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230 劍丸

成功把劍丸封存在自己的左手宮,艾輝信心暴漲。
  他現在需要做的是如法炮制,把剩下的元力全都“搓”成劍丸。
  這是個浩大的工程,需要長時間的專注,異常的枯燥。
  大概長期游走在生死的邊緣,專注對他來說,就像呼吸和本能一樣。枯燥、不斷重復的內容,很容易令人失去耐心,但是他不會,他的專注可以持續很長的時間。
  在專注的時候,他從來不管其他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而他專注的時間往往比較長,這也使得在很多人眼中,他完全無視其他人,不在意別人的看法。
  他確實從來不在意別人的看法,當野獸的獠牙和利爪將要刺穿他喉嚨的時候,別人的看法沒辦法讓他晚死一秒。
  用那功夫,還不如花在提高自己身上。每一絲提高,都是如此實實在在,沒有人可以輕易剝奪,都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沒有什么比這更令人有安全感。
  艾輝樂在其中。
  他有很多新的發現,比如他發現天宮殘留的劍胎波動最為強烈,想想劍胎之前的位置,就沒有什么奇怪。他還發現雙手宮和地宮,有著豐富電流,自己最后動用的,是把閃電引入雙手宮和地宮,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他還發現雙手宮內,倘若劍丸轉動的速度超過一定的速度,殘留的電芒就會被激發出。
  有趣的現象,艾輝暗記在心,繼續“搓”著劍丸。
  掃描了一下剩下的元力,估算了一下劍丸的數量,他覺得以后自己一定是一位偉大的面點師。
  他也想過在八宮中形成八個渦流,自動吸收元力,渦流是個很穩定的結構。但是艾輝想到以前自己體內的那個難以吸收的元力球,便放棄了。
  倘若在元力宮內形成元力渦流,元力進入元力宮很容易,但是想要把元力引出宮就不容易。
  劍丸雖然沒有渦流的效率高,也沒有渦流的結構穩定,但是它更好控制。對于現在已經沒有劍胎幫助的艾輝來,易于控制變得非常重要。
  師雪漫他們等了半天,艾輝也沒有結束的跡象,樓蘭說艾輝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大家便開始休息。剛剛經歷一場苦戰之后,他們的身心俱疲,但是師雪漫還是派人把艾輝醒過來的消息傳出去。
  很多人在等待這個消息。
  長街之戰,徹底奠定了艾輝在松間城的聲望和地位。漫天雷霆落下的場面,每一位幸存者都終生難忘,也讓他們歡呼鼓舞。
  如此華麗的表演,驚艷了所有人。
  從血災開始到現在,長街之戰橫空出世的艾輝,是松間城第一次有一個人,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
  很多人都在憧憬,松間城也能出一位葉白衣,帶領他們活著走出感應場。尤其知道城主是當年黎明血戰的幸存者之后,大家便再也無法遏制這個念頭,這樣的類比一夜就傳遍了整個松間城。
  葉白衣一開始也不是葉冷焰。
  那個時候的葉白衣,還只是個冷焰中普通的小隊長。
  殘酷的黎明血戰,讓葉白衣踏上了屬于他的舞臺。
  松間城的幸存者們堅信,長街之戰的艾輝,同樣有資格走這條路。
  艾輝苦力的出身,松間城一年級生,還未突破小圓滿,此刻都成為他天才的佐證。
  只是長街之戰后,艾輝就陷入了昏迷,牽動了無數人的心。有的人充滿擔憂,覺得艾輝肯定身受重傷,有的人充滿樂觀,覺得這是艾輝要突破的跡象。
  但是對于艾輝的狀況,所有人都無比的關注,那個身形單薄的少年,肩負著他們生的希望。
  “我們的艾白衣醒了。”城主略帶調侃,他的心情不錯。因為聽得太多艾輝和葉白衣的類比,他就戲稱艾輝為艾白衣。
  艾輝的橫空出世,立即扭轉局面,城門重新被封鎖,血獸潰不成軍,他的心情怎么能不好?如果沒有艾輝,那天會是個什么場面?城主當時可是做好封鎖城門的隊伍犧牲一半的心理準備。
  院長笑了笑,但是眉頭皺起來:“這樣的宣傳對他的成長不利。”
  他內心也是驕傲的,當他把原版的給艾輝的時候,不是沒有反對意見的。但是現在,所有人都在夸贊他慧眼識珠。
  “先管眼前吧。”王貞遞給院長一杯水:“現在大家需要艾白衣。關于對艾輝的獎賞,上面已經在考慮,起碼天勛值是不少的。”
  院長接過茶杯,喝了一口,默不作聲,他知道王貞的意思。
  大家需要一個英雄,哪怕他不能馬上創造奇跡,但是起碼能給他們一絲希望。
  他無法反對,轉過話題:“城內的情況怎么樣?”
  “還不錯。”王貞神情恢復嚴肅:“傷亡還在繼續,最多的是實力比較差的民眾和學員,但是有降低的趨勢。血晶的出現,讓我們的精銳數量在增加,水平提升很大。照這個趨勢下去,我們現在的局勢應該要比以前好。”
  “那就好。”院長松一口氣,露出欣喜之色。
  “但是有個壞消息。”
  院長心中咯噔一下,笑容凝固在臉上。
  “前來支援的隊伍,遭受血獸的圍攻。”王貞臉色同樣難看無比:“到目前為止,損失很慘重,有三支隊伍全軍覆沒,超過三支隊伍損失過半。一位副部首戰死,兩位副部首已經失去聯系,包括郁鳴秋大人。”
  “什么?”院長臉色大變,失聲驚呼。
  王貞能夠理解院長的失態,他剛剛接到消息的時候,并不比院長好到哪里去。
  他沒有馬上說話,而是給院長一些時間消化。院長失魂落魄,過了良久,才抬起頭,滿臉茫然:“怎么會這樣?”
  王貞嘆口氣,道:“是我們更幸運一點。”
  院長滿臉茫然看著王貞。
  王貞解釋道:“因為松間城附近的血獸蛻變的速度要慢于其他地方,其他地方的血獸,蛻變得更加厲害。進來增援的隊伍,都遇到大量的血獸圍攻,目前最高的等階,是七紋血獸。”
  “七紋?”院長一下子瞪大眼睛。
  打交道多了,大家現在對血紋獸的實力,也有一個初步的了解。血紋的數量越少,代表著血紋獸的實力更強。
  現在松間城最多的還是沒有生出血紋的血獸,其次是九紋血獸,八紋的一個都沒有遇到,外面竟然都已經出現七紋的血獸。
  九紋血獸的實力已經非常厲害,七紋血獸該多么強大?難怪各個支援的隊伍,都遭遇這么大的損傷。
  “我們還不知道原因,但是我相信這是我們的運氣。其他城的情況比我們糟糕很多,感應場百分之九十的城鎮都已經被血獸攻陷。”王貞語氣低沉。
  院長呆了一呆,過了一下,才結結巴巴道:“那……他們怎么樣了?”
  “上面沒說,但是你可以想象得出來。”王貞淡淡道:“死傷會更慘重。他們很有可能只能在廢墟中抵抗血獸,等待救援力量的到來,或者全軍覆沒。”
  院長身體一顫,臉白得像紙,沒有半點血色。
  王貞迎著院長恐懼的目光,道:“所以我們可能需要堅持更長的時間,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需要艾白衣。”
  他心中充滿慶幸,如果在長街之戰爆發之前得到這個消息,他也會陷入絕望。現在局勢穩定下來,也讓他堅持下去的信心增加不少。
  “好消息是,金針的打造進行得很順利。按照現在的進度,還有兩天,就能完成所有金針的打造。韓師派明秀來催促進度,她的狀態已經調整到最佳,隨時都可以開始。根據王先生的方案,如果能夠完成,松間城就固若燙金。”
  失魂落魄的院長臉上恢復幾分血色:“上面有什么指示?”
  “希望我們堅守。”王貞看了他一眼道:“上面已經增派新的隊伍來救援我們,但是這需要時間。這次的救援力量會更加強大。”
  松間城的另一個角落,艾輝醒來的消息,也把院子里的人驚醒。
  “他醒過來了?”一個沙啞的聲音從密室角落的陰影里傳來,
  “是!”嚴海小心翼翼道:“剛剛醒來沒有多久,其他的情況還沒有流傳出來。”
  “雷霆劍輝……”陰影內的人走出來,赫然是田寬。他咬牙切齒,目光中充滿怨毒,還有一絲恐懼。他的臉色蒼白,因為城內局勢穩定,他反而沒辦法渾水摸魚,要不是他發現了嚴海,處境會更糟糕。
  嚴海大氣都不敢出,他知道田寬,最后勝出的六個人,他知道那是多么恐怖。
  田寬讓他不敢有半點反抗的心思,老老實實聽命。而且他覺得,這是個絕佳的機會。田寬的身份注定在組織內不同尋常,對自己這個外圍人員來說,無異于一條通天大道。
  “你還沒結出血紋?”田寬搖搖頭,相當不滿。
  嚴海的臉色刷地變了,他知道這些人是多么喜怒無常。
  就在此時,一顆血晶丟到他面前,晶瑩剔透的血晶一下子吸引嚴海的目光。
  頭頂傳來淡淡的聲音。
  “早點結成血紋,我有任務交給你。”手機用戶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