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17 反差和定格

師雪漫陷入苦戰。p九紋貓的速度快若閃電,她必須全力以赴才能勉強跟得上。而九紋貓的靈巧,遠超過她,倘若不是【問水】的變化多端,她現在的處境會更糟。
  九紋貓和她遇到的其他對手都不相同,它更加靈巧,更加聰明,云染天的勢大力沉發揮不出什么作用。
  她不得不加快出槍的速度。
  【問水】經過師家歷代先輩的發展,已經變成一門博大精深的修煉體系。任何一個家族的絕學都非一日而成,而是需要花費無數人的心血。
  師家依然保留著古老的長老制,每一代都會有數目眾多的長老,由大長老統領。長老們平日不問世事,也不參與家族的事務,他們的使命就是不斷鉆研。他們會各自被賦予不同的方向,在家族資源的供給下,用一生的天賦、歲月和默默無聞,去澆灌【問水】。
  一代代的積累,【問水】愈發龐大,就像一顆根深的大樹,有著諸多的分支。也許某個不起眼的分支,就是某位長老花費一輩子心血的結晶。
  師雪漫修煉的槍法名叫【云鯨】,是三百年前一位族內長老云游天下時所創,在【問水】中并不算最強大的槍法,但是她卻非常喜愛,投身其中。也正是因為她修煉【云鯨】之故,父親才會專門去獵取座云鯨,為她打造云染天。
  【云鯨】并不以靈動輕盈而著稱,當遇到九紋貓,師雪漫的感到非常吃力。
  倘若在這次之前,遇到這樣的強敵,她一定手足無措。如今她已經開始逐漸學會如何戰斗。雖然一時之間還無法找到對付的辦法,但是她并不慌亂,而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努力與之抗衡。
  就在此時,她忽然聽到一聲巨響。
  突然爆炸的嘯音和氣浪,震驚全場。
  不光是她,就連她對面的就九紋貓,也被突如其來的動靜嚇一跳。于是師雪漫看到令她心神震撼的一幕,直徑超過五十米的圓形蛛網狀的裂痕,從天空看下去,就像一朵怒放的花朵。
  這多怒放的花朵中央,一個少年手中的長劍擋住九紋蜥蜴的牙齒。擴散的氣浪挾著大量的灰塵,就像遠去的灰色海浪。
  師雪漫呆了一呆,光是從剛才爆發的威力,她就能夠判斷九紋蜥蜴的這次攻擊,是何等的恐怖。可是艾輝卻硬生生擋下來,少年的身形有些瘦削,衣衫破損得厲害,沒有白衣勝雪,沒有瀟灑從容,并不高大的身形挺立在場內,卻讓人產生無法撼動之感。
  這家伙……不是沒有小圓滿嗎?
  怎么可能擋下?
  這個家伙……
  和師雪漫不一樣,端木黃昏因為角度的緣故,恰好目睹整個過程。但是當他看到氣浪席卷之后,巍峨挺立的艾輝,還有半分不得寸進的九紋蜥蜴,他如同灌了一大口烈酒。
  俊逸絕美的臉龐多了兩酡紅暈,就像喝醉了一般。
  難以言喻的興奮和戰意,讓他的身體不自主戰栗,渾身每一寸皮膚都在燃燒,就烈火燃燒荒原,照亮黑夜星辰。
  鮮血在烈火中沸騰,強烈的戰意在他胸中翻騰,他只想仰天長嘯。
  他指節捏得發白,戰栗像電流般在他渾身蔓延流竄,他硬生生克制住。
  因為這是艾輝的華麗表演,不是他端木黃昏。
  狹長的雙眼此刻閃耀著妖異而瘋狂的光芒,猩紅的舌頭下意識舔了舔略顯蒼白的嘴唇,這才是他渴望的戰斗啊,這才是他渴望的光芒啊。
  他眼睛微微一瞇,森然的光芒閃動,主動朝九紋血狐沖去。
  胖子哇啦哇啦的慘叫干嚎聲,就像狼狗咬在他屁股上。
  姜維第一個反應過來,重箭離弦,崩地一聲,帶著呼嘯朝九紋蜥蜴飛去。
  其他人這才反應過來。
  桑芷君手中的金絲軟弓上,四根箭矢箭尖合攏,她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四道流光倏地合而為一,一道耀眼的光矢,****而出。
  可憐的九紋蜥蜴,如此強度的硬碰硬,它受到的沖擊無以倫比,腦袋還處在茫然狀態,就遭遇狂風暴雨的攻擊。
  而且由于此刻它周身的紅光消散,這些攻擊全都結結實實轟在它身上。
  光芒立即淹沒了九紋蜥蜴,它的身體劇烈顫抖,碎裂的鱗片飛濺。
  由于艾輝和九紋蜥蜴的距離非常近,為了避免波及到艾輝,大家也不敢盡情攻擊。但就是這波攻擊,九紋蜥蜴遭受重創,渾身鱗片翻飛,血肉模糊,裊裊的黑煙升騰而起。受傷最重的是它的腹部,有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正在汩汩流淌鮮血。那是桑芷君和姜維的杰作,姜維的重箭破開九紋蜥蜴的鱗片,而桑芷君的合箭術在同一位置,洞穿九紋蜥蜴的腹部。
  九紋蜥蜴展現出強大的生命力,哪怕看上去如此狼狽不堪,但是依然兇性不減。它的眼睛,從最初的冰冷,現在變成赤紅,透著令人心悸的瘋狂。
  它怒吼一聲,不僅沒有后退,反而悍然朝艾輝撕咬。密密麻麻的牙齒令人心寒,就像張開的巨大鋼剪,粗壯的脖子,蘊含著可怕的蠻力。在它還沒有血化的時候,就曾經輕易咬斷過一頭野牛,野牛龐大的身體,被它硬生生攔腰咬斷。
  現在它的力量更強,牙齒更加鋒利堅硬,哪怕面前是一人粗的鋼柱,它都能夠毫不費力咬斷。
  眼看就要咬中對方,眼前的家伙動了。
  好快,它眼前一花,劇烈的疼痛,從它的口中爆開。它的舌頭就像被挑破的血球,一下子爆裂,一蓬血霧炸開。鮮血瞬間從它張開的嘴巴滿溢流淌而出,它嘴里全都是鮮血的味道,是它自己鮮血的味道。
  它從來沒有感受到如此劇烈的疼痛,它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后退。此時的痛楚,接管了它身體的控制,它痛苦地在地上扭動翻滾,想緩解口中的劇痛,但是沒有任何用處。鮮血源源不斷從它牙齒的縫隙中流淌出來,它的腦袋不時撞擊地面,地面顫動,碎石飛濺。
  桑芷君他們這次的反應,要比之前好迅捷許多。各種攻擊,鋪天蓋地朝九紋蜥蜴轟去,各種光芒箭矢,瞬間把九紋蜥蜴淹沒。
  沒有顧忌之下,所有人的火力全開,瘋狂地攻擊。
  桑芷君姜維他們不敢有任何的停頓,他們沒有半點節約元力的想法,所有人都知道倘若不能趁其病要其命,九紋蜥蜴的任何反擊,都有可能對他們造成慘重的傷亡。
  面對這個級別的血紋獸,他們沒有半點節約元力的資格,他們能夠發揮作用,已經是個不錯的結果。
  幾乎每個人都是把自己體內所有的元力,全都傾瀉到九紋蜥蜴身上,才停止下來。
  攻擊停止,大家都在喘氣,粗重的喘氣聲匯集成一片。
  九紋蜥蜴一動不動,大家不約而同松一口氣。
  這輪打擊對九紋蜥蜴的打擊是致命的,再頑強的生命力,在面對七八十人的瘋狂攻擊,其結果可想而知。
  可憐的九紋蜥蜴渾身沒有一塊血肉還是完整。
  “應該死了吧?”胖子嘀咕道。
  樓蘭眼睛黃光閃動:“死了哦。”
  胖子長舒一口氣,過了一會,又有些緊張:“阿輝沒事吧?”
  樓蘭歪著腦袋道:“艾輝的情況很奇怪,樓蘭也分辨不出來,但是艾輝的身體沒有受傷,我們不要干擾艾輝,他需要自己脫離心在的狀態。”
  “沒受傷就好。”胖子神情放松,想到剛才自己鬼哭狼嚎,頓時暗呼不妙,哀求道:“樓蘭,待會一定不要告訴阿輝我逃回來啊。”
  “為什么呢?”樓蘭睜大眼睛:“胖子很勇敢啊。”
  “勇敢也沒用。”胖子滿臉悲憤,勇敢能減少修煉量嗎?不能!
  要是被阿輝知道了,等待自己的,就是無窮無盡的修煉任務。
  現在艾輝布置的修煉任務,已經讓胖子叫苦連天。現在想想,還是蠻荒的時候好,阿輝那個時候還不懂怎么修煉,要不然自己肯定沒辦法從蠻荒出來。
  不是被荒獸吃掉,而是被阿輝布置的修煉任務活活累死。
  看看自己的肥肉,胖子心中更加悲憤,都累瘦了!
  “血晶不會被我們打壞了吧?”桑芷君滿臉肉痛,血晶對他們來說,比金錢更重要。
  “不會的,交給樓蘭吧!”樓蘭歡快而充滿自信道,化作一團風沙沖向血肉模糊的九紋蜥蜴。風沙包裹著九紋蜥蜴,模糊的血肉迅速被剝離,就像殘雪消融,露出森然的白骨。
  風沙不斷地旋轉,片刻后,地上只留下一具多處斷裂的蜥蜴骸骨。
  風沙回到大家身邊,重新變成樓蘭。
  叮叮叮。
  清脆的撞擊聲,樓蘭手中多了幾顆晶瑩的血晶,樓蘭檢查了一下,開心宣布:“血晶的品質比上次更好哦!”
  學員們的歡呼聲響成一片。
  很快,大家的目光,就落在正在激戰的另外兩人。
  胖子看了一會,忽然一拍大腿大聲喊:“哎,你們把怪物引過來,讓艾輝來殺啊!”
  桑芷君他們眼前一亮,胖子的這個辦法挺賊的啊,艾輝現在的木偶狀態,不管什么來了都照殺不誤。師雪漫和端木黃昏只需要在一旁守著,伺機偷襲,那肯定更容易取勝。
  然而誰也沒想到胖子的這聲大喊,頓時激怒了兩人。
  師雪漫眸子變冷,向那個混蛋求助?呵呵。
  端木黃昏眼中的瘋狂更加濃烈,被艾輝比下去?想都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