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19 受驚的田寬

從城主府回來的老張,把血晶的用處告訴大家,頓時引起一片喧嘩。
  “難怪那小子要血晶!早就有所圖謀啊!”
  “虧大了虧大了!”
  “真是陰險的小子啊!”
  ……
  大家七嘴八舌討論著,老張聽到沒好氣道:“都別扯了,血晶的用處就是他們發現的!上面給了他們四百天勛和傳承,城主府也有獎勵。”
  老張言語間充滿羨慕,他想起那天的艾輝,當時結交不過是臨時起意,現在看來,似乎結交了了不得的人物啊。還沒有畢業,就有好幾百的天勛,在他的記憶中,感應場還沒有出現類似的例子。
  大家一呆,但是很快有熱烈討論起來。
  “厲害啊!那些小毛頭這么小就這么厲害,長大了還得了?”
  “人家是名門之后,和咱們能一樣嗎?”
  “也不虧啊,血晶可以再獵殺嘛,交情難得!”
  “四百天勛,都夠到十三部當個小隊長了!”
  ……
  老張拍了拍手掌,大聲道:“都聽我說。”
  大家逐漸停止討論,看向老張,老張在隊伍中很有威信,他為人豪爽大方,深得大家的敬重。
  “我提議咱們去獵殺血紋獸。血晶不光可以用來提高大家的實力,可以強化兵器,還能換天勛。血獸當然很危險,但是咱們這些人,哪一個不是富貴險中求?獵取荒獸就安全?都是刀劍舔生活的好漢,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現在錢沒啥用,但是天勛是個好東西。哪怕大家死在感應場,留給自己的親人,咱們也心無牽掛。大家說是不是?”
  老張的話,讓全場安靜下來,許多人露出思索的表情。
  但是很快,大家便紛紛響應。
  “沒錯!獵啥不是獵?血晶更劃算啊!”
  “天勛啊。能換天勛的荒獸,咱們能獵得了?”
  “給娃留點天勛,說不定以后,他還能當個衙役什么的。過個穩當的生活。”
  “衙役有什么好當的?可以換傳承!天勛換的傳承都是好東西!”
  ……
  老張滿意地點頭,雙掌做了個下壓的手勢,待聲音安靜一些,才重新開口:“分配的規矩,就按狩獵團的老規矩來。大家都很熟悉。”
  大家紛紛點頭,狩獵團是專門獵殺荒獸的團隊,關于戰利品的分配有一套很成熟的規則。這些人大多都混過獵殺團,對這套規則都很熟悉。
  “這血晶能換天勛,那肯定有不少人會和咱們一樣。”老張接著道:“咱們得打起精神,別被別人坑了。還有,荒獸大家都很熟悉,但這血紋獸呢,大家都不熟悉。要是遇到厲害的,大家也別硬來。保命要緊。俗話說得好嘛,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人群響起一陣輕笑,對于這些老油條來說,這是實在話。
  松間城因為血晶而蠢蠢欲動的人群并不僅僅只有老張這一個小隊,許多人都主動把目光瞄準血紋獸。有的人是為了財富,有的人是為了更加強大,有的人是為了能夠活下去。這些懷著不同目的元修,目標卻是無比統一。
  之前的血紋獸,大家避之不及,如今卻是人人都尋找的目標。
  街道上的元修數量陡然增加。戰斗陡然變得激烈起來。
  老張帶著隊員小心地在尋找目標,他保持著冷靜,血晶雖然珍貴,但是血紋獸對他們來說依然是非常強大的敵人。稍有不慎他們就會沒命。
  “老大,快看!”
  忽然前方隊員驚呼。
  老張連忙望去,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街道的盡頭狂奔,在其身后一道紅色的身影緊追不舍。前面那個身影大家都很熟悉,端木黃昏!
  松間城的元修,對這些松間院第一天才。都非常熟悉。
  院甲一號隊?
  老張心中一動,難道他們又遇到麻煩了?怎么只有端木黃昏一個人?
  “跟上去瞧瞧,大家都小心點。”
  一行人小心翼翼順著前進,沒多時就聽到戰斗的身影。
  大家精神一振,悄然靠近。
  當老張摸到近處,看清場內的戰斗,頓時呆住。
  艾輝就像一根木樁,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端木黃昏身后跟著一只血紋貓,看上去很狼狽。
  一人一獸,圍著木頭樁子一樣的艾輝在繞圈子。
  一圈又一圈。
  這是干嘛?
  老張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不由目瞪口呆。
  “傍晚同學加油!”樓蘭大聲打氣。
  “傍晚不怕,艾輝不會這個時候問你還錢!”胖子也落井下石。
  “靠近點!”
  “哎,就差一點,近點,再近點!”
  “傍晚你對那只貓做了什么?它對你那么鍥而不舍?”
  ……
  師雪漫雙手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端木黃昏滿臉都是汗,剛才師雪漫引來的血紋獸,被艾輝切瓜砍菜一樣干掉。結果輪到自己,卻是一只以速度見長的九紋貓,端木黃昏差點被傷到。
  該死的,艾輝的攻擊范圍非常小,也就是說,需要把九紋貓引到艾輝非常近的區域,讓其主動攻擊艾輝才行。
  但是一想到艾輝剛才差點洞穿他喉嚨的那一劍,他心里有發虛,那一劍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心理陰影。
  他帶著九紋貓不斷圍著艾輝繞圈子,偏偏九紋貓對艾輝視若不見,紅著眼睛瘋狂追著他。端木黃昏氣得都想破口大罵:這么大一個人杵在這都看不到?你還是不是血紋獸啊?
  得想個辦法……
  端木黃昏靈機一動,突然腳下一頓,轉過身形,迎著朝他沖過來的九紋貓,發動青花。
  無數纏枝紋瞬間在他面前結成一張大網。
  九紋貓沒有想到端木黃昏會突然停止,來不及反應,一頭撞上大網上。九紋貓雖然用爪子劃動,但是青花纏枝紋比它想的更加堅韌,只劃斷了幾根,它的身體被大網兜住。
  下一刻。它就像皮球一樣,被大網嗖地彈回去。
  方向赫然是呆立不動的艾輝。
  老張差點失聲驚呼,難道端木黃昏想害艾輝嗎?
  空中翻騰的九紋貓也注意到距離不斷拉近的艾輝,它眼中閃過一道血光。柔若無骨的身體在空中變換姿態,朝艾輝撲去。鋒利有刀刃的銳爪,從厚實的腳掌中彈射而出,閃動著凜冽的光芒。
  艾輝仿佛對即將到來的危險沒有半點察覺,還是一動不動!
  老張的驚呼差點脫口而出。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到了嘴邊的驚呼,硬生生堵在嘴巴里。
  就在九紋貓的爪子堪堪觸及到艾輝的時候,一道銀色的劍芒,毫無征兆出現。
  空中想起一聲非常獨特的嗡顫嘯音,但是下一刻,叮地一聲脆響,劍芒和九紋貓的利爪碰撞。
  劍芒還未消散,又是一道劍芒出現,擊中在同一位置。
  又是一劍!
  劍芒速度之快。快到老張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所有的撞擊聲在極短的時間內匯集成一片,只能聽得到一聲清脆的叮。
  乒!
  九紋貓比鋼鐵還堅硬的利爪,在耀眼的劍芒中化作齏粉。
  而幾乎在同時,一道細長的月形劍芒,出現在九紋貓的腹部。
  月撩!
  九紋貓的腹部,是血紋最為集中的地方,這道月形劍芒瞬間沒入血紋之中。一道細長的血線,出現在九紋貓的腹部。
  九紋貓的瞳孔驟然擴張,身體一僵。
  然而攻擊遠沒有結束。一團點點的光芒,突然亮起,就像無數細小的星辰,墜入九紋貓的腹部。血線立即被撕裂。變成一個大血洞。
  鋒銳的劍芒,從九紋貓的背部透體而出。
  嗤嗤嗤,細小如針的血柱,從九紋貓的背部噴射。
  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劍芒,擊中九紋貓頸部的血紋,閃亮的劍芒就像一根發光的鋼針。洞穿九紋貓的脖子,卡在脖子中間,劍芒表面閃電游走。
  所有一系列的攻擊,全都發生在極為短暫的瞬間,從九紋貓進入艾輝的攻擊范圍,到受到撞擊離開艾輝的攻擊范圍。
  砰!
  僵硬的九紋貓就像個破布袋一樣摔在地上,脖子上橫著的劍芒,受到震動,砰地化作一蓬碎芒。
  九紋貓一動不動,氣息全無。
  艾輝一動不動,就像沒有生命的木偶。
  全場一片死寂。
  老張完全看傻眼了,眼前的一幕完全超出他的想象。整個戰斗過程,快得他肉眼都難以捕捉,他不知道艾輝是如何完成的。
  看到像木偶一樣呆立不動的艾輝,他心中直冒寒氣,實在太可怕!
  這是什么劍術?
  從來沒有聽說過如此厲害的劍術。
  他一開始的時候,只不過是想結個善緣,他聽說過院甲一號隊的威名和戰績,但是并沒有親眼見識過,但是今天親眼目睹,他才知道艾輝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對他們來說,充滿致命危險的血紋獸,在艾輝面前竟然連片刻都抵擋不了,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他們這些精銳組在艾輝面前呢?
  老張心中一哆嗦。
  他們的表現絕對不會比血紋貓好得哪里去,他打定主意,待會回去一定要詳細叮囑其他人,不管什么原因,也不能和院甲一號隊發生沖突。
  師雪漫等人同樣被震撼到,師雪漫抱在胸前的雙手放了下來,她的眼中閃過不能置信。
  艾輝這次出招,比上次更快!更準!
  連續三劍在極短的時間,擊中九紋貓爪的同一位置,才能擊碎九紋貓的爪子。
  這家伙難道在這樣詭異的狀態下,都能進步?
  師雪漫覺得匪夷所思,偏偏這一幕就發生在她眼前。
  端木黃昏受到的沖擊更加強烈,他睜大眼睛,瞪著艾輝,一臉見鬼的表情。
  艾輝的狀態無人可以解釋,端木黃昏覺得應該是類似頓悟的狀態,但是這見鬼的戰斗力……誰才是突破小圓滿的人?
  他的拳頭不自主捏緊,看到艾輝切瓜砍菜一樣干掉一只九紋貓,而自己……
  盡管他也知道艾輝狀態詭異,但是……
  端木黃昏不需要借口!
  該死!
  偌大的街道,鴉雀無聲,大家都被震撼到。
  就在此時轟隆一聲巨響,地面劇烈震動。
  師雪漫和端木黃昏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當他們看到遠處升起一團巨大的黑煙,兩人的臉色大變。
  “是城門!”端木黃昏失聲驚呼。
  “城門破了。”師雪漫帶著顫音。
  他們身后每個人都是臉色發白。
  雖然松間城的地底可以稱得上千瘡百孔,但是依然能起到一些防御的作用,潛入的都是體型比較小的昆蟲和野獸,沒有大型野獸。
  而一旦城破了,意味著大型野獸,可以直接進城。對大家來說,無異于一場災難。
  地面在震動,更讓大家感到恐懼的是,震動在向這邊靠近。
  “快跑!好多血獸!”
  不遠處響起驚呼,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
  街道盡頭出現一道紅色的洪流,以驚人的速度朝這邊席卷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