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3 裸背鐵甲

端木黃昏的咆哮,被風吹散,艾輝一點都聽不見。剛才的事情如果對他還有什么殘留記憶的話,大概就只剩下提醒自己這里不是蠻荒。懸金塔外,訂制的器具散落在地,艾輝拿起來一件件穿戴在身上。這是他定制的“鎧甲”,全都是鋼鐵打造,由于趕時間,在外形上只能算得上簡陋。沒有任何花紋,頭盔就像一個倒扣的水桶,只在眼睛部位留出兩條細縫。身上其他部位更是,胸部就是一塊鐵皮,其他部位也是粗糙不堪,反倒是關節處很靈巧,顯示出鐵匠的功底不錯。
  整套“鎧甲”最奇特的地方在背部,整個背部沒有護甲,這就艾輝專門為了懸金塔修煉而準備的裸背鐵甲。
  穿戴完畢,艾輝試著活動了一下,感覺還不錯。由于艾輝叮囑了鐵匠一定要結實牢靠,鐵甲也做得特別厚實,整套裸背鐵甲的重量大概在兩百斤左右。饒是艾輝在蠻荒一直是背負重物,但是為了把這套鐵甲拖到懸金塔,他累得夠嗆。
  好在艾輝的身體長期干重活,算得上身強體壯。但是穿上整套鐵甲,還是能夠感受到身體的活動有受到影響。
  系好鎖鏈,穿戴整齊的艾輝,再次進入懸金塔。
  哐哐哐!
  艾輝身上的鐵甲和墻壁撞擊,比之前可要壯觀得多,每次撞擊都是火花四濺,撞擊聲也不知比以前大多少倍,腦袋都震得嗡嗡作響。
  過了一會,艾輝逐漸適應震耳欲聾的聲音,開始體會出裸背鐵甲的好處。
  金風中的金元力,無法穿越艾輝身上的鐵甲,針扎的痛楚全都匯集在背上。艾輝精神一振,裸背鐵甲費了他不少腦子,他還是從鐵索安然無恙得到的靈感。金風既然破壞不了鐵索,那它一定破壞不了鐵甲。
  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是對的,沒有什么比這更加鼓勵艾輝。
  感覺到背部的刺痛感達到他的極限,艾輝便抓著鐵索爬出來。爬出來的艾輝,也懶得脫鐵甲,直接和平時一樣,對著外墻練習【魚拱背】。
  哐!
  第一下艾輝就覺得不一樣,他的后背幾乎都要震散架。他足足休息了五分鐘才緩過勁來,臉上不由露出苦笑,金元銀毫震散的效果倒是極好,比之前更好。但是由于加上了鐵甲的分量,魚拱背的力道,比之前要大許多,導致他后背的肌肉,受了些許輕傷。
  魚拱背的力道雖然大了,但這是鐵甲帶來的。就完成度來說,反而下降了許多。因為鐵甲的重量,導致艾輝的發力出現偏差,剛猛有余,但是力量不夠集中,比較發散。
  感覺自己緩過勁來的艾輝,沉思一會,擺開架勢,重新再來一次【魚拱背】。
  哐!
  這次艾輝直接被彈飛出去,轟地一聲,砸起漫天的塵土。
  煙塵散盡,艾輝掙扎著爬起來,呸呸吐掉嘴里的土,暗自心里發狠,大踏步朝懸金塔走去。
  哐哐哐!
  一個鐵皮罐頭,不知疲倦撞擊著鐵塔。
  夜幕落下,星辰爬上穹頂,夜風中揚起的汗珠猶如灑出一蓬璀璨星辰。天際泛青,云霞漸染,旭日初升的晨曦,穿過塔檐,落在倚墻酣睡的鐵皮罐頭上,露珠晶瑩。烈日高懸,汗水在鐵皮罐頭內燃燒蒸騰,如火燒的喉嚨在哐哐聲中沉默無言。
  時間一天天過去。
  連續、枯燥、高強度的修煉,對人的神經是極大的考驗。
  砰,艾輝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的鐵甲懶得解,只是把頭盔摘下來,這玩意戴久了有點悶。自打裸背鐵甲穿上之后,他就沒有解下來過,無論吃飯睡覺。他的表情有點恍惚,修煉接近極限的時候就是這樣。
  大概坐了二十多分鐘,他木然的臉上才恢復幾分生機,從恍惚中回過神來。緩過勁來的艾輝,立即被強烈的饑餓感席卷。從布袋拿了塊烙餅出來,又干又硬的烙餅艾輝卻完全不在意,三下五除二就消滅了一塊。
  當他再次伸向布袋,卻摸了個空。
  沒了?
  他愣了下,把布袋提過來,翻了個底朝天,里面空無一物。
  自己待了多久?他記不清了,但是他知道到了要回去的時候。他剛準備往回沖,想了想,還是把身上的鐵甲解除,在附近找了個地方藏起來。反正這東西不值什么錢,也沒什么人看得上。自己補充干糧之后,很快就會回來,不穿鐵甲就可以多帶一點干糧。
  解除鐵甲之后,艾輝只覺得自己身輕如燕,整個人就像踩在棉花堆里,輕飄飄的。
  興致大起的艾輝往前一沖,他被自己的速度嚇一跳。艾輝的眼睛立即就亮了,原來穿裸背鐵甲修煉還有這樣的好處啊。
  他二話不說,拔腿就往松間城方向沖去。
  李維的個頭不高,穿著很樸素的青衫,和周小希的精壯不同,他看上去還有點文弱,氣質和學校的夫子很像。他興致勃勃地閑逛著,很少有人知道,十五年前,他就在松間城學習。沒事的時候,他就喜歡故地重游。
  看到熟悉又陌生的景色,他就會想到以前自己最美好的時光,很多模糊的記憶,就會浮出水面。
  他閑庭信步,周圍的景色變化,他覺得有些熟悉。他知道這里以前自己肯定來過,但是一時他有不確定具體的位置,畢竟他有十五年沒有來過。
  直到一座高聳的塔尖映入他的視野,他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懸金塔!
  李維立即興奮起來,連腳步都不自主加快。懸金塔以前是他經常修煉的地方,他記得以前自己好像還專門寫過一篇懸金塔修煉的心得。
  這里的人還是這么少啊!
  他不由發出和十五年前如出一轍的感慨。
  懸金塔一向不是修煉的熱門之地,當年他也是因為這里比較安靜,才挑選懸金塔作為自己的主要修煉地。
  十五年后再來,懸金塔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什么變化。他知道,只要金風一日不斷,這座懸金塔就一日不會倒。
  他舉步走上臺階,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無比熟悉。
  他一邊前行,一邊撫摸著塔壁,無數曾經的日夜在他心中走馬燈一樣流轉,他嘴角帶著一絲緬懷的微笑。
  他的手忽然停住。
  他猛然驚醒,注意到自己的手掌觸碰處,忍不住輕咦一聲。
  **********************************************
  PS:大家那輛價值連城的購物車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