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36 胖子的信心

當元力丸沒入長劍的瞬間,元力丸倏地舒展,化作劍芒狀。p艾輝臉色微變,暗叫不妙,來不及反應,手中的長劍砰地炸成無數碎片。p大家被突然的變故嚇一跳,過了一會,艾輝還沒有動靜,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艾輝,沒事吧?”姜維問。
  “沒事。”艾輝露出苦笑:“身體麻了。”
  剛才長劍爆炸,引發體內殘留的閃電,導致身體麻痹。過了十多秒,他的身體恢復如常,眉頭不自主皺起來,為什么長劍會爆炸?
  他又借了一把劍,再次嘗試,然而和上次如出一轍,長劍還是炸成碎片。
  看著一把把長劍在艾輝手上爆炸,大家不由嘖嘖稱奇。
  “阿輝這是吃劍啊!”
  “這才是真正的劍客風范!”
  “劍客……用在這里不太合適吧?”
  “很合適啊,比如吃飯叫食客,喜歡吃龍蝦的叫龍蝦客,喜歡吃面的叫面條客,阿輝吃劍,當然得叫劍客了。”
  “哈哈哈,不愧是真正的劍客。”
  “好擔心,以后其他劍修對上阿輝怎么辦?”
  “怎么了?打不過?”
  “你想想,對方劍修大喊一聲,吃我一劍!然后……阿輝就把對方的劍吃掉了!”
  “哈哈哈……”
  樓蘭聽得眼睛陡然一亮,嘭地變成很多小劍在天空飛來飛去,大聲喊:“吃我一劍!”
  艾輝聽到大家的調侃和樓蘭的大喊,頓時覺得很尷尬,但是還是輕咳一聲:“誰還有劍?”
  大家轟然大笑。
  一名學員把自己腰上的佩劍摘下來,扔向艾輝,大聲笑道:“阿輝,這可是最后一把劍,你要再吃掉,就真沒劍了。”
  艾輝摸著鼻子,有些訕訕,他也沒想到會是這個情況。元力丸竟然如此難以控制,只要進入長劍,就會引發爆裂。
  他知道這是自己還沒有弄清楚元力丸的特性,而且大家的長劍都是比較普通的貨色,無法承受元力突然爆炸。
  但是長劍確實是個問題,最后一把長劍在手,艾輝有些犯難。忽然想到剛才自己體內閃電被激發出來的情景,靈機一動:“胖子,你攻我防。”
  “我攻?”胖子有些傻眼了:“我怎么攻?”
  三種傳承沒有一種是進攻類的傳承,聽到艾輝讓自己進攻,胖子當然傻眼。
  “你隨便砸。”艾輝鼓勵道。
  “先說好,你要被我砸到,不能找我麻煩。”胖子的聲音從盾后傳來。
  “不會的!”艾輝信誓旦旦。
  “真的?”胖子有些猶豫。
  “當然!”艾輝有些不耐煩:“來不來?”
  “來來來!”胖子嘿然,能夠有光明正大打艾輝的機會,怎么可以錯過?他吐氣開聲,手中的重盾被他拎起來,狠狠朝艾輝砸過去,口中還不忘高喊:“阿輝,吃我一盾!”
  艾輝眼睛陡然瞇起來,胖子這一盾雖然沒有什么技巧,但是風聲低沉,威勢驚人。
  胖子的盾好像比以前更加沉重。
  艾輝的判斷很正確,胖子手上的重盾雖然丑了點,但是重量達到了驚人的七百二十斤,是以前被毀重盾的兩倍。胖子突破小圓滿之后,力量也有了突飛猛進的增長。七百二十斤的重盾拎在手中,反而比以前更加輕松。
  現在的重型裝備已經沒辦法滿足胖子,而且【不滅熔爐】還會持續不斷增強胖子的力量。
  艾輝恰恰相反,這次突破小圓滿,他身體的素質并沒有明顯的增長。艾輝現在更像是一位真正的元修,元力對他戰斗力的影響越來越大。
  艾輝覺得這是好事,元力體系更加成熟,自己修煉更加容易。劍胎固然神妙,但本身就是殘篇,如今又是元力當道,想要再進一步難上加難。
  純粹的力量達到一定程度,威力一樣驚人。
  艾輝本來準備嘗試用劍擋住,但是看著手中的草劍,硬擋重盾肯定會斷。
  胖子的重盾就像一堵墻,幾乎籠罩艾輝所有的方向,艾輝只好往地上一滾,看上去頗為狼狽。
  胖子頓時興奮了!
  什么時候他讓艾輝如此狼狽過?
  他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瘋狂揮舞著手上的重盾,就像一頭瘋狂的蠻牛,場內飛沙走石,場面十分壯觀。
  大家還是第一次看到胖子如此生猛,也都看得呆住。
  尤其是桑芷君這樣的女孩,聽到胖子重盾掄起的風聲,不由臉色發白。這要是挨了一下,不,只要擦到一下,不死也重傷。
  艾輝在胖子揮舞的盾影中狼狽不堪。
  咚!
  地面一顫,胖子的重盾砸在地上,地面的石磚就像餅干一樣粉碎,無數碎片像暴雨般籠罩四周。
  眼看艾輝無處可閃,他手中長劍,就像靈蛇般,倏地出手。
  艾輝面前的劍芒就像暴雨般炸開,每一劍都精準無比擊中一顆碎石。
  叮叮叮!
  無數火花在空中迸濺,撞擊聲響成一片,不絕于耳。
  碎石籠罩中的艾輝,身形如風,迸濺的火花就像瀑布般掩蓋他的身影。
  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艾輝沒有動用元力,他的劍術已經強到這般地步?
  艾輝目光專注,手中的長劍就像他身體的一部分,說不出的舒服。壓抑的戰意頓時爆發,艾輝不退反進,一蓬劍芒綻放,就像搖落無數星辰,美不勝收。
  胖子怒吼一聲,沒入地面的重盾,忽然往上一揚!
  前沖的艾輝一頭撞上去,再加上重盾的力量,學員中不由響起幾聲驚呼。這么沉重的一盾,艾輝要挨上,不死也重傷。
  重盾在眼中急劇靠近,視野內頓時一暗,艾輝同樣知道這一盾的威力!
  如果是剛才,艾輝一定閃躲,但是此刻他體內的戰意勃發,不僅沒有閃躲,反而前沖速度暴增。
  眼看就要撞上,艾輝眼中閃過一道凜冽的光芒,蓄勢待發的一劍,倏地刺出。
  一道明亮的劍芒,方向并非直直刺向盾面,而是以一種奇妙的角度斜刺向盾面。在距離盾面還差五寸時,劍芒無聲無息爆裂,化作一蓬柔軟溫潤的劍雨。
  艾輝身體一震,強大的沖擊力讓他的手掌幾乎一麻,但是他依然咬牙控制長劍。
  玄奧的角度,柔軟的劍雨化剛為柔,他就像用石片打水漂一樣,緊貼著盾面飛出去。
  當艾輝翩然落地,身后是一片間尖叫和歡呼。場內的胖子呆若木雞,他到現在還沒明白剛才的一瞬間發生了什么。
  艾輝心中也同樣激動,剛才那一劍,他也感到興奮。
  他發現自己對劍仿佛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剛才那一劍完全是靈光一閃,沒有想到卻是如此完美。雖然劍胎消失,但是對劍的熟悉和理解,卻永久地保留在他體內。今后他學習劍術的傳承或者修煉劍術,都勢必更快上手。
  更讓他驚喜的是,剛才碰撞的沖擊力讓他手掌發麻,到現在還沒有恢復。但是有一縷微弱的電流,被他右手宮吸收。
  血肉殘留閃電是最急切的問題,元力無法使用,起碼自己還能逃離。肌肉麻痹就太危險了,無論是在戰斗中還是在逃跑途中,肌肉麻痹都是必死無疑。
  血肉中殘留閃電,這才是導致他肌肉麻痹的元兇。如果無法把閃電排除體外,把它們導入雙手宮和地宮,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雙手宮和地宮內的閃電非常穩定。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行的辦法,艾輝心中激動可想而知。他強忍激動,仔細回想剛才整個過程。碰撞,強烈的碰撞,自己的肌肉受到強烈的沖擊力失去對閃電的控制。閃電擺脫血肉的束縛,從而被右手宮吸收。
  艾輝兩眼放光,劍交左手,撲了上去。
  “胖子,再來!”
  流沙漩渦已經變成一個淤泥漩渦,而且由于大量的水流注入,淤泥越來越稀,幾乎變成一個泥水潭。不斷有沙蟲的尸體翻上來,圍觀的元修歡呼聲不斷。
  端木黃昏第一個注意到師雪漫蒼白的臉色,意識到不妙:“怎么回事?”
  臉色蒼白的師雪漫剛想開口,泥水潭的水位開始往下降,水流沖著泥沙,沿著寬闊的地道轟然往下沖。
  泥水比流沙的流動性更強,泥水潭水位下降速度極快,地面都能聽到地底這道泥水長隆前進的轟隆聲。
  當水位不斷下降,一個巨大的天坑,呈現在大家面前。
  天坑的邊緣失去承托,不斷墜落垮塌,天坑變得越來越大。
  當一個直徑超過一百五十米的巨大天坑,出現在大家面前,所有人的歡呼都停止了。人們的臉上多了驚恐,巨大的天坑深不見底,仿佛通往地獄深處。
  端木黃昏臉色大變,他終于明白師雪漫臉色為什么蒼白。
  仿佛印證他心中的猜測,城外隱隱傳來地面垮塌聲。
  所有之前的地洞在這道寬闊的地下走廊面前,都是如此微不足道。超過一百五十米寬,幾乎所有的血獸都可以輕松通行。
  師雪漫聞到空氣中若有若無的甜香,瞳孔驟然收縮,血獸!
  不行,必須擋住血獸!
  沾染煙火的臉龐沒有往日的精致無暇,卻透著如同鋼鐵般的堅定,身披戰甲的纖細身影一馬當先,馬尾在空中蕩起,雪白的長槍就像高揚的旗幟,振臂高呼響徹大地。
  “跟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