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233 開宮門

艾輝也沒有想到,手中的長劍竟然也能夠吸收天地元力。p但是此刻,他卻沒有時間去關心這個,他沉浸在踏入內元之境的快感之中。籠罩著他的那層無形隔閡驟然消失,他覺得說不出的輕松。
  一個全新的世界呈現在他面前。
  冰冷暗淡的元力世界,此刻鮮活無比,金木水火土,它們靈動、溫暖、活潑、多變、生機勃勃。它們是如此的豐富多彩,變化無窮,此生彼滅,相生相克,就像一個無限的循環。
  艾輝就像一個懵懂的少年,突然闖進斑斕多姿的森林,看到陽光和露珠,數不清的生命。
  他心中充滿難言的感動。
  斑斕的元力,充滿無以倫比的吸引力,牢牢吸引著艾輝。
  此刻,他忘記了戰斗,忘記了殺戮,他就像一個好奇的少年,在變幻無窮的五行元力面前,駐足流連,沉迷其中。
  它是如此難以琢磨,變化如此迅速。
  最吸引艾輝的是那些精美的五行環,五行首尾相連,就像一個個完美的彩環。每一五行環都不一樣,每一個都是如此迷人。它們循環變化,仿佛沒有盡頭。
  天地元力,就像汪洋般浩瀚,它在緩緩蕩漾、飄動,那些精美的循環,就像散落在大海中的珍珠,光彩奪目。нéiУāпGê最新章節已更新
  艾輝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天地元力,他細細品味感受。
  和劍胎狀態完全不一樣,劍胎狀態的絕對冷靜,感情仿佛剝離,天地在他眼中就像沒有生命的死物。此刻他卻像個多愁善感的家伙,能夠深深感受到元力中那些細膩的變化,那若有若無卻又仿佛無處不在的生命氣息。
  艾輝若有所思,大概就是這樣的生命氣息,孕育出當今這個多姿多彩的五行天吧。
  在浩瀚的元力汪洋中,艾輝也發現他熟悉的氣息。星星點點的銀芒,好似星辰掰碎散落的的碎輝,那就是金元力。
  他能感覺腳下的大地,蘊含著豐富的金元力。但是這些金元力是如此的厚實凝重,腳踏其上的他,是如此的渺小、微不足道。
  元力不斷沖刷他的身體,他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金元力涌入他的肺臟,他的肺就像強勁堅韌的金屬膜做成的風箱,每次擴張收縮,都帶來充沛的生機和強勁的氣息。木元力涌入他的肝臟,勃勃生機源源不斷涌入他身體的各個角落。火元力涌入他的心臟,每一次跳動就像是溫暖而有力,就像火力充足的熔爐,提供永不枯竭的動力。大量水元力涌入他的腎臟,仿佛云霧從四面八方匯集,雨點悄然而至,滋養萬物。
  變化是如此的神奇,讓艾輝驚嘆無比,感慨造物者的神奇。
  天地元力的涌入,并不能馬上對他的身體產生質的變化,但是持續不斷的滋養,時間不斷增加,他的身體會全面的進步。
  也到這個時候,艾輝才明白為什么在小圓滿之前,很少有人會去淬體。
  小圓滿之后,天地元力對元修身體的滋養是全方位的。在這個基礎上,淬體的效果事半功倍。而且小圓滿之后,對元力更加敏銳,淬體的效果當然更加出色。
  艾輝沉浸在美妙的感覺中,忽然察覺到一個地方不對勁。
  他手中的長劍。
  長劍能夠吸收天地元力讓他有些吃驚,但是沉浸在天地元力感應中的艾輝沒有時間去理會。然而當長劍的變化開始出現狀況的時候,艾輝立即驚醒。
  當艾輝的注意力回到長劍,頓時察覺到不妙。
  這把長劍是師雪漫丟給他的,只是最普通的制式長劍。洶涌的天地元力不斷涌入長劍,很快便超出長劍的承受能力。長劍的表面開始出現龜裂紋,明亮的光芒從裂紋處透出。
  裂紋越來越多。
  艾輝心往下一沉,現在是他突破的關鍵時刻。突破時總是能夠感受到許多平時難以察覺到的微妙之處,是極為難得的機會。
  沒有想到,在這節骨眼上,長劍要扛不住。
  該死!
  饒是艾輝這樣冷靜的家伙,此時都忍不住想罵娘。長劍開宮門他以為是好事,萬萬沒想到……
  長劍的龜裂紋越來越多,轉眼間,劍身密密麻麻布滿裂紋。
  不好!
  艾輝來不及驚呼,手中的長劍陡然爆開。
  長劍瞬間被洶涌的元力撕裂,碎片還沒有來得及飛散開來,就被爆裂的元力吞噬,化作齏粉。
  艾輝的身體卻是一震,眉心的光旋渦變得暗淡下來,卻有著莫名的熟悉感,讓他不自禁一怔。
  他的心神就像跨過大地的光,轉眼間就飛掠出很遠,但是還沒有來得及體悟,它又閃電般縮回,消失不見。
  艾輝的眼睛驀地瞪圓,他反應過來,莫名的熟悉感是什么,剛才的感覺有點像劍胎爆裂。但是又非常輕微,而且太過短暫。
  短暫得艾輝都沒反應過來。
  但是不知為何,剛才心神延伸極為短暫的瞬間,他好像察覺到什么。但是那一幕實在太快,就像閃電般在艾輝腦海中一閃而逝,艾輝的感覺很模糊。
  好像是地下……
  艾輝回過神來,估計是有血獸想從地下潛入松間城。但是他也沒有太放在心上,松間城雖然還無法阻止血獸從地底入城,但是嚴密的警戒,還是能夠第一時間發現情況。
  他現在需要關心的是自己。
  手上的長劍只剩下光禿禿的劍柄,最倒霉的是,他的頓悟狀態被打斷。
  不光是艾輝,其他人也被這突然的變故嚇一跳,剛剛大家還在為艾輝的劍開宮門而震撼,轉眼間,長劍就爆裂了。
  一時間,大家都有點愣住。
  艾輝反應最快,雖然懊惱不已,他還是第一時間檢查自己的身體。這和他的經歷有關,他的修煉一直不是順風順水,各種狀況層出不窮。有很多東西都是他稀里糊涂折騰出來,比如劍胎。
  對于修煉出現各種狀況,對他而言,算得上家常便飯。
  遇到問題和狀況,他依然能夠保持冷靜。
  師雪漫等人臉上露出緊張之色,在突破緊要關頭被打斷,輕則突破失敗,重則身受重傷。現在艾輝身上寄托了太多大家的希望,在場眾人寧愿失敗的是自己,而不是艾輝。
  艾輝的作用無人可以取代,一個完好如初的艾輝,才是他們最大的希望。
  大家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唯恐打擾到艾輝。
  氣氛陡然凝重壓抑起來。
  過了一會,艾輝睜開眼睛。
  “怎么樣?”師雪漫忍不住問,她的眼中滿是關切。
  艾輝注意到師雪漫眼中的關切,心中微暖,鐵妞除了不愿給錢小氣了點,人還是挺好。他點點頭:“還成。”
  還成?
  師雪漫一呆,緊接著露出不滿之色:“什么叫還成?”
  “還成啊,就是結果還不錯。”艾輝注意到師雪漫的眼角在跳動,就像看到鎧甲之下鋼鐵一樣的肌肉在跳動,頓時嚇一跳,連忙道:“情況比較復雜。簡單來說,境界突破小圓滿成功,元力有增加,也大致理順,但是身體有很多殘留的問題。”
  師雪漫心中稍安,有些奇怪:“殘留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艾輝突然像詐尸一般,右臂不受控制抽搐。突如起來的變故,把所有人嚇一跳,包括師雪漫。
  “喏。”艾輝倒是不太在意,神情如常:“體內殘留的閃電,間歇性發作。”
  艾輝覺得剛才被師雪漫眼角跳動嚇到有點慫,故意恐嚇她:“我可是雷霆劍輝,不帶點電怎么行?鐵妞你最好離我遠一點,鋼鐵也導電,被電到不要怪我。”
  師雪漫眼角又抽動,鋼鐵……但她還是忍住,大局為重!
  她接著問:“有什么辦法去除?還有什么殘留問題?”
  “血肉殘留閃電,暫時想不到,都不是什么大問題。”艾輝看到師雪漫臉越來越黑,連忙道:“天宮有點問題,雙手宮有點問題,海宮有點問題,元力有點問題。”
  “這還叫沒有什么大問題?”師雪漫一臉見鬼的表情瞪著艾輝:“八個宮,有四個有問題,還叫沒什么問題?元力有問題,還有比這更嚴重的問題?血肉也有問題,你全身上下,還有什么地方沒問題?”
  她簡直難以理解,每一個問題在她看來,都是非常嚴重的問題。這個家伙平時異常的冷靜謹慎,怎么現在又這么沒心沒肺?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他們沒有想到艾輝身上竟然有這么多的問題,簡直千瘡百孔像個篩子。
  “被你這么一說,好像是挺嚴重的。”艾輝打著哈哈:“其實問題沒那么嚴重。”
  他確實覺得問題不是很嚴重,比如,雙手宮、海宮和血肉,都是殘留閃電的問題。元力的問題是元力丸沒有經過實戰,不知道會是什么樣。天宮是劍胎殘留波動的問題。
  比起剛醒的時候,他現在的戰斗力恢復很多,情況在好轉。
  在他修煉的經歷中,遇到比現在困難的地方很多,他不覺得有什么大不了。
  現在他懂的東西要比以前多許多,比起以前的兩眼一抹黑,不知道要好多少。而且他心中已經大致有些眉目。
  就在此時,忽然遠處想起凄厲的警報。
  艾輝不由想起之前一閃而逝的模糊感覺。
  果然是血獸入城,警報響了就好,他心中稍安。
  但是很快他的瞳孔微微一縮,黑色的夜空,一道紅色的信號沖天而起。
  有人請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