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237 吃我一劍

當艾輝和其他學員趕到的時候,師雪漫他們正在和一頭血猿激戰。
  艾輝看到地面巨大的天坑嚇了一跳,等他看清楚場內的血猿,更是吃驚。
  眼前這頭血猿和其他血獸,有著明顯的區別。
  它渾身毛發并非血色,而是呈現出淡灰色,這是艾輝見到過的第一只毛發并非通體血紅的血獸。身上的血紋也要小得多,每一處血紋大約巴掌大小,對于一頭高度超過六米的血猿來說,非常小。暗紅的血紋優美形似火焰,分布在他周身,總共九處。艾輝在劍典中見過類似的靈紋,和火焰相關。
  更令人吃驚的是,九道血紋的表面覆蓋厚厚的毛發,血紋上生長的毛發和其他地方毛發有些區別,堅硬茂密,就像一簇鋼針。
  護甲!
  艾輝腦海中閃過這兩個字,心中凜然,血獸蛻變的速度快得驚人,它們就像每天都在進步。
  戰況異常激烈,其他人都第一時間上前幫忙,桑芷君和姜維的弓箭手,已經射出第一波箭雨。
  艾輝沒有貿然沖上去,而是仔細觀察。他體內的情況復雜,剛剛找到辦法,血肉殘留的閃電還沒有去除干凈,隨時有可能出現意外,上去等于找死。
  六米高的個頭并沒有讓這頭血猿動作蠢笨,它的動作奇快無比,跳躍如飛。
  它的雙臂非常靈活,而且力大無窮。
  一位元修閃避不及,被它一拳掃中,令人心驚肉跳的骨碎聲,讓諸人為之色變。
  姜維他們射出的箭雨,把它籠罩在內。
  血猿怒吼一聲,一掌拍向天空,紅色的火焰從它的手掌冒出來,在空中化作一片火光漣漪。
  呼嘯的箭雨一頭撞上火光漣漪之上,頓時如同大風掃過稻草,七零八落。
  看到這一幕。艾輝臉色不由一變。
  剛才血猿那一掌火光……
  艾輝感受到熟悉的感覺,心中一動,難道這就是血靈力?越發覺得有可能,他的臉色糟糕無比。之前的血獸,大多都是身體的蛻變。如今的血獸,已經開始朝更高階的方向發展。
  從萬生園,到血螞蟻,再到血紋獸。再到九紋血獸,而如今的血猿雖然也是九紋,但是顯然更強大。
  親眼目睹血獸的蛻變過程,艾輝心中充滿恐懼。如此短暫的時間,血獸已經如此強大。如果時間更長,它們會變成什么模樣?
  神之血難道就不害怕有一天血獸蛻變到人類都無法戰勝的地步嗎?
  血猿越戰越勇,它渾身的毛發刀劍難傷,快如閃電,力大無窮,所向披靡。松間城的元修們剛剛經歷大范圍的突破提升。大家正是信心滿滿之際,這頭血猿的出現,就像一盆冰水從頭澆下,大家才知道他們是多么天真。
  師雪漫看上去異常的狼狽。
  血猿非常狡猾,不斷跳動,實力稍弱的元修,根本無法擋住它的攻擊。連續出現傷亡,師雪漫就不得不出手相救。
  她的槍法勢大力沉,和血猿硬拼不落下風,但是元力的消耗。便急劇提升。
  血猿一身銅皮鐵骨,普通的攻擊對它而言完全是撓癢,無法對它構成威脅。端木黃昏的【青花】落在它身上,沒有任何作用。它亦知道師雪漫是場內對它威脅最大的敵人。對端木黃昏視而不理,全力對付師雪漫,不斷硬碰硬,消耗師雪漫的元力。
  沒有弱點!
  艾輝的心一點點往下沉,他瞪大眼睛,絞盡腦汁尋找辦法。
  如此大的動靜。早就驚動了整個松間城,不斷有光芒升空,那是擁有云翼的元修,從四面八方朝這邊飛來。
  而罪魁禍首的田寬藏在暗處,看著這頭血猿,他目光也忍不住閃過一絲熾熱。
  可惜自己沒有學會役獸訣,否則這頭火焰猿,真是好打手!
  利用沙蟲坍塌出地道是他計劃之內,但是這頭火焰猿卻是意外之喜。形似火焰的血紋,是火焰紋,蘊含著火焰的力量,這是激發血脈的特征。
  激發血脈是血靈力的妙用之一。
  只不過如今野獸體內的血脈已經非常稀薄,哪怕血靈力能夠極大挖掘鮮血內的力量,但是激發血脈的血獸也非常稀少。
  他記得那個瘋女人身邊有一頭青狼,就是激發血脈的血獸。眼前的這頭火焰猿的遠古先祖,一定擁有強大的操控火焰的力量。
  激發血脈的血獸,有著更加廣闊的成長空間,悉心培養,戰力極為驚人。
  這個階段的血獸,已經開始有一些古代靈獸的特征。比如毛發,在血靈力不斷淬煉滋養之下,堅硬若鐵。修真世界的高階靈獸,甚至能夠硬擋飛劍而不傷。
  田寬對組織充滿敬畏,創造血靈力的人實在太偉大!
  容易消散的靈力,和血液結合,卻變得如此穩定。田寬甚至覺得,如果千年以后,血靈力不斷發展,會不會重新回歸修真世界?
  一想及此,心神不由大為激蕩。
  開創全新世界,此等偉業,能夠參與其中,是何等榮幸。
  元力,注定成為過時的玩意!
  就像腐朽的五行天一樣,注定要滅亡!
  田寬不自主攥緊拳頭,感受到體內血氣翻騰,才強自克制情緒,平靜下來。體內的那一絲金元力異常頑固,他體內的血靈力竟然無法吞噬。
  想到那個悍勇異常的漢子,田寬的臉色陰沉下來。
  從這縷元力來看,如果那人沒死,只怕很快便會突破,也許以后會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不過想到此人的雙臂已廢,田寬心中稍安。
  就在此時,前來支援的元修已經抵達,看到天空的城主和院長,大家不由松一口氣。
  院長看到血猿,不由臉色微變。
  王貞經驗更加老到,沒有一絲遲疑,便加入戰斗。長嘯連綿不絕,背后云翼一展,王貞身形陡然拔高。飛到百米高空,身形陡然反轉,向下俯沖!
  借著沖勢,一刀斬下!
  耀眼的刀光就像銀色飛瀑。從天空飛流直下,肅殺之意就冰原之風散開。
  師雪漫毫不猶豫抽身急退,她心中暗自駭然,她以前從來沒有聽過王貞之名。
  誰能想到如此凌厲的刀芒竟然出自一位輜重老兵之手!
  暗處的田寬臉色大變,他死死瞪著這道飛流直下的刀芒。心中驚駭絕倫。
  他現在心中充滿慶幸自己足夠謹慎。松間城這樣的小地方,藏龍臥虎,一個比一個猛。這道刀芒,就像自己體內的那道元力,已經觸碰到一絲更高境界的邊緣。
  黎明血戰的一個幸存輜重老兵,竟然能揮出如此可怕的一刀!
  五行天高手會有多少?
  他第一次發現,五行天比他想象得更加強大。
  被鎖定的血猿,眼中第一次露出恐懼之色。但是從天而降的刀光,已經牢牢罩住它,它絕無逃脫的可能。
  生死關頭。血猿也被記起兇性,渾身陡然冒出一層薄薄的火焰,晶瑩的眼睛內化作一片火海。
  兇厲之氣,席卷四方。
  血猿怒吼一聲,一拳朝天空刀芒轟去。
  斗大的火焰拳芒轟然迎向銀瀑刀光。
  轟!
  火焰爆裂,無數火光倒卷,刀芒銀瀑也被炸成無數碎芒,向四周****。
  火焰灑落地面,到處被點燃,飛濺的刀芒。把地面射得千瘡百孔。
  地面的血猿昂揚而立,周身無數傷痕,火焰黯淡。天空的王貞,眉發燒焦。手上的刀就像剛從火爐中取出,燒得通紅。但是王貞渾然未覺,依然牢牢緊握刀柄。
  血猿猛地一踏地面,身形陡然消失。
  下一刻憑空出現在王貞身后,手掌抓向王貞。
  血猿的速度奇快,這一抓同樣勢大力沉。倘若被抓實,王貞肯定要被捏碎。
  就在此時,一個彩色的氣泡,出現在血猿的手掌前。
  血猿的手掌抓破氣泡,它的眼睛陡然變得恍惚,瞬間又回過神來。但是就這么片刻的分神,王貞就閃出幾丈開外。
  卻是院長及時出手,他知道王貞的刀法大開大合,需要足夠的空間蓄勢,這樣的近身反而異常危險。
  院長和城主聯手,和血猿激戰成一團。
  師雪漫等人松一口氣,血猿的兇悍,他們感受更加深刻。
  但是沒有等他們休息,有人驚呼:“血獸!”
  所有人的心頓時為之一緊。
  天坑地底傳來轟隆巨響,每個人的臉色不由大變。血猿的強悍,對大家造成的沖擊實在太強烈,大家還沒有回過神來。
  就在大家一片慌亂的時候,忽然有個聲音在大喊:“從天空攻擊天坑!”
  大家的目光不由看向說話者。
  “艾輝!”
  “雷霆劍輝!”
  “他就是雷霆劍輝啊,好年輕!”
  ……
  艾輝哭笑不得,這個時候這些家伙居然討論這個。他顧不得其他,揮舞手臂大喊:“俯沖攻擊!俯沖攻擊!天坑!”
  剛才城主的那一刀給了他靈感。
  他在蠻荒獵取荒獸的時候,見過元修俯沖攻擊,威力驚人!但是一般對于非常靈活的目標收效甚微,但是對固定目標,卻是效果絕佳。
  地面的天坑,反而局限了血獸逃逸,和固定目標沒什么區別。
  天空元修們反應過來,大家對視一眼,開始整隊。
  “年輕了點,但是腦子沒得說,果然不愧是雷霆劍輝啊。”
  “要不然怎么是我們松間城的艾白衣呢?”
  “我覺得他比葉白衣更有前途。”
  “來點向我們的雷霆劍輝致敬!”
  “雷霆怎么樣?”
  “哈哈哈好!”
  ……
  云翼全力催動散發的光芒,在夜晚異常明亮。
  一個個光點拖曳出長長的光尾,連綿不斷,匯集成一片,他們不斷急速升高,就像風暴推動的巨浪,在迅速爬高。當光點匯集的巨浪爬升到最高點,轟然傾瀉而下。
  “雷霆!”有人扯著嗓子干嚎。
  很快有人響應,“雷霆”聲此起彼伏。
  俯沖的速度和吹得眼睛都快睜不開的狂風,讓他們的戰意飆升,此起彼伏的“雷霆”也越來越整齊,很快演變成更加急促有力的單字。
  “雷!”“雷!”“雷!”
  每一次齊聲怒吼,就像一道重錘狠狠砸在空中。
  “雷雷雷!”
  他們就像著魔了一樣,所有的畏懼一掃而空,烈火燒過胸膛,所有壓抑的憤怒和對生命的渴望像烈火一樣注入一聲聲怒吼中。
  天空在無數怒吼和云翼顫動的嘯音中顫抖。
  蘊含無盡仇恨和希望的攻擊,匯集成光的洪流,瞬間淹沒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