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243 歲月鎖和元力丸

夜空仿似籠著一層黑紗,陰沉沉的如同化不開的墨。%し
  整個松間城空空蕩蕩,街道上盡是斷壁殘垣,幾顆沒有被摧毀的南瓜燈釋放著昏暗的黃光,映照著這個滿布瘡痍的城市。
  兩團模糊不清的陰影在廢墟間穿行。
  嚴海走在前面,他在松間城生活了多年,哪怕城內已經是一片廢墟,他依然很熟悉。
  自打當日煉化了田寬交由他的那枚血晶后,他順利凝結出血紋,成為一位真正的血修。田寬還傳授他幾手,更是讓他的實力暴漲。
  體內前所未有充沛的力量,讓他信心十足,更何況身后還有大人壓陣。
  他行走之間飄忽不定,周身環境扭曲,似乎是有著一層薄薄的陰影籠罩他周圍,和四周的夜色融為一體,難以察覺。
  他們忽走忽停,避開沿途巡邏的元修。
  到了。
  嚴海腳步一停,抬頭看了看高聳的圍墻。圍墻被密密麻麻的各種植物覆蓋,這里是松間城除了城主府外保存最完整的地方,傷兵營。
  嚴海朝身后做了個手勢,他依然小心謹慎。
  剛剛凝出血紋,他的實力比以前要強大許多,但是松間城內如今還活著的元修,實力也同樣今非昔比。院甲一號隊、雷霆劍輝,最近更是傳得沸沸揚揚,那天雷電滾滾的場面,也讓他當時差點嚇癱在地。后來想起心中亦是惴惴。擔心稍有不慎,就會有可能小命不保。
  緊張的不光是自己。大人一開始對城內的元修不以為然,現在的態度也變得忌憚許多。
  但是大人不愧是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一眼便找到松間城的弱點。
  如果計劃能夠成功,松間城的形勢會立即發生改變。
  嚴海覺得計劃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想到這里,他心中一片火熱。
  圍墻高聳的傷兵營。用來隔離受傷的元修。幾千名受傷感染血毒的元修被關押在里面。對于這些元修,城主府也是頭痛無比,血毒現在還無法醫治,而這些受傷者既不能殺,也不能聽之任之,只能把他們隔離起來,避免造成更大的擴散。
  除了拖,沒有任何辦法,大家只能寄希望長老會能夠更快找到醫治血毒的辦法。
  隔離區守衛森嚴。不過都是針對可能出現的血獸,和里面中毒比較深的傷員。松間城的人手短缺,自然沒有過多的人手來看管傷員。為了能夠讓更少的人手看管如此眾多的傷員,傷病營被完全封閉起來。四周高聳的圍墻和厚厚的藤蔓穹頂,把他們和外面的世界隔絕開來。
  監視的植物和能夠禁錮傷員的藤蔓長滿整個傷兵營每個角落,它們就是最忠實的哨兵,一旦發現哪一位傷員的情況惡化,兇性大發,附近的藤蔓就會飛快纏繞禁錮傷員。
  利用遍布每個角落的藤蔓,三位木修便能夠掌控全局。發狂的傷員。只有最原始的本能,還不懂得利用自己的力量,并不難對付。
  反倒是傷兵營周圍巡邏的元修不少,擔心會有突然出沒的血獸,破壞傷兵營的圍墻。
  嚴海這幾天的任務,就是摸清楚巡邏隊伍的規律。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他動手。
  田寬手中多了兩顆綠色的藥丸,他自己吃了一顆,另一顆遞給嚴海。在田寬的注視下,嚴海硬著頭皮把藥丸吃下去。
  田寬低聲吩咐:“用靈力化開。”
  嚴海連忙運轉體內的血靈力,他驚訝地發現,自己體內紅色的血靈力,竟然變成綠色。周身淡淡的血氣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清新的植物氣息。
  嚴海精神一振,組織果然深不可測!
  竟然還有這樣的好東西!
  “你在前面帶路。”田寬低聲吩咐。
  “是。”
  嚴海心中凜然,不敢猶豫,沿著外墻攀爬。藤蔓上的隨處可見的藤鈴,安靜得就像睡著一樣,沒有任何聲音。
  兩團陰影悄無聲息爬上高墻,鉆進厚厚的藤蔓穹頂。
  嚴海覺得無比驚奇,那些危險而警覺的藤蔓,就像看不見。
  大人一定是早有準備!
  他不由充滿期待,大人下一步會怎么辦?
  傷兵營三位木修鎮守的閣樓是傷兵營的中樞,窗戶周圍被粗壯的藤蔓擠開,他們居高臨下,監視下面院子里游蕩的傷員。這里視野最好,能夠清楚看到院子里發生的一切。
  無數藤蔓垂下,就像一條條敏銳的毒蛇,隨時纏住那些失去控制的傷員。
  中了血毒的元修會逐漸出現獸化的癥狀,隨著血毒的加深,他們獸化的程度會不斷加深,最終失去自我的控制,淪為野獸。
  那將是他們生命終結的時刻。
  每天都有人被終結,三位木修也從一開始的難過和不忍,到后來麻木。
  還能怎么辦?災難中的人命就是如此渺小和卑微。
  高墻之外,每天都很多人死去,死于血獸。高墻之內,每天也有很多人死去,死于自己人之手。
  最冰冷的選擇,總是出自別無選擇。
  孫可看著靈蛇般的藤蔓卷起一位發狂的傷員,另一根尖銳藤蔓就像利劍刺入這名傷員的后腦,傷員眼中可怖的血色一點點暗淡。
  “我們大概是木修中的劊子手。”孫可澀然自嘲到。
  身邊的王同安喃喃:“我們是為了他們好。”
  “我認識他,他是我鄰居,他是個好人。”孫可語氣更加澀然。
  王同安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你不用安慰我。”孫可自顧自道,目光失神看著下方:“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真希望這場災難快點過去。”
  王同安覺得氣氛有些沉重,轉移話題道:“出去了你想干嘛?”
  “重頭修煉。”孫可轉過臉:“我不想再當木修了。我以前就是因為不想殺人才修的木系,沒想到殺的人更多。”
  王同安心中一顫,拍了拍孫可的肩膀:“和我的想法一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先去休息吧,我再堅持一會,過會小鄭就醒了。”孫可臉上恢復正常:“放心,我沒那么脆弱。”
  王同安點點頭:“那我先去后頭休息,有情況喊一聲。”
  “去吧去吧。”孫可揮揮手。
  王同安去休息,孫可一個人注意下面的情況。他們三個人鎮守這么大的傷兵營,哪怕有這么多的藤蔓,也依然非常辛苦。
  他們也曾想上面申請加派人手,但是要求被駁回。元修的傷亡很大,人手短缺非常嚴重,根本無力派人前來。
  現在大家也知道感染血毒沒救,很多元修受傷都會選擇與血獸同歸于盡。最近被送到傷兵營的傷兵數量銳減,這才讓三人堪堪支撐。
  孫可的注意力都在下方,沒有注意到危險從上方悄然逼近。
  城主府。
  王貞看著艾輝,這是艾輝第一次主動到城主府。艾輝主動詢問“以城為布”計劃相關的許多細節,并且表達了希望能夠幫忙的意愿。
  “守川收了個好徒弟。”王貞贊道。
  他不是客套,艾輝去看望王守川,手下早就有人匯報。
  在王貞的印象中,艾輝是一個非常有能力和才華的年輕人,但是性格卻是相當暮氣沉沉,完全不像年輕人,而像是混跡多年的老油條,絕對不會主動攬事。不僅不會攬事,就連交給他的任務,都要討價還價,賺足了好處才肯干。
  對于艾輝這一點,王貞一直相當頭痛。
  偏偏艾輝的表現越來越好,聲望越來越高,王貞更不能來硬的。
  沒想到今天艾輝竟然會主動提出幫忙的意愿,王貞知道對方完全是沖著王守川來的。但是也從這一點看得出來,艾輝和師傅王守川之間的感情很深厚。
  只要艾輝愿意幫忙,那是最好不過。
  艾輝身邊的師雪漫,也不由轉過臉看了艾輝一眼,才知道里面竟然有這么多的內情。
  “有你幫忙,我們的進度一定會加快。”王貞也沒有客氣,直接道:“我們的金針快打造完畢,接下來的任務是需要把九根金針釘入指定的位置。這些位置是松間天地元力的節點,這些節點一旦激活,整個松間城附近的天地元力都會發生變化。也就是說,一旦我們開始釘下第一根金針,后面的金針間隔不能超過一天。”
  “所以城主想先從最難的位置入手?”艾輝問。
  王貞露出欣賞之色:“果然是聰明人。沒錯,先難后易,我們的風險比較小。第一根金針多花幾天成功沒事,可一旦第一根金針釘下去,我們后面就不能再出任何差池。所以第一根金針,必須是最困難的位置。”
  “我愿意前往。”艾輝毫不猶豫道。
  “院甲一號隊愿意前往。”他身邊的師雪漫同樣毫不猶豫道。
  “那我把最困難的任務交給你們。”王貞走到松間城的地圖前,指著地圖上一點:“你們把金針釘入此地。到時會有專門工匠跟隨你們,你們要保證他們的安全和自己的安全,如果情況危急,拖后兩天也沒關系。如果你們受傷,后面八根金針我們也很危險。”
  師雪漫看到地圖上的那一點,目光驟然一凝。
  那位置赫然是,天坑!
  艾輝面無表情點頭:“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