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46 火珊瑚之變

一道拇指粗細的紅色光束突然從一簇火珊瑚中****而出,直指樓蘭。
  艾輝的反應極快,手中的龍椎劍急刺而出。
  劍尖和紅光相交。
  砰!
  紅光陡然爆裂,驚人的力量從劍尖傳遞而來,艾輝悶哼一聲,身體朝后拋飛。
  但是就這么一緩沖,已經足夠師雪漫做出反應,她沒有去接艾輝,而是一矮身讓過艾輝,云染天倏地刺出,人隨搶走,貼著地面前掠。
  樓蘭像崩塌的沙像,化作一灘流沙,讓出位置。
  師雪漫身形奇快,但是剛剛沖過樓蘭的位置,又是一道紅色光束從火珊瑚中****而出。
  師雪漫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不僅不閃避,手中的云染天反而主動刺向紅光。紅光再度爆裂,師雪漫的身體一晃,去勢不停,迎著射出紅光的火珊瑚沖去。
  又是一道紅色光束接踵而至。
  師雪漫夷然不懼,長發飄揚,云染天破空而至。
  連續三道紅色光束,都被師雪漫硬生生擋下來,看得艾輝簡直目瞪口呆。紅光爆裂的力道,直接把他掀飛,可是鐵妞就像拂面輕風。
  不負鐵妞之名啊……
  艾輝心中的贊嘆一閃而過,身體落到地面瞬間,左掌猛地在地上一撐,身體就像離弦之箭一下子竄了出去。
  他的目光牢牢鎖定火珊瑚中的一道黑影。
  師雪漫的靠近,讓黑影有些躁動,它從火珊瑚中退出來,飛快朝后退。
  熔巖蜘蛛!
  艾輝瞳孔驟然一縮,在蠻荒狩獵三年,他能認出來不少野獸荒獸。眼前磨盤大小的蜘蛛,就是大名鼎鼎的熔巖蜘蛛。
  熔巖蜘蛛長期生活在熔巖地帶,其他地方很少見,是危險的獵殺者。它們的動作飛快,能夠潛伏在熔巖之中。或者偽裝成巖石。它的背部顏色、紋理和之感,非常像冷卻的火山巖。
  熔巖蜘蛛能夠噴射熾熱的熔巖,這也是它們名字的來頭。比起一般的熔巖,它們噴射的熔巖融合了元力。更加熾熱、危險。
  難道剛才的紅色光束就是熔巖?
  艾輝有些疑惑,紅色光束速度實在太快,他沒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但是剛才爆裂的力量,非常驚人。
  心思電轉,艾輝的動作絲毫不受影響。他就像鬼魅一般,從另一個方向摸向熔巖蜘蛛。
  忽然,他感受到一縷極為微小的波動。
  不好!
  艾輝臉色大變,手中的龍椎上包裹的云霧陡然散開,把他的身體包裹其中。
  轟轟轟!
  整個洞穴內的火珊瑚紛紛爆炸,劇烈的爆炸在狹小的洞穴發生,場面變得極為恐怖。
  一團團火焰突然綻放,熾熱的火浪,橫掃洞穴每個角落。
  艾輝覺得自己如同置身熔爐,爆炸的氣浪蘊含著恐怖的力量。掃中艾輝的時候,艾輝不敢硬抗,護住要害,放松身體。
  砰!
  他被氣浪吹起來,重重砸在巖石上,感覺震得全身都快散架了。他的經驗豐富,這樣的方式雖然狼狽了點,但是實際上最不容易受傷。
  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艾輝本能地一蹬巖石,整個人貼著地面就竄出去。
  幾乎同時。巖石傳來碎裂的聲音。
  艾輝心中一凜!
  遇到實力強大的荒獸,絕對不要在同一個地方多呆哪怕一秒。曾經有一位老鳥告誡他,在戰場上一定要不斷移動,在沒斷氣之前。不要停下來,尤其當你的實力不是很強的時候。
  貼地倒飛的艾輝,手中的龍椎劍身彎曲,劍尖朝巖石的方位一點。
  一點寒光在火焰中一閃而過。
  煙閃。
  嗤!
  尖銳的破空聲,緊接著而來是“當”地一聲,如同擊中鐵盾。
  聽聲音艾輝就知道沒有破開熔巖蜘蛛背上的甲殼。不敢在原地稍作停留,手掌在地面猛地一撐,身形彈地而起。
  一道勁風擦著艾輝的身體,撲向剛才的位置。
  咚!
  身下傳來巨響,碎石飛濺。
  洞穴內的火焰還未消散,艾輝目不視物,剛才那一撐,他團身而起,在空中完成動作的調整,憑著感覺,運轉北斗,手腕抖動,龍椎劍劃出一道弧形。
  一道月形劍芒脫劍飛出,倏地沒入身下地面。
  顧不得察看成果,艾輝腳尖在洞穴頂部一點,身形已經在數丈開外。
  火焰散去,洞穴的情況才重新恢復如常。
  地面一片狼藉,剛才熔巖蜘蛛引爆了絕大多數的火珊瑚,現在只剩下孤零零幾根,光芒黯淡。
  師雪漫的身形也露出來,她藍白色的鎧甲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全身完好無損。只不過,師雪漫的表情有點呆滯,應該是被爆炸震得有點發懵。師雪漫的位置在洞穴的正中心,那是艾輝絕對不會主動跑去的位置。半封閉的洞穴,爆炸的沖擊波從各個地方向中間擠壓,師雪漫雖然在鎧甲的保護下,沒有受傷,但是沖擊波的力量還是依然讓她挨了個結結實實。
  艾輝微微松一口氣,雖然覺得師雪漫在這樣的爆炸中應該不會有事,但是看到她確實沒受傷,心中的石頭落地。
  經驗不足有裝備!那套藍白鎧甲,一看就很貴……
  艾輝默默在心中眼紅,眼睛卻半點不敢離開熔巖蜘蛛。
  真丑!
  熔巖蜘蛛身上的血紋非常不明顯,只有在它腹部的陰影,艾輝能隱約看到血紋。看來這家伙的弱點在腹部?
  這是艾輝看到的第二只,周身不是紅色的血獸,上一只是那只火焰紋的血猿。它們的實力明顯超出了之前的血獸,艾輝猜測血獸蛻變到更高階段,周身的血色就會褪去,皮毛恢復正常,只留下血紋。
  按照這個推測,那豈不是血獸越高階,它們的特征就越不明顯?
  熔巖蜘蛛是非常丑陋的荒獸,哪怕現在被血化了,也沒能讓它更漂亮。它的腳掌有蹼,當它潛入巖漿中的時候,八條節肢就會收攏在腹下,腳掌的蹼更讓它在巖漿中緩慢游動。它的腹部能夠儲存大量的巖漿,巖漿內充沛的火元力,能夠給它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巖漿本身也是它的武器,噴射的巖漿就像箭矢,血化之后噴射的本領似乎變得更強。
  它的頭****就像是覆蓋著火山巖,而且異常堅硬。艾輝的第一記煙閃,只是在上面留下一個白點。
  直到威力強大的【弦月】,才在它的背上留下一記傷痕。
  但是鮮紅的傷口正在不斷生長合攏,看得艾輝心里有點發涼。
  尤其是熔巖蜘蛛瞪著他的眼神充滿野獸的仇恨,艾輝知道大蜘蛛惦記上自己了。
  艾輝擋在師雪漫的身前,沒有主動攻擊,師雪漫還沒有從剛才的那波攻擊中恢復過來。
  師雪漫渙散的目光一點點匯集,她需要時間。
  熔巖蜘蛛背上的傷痕合攏,結成黑色的血痂,看上去就像石頭上隨處可見的痕跡。它的眼珠瞪圓,腹部下方忽然亮起紅光,就仿佛里面有火焰在燃燒。
  艾輝心頭升起一絲不妙,但是此刻他卻無法后退,只能硬著頭皮擋在師雪漫的身前,咬牙切齒自言自語:“鐵妞,救你記得多付點錢啊……”
  噗噗噗!
  無數紅色光束從熔巖蜘蛛的嘴中噴射而出,就像雨點一般。
  艾輝渾身的寒毛陡然根根直豎,強烈的危險籠罩他心頭,他的注意力瞬間空前集中。眼中的紅色光束,他第一次看清出紅色的光束是什么。
  那是蠶豆大小的巖漿,速度太快,在空中形成的軌跡。
  元力瘋狂涌入劍身,原本像棉花一樣的鋒云,倏地變成無數刀片狀,緊緊貼著劍身,就像魚鱗一般。每一道劍芒都變得更加鋒利,寒氣四溢,大大小小的劍芒在劍身匯集,變得更加凝實、鋒利。
  艾輝的表情因為專注變得異常嚴肅,手腕變得柔若無骨,手掌中的龍椎,就像行云流水般揮動,凜冽的劍芒,帶著某種難言的韻律,揮灑而出。
  凜冽連綿的劍芒,就像劍刃組成的大龍,在艾輝身前飛舞盤旋,大龍周身纏繞的銀色雷電,在洞穴淡淡的紅光中異常的耀眼醒目。
  巖漿只要碰到劍芒,就會爆裂,驚人的力量總是湮滅艾輝好幾片的劍芒。好在艾輝劍芒蘊含的雷電,也引爆了不少巖漿,但是連續的爆炸,艾輝手掌震得都快握不住劍柄。
  就在此時,忽然一把雪白的槍,從后面突然伸到艾輝的前面,幫他擋下一道紅光。
  “就你這水平,還想收錢?”
  師雪漫毫不客氣的嘲笑在艾輝身后響起。
  艾輝還沒來得及反駁,師雪漫就像一陣風,從他的身旁掠過。
  迎著暴雨般密集的紅光,師雪漫沒有半點退縮,手中的云染天舞成一面光盾,沉腰、屈膝、弓背、前沖!
  面朝地面的眼睛閃動著怒火和危險的光芒,頂著云染天掄起的光盾,她就像一頭憤怒的獅子,毫無畏懼地沖向敵人。
  剛才一時不察,她吃了個暗虧,這也徹底激起了她的怒火。
  端木黃昏的才情就像他的狂妄桀驁性格一樣令人琢磨不定,無論什么時候,他都會給人天才的驚艷之感。
  師雪漫有時也會被成為天才,卻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種人。
  出身名門,有名師指點,天賦出色,但是她最可怕的卻是嚴格甚至嚴苛的自律和超乎尋常的忍耐力。
  出色的資源和天賦,在無數枯燥乏味的日夜苦練中打磨、淬火,換來的積累,沒那么絢爛華麗,卻扎實得令人絕望。
  憤怒的師雪漫,爆發出無比強橫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