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247 熔巖蜘蛛

師雪漫眼中跳動著憤怒的火焰,頂著暴雨般的熔巖,朝熔巖蜘蛛沖去。p自己剛剛進入洞穴,就被熔巖蜘蛛陰了一把。雖然在鎧甲的防護和艾輝的幫助下,她安然無恙,但是如此狼狽,她心頭特窩火。
  持續的高強度戰斗,大大豐富她的戰斗經驗,她覺得自己開始變得老練。
  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得意,現實就給她迎頭一擊。
  同時進入洞穴的艾輝,表現明顯高出她一截。
  爆裂的熔巖不斷轟在她舞動的云染天上,卻沒有掀起什么波瀾。重量驚人的云染天,一旦高速轉動,產生的威勢非常驚人。云染天帶起的狂風,掀翻洞穴的土壤,低沉的呼嘯,讓整座洞穴動在顫動。
  它就像一個在深空游動的座云鯨,沒有什么能夠阻擋它們前進的道路,龐大的身體每一次擺動,都是千鈞之重。
  強大的威勢,必然是巨大的消耗,師雪漫的元力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耗。
  熔巖蜘蛛也被師雪漫的兇悍震住,露出畏懼之色,一邊瘋狂噴射熔巖,一邊身體緩緩后撤,掉備逃離。
  然而師雪漫怎么會放過它?
  她前沖的速度陡增,白色圓輪消失,一個跨步,地上的殘影還未消失,嬌俏的身形出現在半空。雙臂合握的云染天高舉過頭頂,少女吐氣開聲,眼中的光芒猛地亮起,云染天狠狠朝地上的熔巖蜘蛛砸下。
  嗡!
  沉重的呼嘯,就像遠古巨人掄起的重錘,帶著無比令人震顫的氣流,從天而降。
  熔巖蜘蛛眼中流露出恐懼之色,它突然尖聲嘶鳴。
  熔巖蜘蛛的尖聲嘶鳴,仿佛錐子般鉆入艾輝的腦袋。艾輝腦袋驀地一疼,目光呆滯,眨眼間便恢復如常,他的臉色卻陡然大變。
  心神攻擊!
  艾輝這是第一次遇到心神攻擊。
  他曾聽狩獵團的前輩們說過,一些厲害的荒獸能夠心神攻擊。他到現在還記前輩說起心神攻擊的時候。眼睛不自主流露出的恐懼之色。一般的元力攻擊哪怕再厲害都是有形有質,心神攻擊最危險的地方在于無形無影,不知不覺中就有可能會中招。
  而且,熔巖蜘蛛怎么會心神攻擊?熔巖蜘蛛雖然很厲害。但是絕對沒有心神攻擊的能力。
  遭受心神攻擊的瞬間,師雪漫手上云染天突然釋放一團柔和的白光,把她包裹在其中。
  師雪漫的絲毫不受影響,手中的云染天就像一把大錘,狠狠砸在熔巖蜘蛛的背上。
  咚!
  整個洞穴都在震動。熔巖蜘蛛就像木樁一樣,被直接砸進地面。
  艾輝心中一寒,光在一旁看著他都覺得熔巖蜘蛛肯定很疼。在腦海中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己好像沒有特別得罪鐵妞地方。
  余怒未消的師雪漫手中的云染天再度被掄起來,直接當成棍棒大錘。
  咚咚咚,一錘接一錘,就像打木樁,力道十足。
  艾輝眼睜睜看著鐵妞腳下的地面被捶地一截一截往下陷,他不由第三次在腦海過了一遍從認識到現在的所有細節。
  嗯,沒錯。自己和鐵妞沒什么太大的過節。
  艾輝長松一口氣,竟然有一種劫后余生的后怕。
  精致的鎧甲包裹的嬌小身軀,里面一定隱藏著一頭可怕的史前荒獸。
  連續砸了十多下,師雪漫才喘著粗氣停了下來,熔巖蜘蛛深深卡在巖石里面,那可是和鋼鐵一樣堅硬的花崗巖。
  一定很痛!
  艾輝湊過去看了一眼深深嵌在巖石里面快半丈的熔巖蜘蛛,黑色如同鋼鐵的背部甲殼布滿蜘蛛網一樣的裂紋,充滿暴力美感,艾輝心中充滿同情和憐憫:“死了么?”
  “看看就知道了。”師雪漫云淡風輕,纖纖細手輕輕攏了一下飄到眼前的一縷長發。動作柔美,看不到半點剛才的狂暴。
  咔擦。
  云染天的槍頭毫不費力洞穿熔巖蜘蛛。
  師雪漫提起云染天,若無其事:“死了。”
  自己真沒得罪她吧……
  艾輝忍不住再次在心里默默問自己,為什么自己心中如此不安?
  于是他決定提醒一下師雪漫:“別把血晶扎破了。”
  “自己找。”師雪漫提著云染天轉身走到一旁。坐下來。
  憤怒消退,恢復冷靜的師雪漫這才感到一陣后怕。
  她的目光落在手中的云染天,剛才不是云染天擋下熔巖蜘蛛那記心神攻擊,自己已經死了。熔巖蜘蛛就在她面前,身后的艾輝根本來不及救他。
  “雪漫真厲害!”
  樓蘭冒出來,對師雪漫大為贊嘆。
  “樓蘭。快點過來打掃戰場。”艾輝站在熔巖蜘蛛旁喊,自從發現樓蘭打掃戰場的本事比自己還強,艾輝就決定全都交給樓蘭。
  “樓蘭來了!”
  樓蘭永遠那么歡快。
  論起打掃戰場的效率,艾輝覺得十個自己都不如樓蘭。而就在不久之前,他還覺得自己是這方面的資深人士。
  萬幸的是,血晶沒有被破壞,而且的品質非常不錯。
  有些可惜的是蜘蛛背上的甲殼,被師雪漫砸碎了。樓蘭打掃戰場的水平確實更加出色,他把蜘蛛的腹部完整剝下來。樓蘭說熔巖蜘蛛的腹部內沒有臟器,它的作用是用來容納巖漿,用來給火修制作熔巖袋在合適不過,一般稱之為蜘蛛袋。
  別看它的個頭不大,但是能夠盛放的熔巖比胖子背的那個大火缸可要多得多。血化之后,它的材質變得更加出色,遠超過一般的蜘蛛袋。
  火修的熔巖比天然的熔巖要更加霸道,對容器的要求很高。而更好的容器,也意味著火修能夠配制更霸道的熔巖。
  胖子運氣不錯,艾輝替胖子高興。
  這些褪去血色的血獸,不僅僅實力變強,血晶的級別更高,身體也會大幅度增強。艾輝猜測應該是血靈力的淬煉、強化的結果、現在那些出色的材料,也往往是元力淬煉的緣故。
  在淬體方面,古代的血煉優勢就非常顯著。
  煉制的厲害僵尸、旱魃,就連飛劍都砍不動。
  血獸也體現出同樣的特征,它們的身體比血化前更加強大。至于血修,反而這方面的特點不明顯。不過艾輝也只見過一位血修,一千塊如同鬼魅的氣質,實在讓人很難把她和銅皮鐵骨聯系起來。
  腦海中閃過那個紅衣飄飄,滿臉笑吟吟的絕美身影,艾輝背后就一陣冒寒氣。
  收拾完戰場,師雪漫也恢復體力,大家繼續前進。
  有了熔巖蜘蛛,艾輝和師雪漫也變得更加謹慎。
  回想起來,熔巖蜘蛛非常狡猾。一開始就把他們引誘進長滿火珊瑚的洞穴,然后引爆火珊瑚。
  它沒想到會遇到艾輝這個怪胎,所以在艾輝手上吃了不大不小的虧。
  后來它面對狂暴的師雪漫,故意讓師雪漫近身,如此近的距離加上蓄謀已久的心神攻擊,那絕對是必殺。
  可惜熔巖蜘蛛的運氣不好,遇到有云染天的師雪漫,心神攻擊沒有起到作用,反而被殺。
  但是如果這兩個環節出了任何一個問題,今天他們兩人就危險了。
  沒有人可以保證每次的運氣都這么好。
  艾輝打起十二分精神,沿途沒有再見到第二只熔巖蜘蛛,但是血化的火珊瑚卻是到處都是。艾輝覺得很奇怪,為什么這里會有火珊瑚?而且火珊瑚的生長速度還這么快?
  艾輝忽然停下腳步:“會不會這底下有一條熔巖河?”
  樓蘭歪頭想了一下:“很有可能,艾輝。火珊瑚和熔巖蜘蛛都是生活在熔巖地帶的生物,地底有熔巖河的可能性很高。”
  艾輝接著問:“熔巖河會不會其他的生物?”
  師雪漫一下子明白艾輝的意思。對于地底世界,有著光和熱的熔巖河,就像地面世界的河流湖泊一樣,是地底生物聚集地。
  每一條熔巖河都不會只有一只生物占據,哪怕它再強大。
  “肯定有的,艾輝。”樓蘭點頭。
  “樓蘭,注意一下附近區域火元力的濃度,盡可能找到熔巖河的大致方位。”艾輝沉吟道:“釘金針的時候,我們主要防備火元荒獸,哦,是血獸。”
  “好的,艾輝。”樓蘭點頭。
  “我們現在要朝哪個方向走?”艾輝接著問。
  樓蘭指著一面巖壁:“這個方向,艾輝。往這個方向前進大概四百米,就是釘入金針的位置。樓蘭建議,我們直接打通一條通道。洞穴的通道非常繞,而且很有可能通往地底熔巖河,直接打通一條通道,反而更安全。”
  “直接打通一條通道?”艾輝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巖石,是非常堅硬的花崗巖,如果讓他打碎一塊,那是舉手之勞,但是打通一條四百米的通道,而且考慮到金針的體積,通道還必須夠寬敞,工程量就實在有點浩大。
  “是的,艾輝,交給樓蘭吧。”樓蘭主動包攬浩大的工程。
  艾輝眼前一亮,對于他很困難的事情,對于樓蘭可是小菜一碟。樓蘭可是沙偶,對土元力的控制就像他的本能。
  艾輝內心滿滿的驕傲。
  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是我萬能大樓蘭不會做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