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226 對稱也是一種美

劍光纏繞中的物體突然爆開,艾輝手中的劍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劍光渾然如墻,擋住爆炸的血肉。
  他周圍一米范圍內,干凈如新。而在一米外,被爆炸的血肉噴得到處都是碎肉血點。
  如果艾輝的神智清醒,他一定會立即意識到有陰謀,但是此刻艾輝的心神全都專注于劍上,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事實上也沒有時間給他思考。
  血獸突然變瘋狂,讓所有人都臉色大變。剛才血獸那股沖擊的勢頭固然駭人,但是如今血獸卻仿佛失去所有的理智,就像受到了某種強烈的刺激發狂。
  發狂的野獸都會攻擊力暴增,發狂的血獸更加駭人。
  但是變故來得太突然,他們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眼睜睜看著發狂的血獸轟然朝艾輝沖去。血獸完全失去理智,它們在相互踐踏沖撞,轉眼間就有一半的血獸渾身帶傷。但是這依然無法阻止它們不顧一切地朝艾輝沖去。
  艾輝……
  剛才勝利的欣喜瞬間煙消云散,每個人的臉色都變得糟糕無比,滿臉的驚恐。
  天空盤旋的九紋血隼發出尖厲的長嘯,雙翅一展,就像紅色的怒矢,從天空向艾輝****而去。可怕的速度,讓尖嘯也變得異常尖銳。
  艾輝周圍被血獸淹沒。
  之前的時候,隨著元力的大量消耗,血獸變得稀疏導致的威脅降低,艾輝的劍胎跳動正在逐漸衰減。但是當這波發狂的血獸蜂擁而至,好幾只血獸同時進入艾輝周身一米,劍胎仿佛受到威脅,開始瘋狂跳動。
  艾輝手上的動作隨著劍胎跳動的加快而加快。
  任何血獸進入他周圍一米的范圍,迎來的都是一道一閃而逝的致命劍光。艾輝就像他的劍,沒有任何情感,同樣沒有半點害怕。
  轉眼間,他周圍血獸的尸體就堆積如山。
  但是血獸的數量不減反增,劍胎跳動的頻率也在不斷提升。越跳越快。
  咚咚咚!
  艾輝就像機器一樣,出劍越來越快,劍光就像一道道閃電,在空中交織縱橫。劍光消逝的速度跟不上艾輝出劍的速度。艾輝周圍的劍光越來越濃郁,耀眼的劍光匯集成浮動的光影。
  但是即使如此,艾輝的控制范圍依然在不斷被壓迫。
  不到十秒,艾輝手中龍脊火的控制范圍,已經被壓縮到只有半米。就是十秒的功夫倒下的血獸不知凡幾。艾輝就像一架效率驚人的收割機械,瘋狂收割著生命。
  然而他的控制范圍,或者說劍的范圍,或者說是劍胎的控制范圍,依然在一點一點被壓迫。
  洶涌凜冽的劍光,擋不住這些發狂的血獸,它們失去對死亡的畏懼。
  劍胎的跳動頻率不斷提高,它就像被逼到絕境的野獸,同樣爆發出驚人的力量。艾輝手中的劍光陡然暴漲,把控制范圍往外推了十厘米。
  但是轉眼間。劍光又被壓制得往內收縮。
  劍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被壓縮,半米、四十厘米、三十厘米……
  當劍光被壓縮到只有三十厘米時,越跳越快的劍胎,就像承受不住的琴弦,陡然斷裂!
  轟!
  劍胎陡然爆裂,一道無形的風暴,沖刷艾輝身體的每個部分。
  艾輝專注在劍身的心神,一下子被扯了回來。
  艾輝感覺就像做了一個漫長而離奇的夢,突然夢醒了。
  他滿臉茫然……
  幾乎快貼到他臉上的血獸張開的血盆大口。他能夠清晰地看到森森白牙上殘留的血跡,惡心的口水從嘴角滴下,難聞的氣味撲面而來。
  身后不知道是什么血獸,粗重的呼吸就像小型龍卷風。噴得他脖子上,他渾身汗毛直豎。
  頭頂尖厲的呼嘯風聲,光聽那聲音,艾輝的心就哆嗦,難道有誰在上面往下投擲重標槍?
  艾輝一個激靈,心里就想罵娘。做了一個夢就變成這樣?
  但是此刻他已經沒有任何退路,甚至沒有給他罵娘的時間,沒有猶豫的時間,生死關頭,艾輝無比冷靜。
  體內的元力空空如也,唯獨讓他心中稍安的是手中龍脊火帶來的莫名信心。
  現在能夠反擊的……
  還沒有等他有任何動作,忽然體內一股無形的波動,充斥他身體的每個角落。
  轟!
  艾輝眼睛陡然變得異常明亮,他不知道自己的瞳孔變成凜冽的劍刃狀,鋒銳的氣息讓他的目光恍如實質,銳利如劍。他的頭皮一陣發麻,感覺有一只無形之手,在有力地扯著他的頭發。絲絲縷縷的劍氣,從他身體皮膚的毛孔散逸開來。
  艾輝身上的衣服,瞬間多了無數針尖大小的細孔。
  怎么回事?
  鋒銳的氣息,沖天而起,就像一把絕世寶劍出鞘。
  沖到艾輝身邊的血獸身體一僵,它們就像感覺有一把劍,抵在它們的喉嚨、眉心、眼睛。
  轟隆,頭頂天空雷聲滾滾,無數厚實的烏云,從四面八方忽倏滾滾而至。厚實如鉛無邊無際的烏云內,銀蛇亂舞,電走雷鳴,松間城頭頂的天空立即便暗下來,有如夜晚。
  所有的變故,都發生在一瞬間。
  天空的異象驚動整個松間城,人們呆呆地看著天空幾乎要轟然碾壓而來的滾滾烏云,誰也沒有見過眼下這般恍如末世的景象。那些在松間城四處亂跑的血獸,此刻四肢發軟,癱坐在地。
  這是什么情況?
  師雪漫他們呆呆地看著天空,那股沖天而起的氣勢,好像是從……是從艾輝那里爆發的……
  端木黃昏眼中的瘋狂之色更加熾烈,自言自語語無倫次:“天生異象,必有妖孽!原來你這么厲害!哈哈哈,好好好,只有你這樣的妖孽,才配做我端木黃昏的對手!哈哈哈……”
  沒有人理他。
  師雪漫他們個個目瞪口呆,但是大家都有一種預感,要有什么驚人的事情發生。
  劍術嗎?這世上有這么厲害的劍術嗎?
  已經逃離長街的田寬就像施了定身法,過了足足兩秒,他才動作遲緩地抬頭。頭頂的滾滾烏云仿佛觸手可及,粗壯的閃電在烏云中若隱若現,就像銀龍在游走穿梭,但是閃電綻放時流露的毀滅性氣息,依然令人心悸神搖。
  閃電的威能,對所有的生物,都充滿威懾力。
  實力稍差的血獸此刻都像一灘爛泥癱在地上,屎尿齊流。
  為什么……
  怎么可能……
  田寬心神同樣在戰栗,他的目光中充滿恐懼和不可置信,剛才自己對付的到底是什么級別的家伙啊?
  艾輝體驗著從未有過的感受。
  他感覺自己就像一把劍,身體的每個部分,都是劍的一部分。他覺得自己的心神,就像劍一樣純粹凝練,鋒銳而無物可擋。他感覺自己隨手一抓,空中的風、光、烏云中的閃電,都可為劍。
  但是他一點都不高興,因為他的劍胎爆裂。
  劍胎是精氣神所化,他花費了無數的努力和時間,還有冒著生命危險換來的機遇,才讓劍胎成長到現在這地步。
  現在,全都沒有了。
  他體內充斥的波動,都是他長久蓄養凝結的精氣神。
  他此刻的精氣神處在最巔峰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強大,哪怕體內的元力空蕩蕩,對他而言依然沒有任何問題。專注于劍的那段時間,海量的細節沖刷之下,他對劍的理解,劍術的理解,元力的理解,都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
  艾輝仰著臉,看著頭頂滾滾烏云和雷霆,這樣的異象只會出現在劍胎突破和破滅的時候。
  大概是因為都是劍胎最耀眼的時刻吧。
  艾輝仔細感受著一切,感受著每個細節,這是劍胎留給他最后的財富。爆裂的劍胎釋放了所有的精氣神,從某種意義來說,同樣實現了更高境界的精氣神貫體,那是劍胎的更高境界。
  雖然眼下的狀態很短暫,但是卻能讓艾輝一窺其中的奧妙。哪怕一點感悟,對艾輝都是極大的幫助。
  艾輝感受到大量平時感受不到的細節。
  比如手中的龍脊火和烏云中的閃電有著微妙的呼應。
  時間快到了,艾輝心中無聲嘆息,他心情很復雜,劍胎是他進入蠻荒為了生存的自救。在他三年的蠻荒歲月,劍胎發揮了無以倫比重要的作用,沒有劍胎他根本不可能活著出來。
  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候嗎?
  艾輝心中莫名有些傷感,仿佛感受到他心中的傷感,手中的龍脊火悲鳴。
  聽到劍鳴,艾輝啞然失笑,自己竟然這么多愁善感。
  既然別離,那就用最華麗的姿態來告別吧!
  艾輝驀地高高舉起手中的龍脊火。
  轟隆!
  粗壯耀眼的閃電,從烏云中落下,擊中龍脊火。
  龍脊火無法承受如此驚人的閃電,它的外表就像蠟燭一樣融化,唯獨七顆菱晶在在閃電中巍然不動,無數閃電纏繞著它們,艾輝手中就像舉著一把閃電之劍。
  明明腳踏大地,卻如飛翔在天空。
  洶涌的閃電從劍身沒入艾輝的身體,被他順勢導入雙手宮和地宮。呼吸此刻分明得就像蘸滿墨汁的毛筆在雪白的宣紙上游走,身體的每個部位都像最精細的機械,注入了閃電之后,轟然運轉。
  師傅肯定想不到自己會用閃電來運轉劍丸三招……
  一劍落下,無數閃電從烏云中轟然落下。
  塵歸塵,土歸土。
  【落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