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25 保衛艾輝

剛才那是什么?p田寬差點去揉自己的眼睛,以確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是最后一絲理智讓他沒有做出這么丟臉的動作。p可是心中的疑惑并未因此有半點減輕,剛才那是什么?
  突然張開的大嘴,像是沙子構成的,難道是……沙偶?
  它是什么時候潛伏的?為什么自己沒有發現?而且它怎么會知道自己的接下來的動作?
  眼前除了密密麻麻的血獸背影,他找不到半點沙偶的蹤影。
  還有……為什么會有沙偶?
  田寬忍不住再朝正在戰斗的艾輝望去,濃郁的金元力散發著其獨有的鋒銳氣息,田寬保證自己絕對不會認錯。
  金修帶沙偶戰斗?這太可笑了……
  還是有土修藏在暗處?
  田寬警惕地四下張望,但是沒有任何發現。他的感知非常敏銳,假如有人藏在暗處,他一定能夠發現。
  但是想到剛才自己對沙偶的一無所覺,他的信心又有些動搖。他和沙偶打過不少交道,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
  沙偶呢?
  入目所見全都是血獸,他的探知范圍內,依然沒有半點沙偶的氣息。真是奇怪!田寬覺得很納悶,之前沒有察覺,現在也找不到,難道對方會隱身?
  迷你樓蘭們并不知道田寬正在找他們。
  他們現在圍著那團奇異的血肉,把它包裹得嚴嚴實實。每個迷你小樓蘭眼睛的黃光都在急速的閃動。這團血肉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蘊含奇異神之血的血肉。
  因為研究血晶的緣故。樓蘭對神之血同樣有著深刻的研究。眼前這團血肉,卻和他們之前見過的任何血獸都不相同。
  包裹在血肉外層的血靈力,很快就被迷你樓蘭吸收殆盡。
  把血肉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迷你樓蘭們身上,很快氣息消失得無影無蹤。如果田寬看到這一幕,他一定會明白為什么自己找不到樓蘭。
  因為迷你樓蘭們模擬的赫然正是剛才包裹血肉的血靈力。那是田寬從無數次受傷中感悟出來的血靈力,能夠封鎖和掩蓋自己的氣息,獨此一家。別無分號。
  這種技巧,被田寬命名為【無影】,這一招不僅僅可以掩蓋他血肉散發的氣息,還能夠遮掩他的氣息,讓他躲過敵人的搜尋。
  吸收了這種血靈力,迷你樓蘭們迅速破解了【無影】的奧妙。
  【無影】把迷你樓蘭們和血肉徹底于外界隔開,田寬怎么也找不到,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無影】會被人學去,更沒有想過該如何破解自己的【無影】。
  在之前的時候。由于樓蘭被分解成無數個迷你小樓蘭,每個迷你小樓蘭的氣息微弱無比,又十分分散,田寬同樣一無所覺。
  模擬了【無影】之后,迷你樓蘭們正在不斷的分析這團奇異的血肉。
  “沙核開始記錄,未知神之血。來源。血修。姓名未知……”
  沙團仿佛面團一樣的被無形之手不斷揉動,被包裹在沙團正中心的血肉,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地縮小。
  每個迷你小樓蘭的眼睛黃光閃動得更加頻繁,大量的心念在他們沙核之間傳遞流通。
  【子夜】沙核的運轉速度,也變得極為驚人,血肉蘊含的神秘力量,讓沙核全負荷運轉。迷你小樓蘭們一動不動,沙團內部迷你小樓蘭眼睛亮起的黃光匯集成一道道波浪,正在一遍遍掃過血肉。
  血肉在黃光的掃描下,就像冰雪般開始融化蒸發。最終成為一團紅色的鮮血。這團紅色的鮮血,混雜著淡淡的銀色,在黃光中異常明亮。
  泛著銀色的血團在不斷變幻著形狀,它仿佛有生命一般,察覺到危險,不斷蠕動,抵抗黃光的侵蝕。
  迷你樓蘭們的黃光,不斷掃過泛著銀光的血團,他們就像不知疲倦一般。
  全力破解血團的迷你樓蘭們失去對外界的反應。
  沙團仿佛變成一塊石頭,在地上一動不動。
  疑神疑鬼的田寬仔細在周圍搜尋了很多次,但是依然一無所獲。
  沙偶離開了?
  他不太確定后,這讓他很猶豫。藏著暗處的沙偶,讓他心中很不安,他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突然殺出來。
  但是田寬很快下定決心,再試一次,無論成功還是失敗,自己都必須撤退。
  那個冷酷的少年,讓他感覺到危險,但是對方值不值得他冒那么大的風險,搭上自己的性命?
  當然不值得!
  做出決斷的田寬,咬牙從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臂上割下一塊肉。
  對稱也是一種美,他含著熱淚安慰自己。
  這次他用更加濃郁的血靈力包裹它,為了能夠從上空扔過去。剛才沙偶縮回去的地方,是在下方,他不敢保證沙偶是不是蟄伏在地面。
  更加濃郁的血靈力催動的【無影】,能夠保證在擊中持劍少年之前,不被天空九紋血隼叼走。
  一旦做出決斷的田寬沒有任何遲疑,一揚手,血團就劃出一道拋物線,混在漫天飛舞的碎石之中,朝艾輝飛去。
  甩出血肉的田寬沒有半點遲疑轉身,就像一條滑溜的泥鰍,朝外沖去。
  艾輝此時已經有些強弩之末,體內的元力不斷的消耗,現在的他,處境開始變得危險。在元力沒有消耗殆盡之前,他上升的勢頭已經回落,隨著元力的不斷消耗,他的處境會更加糟糕。
  好在他并沒有被回落的勢頭動搖而脫離現在的狀態,他依然保持著專注,對劍的專注。他還沉浸在海量的細節之中,雖然他對劍胎狀態非常熟悉,但是像如此眾多的細節,他第一次遇到。
  全新的體驗,讓原本就異常的專注的艾輝,更是著迷。
  他大有收獲。
  除了劍術愈發純熟,動作更趨于合理,劍的感知范圍也有了相當的提升。
  之前只有在對方進入半米范圍之內,他手中的劍才會有所反應,但是隨著他劍術的不斷進步,這個范圍已經被他擴展到一米范圍,比之前整整大了一倍。
  和劍胎感知范圍不同,在劍的感知范圍,細節幾乎是百倍之多。當然,從戰斗的角度來說,劍的感知范圍能夠大幅度提升艾輝的戰斗力,否則艾輝絕對不可能擋下血獸洪流。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對艾輝的負荷,也大大增加。艾輝必須保持更加專注的狀態,才能夠面對海量的細節。
  一旦艾輝的注意力稍有渙散,他就會從這種特殊狀態脫離出來。
  感覺有什么東西進入劍的范圍,艾輝沒有任何遲疑,本能化劍為拍,閃電朝目標拍去。
  當劍身觸及到目標,艾輝立即察覺到不對,目標表面有一層特別的血靈力。
  眼看艾輝這一拍,就要把表面的血靈力拍散,艾輝手中的劍此時宛如活過來一般,突然詭異一折,就像掠過水面,緊貼著表面的血靈力掠過。
  無數細節浮現在艾輝心中,劍身一聲微不可察的輕顫。
  這是興奮!
  突然有大量沒有見過的細節出現,讓艾輝感到興奮。劍身緊貼著這層血靈力轉動,無數細節像流水般流過。
  艾輝展現出高超的劍術,手中的劍光就像蠶吐出的晶瑩蠶絲,一圈圈纏住目標,卻始終沒有讓它破碎。
  都快要逃離獸群的田寬,發現身后的暴動始終沒有動靜,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然后他就看到這一幕,差點吐血。
  沒破?這是什么鬼劍術?
  今天到處透著詭異,剛才那快血肉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次扔是扔到了,外面那層血靈力竟然沒有破碎!
  田寬從來都覺得自己是擅長隱忍之輩,但是此刻他心中卻覺得難以言喻的憋屈。
  自己為了干掉敵人,從自己身上硬切了兩塊肉下來,他覺得自己付出的代價已經足夠慘重了。如此慘重的代價,還沒有干掉對方,他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
  如果他從一開始,知道會變成眼前這般景象,他絕對會離這個瘋子遠一點,管對方是不是危險。
  眼看自己就要血本無歸,田寬此刻是打碎了牙也要往肚里咽,眼中閃過一道狠厲之色,催動血靈力,剛剛切肉的那只手尾指啪地炸成一團血霧。
  幾乎同時,艾輝劍光纏繞的那團血肉啪地炸成一團血霧。
  長街所有的血獸突然停下來,天空的血隼目光驟然一凝,殺聲震天的長街陷入詭異的死寂。
  但是死寂僅僅持續了一秒,轟然聲浪陡然炸開,所有血獸包括天空飛舞的眼睛都泛著紅光,它們瘋狂沖向艾輝。
  哈哈哈……
  田寬心中狂笑,他怨毒地看著艾輝被瘋狂的血獸淹沒,天空的九紋血隼就像利箭般呼嘯俯沖,他就像負傷的狼,露出森然冷笑,轉身離去。
  死吧!
  這下誰也救不了你!
  你會被血獸們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所有的花招此刻都沒有任何用處。
  田寬心滿意足地悄然遠離,雖然付出的代價不低,但是能夠把一個如此危險的家伙扼殺在搖籃中,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現在的松間城,對他來說,就像自己家的后花園。
  他沒有停留欣賞自己的杰作,無數次的經驗告訴他,一旦得手,最需要做的是趁早脫離戰場。
  反正他想不出來對方能夠有什么辦法破解。
  忽然,他腳步一滯,眼睛陡然睜大,臉上的表情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