的劍鳴。響徹道場。
  千山堆雪,轟然崩散!
  漫天的銀色碎芒如同卷起的風雪。艾輝站得筆直,如同一把長劍。英姿凜然。
  他長長吐出一口長氣,宛如利劍,眼中的喜色已經消退,恢復平日的蒼冷深邃。這次的收獲巨大,他又摸索出三招,【點星刺】、【月撩】和【云崩】。都是經過改良之后的基礎招式,能夠引發元力的共鳴。
  【點星刺】同樣是刺擊,比【煙閃】的威力略小,但是動作更簡潔,沒有前半段的蓄勢,刺擊籠罩的范圍更廣。
  【月撩】是一招撩劍,艾輝用到了【弦月】的一些技巧,劍芒也是月形,但是更纖細。
  【云崩】是利用元力的共鳴,產生震蕩的效果,可攻可守,也可以用于擺脫。
  多了三招,意味著艾輝的應對手段更加豐富。煙閃和斜切,在很多時候,需要用腳步或者其他的方法來彌補不足,在戰斗中,這很容易讓他陷入危險。
  但是艾輝收獲最大的,還是對劍術的理解。第一次領略劍意,還是修真時代的劍意,雖然那雷霆萬鈞的一劍,遠遠超出他理解的范疇,但就那么一丁點理解和啟發,對他依然有著無以倫比幫助。
  在創出煙閃的時候,他明白了劍招需要引起元力的共鳴,在修真時代,就是要引起靈力的共鳴。然而,對于共鳴的本身,他依然缺乏了解。但是看到那一劍引萬雷的場面,他對共鳴有了新的理解,而聚而不散的劍光,便是一種獨特的元力共鳴。
  艾輝的劍招,就像是磁石,吸引附近的元力匯集而來,從而形成獨特的劍光。
  劍招的威力也因此暴漲,艾輝大致估算一下,同樣是煙閃,現在的威力是之前的兩倍有余。這還沒算上全新龍脊火對他出手速度的加成。
  艾輝的實力脫胎換骨。
  師雪漫呆呆地看著艾輝,眼前這個家伙徹底顛覆了她所有的認知。她從小到大,都是在天才堆里打滾,見過的天才,不知凡幾。但是像艾輝這樣的妖孽,卻是從來沒有見過。
  他的實力每天都在發生變化。
  師雪漫忽然在想,倘若艾輝有敵人,那他的敵人一定會很痛苦吧。
  端木黃昏瞥了一眼艾輝,地頭看了一眼手中流轉的青花,嘴角彎起一抹弧度,眼中的戰意恍如黑暗中熊熊燃燒的烈火。
  “艾輝!”樓蘭從房間沖出來,跑到艾輝身邊,仰著臉,語氣認真道:“樓蘭好像變厲害了。”
  艾輝哈地一聲,摸了摸樓蘭的腦袋,故作嚴肅:“樓蘭從來都最厲害!”
  “真的嗎?艾輝。”樓蘭兩眼放光,滿是驚喜。
  艾輝沖著院子里其他人喊:“大家覺得樓蘭是不是最厲害?”
  “當然!誰能和樓蘭比?”
  “樓蘭端出一碗元食湯,我認輸!”
  “樓蘭端出一碗元食湯,所有人都會投降!”
  “樓蘭端出一碗元食湯,戰場死尸都會爬起來投降!”
  ……
  樓蘭眼睛的笑得彎成月牙,歡快道:“樓蘭給大家準備了元食湯!”
  短暫的安靜,嘩啦一下所有人都沖過來。最夸張的是胖子,一個霸氣絕倫的超長滑跪,膝蓋擦著火花,硬生生從人群后面沖到最前面,滿臉凜然正氣:“樓蘭,請給我一個投降的機會!”
  過了一會,一鍋色彩斑斕的湯端了出來,一股極為難聞的氣味籠罩道場。所有人的表情呆滯,臉一點點變綠,光是氣味他們就像嘔吐。
  “樓蘭最新的成果哦,根據血晶的特性,專門配備的元食湯。大家現在最迫切的是提高境界,血晶內蘊含的血靈力,是非常獨特的力量。能夠大幅度提高元食的效果,而且,它還擁有類似木元力的生命本源,可以固本培元,消除大家修煉產生的內傷。除了味道差一點,沒有其他的缺點。”
  樓蘭侃侃而談,語氣中充滿自信,但是身后的大鍋里飄起的彩色霧氣,空氣彌漫的令人作嘔的氣味,平增幾分陰森恐怖的氣氛。
  大家面面相覷,瞬間冷場。
  艾輝莞爾一笑:“還是第一次遇到樓蘭做出這么難聞的元食湯,真讓人好奇。”
  他走到大鍋前,一邊捏著鼻子,一邊拿起大勺,給自己舀了一碗。
  “勇敢的艾輝!”樓蘭歡快道。
  “怎么辦呢?樓蘭是艾輝的沙偶啊。雖然這湯看上有點可怕,但是身為主人,總是得捧場啊,這就是人生的無奈啊。”
  艾輝滿臉無奈道,然后捏著鼻子,用慷慨就義的姿態,一口氣灌了下去。
  下一秒,他的眼睛立即瞪圓,臉瞬間綠了。
  艾輝覺得這是他喝過的最難喝的湯,就連那些難以入口的藥,在這碗湯面前都是絕對的美味。剛灌下去的瞬間,他差點嘔吐出來。
  但是還沒有等他嘔吐出來,翻騰的湯就化作一團熾烈的火焰。
  艾輝的眼睛再度瞪圓,這是……
  洶涌的元力陡然間炸開,轟然沖刷著他的身體。安靜的劍胎,受到刺激,開始跳動,瘋狂地跳動,艾輝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體內的元力就自發開始做周天運轉。
  元力的數量實在太多,多到周天運轉都一時之間都難以完全吸收。
  一部分元力滲入艾輝身體深處,另一部分元力,卻往艾輝的體表散逸。
  艾輝周身散發出淡淡的銀色光芒,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呆住。
  艾輝已經顧不上說話,握著劍柄,一心一意控制體內的元力做周天運轉。
  呆住的眾人立即回過神來,蜂擁沖到鍋前。每個人臉上都是難以遏制的狂喜和興奮,難喝算什么?只要能夠增加元力,再難喝他們也心甘情愿。
  “大家一定要充分吸收哦,湯里面的元力,非常適合吸收。這樣的效果,只有在很高級的元力湯,才有可能出現。血晶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哦……”
  樓蘭一邊解說,一邊看著艾輝,眼睛不自主彎成月牙。剛才艾輝站出來,捏著鼻子苦著臉喝下一碗的場面,樓蘭的沙核清晰記錄下來哦。
  “……樓蘭是艾輝的沙偶……”
  好開心!
  樓蘭變得更厲害了哦,樓蘭可以更好幫助艾輝了哦。好開心!
  興奮的樓蘭嘭地變出一連串的“無奈”組成的長長尾巴,圍繞大家飛舞。
  “哦嘿,加油!加油!加油!”
  “哦嘿,無奈!無奈!無奈!”
  樓蘭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