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250 無懈可擊的理由

“就是前面,艾輝。”p樓蘭話音剛落,前面的墻壁忽然就像冰雪一樣融化垮塌,露出一個黑乎乎的洞穴。p在三人身后,是寬闊的通道,艾輝需要輕輕跳起,才能夠觸碰到通道的頂端,上下高度達到七米,左右寬度超過六米,長度達到驚人的四百米,全都是樓蘭的杰作。
  樓蘭總有種本事,能讓艾輝覺得自己就像個觀光客。
  親眼見證通道誕生的整個過程,師雪漫贊不絕口:“樓蘭好厲害!哇,真是太厲害了!樓蘭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沙偶!”
  在距離地面如此深的地底,如此寬闊的四百米地下通道,沿途都是堅硬的巖石,需要十名以上的土修,才有可能在一夜之間完成。但是樓蘭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整個工程,這樣的能力讓師雪漫大為驚嘆。
  除了所跟非人之外,樓蘭沒有任何缺點。
  師雪漫一臉憤怒地看著艾輝,這么好的沙偶,結果便宜了這個混蛋,真是明珠暗投!她腦海中幻想著樓蘭跟著自己回去,生活那會是多么美好!
  “樓蘭好厲害你看我干嘛?”
  鐵妞盯著他的目光憤憤,艾輝有些莫名,自己沒招惹這個女人啊。
  “哼!”師雪漫懶得理他,把目光轉過去。
  艾輝從通道中走入洞穴,觀察周圍的環境。比起剛才遭遇熔巖蜘蛛的洞穴,眼前的洞穴要小許多,但是金針進入還是沒有問題。
  樓蘭沒有找錯!
  艾輝能夠明顯感受到此地的元力比其他地方更活躍一些。
  他看過師傅的方案,師傅說的節點,平時他們就曾經有討論過。師傅認為,天地的元力并非靜止不動的,而是像水流、霧氣一樣能夠流動,只不過它們的流動速度非常緩慢。
  在師傅的理論中,促使元力流動的動力,是五行之間的循環。
  而節點的微妙恰是在于此。在這片區域。五行元力構成一個完美的小循環,就像寬敞河面上的漩渦。節點周圍的元力,會受到節點的影響,產生流動。
  當下的五行體系中。很少有人研究這一塊,也沒有什么成形的理論。師傅的很多理論,也是雛形狀態,但是這次的計劃,師傅論證了很多他心中的猜測。
  和師傅見面的時候。師傅談得最多的就是他新的領悟。
  艾輝回過神來,他開始檢查洞穴四周。洞穴應該是水流形成,頂端有很多的鐘乳巖,地面也高低不平,布滿濕滑的褶皺溝壑。角落有兩條天然的裂縫,不知道通往哪里。有一條裂縫能看到水流的痕跡。另一個應該也是水流侵蝕而成,艾輝能夠聽到里面傳來的水流聲。
  在地底世界,熔巖就像是陽光吸引著各種生物,而水流則是打造地底千奇百怪的那雙神奇之手。
  沒有看到火珊瑚讓艾輝松一口氣。
  地底荒獸從來都是危險的代名詞,現在變成地底血獸。只會更危險。剛才那只熔巖蜘蛛,如果不是鐵妞發瘋暴走,艾輝對取勝沒有多大的信心,絕對是一場艱難至極的戰斗。
  艾輝現在能夠感覺到自己和以前的差別。
  沒有劍胎狀態,艾輝感知遠沒有以前那么敏銳,這讓他非常不適應。他的感知范圍大大縮小,在缺乏光線、地形復雜的地底世界,這非常不利。但是他對劍術的理解要更深刻,當他的劍和對方觸碰的剎那,反應比以前更快更合理。
  獨特的劍丸元力。威力更大,踏入內元的境界,他的元力更加深厚,相持的能力更強。體內肌肉殘留的雷電。都被他導入雙手宮和地宮,他的元力擁有獨一無二的雷電效果。
  綜合起來,他的實力比以前還是要厲害許多。
  但是他需要面對的敵人,同樣比以前厲害許多,很多時候他根本沒有自己變強的感覺。
  師雪漫緊緊跟在艾輝身旁,以便給予支援。帶隊的經驗讓她逐漸習慣了配合。她的性格本來就是一絲不茍。沒那么容易被說服,可一旦覺得某個習慣很好,就會堅持下去。
  艾輝準備探查那條裂縫,主要是看有沒有野獸活動的痕跡。如果沒有野獸活動的痕跡,他就會讓樓蘭把這道裂縫堵住。
  另外那條裂縫也會如此。
  風從裂縫吹出來,陰冷得快要滲入骨頭里。艾輝沒有貿然進入,而是凝神細聽。師雪漫在一旁屏住呼吸,她知道艾輝這方面的經驗要比她豐富得多。別看她平時看艾輝各種不順眼,但是在戰斗,卻是從來不質疑艾輝的任何決定。
  聽上去沒有異常。
  艾輝朝裂縫走去,眼看就要走入裂縫,心中警兆忽生。
  身體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垂地的龍椎倏地彈起,就像遇到危險突然揚起上半身的毒蛇,腳尖點地,朝后疾掠。
  叮!
  劍尖觸碰的瞬間,北斗運轉的七道劍丸,同時爆裂。
  艾輝如遭重擊,身體向后拋飛。
  裂縫內響起一聲輕咦。
  緊接著,一道紅光突然從裂縫中飛出,奇快無比射向艾輝。
  師雪漫踏步挺槍上前,云染天準確擊中紅光。
  勢大力沉的云染天擊碎紅光,但是師雪漫也被沖擊力推得連續后退七八步才穩住身行。
  艾輝和師雪漫的臉色不約而同微變,兩人的合力,竟然都落在下風。兩人一左一右,呈掎角之勢,如臨大敵面對裂縫。
  一道紅色身影從裂縫中緩緩走出來。
  艾輝看清來人,眼睛驀地瞪圓,脫口而出:“是你!”
  紅衣少女發現艾輝,臉上也露出訝色:“原來是你。”
  師雪漫看到對方的第一眼,眼前一亮,好美的女子!
  精致無暇的臉龐,美得令人窒息。朦朧的眼睛,就像煙波浩渺的水面。一襲紅衣就像籠罩身上的紅色煙云,平增幾分縹緲神秘的氣質。她就像從迷霧中走出來的女子,周身環繞著神秘和未知。
  小巧而溫潤的紅唇,點亮了如煙如霧的神秘,也點亮了精致雪白的鎖骨,呼吸間的微微張合,異常的性感嫵媚。
  煙視媚行,師雪漫腦海中不自主浮現這四個字。
  師雪漫對于容貌從來沒有太多的感覺,因為她的容貌氣質,向來是人群之中的焦點。
  然而眼前的紅衣女子,第一次讓她有些自覺形慚。
  兩人以前認識……
  這句話在師雪漫腦海中一閃而過,她的目光下意識看向艾輝。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做出這個動作,但是就像本能一樣,她下意識看向艾輝。
  當她看到艾輝全身緊繃,如臨大敵的模樣,她感覺籠罩周身的無形壓力一下子消失。
  她精神一振,緊了緊手中的長槍,有些幸災樂禍。
  看來混蛋在這個女人手上吃過不小的虧啊!
  她第一次在艾輝身上看到如此緊張如此如臨大敵的模樣,剛才對方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讓她心中凜然。
  但是,她沒有半點害怕的情緒,反而有些躍躍欲試。
  紅衣少女看了一眼師雪漫,眼中閃過一抹驚艷。師雪漫清冷的氣質配上絕美的容顏,還眉宇間的堅毅,全身著甲的颯爽,一看就不自主令人心生愛慕。
  “真是負心郎,才這么短的時間沒見,你都有新歡了。”
  紅衣少女語氣幽幽,滿臉傷心欲絕。
  艾輝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對方,身體微微伏低,他在調整自己的呼吸,五指輪流松開劍柄,又輪流握緊,他讓自己緊繃的肌肉放松。
  他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多么危險,實力是何等深不可測。
  如果說艾輝最不想遇到的敵人,紅衣少女莫屬。
  不過,眼下沒有后退的路。
  “小心,她是血修。”艾輝忽然開口提醒師雪漫。
  師雪漫心中一震,血修!
  她以前沒有聽過血修這個詞,但是她立即就明白。瞬間無數念頭在她腦海中流轉,目光一凝,煞氣浮現,沉聲問:“血災是他們做的?”
  “對。”艾輝的回答干脆利落。
  紅衣少女看著緊張的兩人,嘴角綻放一抹笑意,她的目光落在艾輝身上,亮起一抹異色:“你的進步,真是讓人驚訝。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你當時不告而別,人家可是傷心了很久。沒想到今天故人重逢,看來是天意哦。”
  比起那個難纏的郁鳴秋,眼前的少年雖然實力差了點,但潛力更加巨大。
  熔巖蜘蛛的氣息讓她意識到那條裂縫后面是通的,熔巖蜘蛛活動范圍很大。她突然的舉動讓郁鳴秋慢半拍,借助復雜的地形,她甩掉了郁鳴秋。
  她本來是準備在馴服熔巖蜘蛛后,再去干掉或者俘虜郁鳴秋。
  沒有想到竟然會遇到艾輝,艾輝的進步更是讓她大為吃驚。
  當時艾輝能夠承受血毒的數量讓她都感到吃驚,后來她一直在思索艾輝是如何逃跑的。現在發現,艾輝竟然沒有變成血修,而且實力還暴漲如此之多。
  這家伙身上一定隱藏著什么秘密!
  紅衣少女眼睛亮起異樣的光芒,這次還看你怎么逃出人家的手掌心。
  然而她目光未曾注意的師雪漫,此刻卻沉浸在異常的憤怒之中。她一直以為,血毒是天災,沒有想到,竟然是人為。
  血災死了多少人?
  不知道!
  多少人每一刻都在承受著生離死別,承受著對死亡的恐懼和絕望。
  不知道!
  無法饒恕!
  從未有過的憤怒和憎恨,像烈火一樣燒過師雪漫的心,干掉她!
  師雪漫一言不發,挺槍刺出