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215 血紋貓

艾輝仔細打量眼前這只血紋貓,這是到目前為止,他見過的最聰明血紋獸。冰冷的眼睛透著冷靜,沒有其他血紋獸嗜血的光芒。
  艾輝隱約有一種感覺,它同樣在打量他們。
  雙方在令人壓抑的寂靜中對峙。
  血紋貓身上的毛血紅,但是異常的堅硬粗壯,每一根都像鋼針。它的腳掌厚實,被細密的鱗片包裹,這也是它全身唯一有鱗片的地方。
  根據艾輝的經驗,鱗片意味著強大的防御。鐵蹄?這還是貓嗎?
  鋒利的爪子,就像利刃,毫不費力陷入堅硬的地面。
  艾輝的目光落在血紋貓的尾巴,粗壯的尾巴就像鞭子,橫掃的時候,在空中出嗚嗚的聲音,讓艾輝毫不懷疑它的威力。
  人生真是充滿驚喜,艾輝心中感慨。
  在蠻荒的時候,每一頭荒獸在艾輝的心中都是無法逾越的高山,他那個時候絕對想不到有一天,自己隨便遇到什么怪物,實力都不是普通的荒獸。
  好在,大家的實力也有著很大的進步。
  艾輝的腦子在飛快地轉動,對付這只血紋貓,最重要的是遏制它的度。如果不能遏制它的度,不要說獵殺它,反而會被它各個擊破。
  “我先來,你們替我壓陣。”
  師雪漫忽然開口,她提著云染天,有些躍躍欲試。剛剛踏入元修的她,很想想試試自己的實力。
  她背上像水草一樣的霧氣,如今成長為雪白的云翼。她脫下身上殘破的松間甲,露出里面藍白相間的戰甲。松間甲防護力很低,在上次與血蚯蚓的戰斗中,就變得殘破不堪。
  雪白的云翼,烏黑如瀑的長,精致的藍白戰甲,纖塵不染的云染天,槍身散著白色的云氣飄帶。冷若冰霜的臉龐美得令人窒息,湛然的眸子透著強大的自信。
  提槍緩步而行,越眾而出。
  元力灌注入云染天,槍身嗡顫。仿佛在應著她。云染天是最頂級的天兵,是父親親手鑄造。每當緊握云染天,她心中總是充滿勇氣。
  血紋貓緩緩向后退。
  大家不禁一呆,后退
  他們交戰的血獸不知道多少,第一次遇到會后退的血獸。之前所有的血獸。只要現敵人,只會下意識向目標撲殺而去。
  艾輝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忽然,血紋貓驀地張口嘶叫,沒有凄厲的聲音,一縷無形的波動,驟然從它身上散。
  過了兩秒,兩道無形波動,同時在兩個地方爆。
  艾輝一個激靈,脫口而出:“它在召喚同伴!”
  召喚同伴
  大家臉色不由同時色變,不會吧
  怎么血獸越來越不一樣了?
  但是他們還是立即做好戰斗準備。艾輝的判斷很少有失誤。
  轟轟轟!
  地面顫動,艾輝的右手方向,揚起遮天蔽日的塵土,房屋摧枯拉朽倒塌的聲音不絕于耳,地面轟隆不斷拉近,有血獸在瘋狂朝這邊逼近。
  轟!
  右手邊的房屋,突然爆開,碎裂的磚石就像暴雨般一個紅色低矮的身影在揚起的塵土中若隱若現。
  當煙塵散盡,一只大約兩米長的血紋蜥蜴暴露在大家眼前。這只血紋蜥蜴渾身環繞著濃郁恍如實質的血光。血光不斷旋轉,充滿破壞力。它渾身包裹著紅色的鱗片,仿若神秘的金屬鍛造,泛著強烈的金屬光澤。
  它身上的血紋非常奇特。就像是黑色的扭曲文字組成的不規則圖案。艾輝數了一下,血紋的數量恰好就九處。
  血紋蜥蜴的眼睛同樣冰冷,沒有半點感情。
  就在同時,他們的左邊,一團血霧悄然而至。血霧以肉眼可見的度變淡,一只嬌小的紅色血狐。出現在大家眼前。宛如紅琉璃的眼珠,盯得大家心里直冒寒氣。
  所有人臉色刷地一下白了,大家想著出來獵殺一頭血獸,但是怎么也想不到,會同時遇到三只!不,是被召喚來的兩只。
  懂得團體戰斗的血紋獸,對艾輝他們來說是個噩耗。
  三只九紋血獸帶來的壓迫感令人窒息,空氣凝固如鉛。
  大家仿佛迎頭澆了一盆冰水,剛剛突破的喜悅,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么多天的戰斗,沒有一次比今天更加兇險。
  端木黃昏的眼睛閃動著光芒,跨出一步,冷冷道:“小狐貍我來。”
  艾輝此時也深吸一口氣:“蜥蜴我來。”
  師雪漫和端木黃昏同時轉過臉。
  艾輝連忙又補充了一句:“其他人注意支援我。”
  兩人才同時把臉轉過去,艾輝雖然現在的狀態不好,但是有大家的支援,應該還是可以讓人放心的吧。
  第一個動的是端木黃昏,他早就等得不耐煩。能夠當著艾輝的面,讓艾輝無話可說,想想都讓他渾身熱血沸騰。
  突破小圓滿對他而言,是巨大的突破,而對他的青花來說,是質的變化。
  手指輕彈,青花纏枝突然從血狐的腳底下鉆出來,纏向血紋。
  血狐的腳掌啪地踩在青花纏枝上,青花破碎。
  端木黃昏嘴角浮起一抹詭異的笑容,也沒見什么動作,碎裂的青花忽然散強烈的寒氣。猝不及防的血狐腳掌頓時多了一層冰霜。
  青花纏枝紋和冰裂紋,自然而然的轉換,沒有任何停頓,光從這一點上就能看出來,端木黃昏對青花的控制力變得更強。
  寒氣入侵,血狐渾身一抖,無數血霧從它的身體涌出。眨眼間,它的身形完全隱藏在血霧之中。
  血霧倏地卷動,如同張大的血盆大口,朝端木黃昏罩去。
  端木黃昏冷哼一聲,腳下青花云紋浮現,他在空中幾個跳躍,躲過血霧。緊追不舍的血霧,也飛上天空,朝端木黃昏撲去。
  師雪漫和血紋貓之間的戰斗,同樣激烈無比。
  新生的云翼,讓師雪漫的度暴增,但是即使如此,她也只是堪堪跟上血紋貓的度。血紋貓的身體柔若無骨,能夠向任何角度扭轉,它就像一道詭異的紅色的閃電,不斷在建筑物之間折射。
  師雪漫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對手,她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不得不集中,只要稍有疏忽,被這道紅色閃電碰到哪怕一點,那也是非死即傷。無以倫比的度,讓血紋貓的任何一個動作都充滿殺傷性。
  短短的十秒,師雪漫的額頭就布滿汗水。
  她知道不能這么下去,必須作出改變,否則一旦自己的體力開始下降,自己絕對無法跟上血紋貓的度,那個時候便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
  雙掌猛地一轉云染天,清喝一聲:“開!”
  洶涌的云氣,就像開閘的洪水,呼啦一下擴散。
  血紋貓一頭闖入云霧之中,它立即現不對,云霧并沒有殺傷力,但是卻有著出色的浮力。突然出現的浮力,讓血紋貓差點對身體失去控制,但是它的身體詭異一折,以一種扭曲的姿勢,強自穩住身形,閃躲過云氣中忽悄無聲息的一槍。
  但是很快,血紋貓就現自己的處境變得很糟糕,這些云氣就像松軟的棉花堆,深陷其中的它根本無法力。更要命的是,云氣包裹著它,在不斷上升。
  陷入險境的血紋貓渾身炸毛,如同鋼針的毛根根直立,它劇烈抖動身體,鋼針般的毛就像暴雨般像四周飛射。
  師雪漫手中的云染天連忙一抖,劃出一個環,擋住射向自己的針雨。
  就在此時,這些有如鋼針的紅色毛,同時爆炸。
  師雪漫只覺得一股詭異的力量,一頭撞入自己的槍環之中,她連續倒飛出七八米,才重新穩住身形。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云氣被炸得七零八落,一道紅色的身影,降落地面。
  短暫的交手,雙方都知道對方不好惹。
  血紋貓的尾巴豎起,毛根根直立,眼睛死死盯著半空中的師雪漫。
  血紋貓身上的毛殘缺不齊,看上去十分丑陋,但是師雪漫不敢有半點輕視,她本來以為的必殺,也被血紋貓輕易化解。
  放眼整個戰場,無論是師雪漫,還是端木黃昏,都并沒有落入下風。
  唯一落入下風的是艾輝。
  艾輝幾乎完全被血蜥蜴壓制,好幾次他差點一頭撞上血蜥蜴渾身環繞的血光,嚇得他一身冷汗。他親眼看到血蜥蜴身上的血光,是如何把射向它的箭雨絞得粉碎。
  唯一能夠突破它周身血光的,只有桑芷君。但是桑芷君的箭矢突破血光之后,也是強弩之末,連在鱗片上留一道痕跡都無法做到。
  頭重腳輕的艾輝,手中的龍脊火不同使喚,他的劍招也是歪歪扭扭。
  如果不是看到血蜥蜴對龍脊火非常忌憚,他早就退下來。
  艾輝心中焦急,自己的狀態到底是怎么事?如果這樣下去,不要說取勝,就連抽身而退都很難做到。
  他不想死在這里。
  他強自集中精神,努力控制體內的元力。
  自己的天宮沒有元力沒有元力
  艾輝在不斷自我催眠,他強迫自己忽視那股頭昏眼花的感覺,他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自己的七宮上,放在運轉北斗上,放在劍招上。
  斜切、點星刺、月撩
  他的注意力一點點朝手掌中不聽使喚的龍脊火上集中。)
  ◆地一下云來.閣即可獲得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