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29 各種殘留

艾輝想到的辦法雖然有點冒險,但并不復雜。
  體內的元力雖然受到劍胎殘留波動的影響,演化成類似劍芒的元力劍。但是這些類似劍芒的,是不完整的形態。
  這種元力劍艾輝一點都不陌生,以前他修煉的元力就是類似的性質。不同的地方在于,以前有劍胎,跳動的劍胎就像心臟一樣,引導著這些元力劍。
  在劍胎面前,這些元力劍馴服無比,可以完成各種精細的運轉,而且不會對他的身體造成任何影響。
  艾輝對元力的控制,非常依賴劍胎,尤其是后期他的劍胎狀態愈發強悍,不知不覺中,他更習慣于用劍胎狀態來控制元力。
  如今劍胎爆裂破碎,他無法控制這些危險的元力劍,才是他現在遇到的最大問題。劍胎是控制元力劍的鑰匙,如今鑰匙沒了,元力劍卻變得更多。
  再造一個劍胎,已經不可能。
  他得到的劍胎修煉之法,本來就是個殘篇。當時自己機緣巧合,種下劍胎的種子,他到現在也沒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許并不是壞事。劍胎能夠成長到之前的地步,已經是意外之喜,今后該如何修煉,他茫然不知。
  劍胎爆裂導致短暫的境界提升,給艾輝帶來的體驗,是永久的。
  劍胎殘留波動雖然會影響元力,但是到底已經很微弱。這些金元力,有著一部分劍的屬性,但是僅僅只有一部分。
  艾輝的想法是,既然它們已經變成不完整的元力劍,那如果把它們改造成完整的元力劍呢?
  如果說,現在的艾輝有什么地方,比以前更強?那就是對劍的理解。
  對劍的理解是一個很廣泛的層面,包括劍、劍術、劍招的元力運轉等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艾輝現在自己就相當于以前的劍胎。
  當然。艾輝現在還無法做到劍胎那樣,對所有和劍相關的東西都異常敏銳和強烈的本能。這也是為什么他現在拿元力劍沒有什么辦法。
  可是,如果這些元力劍更大一點?更像一把劍?形態更完整一點?
  自己會不會更好控制一點?
  之所以連艾輝也覺得這個想法很冒險,因為從來沒有人這么做過。
  八宮內的元力。都是沒有賦予形態的純粹元力。此類的元力非常容易控制,而且對身體沒有傷害,元力還會不斷滲透身體血肉,使身體變得更加強悍。血肉的淬煉,就是這個原理。
  而元力變化劍的形態越完整。就會越鋒銳,越容易傷害自己,誰都想自己體內流淌的是像河水一樣柔和的元力,而不是像鋒利的刀劍。
  艾輝的擔心就是這一點,這個方法會不會先傷到自己?
  五府八宮從來不是堅固牢靠的地方,一旦宮府受傷,那就和殘廢沒什么區別。
  至于形態更完整的元力劍,無法催動或者很難控制,艾輝反倒是覺得這個問題不是沒有辦法解決。
  只要他手上有劍,他就有辦法控制它們。這是艾輝現在最大的自信。
  這個方案是以前別人沒有想過的,沒有人可以給他指導。
  艾輝只猶豫了兩分鐘,便做出決定。
  如果換在血災發生之前,他一定不會冒這個險。去向老師和師娘求助,去向院長求助,或者等待學識更淵博的高手給他指點,都比他自己冒險更安全。
  修煉從來不是小孩過家家,一旦失敗了,很有可能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宮府受傷、身體殘疾、性情大變。甚至丟掉性命,都不足為奇。
  有足夠的時間,艾輝一定不會冒如此大的風險。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他沒有時間。
  他不是在和平安詳的松間城。而是在血災之中,他隨時可能死亡。如果不能迅速恢復實力,他的處境會非常的危險。
  現在可不是他能夠優哉游哉摸索探尋的時候,也許下一刻,一頭血獸沖進來,他就橫死當場。
  經歷蠻荒的艾輝深知世事的殘酷。越是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越是需要體現自己的價值。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活下來,才能活下來。
  失去力量的獸王,很快也會被族群驅逐。
  獸王尚且如此,何況自己這樣的小人物?
  他知道樓蘭會保護自己,胖子會保護自己,師雪漫會保護自己,可是大家都自身難保,一只厲害點的血獸可能就會讓他們全軍覆沒。
  命運就是就一場賭博,手上籌碼多的人,可以從容,可以慢條斯理,犯一次錯對他們來說無傷大雅。但是對于籌碼少的人來說,沒有什么從容可言,除了把自己押上賭桌,別無他途。
  好在艾輝已經習慣了沒有籌碼的窘迫,習慣了所謂的選擇,只不過是一種假象。
  從來沒有選擇可言。
  當生活和命運如此,那就如此,哀嚎和悲鳴除了讓自己看上去更懦弱,換不來任何憐憫和幫助。人生是戰場,每個人都迎著槍林箭雨,怕死者總是最先死,勇敢者爬過尸體前行。
  反正無法更糟。
  艾輝這么安慰自己,暫時他想不出比這更好的方案。也許會有什么問題或者后遺癥,但是先讓自己有點自保的力量再說。
  艾輝感覺現在的自己就像一絲不掛,風吹屁屁涼,沒有半點安全感。
  他不再猶豫,手上的劍招開始變化,體內的元力劍也隨著開始運轉。按照以前修煉元力的辦法,把元力引導進手中的長劍,然后再把它們導入自己的體內,加入周天運轉。
  以前輕輕松松可以完成的動作,現在沒有劍胎,難度陡然增加。
  過程并不算順利,艾輝需要不斷揮動手中的長劍,通過劍招來引導體內的元力劍。
  艾輝所有的心神全都在元力的運轉上,他無比專注。手上的劍招磕磕碰碰,但他就像沒有感覺到一樣,磕磕碰碰卻固執地施展下去。
  從長劍緩緩回流的元力劍,緩慢地沿著八宮進行周天運轉。
  一個完整的周天下來,艾輝能夠感覺到,體內的元力劍鋒銳度,有細微的提升。雖然提升的程度很細微,但是卻讓艾輝大受鼓勵,和自己的想法很吻合。
  體內的元力劍實在數量太多,參加周天運轉的,只是其中的極小部分。
  但對艾輝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的開始。
  當第九個周天,艾輝終于感受到這些元力劍的變化巨大。它們也變得更加靈活滑溜,艾輝手中的長劍,就像磁石一樣,對它們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艾輝發現,這些更加鋒銳的元力劍,更好控制。艾輝心念一動,它們就會瞬間作出運轉,速度比他以前的元力更快。
  然而他很快發現一個問題,這些元力劍太細小,他需要同時控制的數量實在太多,這給他心神帶來的負荷非常大。
  或者自己需要把它們匯集成大一點的元力劍?這樣就可以減少它們的數量?
  已經豁出去的艾輝想到就做。
  細如牛毛的元力劍不斷匯集、融合,形成一道更粗大的元力劍。這道元力劍看上就像一把真正的劍,艾輝模仿的是青銅劍匣里面的短劍,這讓它們看上去靈動異常。
  青銅劍匣也在長街之戰中毀了。
  艾輝不敢有絲毫的松懈,元力劍更強大,意味著更危險。若是現在他突然停下來,艾輝懷疑自己體內會不會立即多了一個血窟窿?
  新的問題再次出現,元力劍如何才能儲存在八宮中?
  神經高度緊繃的艾輝沒有時間哀嘆,他拼命想辦法。嘗試了幾種辦法,都沒有太多的效果,元力劍滑溜異常,對劍異常的敏感。艾輝手中的長劍一個細微的動作,它可能就嗖地在艾輝體內轉了半圈。
  艾輝用劍來控制體內的元力劍,比劍胎差遠了。
  空蕩蕩的八宮,根本留不住元力劍。
  艾輝忽然想到師傅給他的劍丸。
  【弦月】和【落塵】兩招,都是源自于此。
  艾輝讀過很多的劍典,對劍丸有點了解。
  最早的劍丸,就是修真者把細長而且薄如蟬翼的軟劍卷成一團,大小有如蠟丸,可以藏著身上或者體內,難以察覺,所以才稱之為劍丸。
  這些元力劍如此不好控制,可不可把它們煉制成劍丸?
  艾輝這個時候已經早就沒有半點顧及,繼續嘗試。
  劍術沒落多年,很多人連劍丸聽都沒有聽說過,更別說做劍丸,還是把自己的元力做成劍丸。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艾輝自己摸索。他只能從他讀過的劍典內,尋找劍丸修煉之法,照著修煉肯定是不成的,卻可以借鑒一下思路。
  當他把一道元力劍卷成劍丸,很快發現,劍丸太小,非常飄忽,不好控制。而且一道元力劍卷成的劍丸,非常不穩定。
  艾輝對劍的理解確實要比以前深很多,沒多時便找到原因。
  當下也不氣餒,從頭開始。
  重新修煉更粗壯的元力劍,修煉出更多數量的元力劍。
  然后他控制這些元力劍,同時像一個點集中,就像一個漩渦,這些元力劍高速的旋轉、壓縮,逐漸形成一個渾圓的劍丸。
  劍丸靜靜懸浮在艾輝的左手宮,滴溜溜地轉動。
  空蕩蕩的左手宮,劍丸小的可憐,但是艾輝的嘴角,不由綻放一絲笑容。
  他覺自己找對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