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39 血蛇椎骨

突然冒出來的想法讓艾輝立即興奮起來。p龍脊火被毀掉,他心中肉痛了很久,龍脊火他用得最順手。龍脊火最值得稱道的是它的堅固。p現在他成了吃劍狂魔,除了他的元力難以控制外,這些劍的品質不夠高,無法承受狂暴的元力也是重要原因。
  劍修沒落已久,修煉劍修的人少,市場小,工匠們自然就不愿意花費力氣打造。龍脊火的品質不錯,但是一直沒有賣出去,也反映出劍修的沒落。
  大家的佩劍大多處于裝飾,大多都是制式長劍,材料普通,無法承受太強的元力。
  艾輝面臨無劍可用的尷尬境地。
  龍脊火劍身被毀,但是七顆海寶卻留了下來。長街之戰,龍脊火承受閃電的沖擊,如今七顆海寶內充斥著狂暴的雷電仙符問道。艾輝之前就曾經想過,用海寶重新打造一把好劍,但是戰場兇險,哪有時間去造劍?
  手上的這根血蛇椎骨,卻是相當順手。
  揮舞了片刻,艾輝就大致摸清楚它的特性。對于一般人來說,轉向靈活的血蛇椎骨,控制難度極大,但是對于艾輝這樣的劍術高手來說,這不是大問題,他很快就操控自如。
  就是一把軟劍嘛!
  控制難度高的問題一旦克服,問題也就轉為優勢,劍招的變化變得更加詭異難測。那些復雜的變化,在常人眼中只不過更加花哨,但是在劍術高手手中,卻能夠把它們變成致命的殺機。
  “艾輝是想把它當做長劍使用嗎?”樓蘭好奇地問。
  “對啊,樓蘭不覺得它很適合用來做劍嗎?”艾輝問。
  他愛不釋手,不斷揮舞,血蛇椎骨繃得筆直。刺在空中嗤嗤作響,對面的墻壁上頓時多了許多深不見底的小孔。
  “確實很適合。”樓蘭眼睛亮起光芒,過了一會道:“這種材料樓蘭沒有見過。艾輝給樓蘭一小截,樓蘭分析之后。就可以幫助艾輝把它打造成一把劍。”
  艾輝驚喜莫名:“樓蘭會打造劍?”
  “并不是很精通。”樓蘭有些不好意思:“樓蘭只看過《名劍打造全集》、《兵器解構》、《兵器元力總論》、《荒獸和草兵》、《五行天歷代天兵總錄》……”
  艾輝目瞪口呆聽著樓蘭報出一大串的書名。
  五分鐘過去,樓蘭才停下來,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認真道:“雖然樓蘭的水平很有限,但是樓蘭一定會努力幫助艾輝!”
  水平有限……
  聽到前半句艾輝覺得很無力,聽到后半句又非常感動:“謝謝樓蘭!樓蘭水平很高!最厲害!”
  “真的嗎?”樓蘭睜大眼睛。
  “當然!”艾輝斬釘截鐵回答。
  樓蘭歡呼一聲,然后狂沙大作……艾輝就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打掃戰場狂魔。
  艾輝滿載而歸,血晶當然要上交。畢竟這是大家戰斗的戰果。不過艾輝發揮的作用很關鍵,他得到自己的那一份,五顆血晶。
  師雪漫貢獻不少,因此分到的血晶比艾輝少兩顆,是三顆。師雪漫奮不顧身纏住血猿,同樣是這場戰斗不可或缺的部分。
  和血獸戰斗的增多,大家也逐漸摸清規律。最新的公告給出了官方的命名。只有九紋血獸和更強的血獸,才能夠凝結血晶。普通的血紋獸和更低階的血獸,凝結出來的是略軟的血膠。
  凡是參戰的元修,都獲得了自己的戰利品。大家都喜笑顏開。
  “要是每一場戰斗都像今天這樣就好!”
  “別做夢了,有一次就賺到了。”
  “說不定呢,咱們松間城有艾輝啊”
  ……
  戰利品是最實際的好處。血晶能夠幫助他們迅速提高實力。實力每提高一分,生存的希望就大一分。
  艾輝得到五顆血晶品質都非常好,其中最好的那顆應該是血蛇的血晶,血蛇椎骨也被城主獎勵給他。
  不過血蛇椎骨也引起大家的嘖嘖稱奇,院長覺得這只血蛇,很有可能已經蛻變到今天那頭血猿相近的境界窺視未來。
  戰利品的喜悅很快就被沖淡。
  九紋血獸出現新的異種。
  大家知道接下來的戰斗會變得更激烈,很快就散去。
  城主派了不少土系和木系的元修進入坑洞,看有沒有辦法封堵,但是從目前來看。希望渺茫。
  一行人回到兵鋒道場,艾輝發現大家的興致不是很高。問過之后才知道又有三名學員犧牲。他們是跟著師雪漫沖上去的第一批學員,雖然大家已經并不像之前那么害怕戰斗。但是看到同伴的不斷犧牲,每個人的心情都十分低落。
  誰也不知道這場血災什么時候能夠結束,就像誰不知道傳說中的支援什么時候能夠到來。
  血獸越來越強,同伴一個接一個倒下,大家承受的壓力也越來大。
  艾輝默然,他知道更多,但是他不敢說。
  如果大家知道整個感應場的血災是一場陰謀,一場針對五行天的陰謀,他懷疑大家最后的勇氣都會消失。
  遲遲未來的支援,也是希望。
  師雪漫一回到兵鋒道場便把自己關了起來。
  艾輝覺得或許自己應該去安慰一下她?但是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不是你的錯?傷亡是在所難免?這樣的廢話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意義。
  艾輝忽然想起師傅師娘。
  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
  血災之后,每一天都在戰斗。每一天都緊張得幾乎透不過氣,每一天都在生死中掙扎浮沉,能有休息的時刻,都仿佛在窒息前一刻,緩命的那口氣。
  他顧不上。
  想到師娘和明秀師姐,實力那么強,肯定無恙。
  艾輝對師傅師娘一直很放心。反而覺得他們肯定會擔心自己。但是今天這個時刻,不知道為什么,他忽然很想去看一下師傅師娘。
  他扔了一截蛇骨給樓蘭。和大家打個招呼,便朝繡坊沖去。
  他以為自己見慣了生死無常。他以為自己已經領略過最深沉的絕望,他以為自己哪怕面臨死亡也能坦然和這個世界說再見。
  可是身邊同伴一個個倒下,一個個生命凋零,明天會是什么模樣?
  他知道血災是神之血的陰謀,但是那又怎么樣?血獸不斷變強,自己能活到最后?哦,連支援都遙遙無期,艾輝甚至懷疑支援之所以沒有抵達。很有可能遭到了神之血的伏擊。
  如果血災是一場陰謀,沒道理沒有伏擊。艾輝覺得自己都能想到的東西,神之血不會想不到。
  沒有人知道,看上去始終平靜如常、從來沒有氣餒灰心的艾輝,內心比所有人都絕望。
  他比所有人知道的更多。
  有的時候,一無所知,并不是壞事。
  艾輝在夜色中發足狂奔,胸中就像有什么東西堵在那里,他想把它發泄出來。他不知道怎么才能發泄出來,他只能狂奔冠寵。用盡全力的狂奔。
  風吹過少年的臉龐,兩旁的景物飛快向后倒退,他向著繡坊的方向全力奔跑。
  他一口氣沖到繡坊門口。心中的陰郁消散不少,情緒也平復下來,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
  繡坊門口守衛森嚴,到處都是崗哨。
  雖然他想過師傅師娘會得到保護,但是眼前如此森嚴的保護,卻讓他嗅到一絲不安的氣息。現在的松間城人手是多么緊張,城主府還在繡坊安排如此多的人手,太不正常!
  突然有人沖到繡坊門口,讓守衛的元修嚇一跳。
  看清來者他們才松一口氣。艾輝在松間城如今可是如日中天,無人不識。
  “艾輝。今天剛才那仗干得漂亮!”
  有人對艾輝大聲喊道,立即引發一片附和。
  “太漂亮太解氣了!”
  “看得我都恨不得沖上去!”
  ……
  艾輝臉上保持微笑。內心異常冷靜,情況的不同尋常立即讓他心生警惕。
  聽到動靜的明秀很快就出來,看到艾輝,臉上不由露出笑容:“師弟!”
  艾輝看清師姐的模樣,心中震動,他第一次在師姐臉上看到如此憔悴模樣。師姐在他心中,永遠恬靜溫婉,寵辱不驚,什么時候會如此憔悴?
  “師姐臉色怎么這么差?”他臉上不動神色,關切地問。
  但是暗地里卻是做好出手的準備,難道城主府在打師傅師娘的主意?強迫他們干他們不想干的事情?
  殺氣在艾輝心中彌漫,陰暗和絕望,早就讓他處在爆發的邊緣。此地的不同尋常,立即激起艾輝心中的殺意。
  師傅師娘是他心中的逆鱗,無論是誰要動師傅師娘,他一定會拼命。
  自己反正是爛命一條,死了就死了。
  明秀眼中閃過復雜的情緒,她不知道該怎么說。盡管師弟的表情很平靜,周圍的元修沒有人察覺到危險,她卻看出來師弟眼中的殺意和決絕。
  她知道師弟肯定是誤會了,想到師伯說不要告訴師弟,又想到師傅,她心如刀絞。
  “和他們沒有關系。”明秀克制住自己的情緒,她掙扎了一下,道:“師傅在閉關。師弟去找師伯吧。”
  她還是沒有聽從師伯的話,她知道師伯對師弟的隱瞞是不想師弟擔心。但是她覺得倘若在最后一刻,師弟才知道結果,那太殘酷了。
  而且,她心中還隱隱有一絲希冀,也許師弟有辦法呢?
  師弟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她保護的少年,他已經是松間城視作希望的雷霆劍輝!
  艾輝得到師傅的地址,二話不說,轉身狂奔。
  ****************************
  ps:又到新的一周!樓蘭提醒大家,記得投票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