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28 雷霆劍輝

“阿輝會變成什么樣?會更厲害嗎?”
  胖子看著剛剛灌下一整盆元力湯的艾輝,忍不住問樓蘭。
  “一定會的。”樓蘭說得很肯定:“因為艾輝一直都有變得更厲害啊,不管什么時候。”
  師雪漫沒有吭聲,她的目光緊緊盯著艾輝。不光是她,大家全都盯著場內盤坐的艾輝,他們屏住呼吸,唯恐驚動了艾輝。艾輝的狀態和他們每個人息息相關,如今的艾輝早就是隊伍當之無愧的核心,他的狀態好壞將直接決定了大家的生死。
  這一點都不夸張,在戰場上稍微有一點的失誤,就有可能導致生命的隕落。
  他們已經見過太多的死亡,松間院的學員,現在活下來的不知道有沒有一半。院甲一號隊的存活率在所有的隊伍之中已經是非常高,但是如果長街之戰沒有艾輝一夫當關,他們只怕也是全軍覆沒的下場。
  哪怕看艾輝再不順眼的學員,此刻都是衷心擁戴艾輝。
  艾輝現在已經說不出話。
  灌入肚子里的元力湯,化作精純的元力,游走在艾輝身體的每個部位。
  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元力湯化作絲絲縷縷的金元力,在他體內游走,金元力所特有的鋒銳氣息,刺激得他體內隱隱作痛。但是隨著金元力不斷的游走,它們被逐漸凝聚成劍芒的形狀,鋒銳的氣息陡然提升數十倍,艾輝立即感受到什么叫做身如刀割。
  金元力的數量眾多,形成的劍芒也數量眾多,艾輝現在就感覺無數小劍在自己體內鉆來鉆去。
  他的身體不受控制顫抖,臉色白,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
  胖子有些緊張起來:“樓蘭,這是什么情況?”
  樓蘭也非常意外,他雙目的黃光在不斷的閃動,如果仔細看,會注意到樓蘭眼中的黃光比以前更加明亮。
  “艾輝體內殘留有一種很特殊的氣息。它在把金元力變成像劍一樣的特殊形態。除了這股獨特的氣息,還有很多電流,現在艾輝體內的情況很復雜,樓蘭還沒有想到好辦法。艾輝加油!”
  艾輝如果聽到樓蘭所說。一定會對樓蘭大家夸贊。
  樓蘭看得完全正確,艾輝體內的劍胎雖然爆裂消亡,但是它所釋放的精氣神,還殘留在艾輝體內。正是這些劍胎殘留的無形波動,讓在艾輝體內游走的金元力。變成一道道類似劍芒的形態。
  對艾輝來說,這不是什么好事。
  純粹的金元力,艾輝可以把它們很容易吸收儲存在八宮之中。形成劍芒之后,金元力就會變得更加穩定,也變得更加難以吸收。
  更麻煩的是,艾輝體內有大量殘留的閃電。
  最后一招閃電版的【落塵】固然讓艾輝贏得【雷霆劍輝】的名頭,但是對他的身體也造成極大的破壞。大量的細微電流,充斥在艾輝血肉之中,這些細微的電流不時迸,讓艾輝的肌肉處于麻痹狀態。
  這給艾輝控制身體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還好艾輝有足夠的思想準備。任何出能力的爆都不會沒有代價,比如劍胎破碎,比如電流入體。但是和死亡比起來,這些代價都不值一提。
  更何況眼下的處境雖然糟糕,但是在艾輝看來,卻比他想象得要好許多。
  起碼他的身體保持完整,沒有缺胳膊少腿,五府八宮沒有被破壞,還能完好的運轉。這兩點保持完好,其他的問題總能夠想辦法解決。
  元力劍流轉。鋒芒的氣息刺激得艾輝體內的殘余電流不時閃線,割裂的痛楚和電流特有的麻痹交織在一起。
  元力劍越來越多,樓蘭熬制的元力湯效果驚人,充沛的金元力不斷化作元力劍。元力劍在艾輝體內亂竄。
  怎么辦?
  艾輝苦苦思索。
  很快,艾輝就決定了方案,先不能讓它們亂竄。鋒銳、有破壞力從來不是對自己造成傷害的原因,鋒銳、有破壞力而且混亂失控,才是傷害自己的原因。
  怎么才能把它們控制起來?
  艾輝想了想,既然是元力劍。那就用劍的那一套。以前的時候有劍胎,劍胎會自幫他理順所有和劍相關的元力,但是現在沒有劍胎,并不意味著自己沒有辦法可想。
  長街之戰,和劍相關的海量細節沖刷之下,艾輝對劍術的理解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劍胎爆裂,精氣神貫體之下的艾輝,更是短暫地攀升到他無法想象的高度。
  他就像一位學徒,短暫地大師附體,感受了一下更高境界。
  這并不能立馬給他帶來最直接的提高,但是對他的影響非常深遠,他看到更遠的地方,看到更高境界的劍術,是什么模樣。這些影響,會逐漸體現在他未來的修煉之中。
  而艾輝認為能夠元力劍并非不能控制,就源于他對劍的理解。
  渾身不斷顫抖臉色蒼白如紙的艾輝忽然開口,沙啞低沉帶著強烈痛楚的聲音吐出一個字:“劍!”
  劍?
  大家一愣,師雪漫反應最快,右手在腰間閃電抹過,一道寒光飛向艾輝,冷冷道:“接住!”
  艾輝面容扭曲地揚起手掌,他不動還好,一動頓時體內有如刀割。他閉著眼睛,但是手掌卻是準確接住師雪漫扔過來的劍。
  桑芷君嘴角浮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師雪漫擅長的是槍術,可沒有佩劍的習慣,現在腰上竟然掛著佩劍。
  當艾輝的手掌觸碰到劍柄的瞬間,扭曲痛楚的臉龐陡然變得安寧平和下來。
  如此奇異的一幕,看的大家大為驚訝。
  師雪漫面若冰山,看不出喜怒,目光卻微微亮。
  這就是艾輝的獨特之處。
  他身上總是隱藏著某些特別之處,平時絲毫不顯露,有的時候無賴,有的時候市儈,有的時候疏離,更多的時候是事不關己的懶得搭理。但是一旦生危險,他的表現就會判若兩人,必然崢嶸顯露,不自主吸引所有的目光。
  這只是個小細節,但是卻有著莫名的力量。
  劍一入手,艾輝的心便安定下來,體內躁動的元力劍,也變得安靜許多。
  這把劍的無數細節就像潮水般從他心頭淌過,材質、重心、鋒銳度等等,在他心中纖毫畢現。
  艾輝注意到這一點,以前他可不具備這樣的能力。這讓他心中微微有些欣喜,看來自己不光付出代價,也大有收獲啊。
  可惜不是龍脊火……
  這樣的感慨不自主在他心頭升起,龍脊火是到目前為止他用得最長,也是最順手的劍。可惜龍脊火在最后一招的【落塵】中已經被徹底破壞。威力巨大的閃電,把龍脊火的劍身摧毀殆盡,唯一留下的是七顆菱晶。
  手中的長劍質地非常普通,是師雪漫是從一位死去的元修身上摘下的。
  不過,它總歸是劍。
  艾輝的注意力集中在劍上,沒有辦法做到長街時那般神奇的狀態,但是他明顯感受到體力的元力劍微微一滯。
  有作用!
  艾輝強自按捺心中的欣喜,緩緩舞動手中的長劍。
  他的動作很慢,肌肉不受控制,讓他看上去就像遲鈍蠢笨的木偶,動作說不出的僵硬難看。
  艾輝沒有管他,他專注地揮動長劍。
  體內的元力劍不自主隨著他的劍招而變化,很快,越來越多的元力劍,開始跟隨艾輝揮動的長劍而流轉。
  果然猜得沒錯!
  艾輝心中大定,愈認真地揮動長劍。
  元力劍是因為體內殘留的劍胎波動影響元力所致,對于劍胎艾輝有著頗深的了解。劍胎對于和劍相關的任何東西,都有著極為直接的反應。艾輝就在想,那這些受殘留劍胎波動影響匯集的元力劍,會不會保留劍胎的這個特性?
  現實印證了艾輝的猜測。
  隨著劍招不斷揮動,體內充沛的元力劍,不斷匯集,就像密集的魚群,雖然密集卻非常有序。艾輝體內的痛楚立即大為消減。
  元力一遍遍的運轉,艾輝很快就面臨一個全新的難題,如何把這些元力導入八宮?
  元力劍雖然流轉不休,但是經過八宮的時候,卻絲毫不停留。
  一般而言,八宮對元力有著強大的吸引力,元力會主動停留在八宮,只有通過特殊的運轉方法,才能把它們從八宮中導引出來,形成招式。
  然而艾輝艾輝的情況截然相反。
  數量驚人的元力在他體內流轉不休,卻絲毫不在八宮中停留,八宮內空蕩蕩。元力一旦無法儲存在八宮,很快就會散逸。
  艾輝知道,這都是他體內的元力已經被演化成劍芒形態所導致。八宮對于純粹的元力,是有著非常大的吸引力,但是對這種已經被賦予形態的元力,卻沒有任何吸引力。
  可是,只要自己體內的劍胎殘留波動沒有消失,元力就會第一時間演化成元力劍。
  而如果沒有元力充滿,時間一長,八宮就會萎縮,甚至重新關閉,自己的境界會直線倒退。
  怎么辦?
  艾輝一邊揮動長劍,一邊努力思索。
  他想到一個大膽的辦法,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有效。
  只是這次,他罕見的有些猶豫,沒有馬上開始。
  這個辦法有點冒險……
  *****************************************************************************************
  又到新的一月,各位大大的月票,快快砸過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