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249 想做人嗎

城主府的氣氛忙碌而緊張,九根金針全部打造完畢,讓大家振奮之余,也感受到巨大的壓力。接下來的工作一旦開始,中間就不允許出現任何問題。
  為了抓緊時間,天坑那一處節點交給艾輝他們,其他的八處節點,城主全都派出隊伍偵察。
  不斷有隊伍回來報告,到目前為止,都是好消息。
  “以城為布”的計劃是整個松間城的軸心,城主和院長都對其寄予厚望。說實話,能夠拖到現在,已經遠遠超出他們的預期,這也讓他們有自足夠的時間完成“以城為布”的計劃。
  大概是連續的好消息,讓院長的心情也變得好了不少,語氣也變得輕快:“現在只剩下艾輝他們那邊了。”
  “是啊,只剩下他們那邊了。”城主王貞言語間頗多感慨,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其中的艱辛,只有他們才知道。
  “我沒想到你會把天坑的任務給艾輝。”院長也有些感慨,他現在對王貞相當信服,沒有王貞在幾次關鍵時刻的抉擇,情況只會更糟糕。
  王貞似乎想到什么,哈地一笑:“想要讓艾輝做點事,多不容易。你看哪次我們不是天勛、獎勵、功法誘惑,整個松間城都沒人比他賺得多。”
  院長也哈哈大笑:“你已經夠好了,起碼是他立了功之后你才給的獎勵。你是沒看到他和我談條件的嘴臉,絕對六親不認!”
  王貞臉上帶著笑意:“所以你說他好不容易愿意主動攬事,我能不答應?”
  “就不知道里面什么情況。”院長臉上多了一絲擔憂:“我該和他們一起去的。”
  “放心吧。”王貞勸解:“艾輝的實力,現在有點看不透。還有師雪漫在他身邊,能出什么事?而且那小子太冷靜了,有大將之風。咱們能守到現在。最大的功勞不是你我,而是他。”
  院長點頭。
  長街之站,倘若沒有艾輝。后果不堪設想。天坑俯沖戰,倘若不是艾輝提醒。也絕對不會是這樣的結果。當時只要稍有遲疑,面對的結果就完全不同。
  兩次關鍵時刻,都是艾輝力挽狂瀾。
  “亂世出英雄啊。”王貞深有感觸:“看著那小子一步步走上來,從一個學員,變成【雷霆劍輝】。我們真是老了,以后的天下是他們這些年輕人的。”
  院長長嘆一聲道:“是啊,我現在只希望他們都能夠完完整整撤出感應場。”
  “會的。”王貞的語氣異常肯定:“我們堅持到現在,這么多人的犧牲。可不是為了失敗。等艾輝他們一回來,我們就開始釘入金針。”
  黑暗的地底世界,奔騰的熔巖河不時迸濺起明亮的火花。
  兩道身影在極快地飛掠,一男一女,兩人交手的速度極快,青色的箭芒和紅色的血光在空中不斷碰撞。女子身著紅衣,身法極為詭異,就像鬼魅一般在空中忽閃忽現。男子手上拿著弓箭,在后面緊追不舍,身形快如閃電。
  兩人所過之處。沿途飛沙走石,熔巖河不時被他們炸得揚起漫天火雨。
  但是能夠看得出來,兩人也不敢拼得太過火。這里是距地面超過數千米的地底世界。若是拼得過火,引發大范圍的垮塌,那兩人就要一起被埋葬。兩人實力再高,這樣被活埋,絕無半分生機。
  “郁部首追了小女子五天,莫非對小女子心生愛慕?如此不舍離去。”
  紅衣少女輕笑聲在在巖石間回蕩,一道青色箭芒從后面鉆入她的身體,卻毫不受力穿透而過,沒入巖石之中。紅色的身影在空中變淡。卻原來是殘影。
  “是副部首。”
  郁鳴秋一本正經糾正對方的錯誤,手中的弓弦也不搭箭。閃電般撥動。一道箭芒倏地沒入剛剛從另一處浮現的紅色身影,但是穿透身影。沒入墻壁。
  從他胡亂搜尋,到碰到紅衣少女,他立即發現紅衣少女身上的力量和血毒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便緊追不放。
  紅衣女子的出現,印證了他心中的一些猜測,感應場爆發的血毒果然是一場陰謀!他本來是想擒住對方,從對方口中得到背后勢力的情報,但是對方的實力讓他大吃一驚。
  兩人交手已經五天五夜,但是到現在為止,雙方都是平手!
  郁鳴秋對自己的實力有著極強的信心,能夠成為一部的副部首,他的實力放眼整個五行天,也是喊得出名號的。
  自信滿滿的郁鳴秋很快就發現,對方的實力竟然不在他之下。
  但是更讓他驚異的是,對方體內竟然不是元力,而是一種他非常陌生的力量。血毒、血災、神秘女子、未知力量、迷霧背景……
  郁鳴秋心中震撼莫名,他知道自己觸碰到真相的邊緣。
  無論如何,他也要拿下對方,眼中這要妖媚異常的紅衣少女,是現在最大的線索。
  郁鳴秋就像狗皮膏藥一樣死纏爛打,追著對方五天五夜,就是不放棄。
  “副部首?真是看不起人呢。”紅衣少女的輕笑縹緲不定:“五行天多沒意思,郁兄何不加入我們?部首之位,虛位以待,這點承諾,小女子還是可以承擔的。”
  “還部首之位,說得還挺像那么一回事。”郁鳴秋不以為然。
  “是啊,機緣巧合呢。我們正在準備建立十三部,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哦。錯過了這個機會,部首之位就難說了。郁兄說不定會見到不少熟人哦,可不是每個人都像郁兄這么頑固哩。”
  郁鳴秋心頭微震,手上動作卻沒有半點減緩:“熟人?來來來,說幾個名字,看熟不熟。”
  “嘻嘻,郁兄加入我們,自然就可以知道。”
  雙方這樣的言語試探,五天來不知道交鋒了多少次。
  紅衣少女心中也郁悶,在松間城栽了一個跟頭,結果又遇到迷路的郁鳴秋,然后就被對方纏上。本來她看郁鳴秋十分疲憊,還想著怎么把對方俘虜,沒想到郁鳴秋的韌性異常出色,她不僅沒有把郁鳴秋拖垮,反而被郁鳴秋纏上。
  “我這么帥,區區一個部首就打發我?你們太看不起人了!”
  郁鳴秋嘴里飛快吐出一連串的話,手上的動作更快。
  紅衣少女絲毫沒有放松警惕,輕松躲過:“招攬不到郁兄,真是遺憾。五天過去了,也不知道等待郁兄救援之人,如今還活著么,說不定已經落入血獸之口。能夠讓郁兄如此奮不顧身前來,想來一定是至親之人吧。”
  郁鳴秋大笑:“哈哈,想跑跑不掉,郁悶了吧。”
  “我只是好奇郁兄為何做無用功?如此緊追不舍。”紅衣少女滿臉無辜。
  郁鳴秋理直氣壯:“因為我迷路了啊。”
  “迷路……”紅衣少女被郁鳴秋的回答說得一頭霧水,她無法把兩者聯系起來。
  “追殺你和找路,我覺得還是追殺你比較容易。”郁鳴秋的理由無懈可擊。
  “……”
  地底世界更是復雜,雙方此刻都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身處何方。紅衣少女一直沿著熔巖河前進,熔巖河支流眾多,而且必然流通無阻。那些看上去四通八達的裂縫洞穴,反而很容易遇到死路。
  一旦遇到死路,她就不得不和郁鳴秋拼殺。
  現在就和這么強勁的對手毫無花巧拼殺,不是她的計劃。
  她也不想浪費時間在郁鳴秋身上,郁鳴秋看上去有的時候大大咧咧,但是心思精巧,稍不小心,就容易被他帶到溝里去。
  郁鳴秋展現出來的韌性,也讓她明白這個級別的強者,實力何等強悍。
  她現在需要的時間,只要給她一些時間,精通役獸訣的她就能收服一只實力強悍的血紋獸。有血紋獸的幫助,就能夠打破平衡,從而擊殺郁鳴秋。
  忽然,她注意到空氣中有一縷若有若無的熔漿氣息。
  最近的熔巖河距離她現在的位置也有五十米,附近是開闊地帶,這縷巖漿的氣息混雜著血靈力特有的波動。
  周圍隨處可見的火珊瑚啃食的痕跡,讓她心中一動。
  熔巖蜘蛛!
  而且從殘留的血靈力波動來看,還是一只蛻變級別比較高的熔巖蜘蛛,有很大可能是一只“褪血”的熔巖蜘蛛。
  當血獸生長出血紋,而且血紋開始穩定,全身的血色就會褪去,皮毛恢復正常的顏色,被稱為“褪血”。
  完成褪血的血獸,看上去和普通的野獸沒有什么區別,但是實力異常強悍。褪血是血獸身上血紋徹底穩定的象征,從此血獸便會進入全新的境界。
  如果有熔巖蜘蛛的幫助,一定能夠擊殺郁鳴秋。
  擊殺一位副部首的功勞相當可觀。倘若運氣比較好,能夠俘虜對方,那她將擁有一位真正重量級的手下。
  再忠誠的人,也抵擋不住神之血。
  凡人怎么能夠抵擋神的血呢?
  她身形猛地鉆入旁邊一道狹窄的裂縫。
  郁鳴秋呆了一下,暗呼不妙,連忙追過去。
  這五天紅衣女子都是沿著熔巖河逃竄,從來沒有鉆過裂縫,這突然的變故,讓他的反應慢了半拍。
  就這半拍,等他鉆進裂縫,已經失去紅衣少女的蹤影。
  好在沒有其他的岔路,他二話不說,朝前方疾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