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238 火焰猿

數量驚人的元力在封閉狹小的坑洞內爆炸,場面極為壯觀。p咚!p整個松間城感覺地底深處仿佛被人狠狠敲了一錘,地面強烈的震感,讓許多人站立不穩。從天空望下去,觸目驚心的裂縫,就像瘋狂生長的老樹根,不斷向遠處延伸。
  洶涌的火焰和光芒從天坑中噴涌而出,就像火山噴發,火焰挾裹著光芒沖上天空,照亮松間城夜晚的天空。
  所有人被這一幕震驚。
  就連正在激戰的火焰猿和城主院長,也不自主停住。
  火焰猿流露出恐懼之色,它并不害怕火焰,但是那道沖天而起的火光,讓它感受到本能的恐懼。
  它掉頭就跑。
  火焰猿的反應大大出乎城主和院長的意料,等兩人反應過來,火焰猿已經只剩下一個背影。它的速度實在太快,絲毫不比他們飛行慢,全力逃命的氣勢也讓沿途的元修不敢攔截。
  眨眼間,它就沖到城墻下,也不減速,悍然一頭朝城墻撞去。
  轟隆!
  城墻撞出一個大洞,沖出城外的火焰猿回頭望了一眼松間城,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許多人不約而同長松一口氣。
  土木兩系的元修連忙沖向城墻大洞處開始修補,他們要趁沒有血獸進攻的時候,把城墻修補完全。別看火焰猿破壞城墻時很輕松,那是城內向城外突破。倘若從城外進攻,就沒有那么容易。
  松間城的城防,在現在還是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沒有城防,松間城的處境會更加艱難。
  暗處的田寬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他第一次看到元修大規模戰斗的景象。
  他深深地向艾輝看了一眼,那個家伙,果然不同尋常。
  田寬悄無聲息消失在夜色中。
  王貞從天空飄下來,四處尋找艾輝的身影。他心中充滿慶幸,幸虧艾輝提醒。艾輝的提醒是整場戰斗的關鍵,要是大規模的血獸入城。松間城就危險了。
  他越來越覺得艾輝就像當年的葉白衣大人。
  在混亂危險的局面,能夠迅速找到機會,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連他當時都沒有想到,從天空俯沖攻擊天坑。效果還出奇地好。
  身為老兵,王貞對戰場微妙的變化非常敏銳。天空的元修們,此時臉上都露出自豪的笑容。
  王貞不由暗自點頭,心中給出四個字。
  士氣可用!
  這是迄今為止,松間城最成功的一戰。參加天空俯沖的元修,一個傷亡都沒有,戰果如此斐然,對士氣的提升顯而易見。
  經此一役,扮演整場戰斗關鍵先生的艾輝,在松間城的聲望可謂如日中天。
  艾輝再也不是那個無足輕重的年輕學員,他的蛻變比血獸的蛻變更迅猛,過程更短暫。
  亂世出英雄,有些人的光芒,總是在危難之際綻放。璀璨得驚人。
  每當這個時候,他愈發感受到自己的老邁和無力。值得慶幸的是能夠目睹此等人物是如何橫空出世,也是一種幸運啊。
  然而他目光掃了好幾遍,卻找不到人影,不由奇怪地問周圍人:“艾輝人呢?”
  滿臉喜洋洋的元修回答:“他下去收拾戰場了。”
  “不會有什么危險吧?”王貞關切地問。
  “不會。”剛剛降落的院長笑道:“還能有什么危險?現在里面就是一個大烤爐,全都熟了吧。”
  王貞一想,也不由笑了。
  想想剛才那么恐怖的場面,別說熟了,就是鋼鐵也會融化吧。
  可惜這種戰術適用性不高,不是在坑洞這樣的特殊環境。是不可能有如此威力。
  打掃戰場這種事,艾輝怎么會甘于人后?
  就在大家擔心里面還會不會有危險,他就已經帶著樓蘭跳了下去。坑洞里面的溫度很高,熱浪逼人。周圍的泥土到處都是融化的痕跡,彌漫著各種燒焦的味道。
  混合著各種嗆人氣味的煙霧充斥坑洞,樓蘭絲毫不受影響,艾輝也不在乎。打掃戰場,什么糟糕的場面他沒見過?比起可能的收獲,這樣的場面實在不值得一提。
  坑洞絕大多數地方已經垮塌。好在沙蟲之前挖的坑洞夠大,垮塌了大半還有很多地方有可供前進的裂縫。
  艾輝小心翼翼地前進,他和樓蘭都能夠在黑暗中視物。坑洞沿途墻壁上,隨處可見沙蟲的尸體。但是已經被燒成漆黑,只有一小點的紅色光點,像紅色的光砂。
  “這些紅色光砂是什么?”艾輝問。
  樓蘭雙目黃光閃動:“是沙蟲體內的血晶。確切地說,還不算血晶,是一種類似血晶的物質,剛剛形成。艾輝,這些沙蟲應該是剛剛被血化。”
  “剛剛血化?”艾輝有些意外,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是的,所以這些血晶砂沒有什么價值,艾輝。”樓蘭解釋道。
  艾輝提著草劍,緊緊跟在樓蘭身后。地底是樓蘭的世界,他在地底如魚得水。
  很快,艾輝就看到一頭血獸的尸體,毛發和血肉都燒成灰燼。
  樓蘭的眼睛光芒閃動,手掌伸進灰燼內,片刻后就掏出一塊血晶,歡快道:“艾輝,血晶!”
  艾輝大喜過望:“終于開張了!”
  隨著他們不斷前進,地上血獸的尸體越來越多,許多尸體并沒有完全化作灰燼,但是剩下的身體也干枯失水,看上去非常嚇人。但是對于艾輝來說,這樣的場面只是小菜一碟,他沒有半點不適。
  不是每一頭血獸都有血晶,有些血晶掩埋在泥土里,可是樓蘭卻是一顆不漏。
  艾輝笑得合不攏嘴,樓蘭太厲害了,簡直就是犁地三尺,一顆血晶都不放過。
  見得多了,艾輝也有些麻木。地上密密麻麻的尸體和灰燼堆,讓艾輝心中有些后怕,如果這些血獸從坑洞涌進松間城,松間城的死傷一定會非常慘重。
  還好自己見機得快。想出這么一招,艾輝心中還是有點小得意。畢竟第一次指揮那么多的元修,這樣的事情在以前想都不敢想,自己居然做到。
  艾輝發現自己好像完全沒有來得的必要。
  樓蘭才是真正的戰場打掃狂魔。打掃之仔細,讓艾輝這個自詡專業人士汗顏無比。
  “艾輝,這里有一顆!”
  “艾輝,這里這里這里!”
  “艾輝,你腳下大約一丈深。有一顆血晶。”
  ……
  “樓蘭真厲害!”
  “樓蘭好厲害!”
  “樓蘭最厲害!”
  ……
  除了“厲害”,艾輝實在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詞匯來形容樓蘭。
  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的專業人士,淪落為坑洞觀光客,只是因為相差一個樓蘭的距離。
  百無聊賴的艾輝,目光隨意閃過,忽然一道微弱的光芒映入他的視野。他輕咦了一聲,他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一片灰燼中,好像有個微亮的東西。
  他有些好奇地走過去。
  說實話,血獸除了能夠貢獻血晶,其他方面實在乏善可陳。
  血獸這一點和荒獸的區別很大。血獸全身的精華都在血晶。別看血獸的身體堅硬強壯,但是死亡后,血肉骨骼就會變得非常脆弱,就像酥脆的餅干,沒有任何用處。
  看看全身都是寶的荒獸,大家都是獸,血獸你不覺得羞愧嗎?
  走到那堆灰燼前,艾輝小心翻動灰燼。
  手上碰到一個堅硬的東西,果然有東西!
  艾輝眼睛一亮,抓著東西拎起來。
  熟悉野獸的艾輝一眼就認出來。這是血蛇的椎骨。這頭血蛇生前并不長,椎骨只有兩米左右,雪白的質地似玉似瓷,上面交錯縱橫紅色的血絲。纖細的血絲就像一張細密的網,密布椎骨上。
  蛇椎骨很靈活,可以隨意彎曲,每一節椎骨咬合非常緊密。它的重量讓艾輝大吃一驚,掂量了一下,起碼超過九十斤。它的長度不到兩米。手腕粗細,竟然如此沉重,艾輝都懷疑它是不是金屬打造而成。
  “很奇特的血蛇椎骨。”樓蘭的眼睛黃光不斷閃動:“堅硬接近千紋銀木和明光鐵,真厲害!”
  艾輝聽到嚇一跳,千紋銀木和明光鐵都是非常珍稀的材料。
  千紋銀木是翡翠森的特產之一,是一種生長非常緩慢的樹木,需要木修不斷用元力催生。通體銀白雪亮,極為沉重,完全成熟狀態,經過一個日夜,就會形成一圈銀色的日輪。倘若木修澆灌的元力不夠,無法使之達到成熟狀態,就無法形成銀色日輪。
  當它日輪銀紋數量達到一千,便是成材之時,屬性全方位大幅度提升。哪怕木修從不出現疏漏,從發芽到成材,也需要近三年的時間。而且千紋銀木對木修元力消耗極大,遠超一般的植物,其珍稀程度可想而知,它的價格也極為高昂。
  明光鐵是銀霧海明光城的特產,它需要用到大量的珍稀材料,非出色的工匠不能打造。打造完成的明光鐵,輕盈如羽,卻異常堅硬,散發著圣潔的光芒。
  聽到手上的血蛇椎骨,竟然硬度和千紋銀木明光鐵差不多,艾輝的驚訝可想而知。
  他把血蛇椎骨拿到近處仔細觀察,雪白若瓷的椎骨上,鮮紅的血絲隱約像是一種花紋,艾輝覺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過。
  但是無論如何,這頭血蛇生前肯定不凡,估計比那頭血猿也差不了多少。
  那頭血猿……
  艾輝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有點眼熟,因為他想到了血猿身上的火焰紋。
  他仔細察看血蛇椎骨上的血紋,有點像劍典里見過的那些雷紋。
  雷紋?
  艾輝心中一動,他忽然發現,血蛇椎骨不就是一把天然的劍嗎?
  *****************************************************************************
  PS:晚上凌晨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