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240 奔跑

艾輝從師傅住處出來。p走在漆黑的街道上,松間城的南瓜路燈早就被摧毀殆盡,夜晚沒有星光也沒有月亮,偶爾有巡邏的元修從頭頂掠過,帶來一閃而逝的光。腳下的街道坑坑洼洼,踩著碎石和浮土,到處都是斷墻殘垣,只有自己的腳步聲在回蕩。
  師傅枯槁的面容不時浮現在他眼前,第一眼艾輝是不敢相信和憤怒的。但是當知道事情的真相,他的憤怒消失得無影無蹤。師傅變得有些啰嗦,拉著他說了很多,叮囑了很多。他能夠聽得出師傅的愧疚,師傅覺得沒有教到艾輝什么,老是說他作為老師太不合格了。
  艾輝認真地聽著,帶著微笑。
  師傅沙啞的聲音中,沒有對死亡的恐懼,沒有懊惱和后悔,有的只是坦然和驕傲。
  枯槁的生命就像熊熊燃燒后微亮的余燼,光熱漸息。
  艾輝很平靜,連自己都有些吃驚的平靜。他沒有覺得惋惜,沒有覺得傷心難過,他內心充滿了對師傅的尊敬。
  不知道是不是見過太多死亡的緣故,艾輝對于生存和死亡和一般人并不相同。活著很重要,但有的時候并不是最重要的。
  若是再來一次,師傅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師傅怎么拒絕得了師娘的懇求?
  艾輝聽著師傅叨叨絮絮說著自己的理解,滿是皺紋的臉龐煥發出耀眼的神采,師傅對自己的成果充滿驕傲。師傅說師娘一定被他的成果驚得呆住,說師娘年輕的時候遇到什么問題都會來找他。
  師傅說他自己沒有白活,說了好幾次。
  能在人生的余暉中,覺得自己此生沒有白活,這是何等完美的結果?
  艾輝一樣不埋怨師娘,師娘的選擇同樣令人尊敬。
  艾輝覺得自己做不到,他沒有師娘那樣無私,但是也同樣認為師娘的選擇令人肅然起敬。
  無論他們這些晚輩親人多么難過多么心如刀絞,承受著死亡和痛楚的,卻是他們倆。
  一定要幫助師傅完成“以城為布”的計劃!
  他暗暗下定決心。
  回到道場的艾輝看上去和平時沒有任何區別。
  師雪漫也從房間里出來,她看了一眼艾輝:“他們怎么樣?”
  “還不錯。”艾輝表情自然,打量了師雪漫一眼:“看起來你也不錯。”
  師雪漫不答反問:“聽說你需要一個陪練?”
  “沒錯!”艾輝點點頭:“你想來?”
  “怎么?怕了?”師雪漫一臉挑釁。
  艾輝摸了摸鼻子,鐵妞今天吃火藥了?他打著哈哈:“我是怕付不起你錢!”
  “沒關系,我付你錢!”
  師雪漫冷哼一聲,話音未落,一道雪白槍芒就出現在艾輝眼前。
  尖銳的鋒芒刺的得艾輝眉心生痛,艾輝一個激靈,這妞來真的!
  他的反應很快,手掌一翻,掌中的草劍就像鞭子一樣抽在槍桿上,腳下側滑,奇快無比,一番起落電光火石間完成,有如行云流水。
  雖然沒有正面硬抗鐵妞這一槍,但是槍身的元力依然讓艾輝手掌一麻。
  他不敢動用元力,現在就這一把草劍,倘若炸掉了,他就真的無劍可用。
  “果然不愧是雷霆劍……飛!”
  師雪漫語氣中帶著一絲嘲諷,身形偏轉,云染天驀地從身體的另一側刺出,牢牢鎖定艾輝。
  嗡然輕顫,空氣泛起漣漪,明明槍芒距離自己還有一米遠,但是空氣如同重錘,碾壓而至。
  艾輝氣息微窒,雙目精芒大盛,手中的草劍亮起微光,斜斜刺像左側空處。
  嗤!
  如利刃劃破布帛,鼓蕩如錘的槍芒就像刺破的水袋,勁道外泄。
  艾輝趁機擺脫鎖定,身形一晃,像游魚一般逃離開來,嘴上道:“那你是不是該多付一點?做人不能太小氣,我可救了你好幾次!”
  師雪漫感覺到艾輝滑不留手,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對手。艾輝的打法、劍招,都和其他的元修截然不同。
  但是她的性子是越挫越勇,當下冷笑:“沒問題,打得好還有小費!”
  雙方戰斗激烈,吸引大家的目光。
  面對師雪漫所承受的壓力,比面對胖子要大得多,艾輝除了開始幾招利用師雪漫不熟悉,占了點便宜外,很快就落入下風。
  師雪漫的槍法名叫【云鯨】,發現艾輝劍術詭異之后,她改變策略,每一槍愈發緩慢沉凝,就像在水中一般,白色的槍芒如白色霧氣在她周身聚而不散。白色霧氣奇重無比,艾輝的草劍擊中霧氣,竟然發出金石相交聲,火花四濺。
  隨著招式飄動的槍芒云霧,看似飄逸,其實勢如千鈞,每次格擋,艾輝手臂發麻,幾乎握不住劍。
  艾輝壓力陡增,幾乎都快喘不過氣。
  【云鯨】產生的槍芒,看似如云,其實蘊含極為恐怖的力量。一旦被云霧槍芒淹沒,就會被沉重至極的槍芒碾壓、粉碎。
  一開始師雪漫還有點擔心傷到艾輝,很快發現艾輝滑溜得很,心中憂慮一去,槍法更加沉凝。
  鐵妞好像比以前更鐵了!
  艾輝險而又險閃過槍身,就在此時,一道胳膊粗的霧氣,突然揚起,化作一道云槍刺向艾輝。
  艾輝身在半空中,避無可避,只能手中草劍迎向云槍。
  鐺!
  艾輝手臂一震,如同挨了一記重錘,全身氣血一滯,整個人倒飛出去。
  更要命的是,血肉內殘留的雷電被激發,艾輝全身肌肉僵硬,眼睜睜看著自己像根蔥倒插在地上。
  噗!
  腦袋插進地面。
  幸虧自己練過淬體,艾輝心中悲憤莫名。
  師雪漫心滿意足收槍,看到艾輝獨具一格的姿勢,她噗嗤一聲笑出來,所有的郁悶一掃而空。
  “費用記得掛賬上,小費隨便填。”
  師雪漫語氣不自主多了一絲輕快,她忽然覺得有種很痛快的感覺,就好像去傳說中的青樓,完事之后,十分霸氣大手一揮,夜資雙倍!
  尤其對方是艾輝,從來讓人恨得牙癢癢但有沒什么辦法的艾輝,這種難得一見的體驗,才更加令人身心舒暢啊!
  周圍的哄笑聲不絕于耳,難得看到艾輝出糗,大家真是喜聞樂見。
  過了十多秒,激發出來的殘余雷電,才被雙手宮和地宮吸收干凈。艾輝麻痹的身體恢復正常,他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把自己的腦袋拔出來。要不是自己珍惜這把草劍……他心中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在賬單上寫下一個天文數字,狠狠宰鐵妞一刀!
  剛剛落地站穩,端木黃昏出現在他面前。
  “聽說你缺陪練?”
  房間內的樓蘭正在全心研究血蛇椎骨。
  非常出色的材料!
  樓蘭記錄了許多材料的屬性,但是血蛇椎骨的屬性依然非常出色。
  血蛇椎骨的堅固程度、硬度和樓蘭之前的預測沒有太大的出入,用來制作天兵還不夠,但是用來制作比天兵次一級的地兵,卻是足夠。事實上,千紋銀木和明光鐵,就是制作地兵的材料之一。
  除了其良好的物性之外,血蛇椎骨還有許多特殊的地方。
  比如上面的血紋,就是雷紋,蘊含著雷電之力。樓蘭不知道血蛇怎么會生長出雷紋,但是想到今天血猿身上的火焰紋,樓蘭推測血靈力很有可能能夠實現修真時代的靈紋,這很有可能和血靈力的運轉模式有關,但是現在的樣本太少,無法進一步分析。
  雷紋是這根血蛇椎骨之所以能夠如此出色的關鍵,靈力通過雷紋都轉換成雷電之力,凝聚在椎骨之中。雷電之力不斷淬煉椎骨本身,使之變得更加出色。
  樓蘭猜測之前的血獸之所以血肉沒有用處,應該就是沒有生長出雷紋、火焰紋這樣的靈紋。
  雷電之力非常誘人,但是一旦消耗殆盡,這根血蛇椎骨就會變成朽木,不堪一擊。
  要么鎖住雷電之力,要么能夠補充雷電之力,比如艾輝之前龍脊火上的殘存七顆海寶,里面就蘊含著驚人的雷電之力。
  血蛇椎骨對火、木、土元力非常不親和,對水、金元力則相當親和,這是個好消息。
  打造兵器的理念很多,有復雜的也有簡單的。簡單的像師雪漫手中的云染天,座云鯨骨為槍身,蒼穹鐵為槍頭,這種世間最頂級材料堆積成的兵器,想不成為天兵都不容易。師雪漫的父親雖然并不以打造兵器見長,但是依然打造出一件天兵。
  而另一些兵器,它的材料并不夠出色,卻因設計巧妙而獨具威力。事實上這類兵器才是主流,像座云鯨骨和蒼穹鐵這樣的頂級材料,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沒見過。
  血蛇椎骨是好材料,但還是有很多需要思考的地方。比如它的形狀更像是鞭,而不是劍,它沒有鋒刃,對于劍來說,劍刃是相當重要的部分,它提供絕大部分破甲的功效。以破甲見長的利器,只需要一點元力,就能破開厚厚的重甲。而沒有此類功效的兵器,往往元力渙散,殺傷性有限。
  偏偏血蛇椎骨無法打磨,一旦打磨,就會破壞上面的雷紋。
  那怎么給它增加劍刃?
  不要劍刃?樓蘭立即否定,這是給艾輝打造的第一把真正的兵器,一定要做到最好才行!
  還有劍柄?該選用哪種材料?
  樓蘭的子夜沙核以驚人的速度運轉,他眼睛中的光芒不斷流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