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234 殘留問題

突然的求援,讓大家大吃一驚。p隨著戰斗的不斷進行,松間城對血獸的了解逐漸增多,和血獸的戰斗也變得更加有技巧。兇殘危險的血獸,正在逐漸失去它們的優勢。大家開始學會如何分割開血獸,如何協同作戰,如果尋找血獸的弱點。
  人類擅長學習和總結的特點,在松間城體現得淋漓盡致。每一種血獸的弱點被找到之后,城主府會迅速全城公布懶女傾城之夫君盛寵。人們找到辦法對付飛濺的毒血,傷亡在迅速降低。
  血獸體內的血晶,也讓人們看到了抗爭的饋贈,不斷有元修因為使用血晶而實力暴漲。再蠢笨的人也明白,越強大的人,活下來的可能性越大。
  松間城的狀況在朝著穩定的方向發展。
  一大批的元修們實力暴漲,這也讓他們越來越游刃有余對付血獸,很少出現緊急求援的信號。哪怕遇到比較厲害的血獸,大家會呼叫附近的同伴支援,實施狼群戰術。
  現在甚至有些膽子大的元修開始主動布置誘餌和陷阱,希望能夠獵取血晶。
  但是求援和緊急求援有著非常大的差別,緊急求援只會出現在非常危急的時刻。發出緊急求援就意味著場面已經失控,十萬火急。
  師雪漫沒有半猶豫,手中云槍一提,宛如星辰的眸子堅定無比,她沉聲道:“誰還有力氣?”
  學員們紛紛站出來,師雪漫在隊內非常有威信,每個人都在戰斗中被她幫助過,或者被她救過命,當她出聲,所有人都響應。
  “我!”
  “加我一個!”
  ……
  師雪漫沒有拖泥帶水。連續點了十多個人:“你們跟我走,其他人留守,注意警戒。”
  被選中者走到師雪漫身邊。大家神情沉著鎮定,沒有半點慌亂。
  姜維則在一旁迅速安排警戒崗哨。
  師雪漫轉過臉。冷冰冰對艾輝道:“好好養傷。”
  她深深看了艾輝一眼,帶著學員們轉身離去,身形如電,消失在黑暗中。
  艾輝怔怔地看著師雪漫雷厲風行的背影,師雪漫展現出的干練,讓他有些意外。回想起血災剛剛爆發時的師雪漫,現在就像換了一個人。
  過了一會,回過神來的艾輝啞然是失笑。誰的變化不大呢?
  就連胖子現在都知道認真修煉!
  和師雪漫隨行的還有端木黃昏,他很放心。端木黃昏、師雪漫這樣的天才少年,在境界不夠的時候,他們的戰斗就可以媲美一般的元修。而如今他們境界大幅度提升,實力提升之大,遠超過一般的元修。
  在五行天,強者的作用永遠不是堆積人數可以實現。就好比現在的松間城,所有的元修加起來,都不如一位戰斗類大師發揮的作用大。
  這是人們為什么對艾輝身上寄予厚望。
  不光是艾輝放心,其他學員也非常放心。大家都各忙各的。有的在修煉,有的在思考,也有三五成群討論。還有彼此切磋的,大家已經開始像個老手一樣習慣戰斗。
  艾輝也在思考如何解決自身的“殘留問題”。
  師雪漫和端木黃昏一行趕到現場時,已經有不少元修抵達。
  “這是我們上次獵殺血紋蚯蚓的地方。”學員中有人道。
  但是大家卻仿佛沒有聽到他說話,大家的目光落在場內,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氣。
  堅硬的地面現在就像淤泥流沙一般,一個巨大的流沙漩渦,在緩緩流動,里面隱隱可見有什么東西在游動。周圍廢墟的碎石不斷被卷入其中,但是不斷被絞碎。越來越小,直至變成砂礫被魔修喂養的日子。
  流沙漩渦直徑超過一百米。如此巨大的漩渦,帶來的沖擊和震撼無比強烈。
  更令人震驚的是。它在不斷吞噬周圍的地面,流沙漩渦在不斷的增加。
  其他趕來的元修,也目瞪口呆,滿臉駭然。
  師雪漫反應過來,揚聲問:“誰發的信號?”
  “是我們。”
  幾名元修認出師雪漫,連忙過來匯報。
  院甲一號隊是如今松間城最強大的小隊,幾位主要人物無人不識。
  師雪漫深吸一口氣,穩定情緒:“你們是怎么發現的?”
  “我們聽到伏地傘鈴的警報聲,便趕過來。就發現洞里面好像有東西,我們就對里面攻擊,但是沒有什么用。然后我們可就看到地面變軟,變得像面團,后來開始有漩渦。當時漩渦很小……”
  師雪漫毫不猶豫打斷問:“多大?”
  “大概直徑只有二十米。”元修們臉上殘留這驚恐:“我們對漩渦攻擊,但是沒有任何用處。漩渦不斷擴大,速度很快,我們沒有辦法,就馬上發動緊急求援信號。”
  “從二十米到現在,總共多長時間?”師雪漫細心地問。
  “十多分鐘。”
  師雪漫心中安靜,十多分鐘便從二十米擴展到一百米,而且現在還沒有半點停止的跡象。她的目光緊緊盯著旋轉的砂石漩渦,仿佛要看穿里面到底什么。
  忽然,她注意到,好像有東西在里面游動,體積不大。
  她轉過臉問端木黃昏:“有沒有辦法抓一只出來?”
  端木黃昏點點頭,沒有說話,他的面色凝重,旋轉的流沙漩渦,他感受到非常厚重的土元力。他也很好奇里面游動的小東西是什么。
  十指像鮮花綻放,一連串的殘影定格在空中,帶著難言的律動。
  流沙漩渦上方,忽然一道青色纏枝憑空出現,閃電般沒入漩渦之中。
  青花纏枝驀地拉緊,繃得筆直。就在大家擔心青花纏枝要被拉斷的時候,青花纏枝收緊,嘩啦一聲,一個纏得死死的小蟲子被拉起來,身體在空中不斷掙扎。
  當看清楚小蟲子。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沙蟲!”
  沙蟲約巴掌大小,扁平的身體由許多節肢構成,這使得它的身體能夠隨意扭曲。沙蟲是一種可怕的群居生物。它們扁平的身體非常堅硬。就像鋼鐵打造的彈簧片,能夠以驚人的頻率震動。當數萬只或者更多的沙蟲一起震動。地面就會不斷碎裂,直至粉碎成極為細小的沙塵。
  在沙子中,它們能夠靈活地游動。
  沙蟲是可怕的捕食者,它們的捕食方式和其他的野獸完全不同。它們成片成片沙化土壤、巖石,沙化區域內所有的一切,無論是植物還是野獸,都會成為它們的食物。
  這些沙蟲的身體呈現暗紅色,感染血毒的特征。
  可是。沙蟲一般很少出現在地面,因為它們不喜歡光。它們的捕食區域大多是地底,那里的食物雖然沒有地面豐富,但是沒有讓它們討厭的光。
  師雪漫的臉色很糟糕,如果說沙蟲什么時候可能出現,那就是晚上我想咬你。
  現在正好是晚上。
  地面的流沙漩渦在不斷擴大,現在的直徑,已經超過六十米。
  被青花纏枝纏住的沙蟲發出吱吱的叫聲,緩緩轉動的沙漩渦陡然****一道沙流,就像吐出的沙舌。速度奇快無比,精準擊中半空中被纏住的沙蟲。
  端木黃昏身體一震,青花纏枝崩斷。沙蟲消失不見。
  大家忍不住再次倒抽一口冷氣,露出駭然之色。
  沙蟲是控土的高手,它們數量龐大,在流沙中沒有什么生物能夠威脅到它們。這也是為什么大家看到沙蟲的時候,臉色奇差無比。
  看到流沙漩渦不斷增大,大家卻沒有太好的辦法。
  緩緩流動的流沙是沙蟲最好的保護層,想要擊穿厚厚的流沙,對沙蟲構成威脅,非常困難。
  師雪漫心中充滿不安。沙蟲來得實在有點太蹊蹺,沙蟲生活在兩千米以下的地底深處。很少會出現在地面。
  在這節骨眼上,卻出現在松間城。實在有點太湊巧。
  師雪漫也說不上來為什么,但是就是覺得不安。
  必須馬上制止沙蟲,否則的話,整個松間城都有可能會淪為流沙,到時候大家可無處可躲。
  在自然界,沙蟲幾乎沒有什么天敵,但是這絕對不包括人類。對于這種可怕的生物,人類怎么會沒有研究?地底有許多的資源,而沙蟲幾乎吞噬一切,在元修眼中絕對是屬于有害的蟲子。
  師家也有這方面的記載,而師雪漫恰好記得。
  她手中的云染天陡然散作一團云霧,漂浮在流沙漩渦上空,天空的云氣受到吸引,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
  轉眼間,流沙上的云霧就變得沉甸甸,就像吸飽了水的棉花。
  越來越多的云氣沒入云霧。
  嘩啦嘩啦。
  水流從云霧中傾瀉而下,就像瀑布。
  水流進流沙之中,流沙被打濕,變成淤泥,轉動的速度立即變慢。
  沙蟲察覺到危險,瘋狂震動,但是無論它們怎么震動,除了在淤泥上產生無數波紋,依然無法阻止水流傾瀉,反而加快水在沙子中的滲透。
  師雪漫記得很清楚,沙蟲不喜歡水,它們喜歡干燥。
  源源不斷的水汽匯集,變成水,流入流沙漩渦之中,不對,現在已經是泥潭。
  在流沙中靈動無比的沙蟲,在淤泥中無所適從,更致命的是它們難以呼吸。很快,不斷有沙蟲窒息而死,沙蟲們開始驚慌地朝地底深處逃命。
  但是它們震動的身體,讓水流幾乎跟著它們朝地底滲透。干燥的沙子,迅速變成淤泥,變得更稀更軟。
  大泥潭周圍響起眾人的歡呼聲,誰也沒有想到可怕的沙蟲,竟然這么輕易被殺死。
  所有人看向師雪漫的目光都充滿崇拜。
  但是他們驚訝地發現,師雪漫臉色一片煞白,眼中流露出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