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224 迷你小樓蘭

胖子目瞪口呆地看著血晶在自己身邊不斷堆高,就像守在田地里的肥兔子眼睜睜看著鮮嫩欲滴的胡蘿卜從地里蹭蹭蹭一根根冒出來。p樓蘭勤勤懇懇,效率驚人。
  他們就像螞蟻搬家,迅把戰場的血晶分離,搬到胖子身旁。迷你的體型,讓他們打掃戰場的動作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混在血獸群的田寬注意力全都在朝這邊飛來的七只九紋血隼身上。七只九紋血隼迅占領了天空,周圍的天空看不到元修。然而讓他失望的是,這些九紋血隼并沒有立即對艾輝起攻擊,而是在其頭頂盤旋。
  田寬心中有些著急,但是他也知道,越是強大的血紋獸越聰明。十有**是艾輝表現出來的戰斗力,讓九紋血隼感到忌憚。
  田寬猜得很準,天空七只九紋血隼的頭領,目光始終沒有離開艾輝。看到艾輝切瓜砍菜一樣消滅潮水般的血獸,它非常忌憚。
  飛行類的血獸能夠在天空翱翔,這讓它們極為強大。和地面的生物戰斗,它們總是占據著優勢。廣闊的天空,是它們最大的依仗,它們可以從任何角度起攻擊,哪怕失敗,也能夠振翅逃離,而那些沒有翅膀的敵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們消失在天空。
  但是萬物是平衡的,它們能夠飛行,能夠借助天空的力量,但是它們也并非沒有缺點。它們身體往往非常脆弱,對地面生物來說僅僅是無關緊要的攻擊,對它們來說很有可能致命。
  因此對于艾輝,這只已經開啟靈智的九紋血隼,非常忌憚。它們的飛行度再快,也快不過下面那個危險少年的劍。
  但是它的狩獵經驗很豐富,能夠走在其他血隼前面,它并不缺乏狡猾。
  它們在艾輝頭頂悠然盤旋,再厲害的敵人,在不斷的沖擊下。都會疲倦。而它們只需要在目標疲倦的時候動致命一擊,就能收獲勝利的果實。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鮮美的目標,它嗅到了突破的美味。只要把這個少年吞食,那些富含獨特元力的血肉。就能夠讓它踏入八紋的境界,它會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
  為了這個目標,它有足夠的耐心。
  然而它并不知道,下方有人比它們更著急。uu小說www.booksrc.net
  田寬一看那些盤旋的九紋血隼,就知道這些扁毛畜生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卻等不了。他親眼看到艾輝的劍術是如何生巨大的變化。
  他擔心再拖下去,艾輝的劍術很有可能突破。
  眼前的劍術就已經如此危險而可怕,在這個基礎上再次突破,那會是什么概念?
  田寬不知道,他從來沒有見過那么強大的劍術。劍術的傳承在五形天都早已經不是主流,沒聽說過有什么厲害的傳承,但是眼前的少年一旦突破,那一定會非常厲害。
  更讓他心驚肉跳的是縈繞在他心頭的危險預感,危險的預感是如此強烈,讓他哪怕付出一些代價。他也愿意。
  哪怕他不會役獸訣,但是他依然有辦法,只要他愿意付出代價。
  田寬眼中閃過一道狠厲之色。
  他手中多了一把鋒利的小刀,小刀閃動寒光,顯然并非凡品。他手腕一翻,小刀砍在手臂上。
  他的動作很慢,刀切入肌肉之中,沒有鮮血飛濺,田寬的表情閃過一絲痛苦。
  但是他的動作沒有半點遲疑,一塊兩指寬的血肉被他硬生生切下。詭異的是。他的手臂并沒有流血,血肉模糊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度生長,轉眼間他的手臂的傷口就愈合,生長出淡紅的皮膚。只是少了一塊。
  被他切下的那快血肉,呈現出妖異的鮮紅,散著極為誘人的香甜。
  田寬周圍的血獸一陣騷動,它們的鼻子在拼命抽動,在尋找香味的來源。但是田寬早就預料到可能出現的情況,血靈力迅包裹著他自己的這塊血肉。
  他現在需要把自己的這塊血肉扔到艾輝身上。他的血肉對血獸來說有著無法抵抗的誘惑力。
  他們六個人體內的神之血,是當時組織最出色的一批試驗品,當時和他們一起植入神之血的種子有一百多個,但是只有他們六個人活下來。
  在很長的時間內,他們的特別之處都沒有顯露出來,但是后來所有種子參加競爭,最后勝出的,卻恰好是他們六個。
  這件事,他也是后來才知道。
  他們六個人,每個人在神之血引導下生的變化都完全不同,誰都沒有想到大家是同一批種子。
  田寬知道得更多一點,因為他經常受傷,受傷身體的變化也是組織非常感興趣的內容。從幫他治療和觀察的醫生只言片語中,他知道一些非常隱秘的內幕。
  比如那批種子的配方不知道為什么被人銷毀,雖然組織已經嘗試了無數次,也沒有再制造出來和他們一樣的種子。
  正是他們的獨一無二,他們才能得到一些獨一無二的機會。
  田寬現自己的血肉對血獸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是因為他經常受傷。元修和其他的競爭種子,都對他的受傷沒有什么反應,但是如果有血獸在場,血獸的反應會變得非常驚人。
  那一次他差點被死在瘋狂的血獸手上,也是從那次之后,他學會如何掩蓋自己傷口的氣息。
  他習慣了用傷來換取機會,怎么會忽視自己血肉的特性?他不知一次思考過如何才能利用自己血肉的這個特點。
  只要他把自己的這團血肉扔到艾輝身上,就會立即引爆全場的血獸。血獸會變得更加瘋狂,更加暴躁,它們會變得更加可怕。而天空的九紋血隼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它們同樣無法抵抗血獸的誘惑。
  可是該如何扔過去呢?
  田寬想了一下,從頭頂扔過去的話,很有可能便宜了九紋血隼,還沒有扔到艾輝身上,就會被狡猾的九紋血隼叼走。
  那就只能從地面了。
  血獸粗壯的四肢之間,還是有不少的空隙,對于他來說,只要有一點的空隙,他就能夠把血肉扔到艾輝身上。
  哪怕對方反應敏銳,但是只要他的劍沾上血肉的氣息,他也會被瘋狂的血獸淹沒。
  為了保證成功率,他決定拉近雙方的距離。
  在血獸的皮毛偽裝下,他悄然前進,然而他沒有注意到,他跨過一只像螞蟻大小的迷你小樓蘭。
  這個迷你小樓蘭是最前方的一個,在田寬從他頭頂跨過的時候,迷你小樓蘭的身形忽然頓住。迷你小樓蘭的雙眼黃光突然開始閃動,他小小的腦袋隨著那個對他來說無疑是巨人山峰般的身影轉動。
  “現可疑氣息。”
  這道心念經過沙核,立即傳播到每一位迷你小樓蘭。樓蘭的子夜沙核,分解成無數微小的沙粒,每個迷你小樓蘭身上都有一粒,彼此能夠傳遞心念,這也是為什么他們能夠那么默契高效的配合。
  所有的迷你小樓蘭都停下手上動作。
  被跨過的迷你小樓蘭,并沒有追擊,他的小短腿顯然度不夠。但是他不斷閃動黃光的眼睛,卻是牢牢鎖定那個巨大的身影。
  不光是他,所有的迷你小樓蘭都牢牢鎖定田寬,每雙眼睛的黃光都在閃動。
  無數道心念在他們彼此間傳播。
  “樓蘭來了,光線分析!”
  “樓蘭來了,氣味分析!”
  “樓蘭來了,元力分析!”
  “樓蘭來來,血靈力分析!”
  ……
  “現特殊血靈力!”
  “名稱未知!”
  “特性未知!”
  “來源未知!”
  嘩,所有的迷你小樓蘭全都跑起來,如果這個時候有人注意到地面,就會看到就地面的流沙就像一條條細蛇在飛快游動。
  當田寬停下腳步,這些飛快游動的流沙陡然全都靜止不動,他們分布在艾輝和田寬之間。
  靜止不動的迷你小樓蘭們看上去真是文靜極了,但是他們之間的交流,卻像一片海洋般浩瀚壯觀。
  “他會干嘛?”
  “好擔心!”
  “那是秘密武器嗎?”
  “他肯定是想對付艾輝!”
  “樓蘭來了,保衛艾輝!”
  “樓蘭來了,保衛艾輝!”
  “樓蘭來了,保衛艾輝!”
  ……
  沙核之間的傳導的信息已經變成異口同聲的“保衛艾輝”。
  田寬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無數小家伙瞄準,他估計了一下距離,七米,他露出滿意之色。這么近的距離,雖然目光所及還是不斷涌動的獸群,但是他已經能夠清晰捕捉到不時出現的縫隙。
  他有足夠的把握把自己的這團血肉扔到艾輝身上。
  就在此時,前方密密麻麻的獸群,一道縫隙出現,田寬看到對面的艾輝。
  就是現在!
  田寬眼中的精光陡然暴綻,手中掩蓋氣息的血肉,刷地朝艾輝扔去。
  “就是現在!”
  沙核之間的信息碰撞,頓時迸濺出無數火花。
  只見無數迷你小樓蘭迎著那團高飛行的血肉高高躍起。
  田寬對時機的把握非常精準,對力量的控制也非常強悍,那團血肉就像一道寂然無聲的暗箭,射向艾輝。
  眼看它就要擊中艾輝,田寬心中有些興奮,為了干掉這個家伙,他付出的代價一點都不小,但是他覺得非常值得。
  一張沙盆大口突然出現在血肉飛行的前方,一口把這團血肉吞掉。
  嗖地一聲,沙盆大口帶著血肉,閃電般消失在茫茫獸海。
  田寬就像被閃電劈中,呆若木雞,滿臉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