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23 血禽入城

說實話,田寬覺得自己已經找到了整個松間城最危險的那個人。p在城外的時候,他見到周圍的血獸明顯比其他地方蛻變緩慢,就在心中暗自留神。他覺得松間城一定有著某種特殊的原因,或者某些特殊的人,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現在他所有的心神,全都在艾輝身上。
  無論艾輝是不是導致松間城附近血獸蛻變緩慢的原因,他此刻眼中,艾輝是最危險的份子。他覺得危險,并非因為艾輝的強大,說實話,雖然艾輝表現出強悍的戰斗力,但是在他見過的強者之中,艾輝排不上號。
  不管是郁鳴秋,還是組織內那些神秘的強者,都遠遠超出艾輝的實力。
  但是在艾輝身上,他感受到一種危險。
  田寬和其他人選擇的道路不一樣,經歷層層篩選獲得的資源,他全都投入到自己的身體。他只相信自己,自己的身體,他從來沒有想過依賴其他力量。
  這是一個笨選擇。
  他為這個選擇吃盡了苦頭,在初期的時候,他沒有任何優勢,每一次的勝出都是帶著傷痕累累。好幾次傷勢之重,距離死亡只不過一線之間。但是他依然堅持自己的選擇,不斷把資源投入到自己的身體,不斷參加血煉。
  他的付出漸漸得到回報。
  他的身體能夠承受血煉的等級在不斷的提升,而他更加瘋狂,每次血煉的強度,都超出身體承受的安全范圍。他的固執和瘋狂,給他帶來了很多的麻煩,比如受傷就是家常便飯。但是同樣給他帶來許多的好處,他的身體強度遠超過其他人。尤其是他身體的愈合能力,也大大超過其他人。
  換句話說,他的生命力更頑強。
  他的對手們總是驚訝地發現。每次都把他打成重傷,但是每次他都總能活下來。他甚至學會了如何用受傷換取機會。這讓他經常得手。
  但是沒有人知道,他還有一處不為人知的能力。
  那就是對危險的直覺。
  他的身體在他堅持不懈的投入之下,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常年在生死間徘徊,也使得他對于危險有著更加敏銳的直覺。
  這種能力很多次都救了他一命,讓他險而又險地與死亡擦肩而過。
  他第一時間察覺到艾輝的危險,那時他還在為艾輝的華麗表演而贊嘆,但是心中已經隱隱感覺到危險。
  田寬對于自己身體的傷勢并不擔心,比這更糟糕的情況。他遇到過很多次。只要給他時間,他很快就能恢復完全,而且他有種強烈的預感,如果這次他能夠恢復,他的實力將有巨大的飛躍。
  感謝兵人部的那個兇悍的家伙。
  那個家伙最后的舍命一擊,已經突破元力的邊界,融入極為強烈的意志,元力發生了田寬難以理解的變化。
  田寬在最后關頭,察覺到對方的突破。
  幾乎瞬間,他就決定冒險讓對方的元力注入到自己的體內。
  李維的元力確實不同尋常。對田寬身體的破壞驚人。傷勢比他預期的要重得多,他不僅不怒,反而心中欣喜。至于臉上的憤怒。只不過是做給那個瘋女人看罷了。
  他的身體至今未痊愈,是因他的身體,依然在頑強地蠶食這縷蘊含強烈意志的元力。當他把這縷奇異的元力蠶食殆盡,他的身體便能夠再次蛻變。
  那是以后的事情,他現在的目光,全都放在長街那位持劍少年的身上。
  因為他感受到危險的氣息,比兵人部那個斷臂元修更強烈的危險氣息。其他人沒有察覺到艾輝在劍術上的變化,但是田寬卻察覺到。
  還有冷酷至極的殺戮,徹底顛覆了田寬的認知。田寬對于殺人沒有半點心理障礙。死在他手上的人連他自己都數不清。但是哪怕他現在殺死一名敵人,他的心神都會出現波動。或者興奮,或者如釋重負等等。
  哪怕再老練的殺手。都無法做心神無波。
  但是田寬在長街少年身上看到,絕對的靜止,沒有半點波動,沒有興奮,沒有緊張,而是沒有任何情感的機械殺戮。仿若他收割的不是生命,而是修煉場內的草靶。
  田寬感受到危險,異常強烈的危險。
  如果他現在身上沒有傷,他現在就直接悄然摸上去,把對方干掉。但是現在不行,長街少年的劍術,讓他非常忌憚。
  那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劍術,一種危險的氣息。
  藏在暗處的田寬,苦苦思索怎么對付那個可怕的殺戮機械。在這樣的殺戮機械面前,任何的花招沒有任何意義。
  當天空出現血禽,田寬眼前一亮。
  真是想什么來什么!
  附近的血獸蛻變比較緩慢,田寬懷疑很有可能是曾經發生過大規模血煉,抽走附近血林太多神之血的緣故。
  隨著血獸的實力不斷蛻變提升,血獸的領地意識也會變得更加強烈。強大的野獸,比弱小的野獸,領地意識更加強烈。
  這就會造成兩個結果。
  一個是它們會對侵犯自己領地的外來者表現出強烈的敵意,這也是他們用來對付五行天元修的辦法。
  領地意識增強的另一個變化,就是這些越變越強大的血獸,它們會更趨于守衛自己的領地,而不會隨意遷徙。
  松間城周圍的血獸發展緩慢,對松間城的威脅相當有限,但是更遠處的血獸,卻不會輕易離開自己的領地。
  但是也有例外,那就是會飛行的血獸。
  松間城方圓一百公里,對于血獸來說,已經是不小的范圍。方圓五百公里,那已經能夠容納非常強大的血紋獸。但是對于天空的血紋獸來說,幾百公里不過彈指間而已。
  地面血紋獸前來的難度很大,但是天空的血禽,卻隨時可能會來。
  這些血禽,絕對是從遠處飛來,它們的實力要比潛入松間城的地面血獸強大得多。清一色都是九紋,而地面的血獸中,絕大多血獸都沒有凝結出血紋。凝結出血紋對血獸和血修來說,都是踏入門檻的標志。
  這是一批血隼,數量總共有七只,身上的血紋都是九道。為首的那只血隼,身上有一道血紋明顯比其他八道血紋顏色要淡許多,這是它要蛻變的標志。
  無論是血獸還是血修,第一次凝結出的血紋,都會是九道。而隨著實力的不斷提升、蛻變,血紋的數量會逐漸減少,血紋大小也會大幅度的縮小,血紋變得更加精致。
  血紋是弱點。
  實力粗淺的血修,往往會全身披甲,把自己保護得嚴嚴實實。而隨著實力的提升,血紋的數量和大小都會急劇縮小,也變得難以發現,大家的穿著也會變得正常。
  七只血隼一出現,就成為整場戰斗的焦點。
  它們的速度快若閃電,沒有一個元修能夠追得上,甚至能夠逃得性命的都很少,它們所向披靡。
  但是田寬再次苦惱地發現,自己沒有修煉役獸訣,怎么讓這些血隼攻擊長街少年?
  他想到一個辦法,但是……
  他一咬牙,決定干了!
  只要能干掉這個危險的家伙,自己付出點代價也沒什么。
  他繞過廢墟,不動神色殺死一只血獸,吸干血獸的精血,血獸剩下干癟的皮囊,被他撕開,他潛入其中,偽裝成一只血獸,混入血獸群之中。
  艾輝的動作雖然變慢,但是街道上的血獸數量比以前要少許多,勝利在望。
  累得精疲力盡的胖子杵著膝蓋,一邊喘氣一邊盯著尸橫遍野的長街,嚷道:“這該多少血晶啊!咱們可不能便宜別人啊!”
  一旁一直在記錄艾輝狀態的樓蘭,眼睛不斷閃動的黃光突然停止閃動。
  聽到胖子的牢騷,樓蘭停止記錄。
  他覺得胖子說得很有道理,而且血晶對艾輝很重要!
  “交給樓蘭!”
  樓蘭歡快道,在胖子呆滯的目光中,化作一灘流沙。流沙變幻成無數小樓蘭,每個小樓蘭比米粒還小,卻個個都惟妙惟肖,異常精細。
  迷你小樓蘭們繞過艾輝,蹬蹬蹬沖進戰場。只不過由于小短腿,他們的動作看上有點……滑稽。
  數量龐大的迷你小樓蘭就像一團沙滲入戰場。
  迷你小樓蘭就像蟻群一樣包圍地面的尸體,他們彼此合作,相互接力,很快就瓦解一具血獸的尸體,得到血晶。
  一名迷你小樓蘭,雙臂扛著比他身體要大得多的血晶,吭哧吭哧往回跑。
  忽然一團陰影籠罩他的天空。
  一只強有力的獸腿從天而降,噗,迷你小樓蘭立即被踩成一團沙餅,堅硬的血晶被踩進地面。血獸渾然不知自己剛剛自己踩扁了什么,徑直離去。
  地面的一灘沙餅迅速匯集,重新變成迷你小樓蘭,抱著卡在地面的血晶,吭哧吭哧用力。
  血晶卡得很緊,他抱不出來,十多秒后,幾十個迷你小樓蘭從四面八方蹬蹬蹬跑過來,他們一起用力,把血晶從地面拔出來。
  迷你小樓蘭集體歡呼,彼此拍掌慶祝。
  最開始的那只迷你小樓蘭,繼續扛著血晶吭哧吭哧往回跑。
  沒有人和血獸注意到地面這些小東西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