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41 平靜

一把鉛灰色烏云籠罩的劍,安靜懸浮在桌子上方。p和云染天的白色云霧不同,灰色的烏云看上去更加濃郁,細微的雷電在烏云中游走不定,一閃而逝,看上去就像一團小型的雷雨云。
  條狀的烏云看上去更像是劍鞘,沒有半點臃腫的感覺。
  七把銀色小劍就像游魚般,飛快地在烏云中游走。小劍長約三寸,銀光閃閃,光可鑒人,每一把劍身鑲著一顆雷電海寶。
  烏云劍身內不時亮起的雷電細流,就是七把小劍高速游弋產生。
  “好漂亮!這是那根蛇骨頭?”師雪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湊到近處仔細看:“這是劍嗎?是不是要拔劍?”
  “不用的,雪漫。那是鋒云。”樓蘭認真解釋:“它是劍刃。”
  鋒云是一種非常特殊的云,元力注入其中,能夠產生鋒銳的效果,是彩云鄉的特產。彩云鄉出產各種稀奇古怪的云,比如沉重如鉛的鉛云,色彩斑斕的彩云,綠色的毒云,能夠產生火焰的火云等等。
  就像翡翠森的植物種類數不勝數,彩云鄉的云朵種類也是多如牛毛。只有精通于此的水修,才能夠如數家珍,深諳其中的奧妙。
  “劍刃?鋒云做劍刃?好巧妙的想法!”師雪漫眼前一亮,忍不住贊道:“樓蘭好厲害!”
  “謝謝雪漫。”樓蘭的眼睛笑成彎月,但是旋即語氣遺憾:“血蛇椎骨的性能很好,品階很高,從五行來說,是金、水雙屬。選鋒云為劍刃,金生水,但是兩者等階相差太大,導致蛇骨的威力不能完全發揮。劍穗是燎原石而成,等階太低,聊勝于無。七把小劍用的是銀光木。受鋒云水元力增益。鋒云和銀光木等階差不多,元力增益效果不錯。只能算一把玄兵,不過特殊的雷電效果和蛇骨的出色物性,還是能讓它成為一件不錯的玄兵。”
  “如果鋒云能夠換成天鋒云。銀光木換成千紋銀木,燎原石換成熔心巖,這把劍就是一件非常出色的地兵,再加上雷電效果,就是一件稀有的地兵了。”
  大家都明白樓蘭說的是什么。他們雖然不會具體打造,基本的常識還是知道。兵器的劃分沒有食材那么復雜,最強大的是天兵,其次是地兵,再其次便是玄兵,最普通的是草兵。
  除了特殊的材料,比如云染天,一般的兵器,影響其品階的,除了輕重軟硬等物性。一個最重要的區別,就是元力之間的生發。
  金木水火土是一個完整的循環,生生不息。五行相生是五行元力最重要的特性之一,在兵器中這亦是原則,增加元力相生的效果,減少元力相克的效果。
  如果兵器五行具備,生生不息,那就是天兵。這類天兵往往對元修的消耗非常小,而且在五行元力相生的過程中,能夠產生諸多神妙。
  地兵則比天兵少一行。只有四行,這也是雙方差距巨大的原因。從數量上僅僅只少一行,但是原本完整的循環中斷,元力的流動就無法完成循環。
  這是質的差別。
  地兵和玄兵的差別則沒有那么大。三種屬性的材料,只是讓它的威力和變化不如地兵。
  草兵的制作大多簡陋,單屬性材料,或者簡單處理的雙屬性材料結合。
  從原理上,兵器的打造非常簡單,但是實際上卻大有講究。比如只有同等階的材料。才能完成完美的相生,鋒云和銀光木的等級比血蛇椎骨差許多,導致它們無法完成徹底激發血蛇椎骨的金之屬性。
  再比如絕大多樹材料并非單一屬性,往往具備幾種屬性,對制作者都是極大的考驗。
  合適、充足的材料,出色的技藝,才能打造出一把好的兵器。一些特殊的材料,擁有無以倫比的特性,自然不需要考慮五行相生相克。只不過專業打造兵器的元修,對這種蠻干的方法,從來是十分鄙視,認為糟蹋好東西。
  樓蘭對這把劍并不是十分滿意,但是艾輝的目光連片刻都沒有挪開。
  這把劍有著許多出色的設計,可以看得出樓蘭的水平非常厲害。比如劍刃用鋒云,這就完美地解決了血蛇椎骨沒有劍刃的問題,艾輝覺得自己打破腦袋都想不到。
  鋒云可以隨著血蛇椎骨隨意彎曲,可剛可柔。
  七把小劍更是出色的設計,應該是借鑒了青銅劍匣,但是更為巧妙。
  一瞬間艾輝就想到好幾招。
  比如小劍隱藏在鋒云中,對方擋住自己的劍,小劍突然鉆出來,對方一定猝不及防。而且七顆海寶只有著極為微妙的聯系,這意味著它們可以做出許多更復雜的變化。
  真是好劍!
  “艾輝不試試劍嗎?”樓蘭歪著腦袋:“這把劍還沒有名字。”
  艾輝有些興奮抓住劍柄,堅硬冰冷的血蛇椎骨一入手,他躁動的心就安靜下來。
  落在其他人眼中,當艾輝拿起劍,他就像換了一個人。難以言喻的氣勢,從艾輝身上悄然向四周擴散。
  他看上去安靜而又充滿危險。
  忽然,艾輝咧嘴一下,露出雪白的牙齒:“我需要陪練,誰來?”
  端木黃昏頓時眼前一亮,師雪漫陪練,把艾輝打得落花流水的整個過程他都看在眼中。他也想落井下石,奈何艾輝也不傻,毫不猶豫拒絕了他。
  艾輝找遍其他人,偏偏就是不找他。
  端木黃昏早就看得心癢癢,能夠把艾輝打得像狗啃泥一樣,他光看就覺得爽得不行,如果要是自己動手,那該爽到什么地步?
  想想自己在艾輝手上吃過多少虧?
  端木黃昏內心心急如焚蠢蠢欲動,但是偏偏沒有機會,無論他跳出來幾次,艾輝就當沒看見。越是如此,他越是憋得厲害。
  聽到艾輝說要陪練,他想也沒想就站出來:“我來!”
  想到艾輝連續拒絕自己,端木黃昏故意諷刺道:“劍也有了,這次什么借口?”
  “既然你這么堅持,就你吧。”艾輝語氣仿佛充滿無奈。
  胖子把臉偏到一旁,閃過一絲不忍卒視,但是轉眼間就變得紅光滿面,吹了個口哨,嚷道:“來來來,機會難得,開盤樂一樂!艾輝和傍晚同學,大家押誰?錢財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生得意須押注啊!小賭怡情,大賭傷身,胖子坐莊,童叟無欺。沒現金也沒事,記在賬上。”
  “我押傍晚!五百!”
  “剛才交手,阿輝還沒恢復,我看好傍晚!八百!”
  “阿輝太著急了,他該先恢復兩天。我也押傍晚!一千!”
  “……”
  連續激烈的戰斗,大家的神經都很緊繃,難得有娛樂消遣,大家都非常踴躍。
  “我押艾輝。十萬!”
  師雪漫冰冷的聲音傳來,引得大家側目。誰也沒想到,把艾輝打得最狠的師雪漫,竟然會押艾輝贏。
  胖子冷汗一下子下來:“最多只接受五千押注。”
  “那就五千。”
  師雪漫的堅決引得不少學員猶豫,胖子一看不好,故意問師雪漫:“大姐頭以前沒玩過這個吧?”
  “沒玩過。”師雪漫搖頭,她從小就極為自律,怎么可能玩過賭博?
  原本猶豫的學員聽到師雪漫的回答,個個恍然,新手啊,難怪!他們毫不猶豫押傍晚同學。
  大家的目光,都轉向場內的兩人。
  無論是艾輝,還是端木黃昏,實力都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一點,從兩人的氣勢就能看得出端倪,兩人異常沉穩。
  但是下一刻,兩人不約而同動了。
  場內殘影閃過,站立的兩人都消失不見。
  艾輝撲了個空。
  端木黃昏站在天空,他腳下蓮花紋緩緩流轉。艾輝不斷拒絕他,他只能觀看艾輝和其他學員的戰斗過程。他一邊看,一邊在腦海中不斷模擬,如果是自己,如何對付艾輝?
  端木黃昏一點都沒有小看艾輝,雖然艾輝的發揮很糟糕,只是受到元力的限制。實際上艾輝的劍術比以前更加高超,已經達到非常可怕的地步。沒有動用元力都能夠在師雪漫手上撐那么久,端木黃昏自認做不到。
  觀看的場次多了,端木黃昏還是有著很大的發現。
  艾輝有一個致命的缺點,無法飛行,而他偏偏可以飛上天空。
  端木黃昏的策略很簡單,從一開始就飛上天空,居高臨下對付艾輝。
  他的【青花】擁有遠程攻擊的能力。
  看到下面的艾輝仰著腦袋看著自己,一臉束手無策的模樣。端木黃昏不由自主露出得意的邪笑,內心激蕩無比。
  終于到了一雪前恥的時候!
  多少次的恥辱啊,今天到了清算的時候!
  越想端木黃昏越激動,笑容無法遏制的在他嘴角擴大,自己的心魔,終于到了斬斷的一天!超越艾輝的道路就從今天開始!端木黃昏英俊的臉龐,嘴角擴大的笑容爆發成震天狂笑:“哈哈哈,艾輝,好好品嘗我的青花!”
  邪氣瘋狂的眼睛目光閃動,洶涌的元力在端木黃昏體內激蕩,修長的十指就像鮮花般綻放,無數優雅曼妙的指影此生彼滅。
  青色的漣漪,從艾輝腳下蕩漾開來,艾輝身體一僵,一股無形之力把他禁錮。無數青色的枝蔓從他腳底地面鉆出來,它們就像有生命一樣,以驚人的速度生長。
  縱橫交錯的青色枝蔓交織成一個牢籠,從天空望下去,那仿佛鏤空的青花長命鎖,
  【青花·歲月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