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25 好人

喝湯一時爽,爽完叮當響。窮得叮當響。
  四萬塊是艾輝最后的家當,現在全都到他肚子里,這也意味著他的修煉計劃也不得不中斷。再過幾天吃飯的錢都沒有,那就真的要餓死了。
  “樓蘭,知道什么賺錢的門路嗎?”艾輝有些苦惱地問。
  “賺錢?”樓蘭愣了一下,他是第一次被問道這樣的問題,他不由問:“艾輝是沒錢了嗎?”
  “是啊,所有的錢都花完了。”艾輝一邊思索,一邊嘴里應著:“還是上次盲戰,賺了五萬塊,要不然真的要餓死了。”
  “盲戰?”樓蘭眼前一亮:“艾輝很擅長盲戰嗎?那可以去盲戰啊。”
  “盲戰哪能天天有?”艾輝搖頭,莫名的心虛。
  忽然腦海浮現那天的場景,指尖的感覺仿佛還是那么清晰。艾輝心中哀嘆,戰斗本能太強也不是什么好事,戰斗的細節他會記得特別清楚。
  這么尷尬的事情,他一點都不想記得。
  “有的。”樓蘭伸出一根手指,眼睛放亮。
  艾輝有些意外,難道師氏道場又開了盲戰嗎?有可能,艾輝琢磨著,盲戰其實挺有意思,道場不會那么輕易放棄吧。
  但是心里這莫名的別扭是怎么回事?
  然而一想到自己馬上都快餓死了,艾輝頓時覺得自己真是矯情,什么別扭啊尷尬啊立即煙消云散,他立馬問:“在哪?走!”
  自己的錢錢誰也不能擋,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妞擋……
  呵呵,小妞你就自求多福,別再遇到我。
  低垂的眸子里閃過一道寒光,艾輝心如鋼鐵,辣手摧花。
  要是遇到了,就算你倒霉!
  抬起頭的艾輝滿臉殺氣騰騰朝外走,猶如英勇的戰士奔赴戰場。
  師雪漫看著下方的松間城,有些出神。這座她以前甚至記不住名字的小城,她已經連續來過許多次,只要一有假期,她就會來到此地。她人生最大的挫折,最慘痛的失敗,就在此地。
  她此生都不會忘記!
  是的,此生都不會忘記,她咬牙切齒。
  想到這里,她就想到自己的盲戰計劃,不知道實行得怎么樣了。她對這個計劃充滿期待,雖然她覺得自己還沒有做好準備,自己的實力還不能保證擊敗對手,那個可怕的敵人。但是,她希望能找到蛛絲馬跡,弄清楚那個混賬是誰。
  也許今天會有好消息呢?
  她有些小小的期待,據說道場專門設計了很多特別的盲戰規則,對方如此擅長盲戰,見到這么多花樣百出的盲戰,怎么可能不動心?她覺得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定會忍不住參加。
  只要被自己找到蛛絲馬跡,你就死定了!
  師雪漫冷若冰霜的臉上閃過一道冷冽的殺意。
  火浮云緩緩在院子里降落,永正叔叔已經等候多時。她跳下火浮云,道:“辛苦永正叔叔了,我們的盲戰計劃,有進展嗎?”
  永正的表情有點古怪。
  師雪漫看到永正的表情,就知道有情況,很直接地問:“什么情況?”
  永正苦笑:“小姐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師雪漫聞言,二話不說,直接走出道場。
  艾輝跟著樓蘭后面,有些驚訝:“樓蘭,看不出來你對地頭還挺熟的嘛!”
  樓蘭解釋道:“我需要買菜,買酒,買材料,邵師所有需要的東西,都是我買。”
  艾輝一直覺得樓蘭的主人邵師很神秘,他第一次見到有土修,會把自己的沙偶造成樓蘭這般。不由好奇地問:“難道他不出門嗎?”
  樓蘭道:“邵師的腿腳不好,而且他也不喜歡出門。邵師不太喜歡見人,要不然就邀請艾輝你來串門了。”
  艾輝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樓蘭擅長的完全是生活技能。在感應場也沒有危險,加上腿腳不便利,對生活起居的需要更多一些。
  忽然,艾輝停下腳步,他呆呆地看著前方的街道。
  “終極盲戰!超高賞金!高手的終極戰役,無光、無味、無色、無影!”
  “假面之盲戰!五十萬賞金等你來!”
  “人偶亂流盲戰賽!不一樣的盲戰,不一樣的挑戰!”
  ……
  五顏六色的長幡晃得艾輝眼花,每一座道場外面,幾乎全都掛著盲戰的長幡。他目瞪口呆,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仿佛知道艾輝的疑惑,樓蘭在一旁解釋道:“我記得好像是兩周前吧,師氏道場掛出來一百萬獎金的盲戰賽。當時很轟動,很多人來參加。其他道場很快就開始模仿了,幾乎每家道場都會開盲戰。現在松間城最流行的挑戰賽呢,前天買菜的時候,還聽到有人說,盲戰已經不光是松間城流行啦,其他的城市也開始出現盲戰賽。真是厲害啊,都走出松間城了……”
  樓蘭說得津津有味,仿佛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
  回過神來的艾輝,立即興奮起來!他看向那些道場的目光綠油油,就像一匹餓狼看到一頭可口鮮美的小羊羔,噢不,是一群!
  上次的盲戰,他就注意到其他選手并不習慣盲戰。在盲戰的狀態下,他的戰斗力可以得到最完美的發揮。而其他的選手,戰斗力會受到影響,從而大打折扣。
  這就是天生適合自己的戰場啊!
  艾輝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就像磨刀霍霍一般。
  他下定決心,他要把這里所有道場的盲戰全都打一遍,除了師氏道場!
  感謝師氏道場!真是好人啊!
  他嘿然瞥了一眼師氏道場,看到師氏道場門口一群人簇擁著一位少女。少女和他一樣,看到滿街的盲戰長幡,似乎也呆住了。過了一會,少女的臉色鐵青,滿臉寒霜,哪怕隔得老遠艾輝也能感受到對方的怒火。
  喔喔喔,這表情……太生動了!
  似乎察覺到艾輝幸災樂禍的目光,少女還回頭瞪了他一眼,然后憤然沖進師氏道場。
  艾輝覺得這個世界充滿希望,他渾身的戰意都快燃燒,他的錢包早已饑*渴難耐!
  “樓蘭,我們開始吧!”
  樓蘭愣了一下:“開始什么?”
  “賺錢!”
  艾輝帶著恍若實質的戰意,邁著雄壯的步伐,沖向第一家道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