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44 致命的弱點

艾輝和師雪漫并肩走出城主府。p艾輝忽然停下來,認真看著師雪漫。p師雪漫注意到艾輝的異常舉止,她也停下來,有些疑惑地看著艾輝。不知道是不是艾輝突破的緣故,他的目光像利劍一樣能洞穿人心。
  師雪漫被艾輝看得有些不自在,臉上故作平靜:“有問題?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大家都是為自己而戰。”
  “謝謝你。”艾輝忽然開口。
  “啊。”師雪漫有些手足無措,她從來沒有從艾輝嘴里聽到過“謝謝”兩個字,她也沒有想過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聽到艾輝說謝謝。
  她剛想張嘴說些什么,艾輝已經從她身邊走過。
  師雪漫頓時覺得自己蠢極了,險些一個箭步上去朝那個可惡的后背狠狠捅一槍。
  “話說回來,感謝歸感謝,錢我是不會少收的。”
  一點都不討人喜歡的話,從前面踱步前行的家伙幽幽傳來。
  師雪漫臉上恢復平日的冰山,默不作聲跟在身后。
  此時夜晚剛剛過去,黎明將至,遠處的天際泛白。最黑暗的時候已經過去,再過不久,初升的太陽就會用光和熱驅散黑暗,新的一天開始。
  到了換班的時候,沿途隨處可見巡邏的元修,他們臉上帶著疲倦,依然熱情地和艾輝打著招呼。這個看上去還有點瘦弱的少年,是現在松間城最受歡迎的家伙。
  師雪漫決定打破兩人間的沉默:“你打算怎么開始?”
  她知道艾輝不是莽撞之輩,他一定會有自己的想法。
  “先去天坑探查。最近入城的血獸,基本都是從天坑潛入,要先確定里面的具體情況。還要找工匠了解一下,釘金針時候需要注意什么。我們沒有第二次機會。”
  艾輝的聲音從前面傳來,雖然看不到他的臉,師雪漫能夠想象出他認真的神情。
  師雪漫脫口而出:“加上我一個。”
  話一出口,她就有點尷尬,自己這是不是有點太積極了?
  “好。”艾輝很干脆答應。
  尷尬立即消失,師雪漫嘴角悄然微微彎起。
  傷兵營。
  嚴海看著地上昏迷的三名木修。臉上敬畏之色更加濃重。整個過程他都看在眼里,田寬不費吹灰之力解決了三名木修。
  田寬把其中一名木修扔到嚴海腳下,不容置疑下令。
  “教你的攝魂訣學會了嗎?試試。”
  嚴海俯首帖耳:“是!”
  他凝結的血紋和大人不一樣,大人說這是因為體質的差異。兩人走的道路和大人不一樣。嚴海對大人的【無影】眼紅無比,但是大人只傳授了幾手便不教了,而是重點傳授他一門名叫《血引攝魂訣》。
  攝魂訣異常的艱深晦澀,哪怕有田寬大人的詳細講解,他依然十分艱難才入門。
  嚴海一點都不喜歡什么攝魂訣。但是他不敢違背田寬大人的命令。
  一滴鮮艷欲滴的鮮血從他眉心緩緩沁出,它離開嚴海的身體,化作一團血霧。血霧鉆入昏迷木修的眉心。
  木修的身體痙攣顫抖,田寬手掌虛壓,木修身體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掌禁錮,一動不動。
  嚴海額頭浮現汗珠,攝魂訣對于他來說,實在太過于困難。
  啪!
  木修的腦袋像西瓜一樣炸開。
  嚴海眼睜睜看著這一幕,頓時胸中翻騰,忍不住在一旁狂吐。他見過生死。也不是新手,但是這么血腥的一幕,依然讓他難以接受。
  “再來。”
  田寬的聲音平淡,又扔過來一位昏迷的木修。
  嚴海還在吐,田寬也不催促。
  過了一會,嚴海臉色蒼白站起來,面對第二位木修。血霧再次鉆入木修的眉心,嚴海這次的表現要比上次好不少,木修在掙扎,但是沒有上次那么劇烈。
  忽然。木修的嘴角溢出鮮血,臉色迅速變成死灰,身體的溫度迅速下降,直至冰涼。所有的生命氣息全都消失。
  “最后一個,如果失敗了,你陪他一起死。”
  田寬的聲音依然一如既往的平淡,但是話里的殺機,卻讓嚴海的心猛地一跳,他知道大人的耐心到了極限。蒼白的臉色很好掩飾了他的驚慌。否則的話,此刻他一定是臉白如紙。
  他知道倘若自己沒有達到大人的要求,影響到大人的計劃,除了死不會有第二個選擇。
  最后一次機會。
  他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足足過了五分鐘,他才重新睜開眼睛。
  血霧詭異地滲入最后一位木修的眉心,木修的身體依然在激烈抵抗。
  田寬雖然說得淡然,但是實際上內心十分看重此事,他的計劃需要足夠的時間。如果不能控制一位木修,那他的計劃根本沒有實施的可能。把傷兵營打開,只能讓松間城更加混亂,距離他的目標有著很大的差距。
  只要給他時間,他可以輕易抹去差距。
  可惜他無法修煉攝魂訣,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嚴海身上。
  嚴海的身體不斷顫抖,他臉色越來越蒼白,全身大汗淋漓。但是地上的木修,身體抵抗逐漸降低。
  過了一會,木修忽然睜開眼睛。
  他的眼睛赤紅,目光空洞。
  眼睛轉動幾圈,赤紅逐漸消退,空洞的眼睛也一點點恢復瞳孔,除了看上去黯淡一些,沒有任何一樣。
  躺在地上的木修,骨碌做起來,對田寬行禮:“大人!”
  “干得不錯。”
  田寬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巡邏的元修和往常一樣,在距離傷兵營足足二十米處停下來。傷兵營是大家最不喜歡來的地方,大家寧愿和血獸廝殺,也不愿看到自己的親人好友等死的模樣。
  絕望、恐懼、麻木、崩潰,那里是綠色的地獄。
  哪怕巡邏的元修,都不愿意接近這座綠色地獄。
  元修遠遠地大聲問:“里面情況怎么樣?”
  過了一會,被藤蔓覆蓋的高墻露出一個空洞,一個腦袋伸出來:“老樣子,要進來參觀一下嗎?”
  巡邏的元修聞言連忙搖頭:“我們忙得很。走了。”
  他們片刻都不想多留,看到熟悉的孫可,他們就準備轉身。孫可三人,是大家最同情的人,親手殺死自己當年的親人,這么殘酷的事情,想想都覺得可怕。
  身后的孫可,一直注視著他們的身影消失。
  “他們走了。”孫可道。
  如果仔細聽,能夠聽得出來,孫可的聲音比平時要含糊低沉一些。但是這一點變化,在如此混亂的時期,絲毫不引人注意。疲倦、勞累、失眠、煎熬、士氣低沉,每一個人都和平時不一樣。
  始終淡然的田寬流露出一絲瘋狂和亢奮,他走到窗前,注視下面一雙雙猩紅的眼睛,聲音帶著微不可察的期待:“我們的計劃可以開始了。”
  天坑邊緣,三個身影被清晨的陽光拖出長長的影子。
  “天氣不錯。”師雪漫享受地瞇起眼睛,血災的這些天,像這樣的好天氣非常罕見。
  樓蘭歪著臉問艾輝:“艾輝,劍名想好了嗎?”
  “劍名?”艾輝打量著天坑,嘴上道:“就叫樓蘭的劍好了。”
  樓蘭認真想了一下:“好像不是太威風。”
  “那就叫艾輝的劍。”艾輝隨口道,他的目光仔細掃過天坑內每一處陰影,天坑的地形和他們上次進去變化不小。
  不斷有血獸潛入,對天坑地形的影響很大。城內出現好幾處小天坑,沙蟲把松間城地下許多地方都已經挖空。
  “你太敷衍了。”師雪漫對艾輝的態度非常不滿:“樓蘭這么辛苦打造出來的劍,你怎么可以這個態度?”
  樓蘭是所有人的心頭好,師雪漫恨不得把樓蘭帶回家。倘若自己有樓蘭這樣的沙偶,一定會好好對待。偏偏艾輝完全一副敷衍的態度,讓師雪漫看得心頭冒火。
  “也是。”艾輝停下來,認真思索了一下:“蛇是小龍,用它的椎骨打造的,那就叫【龍椎】吧!”
  樓蘭眼前一亮:“這個名字很好。”
  師雪漫撇撇嘴,沒說什么。在她看來,這個名字對艾輝來說已經是超水平發揮了。
  “我們準備下去了,看看里面什么情況”艾輝有條不紊沉聲道:“樓蘭,注意記錄周圍的地形,記得提醒我們節點的位置。我們要找到一條能夠通行的路,我找工匠了解過,金針的體積很大,長度超過五米,直徑大約半米。這么大的東西,太狹小的地方,就麻煩了。金針雖然是金屬打造,但是很脆弱,損壞一丁點,都有可能失效。”
  樓蘭是沙偶,地下對他來說如魚得水。一般人在地下容易失去方向感,但是對于樓蘭來說完全不成問題,他能夠迅速分辨他們所處的方位。
  “沒問題,艾輝。”樓蘭歡快道。
  “如果遇到危險,我說撤退,必須撤退。我來斷后。”艾輝的目光轉向師雪漫,接著補充一句:“我有把握活著回來。”
  “沒問題。”師雪漫點頭,艾輝這方面的能力確實要勝出她太多,這家伙的生存能力,無人能出其右。
  “走!”
  艾輝第一個跳下去,漆黑深沉的天坑,就像怪物張開的大嘴,把他吞噬。明亮的眼睛,就像黑暗中的星辰,清澈堅定。
  樓蘭和師雪漫緊跟著艾輝,跳入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